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漂泊未还家 //www.sinovision.net/?6267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今又是 2012-4-23 19:53
漂泊未还家: 我这里听不到,有些遗憾。
好我去百度找到后,重新贴上来,因为,很小的东西往往具有大美:一切努力和奋斗后可以依赖和留存的东西。我的东西一贯倾向于纯美。诗歌必须懂绘画和音乐,那是一个综合后的高度,从那里可以一泻千里的。我不知道你读书的趣味方向和内在自然的流动趋势。这很重要,少了它,学习不是会容易僵硬,就是会脱离自己去迎合大众,迎合大众的东西不能经久的,如梵高的画、卡夫卡的小说和海明威的长篇。里面的东西非常厚实的,还有意志方向的问题。里面内容不是一下子说得清的,然而,我们可以做到的是站位和举样的皇硕!不能先低了心气去逐流的。回见。
今又是 2012-4-23 19:20
再去听一遍甚至五遍这个“号角”,在夜深的时候,在太阳升起的东窗!你就会懂我的含义了。
世间一切的东西就应该从这样的境地里开拔向上。我就当自己是一种血气,留在这里与你共行了。谢谢。
今又是 2012-3-28 11:59
漂泊未还家: 先生再次来访,小处蓬荜生辉。
关于您指的探讨辩论,如果能引入正确的思辨,对大家是好事,对社会也是好事。方舟子的打假勇气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他的科学打假如 ...
民智你说对了,这才是最大的问题,我很多的博文里说过的。中国有个非常奇怪的现象,错了在政府,对了是大众;可曾知,政府首脑也是爹妈生的,离不开社会既定的习俗道德规范等社会因素。等于是,我退步是你的错,你的错是我的失,我的失就得问你要说法讨公道。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绝对的。
方就不想多说了,总之,一个多月前我就断定他必输。韩寒假和方要想做的事,是两股道上的车,扯不到一块的,硬扯就是无厘头。我问过方,韩寒打到是活该,那么之后呢,会不会有第二个?怎么办?有打击的办法没有解决的办发仅仅是启发民智?方很聪明的,他是“预设”,韩寒傻蛋不懂入了套,知道时还不冷静所以有今天。我从来没以为韩寒是什么大作家或高水准的人,不过情势之下他一不小心代表了大众的情致和内心一些想法,成了“人物”。现在的媒体功能多大多复杂啊,哪天韩寒失去了应有的价值,会死得很快的,除非他觉醒,在打假过程里认识、纠正和脚踏实地地去改造和更生自己。这种事对于一个30岁左右的人来说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想想我那种岁数是干得一些幼稚的事,人还不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可以批评打到他,如果能换来他对批评者的尊重和感激由此而上进,难道不可以不能试着去做吗?
我的东西的写法是一条条的脉络。之间有很多“故意”的空格,在我是十分明确的,做自己的一个线脉型的记录而已,何况我在做一些文字实验。
有关民智,我们能公开讨论吗?很难的。因为无厘头会随时出现,夹杂着很多内心没到位,不周正的人搅和。我倒希望某个地方有一批真正进步、愿意进行探讨探索的人可以平地而坐在一起“高谈阔论”。你们都是很优秀的人,真的,不为意气(有也没错)对峙,凭着意气手挽手向前该有多好、多美丽、多澈人心肺啊。我20多岁时一直是那样的。握手。
sztao 2012-3-28 11:47
漂泊未还家: 过奖了,其实我只是个凭一时意气写文章的人,多年漂泊忙生计,才疏学浅是必然的。难得赏识,其实心里有些忐忑。 ...
我拜读了你的所有有关桑兰案的文章, 我非常喜欢你的文彩和表达方式,不偏不移。真的从心底里钦佩!
sztao 2012-3-28 07:48
你不仅思路敏捷,文学功底非常好,佩服!
今又是 2012-3-27 20:58
今天过来又读,中文网博客在你这里的谈论,无论知识的应用、话题的切入和彼此的风度还是好的,而且是鲜有的高质量的“对讲”。春秋大义大在何处呢?无非是公说其道。真实非常有意义。还得谢谢你和参与的各位。握手!
今又是 2012-3-21 08:34
漂泊未还家: 也不用引用太多李承鹏的文章了,我相信先生的判断。其实我和先生对李承鹏文章的看法是类似的,他的文字功底并非大师,这是显见的,我只是觉得以自己的文学底子没 ...
这些事情非常庞大和复杂。如果你我能面对面坐下来,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说清楚的事。人,互相接近了一个人“世的道”,一条历史性公允的准则,很多辨析就会很快为人带来“豁然开朗”。不然的话,很容易搞成“烂泥浆”。有人会说,那里面荷花长得特好,那我就要立志不去做那样的荷花了。
李的文章背后的勤奋我是不了解了,但他文字的模式和方向我是看到了。这么说吧,文字功底不扎实的人,学习的步子一定有很多虚浮和松垮的地方,趔趔趄趄地,这个人就无法利用对文字到位的应用去说情事情。不可能的事。若能,也是一般般的货色。你去看看历史上哲学和名家的手笔,思路、学识、心样早就做成扎实样了,文字的行云流水来自于广博长久的积累。文字不过关的人,学习的方式框架和叙事法肯定不行的。因为无法精准。
鲁迅孔子红楼梦都不是我欣赏的。他们有他们的道理,中国人文世上占着那样的位置,不可能是空的。问题是,不能单一地仅仅地去看他们好的作用,那是一种不动脑子仰视膜拜的心理走势。也等于是不加思辨的简单认同。成了一般见识。既然有了极其崇高的地位,我们就得站在那样的位置上起码平视他们。撇开红楼梦不说,那二位在人格上有瑕疵。有巨大的贡献没说的,说成是圣人伟人的话,不符合历史。世界文化史上对孔子的理解不过是经过严格筛选的节略。没什么不好,但是不全,我尽给你看我的优点这种做法本身就很虚。我有好友多人,非常崇拜孔子,我从来不反对他们的“情愿”,他们也不干涉我的看法,于是我们深底的知识和见识就又上升了一层。人得大度宽容。
鲁迅在中国文化史上,也站在最高的位置上去看,也是“一俊遮百丑”的老做法。此公的文字、思想和作用我是敬佩的,但绝不会拿他做榜样还以为他像说的那么伟大。因为这二人都不是纯人文主义者。中国近现代要算,胡适一大家子尔!这样说,我如果,假说啊,也有点名气,同时拿着日本、中国、苏联、美国、伊拉克和北朝鲜的工资在写文章,你说算咋回事?在旧上海,鲁迅非常会做人,所以反动派、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革命党和民生主义者都能接受他,非常奇怪的景观,出现在孤岛时期,出现在中华民族危难之际。他的东西没像被突出的那么高。到了如此之高,本事能力,语词思想肯定是有的,但更重要的是他找对了“契机”,而中国历史上最复杂的文化政治及军事环境里大家都要用他。离开这个历史本来本质的事实,看鲁迅就永远不可能是完整的。即不完整,何来正确?这个题目本来我是不该去讨论的,只是觉得你非常地出色,而且你需要思辨的“对角”,我就放肆一回了。
韩三篇也是一样,韩寒的终结性本质,没有人说清楚过,我能说清楚但除非人品质地非常优良的人我是不会说的。中文网只有一人知道我在这方面的想法,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错。看问题必须是立体的,而且要放到很大较深的层面上去细看,那样很多被搅浑的实质才可能被见识到。
纽约上空的龙,文字里有个非常关键的本质,有了就是上一流的高手,和名气点击率无关。
李韩方桑都是存在,存在无所谓对错,存在就是理由。上一流的人不会简单易以对错去议论。见识和析辩到了一定的高度才有说头,倒挂着都是瞎掰。我胆子够大了。也许根本没必要。
从内在来说,一定学习和经历之后,对于我来说,真正的知识只可能来自于思辨。而思辨两个层面大致是:你得有一个圈子,都是得道的高手,从各个侧面通过公允的讨论加强、深化和扩展自己;其次是,个人思维高度集中,脱离凡俗做自我的辨析,“我”的三层概念前一阵我说起过,如果这个都不知道,人的潜意识和潜能就不会发挥有致。人的知识和智慧是什么?又是如何真正获取的?就是打掉“迷惘”和“错识”的死角。个人知识和认识不能涉及的地方就是死角,知识和认识不全或不扎实,死角就越大,而且死角里面人类最深层的智慧会互相纠缠,造成更多的迷失和错断。
人,所有的人,都不可能是完全的。这是哲学逻辑论。认清接受了,人就会冷静并且真正懂得诚恳的意义和价值。我是风人,随意和你山里溪畔小说思维了。不一定对,也可能偏,但好过没有自己的见识和基点。我想,这就是一种来之不易的清醒。
握手!
今又是 2012-3-20 22:13
漂泊未还家: 先生对李承鹏的评价言辞虽然犀利些,但基本评价还算中肯,直抵要害。
在中国,现在作家的处境并不是很好。文坛缺少真实的文字,能反映下层呼声的文字。先生不看 ...
李的东西读了15篇左右,我应该有能力洞穿他的功底和实力。其实,我是只认文字的了,有点“偏”啊,不过,你不妨把他最出色的文章拿过来,一看就知道了,因为我可能没有读全。
点击量在我心里玩的因素很大,不值钱的,如果有价值也在营运造势这一块。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出过很多博文,里面有我一贯的指向,很婉转,是没办法的事。菁英的确是关键。我有个说法:三十年代上海孤岛时期,在日本侵略者太阳旗和持刀下游左翼联盟和一大批有志有为的文人,他们大都也是国外回去的菁英,如今可以“作势”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充满期待。
触动灵魂的东西总是涉及本质的。而且,通俗文化本身没有好的营养,而且深入其间,很多的时间、精力和才学都在分类剔谬的过程里消耗掉了。等于是,即便能出点不错的东西,也是“功倍事半”的做法,有志者不可为。
我的情况有点拗,也是没办法,人到此时会有很多不同的想法,也曾想当年,然而当年已经远去了,所以,看见你这样的,真的是非常感慨和欣喜。我们当初读书是外加辨析和行走天下,多去看看底层实在的生活,多关注下历史的沿革,重要的还在,一定要有自己独立清醒的思想和意识。
到了美国就是求生存为先,求生存为主。一晃就是好多年,我整整25年没动笔了。直到一年前。还是喜欢,里面有昔日的憧憬和光彩。
若想要有大成,孤独和不被激赏和理解是最起码的成本。我说句大话,担起责任了,自家有望、国民有望。一样思考一样写,不忘记这个方向,也就不枉君子称号了。你非常优秀,不要多花时间去争,争的本质应该是思辨,这是一个有机的过程,不能乱的。一旦完成思辨,你便可拔足了。还是,跟着流势大势趟的人有才的是浪费才,有志的会消磨了志,倒是不可取的了。
纽约上空的龙,他的文章入道了。抓住主要线脉和筋骨才有用。大约能作为一种参照吧。他的东西,内地的功底非常厚实,所以用起来是行云流水,不同于一般人动辄上百度调资料。当然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看法。我们多比较,多思考就是了。不知道你是学什么出生,也不知道目前在哪里做什么,人生年轻的时候只有一个问题要问:我想干什么。时光流转,人会变,没关系,内在有的人,起码能无愧于自己、亲友和自己的民族。
谢谢,握手!
今又是 2012-3-20 20:46
你,才学俊美,为人忠道。我就推荐一位真正的好手给你。看看评论的功底和走法。纽约上空的龙:http://blog.sinovision.net/home.php?mod=space&uid=74745&do=blog&id=130536
这才是“大学泱泱”!我欣赏的那种。非凡的功底、眼力和精准的剖析。
看热闹的 2012-3-20 02:39
谢谢您在随笔博客上的回复。

我是广州人,好奇的问一下,你是怎看出来的。

下面是我在随笔博客上的回复。谢谢。

1。关于质疑韩寒,我觉得不能只想到他是名人,还要想到他是如何成为名人的。如确因造假造成为名人的,那他也只是一个假名人。

2,韩寒是靠写书出书而成为名人的,靠写书出书获得财富的。他写的书是一种商品,而读者就是他的消费者。做为消费者是有权对他所购买的商品提出质量及性能上的质疑的,而韩寒作为生产商(或供货商)是有义务(或责任)作出解释的。他不做(我指的是从文学上)。为什么?我人为他不是不想做,而是不知或不懂怎么做。

3。我觉得你用李宇春这个例子不准确,超女是商业运作的结果,而不是学术比赛的结果。

我认为很多争论的双方并没有对错,差别只是出发点不同而已。

我认同你的这个观点:“天才的定义不太明确,不太好回答。如果你说的是完全不通过学习,象“佛”一样所有事情生而知之的天才,我不相信有。但是传统意义的明显强过一般人的天才我相信有,而且见过很多。”

我们来看看韩寒是不是“完全不通过学习,象“佛”一样所有事情生而知之的天才”

1。韩寒的作品《书店》、《求医》 充满了中国特种年代的特种烙印,(我经历过那个年代)。一个贪玩而又没有相关生话阅历的中学生能靠想象而能形象又逼真的形容出某个特种年代的特种烙印,这个我只能相信奇迹(或者是有天才)。

2。《三重门》 里包含了巨量的各学科知识,(有兴趣的话可参考一个老编辑张放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76909922),而韩寒只是一个不爱读文化书,语文不及格的中学生,他的这些知识从那来的,只有两种解释,一是有代笔,二就是他是一个“天才”,别人是用读书获得知识,他靠想象获得知识。

我觉的有点可悲的是,不少所谓的文化名人拿无知当性格。我看过几段韩寒的采访视频,每当问到他对其他一些作家及其文学作品的看法时,他都是不屑一顾。其实他不是不想评论,而是不知如何评论。因他对这些作家及其作品根本一无所知。这本是很大的可疑之处,但不幸都被当成是韩寒的过人才华。
今又是 2012-3-19 22:01
看了“愚人”的高见,几处说得非常到位。还是了解了事情考证了一番说的话。代笔的问题的确早就、原来、本身就是次要的。
按你的牵引去读了李承鹏的东西,只去看了他的杂文,前后挑着大约读了十五篇。他的杂文水准不是一点点差,是很差,简直就是乱写。小说也不用去看了。至于足评没来得及看。至于人格和品位不了解他,没法去说了。不好意思了。还得谢谢你。
good-good-study 2012-3-10 13:54
漂泊老弟,最早知道桑案,其实是从你的博客里。
似乎你也是因为桑案开博的。
忘记了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看到的,你是一个新婚不久的年轻人。
思维缜密,前途无量啊。
愚人 2012-3-7 02:46
漂泊未还家: 谢谢你的欣赏和大力支持。
方韩一事其实我是很想写一些感言,但动笔后发现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是因为对这件事情的判断困难,而是这件事情的影响面实在太大 ...
谢谢你的直言分享。昨天没有写我的看法,怕给你的回复造成压力。
我几年前读韩的博文时有过他名过其实的感觉。但文章是有灵气,后来看了几个采访录像,觉得博文与其人是相符的。这个判断在读了方的分析后也没有改变(当然方是质疑三重门,但我总体认为韩的言行是基本一致的),总觉得方的逻辑有问题,但一时也说不清楚。直到前几天读到破破的桥写的「忽悠的原理和技巧」一文,才有所明了。
我曾经犹豫是因为几位我认识并敬佩之友有与我完全相左的结论。觉得有必要看看自己是否被偏执蒙蔽。另外一方面,大致相同的信息何以使有不少生活阅历的人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让我开始思考背后的原因。所以,代笔的问题其实已经是次要。
呵呵,简单说了我的看法,你如果准备写点什么,一定在这里发一篇哟。
愚人 2012-3-6 01:02
漂泊兄,很高兴在这里看到你。曾经在你的博客与你交流过。也极力在这里推荐你的大作,甚至借用了你文章的标题为我的ID
桑兰案已近尾声。这里很想听听你对方寒一事的分析。至少是你对韩代笔一事的判断。
薰衣草 2012-2-14 09:17
漂泊未还家: 在旧版的时候就已经来这里注册了,不过当时悲剧地发现自己不会发文字……
呵呵,原来这样哦。
薰衣草 2012-2-12 10:59
太好了,您终于来这安家了啊!!
spring99 2012-2-5 12:06
祝漂泊兄,元宵快乐!龙年吉祥!生活美满!
spring99 2012-2-4 21:30
漂泊未还家: 谢谢,过段时间忙过后是应该写一些东西。感谢你的关注和支持!
好的。期待新的文章!呵呵。。。
spring99 2012-2-3 21:34
祝漂泊兄,新年快乐!龙年吉祥!另;我们也想继续看到你的桑案分析文章。
白眉 2012-1-30 20:17
漂泊未还家: 祝:新年快乐,事事顺意!
另感谢您默默为我做的事,为了共同的善意。
谢谢,您的文章我十分佩服.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