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告状的玫瑰 //www.sinovision.net/?737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四问刘震云,深入生活你做过吗

热度 3已有 4839 次阅读2016-12-27 05:44 |系统分类:文学| 童话, 牌局, 诺贝尔文学奖, 真诚, 穿越 分享到微信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不是潘金莲》虽说写的是上访故事,但是上访人对它并不感冒,甚至很多人对其嗤之以鼻,究其原因,就是它太假了,其中作者对访民生活的描述,更多像是童话般的虚拟,宛如天方夜谭一般,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比如说,女主角李雪莲是一个老上访户,在她二十年的上访生涯中,与她周旋着博弈的竟然全是男性:接访的是男人,截访的是男人,谈判的是男人,稳控的还是男人,看不见一个女人出现。这种极端的情况,明显有悖常理,在现实生活中绝不可能存在。不论是老上访户,还是政府工作人员,都明白一个道理,稳控工作必须因人施策。男访民应由男人看管,女访民应由女人看管,这样才便于控制。因为人是活的,每天都要吃喝拉撒,在非常时期,要确保女访民24小时不脱离看管人员的视线,没有女人参与管控是很难保证不出问题的。毕竟男女有别,女访民梳洗如厕的时候,男性看管人员总不能一起跟进去吧!这就好比男狱警管理男犯人,女狱警管理女犯人一样,都是相同的道理。


    再比如说,前县长史为民春运期间滞留北京,买不到火车票,为了回家,他灵机一动,假装成上访人,写了一张“我要申冤”的纸,举过头顶,很快他就被北京的两个协警押送回家,顺利地赶上了早已约好的牌局。这样的情节设计,如果让北京警察听到了,估计要笑掉大牙。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北京警方从不做也不可能做“押送外地访民回家”这种事。一来没有法律法规的授权,二来北京也没有那么多的警力支持。对于进京上访人员,如果涉嫌违法犯罪了,北京警察会直接将其拘留在京。如果没有违法犯罪行为,北京警察会通知当地的驻京办,将想要回家的访民交给驻京办处理。因为地方政府都成立有驻京信访工作组及类似的组织,在北京驻点值守,专门负责接收、劝返、遣送本地的进京上访人员。地方政府几乎年年都要印发相关红头文件,授权某些机关和组织做好上述工作。只不过这些地方性文件大多是内部的,一般人无缘得见。


    通过上面两个例子即可看出,《我不是潘金莲》严重脱离现实,其中很多情节都是作者凭空臆造,不但没有现实依据,而且也违背常理,在实际生活中根本就不会出现。可能有人会说这是魔幻这是荒诞什么什么的,但是,《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就是魔幻的代表,他在谈论自己的创作时也郑重声明,他的“魔幻”均有现实根据。可见无论什么流派,文学作品都要符合生活真理,符合生活的内在逻辑。作家所展示的虽然不是生活中实有的,但却是按照生活发展规律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几乎所有的文学理论著作都告诉人们,文学就是人学,真实就是文学的生命。不欺骗读者,既是作家的良知,也是创作的道德。华人作家高行健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撰写了一篇演讲词——《文学的自由》,其中说道:“对作家来说,面对真实与否,不仅仅是个创作方法的问题,同写作的态度也密切相关。笔下是否真实同时也意味着下笔是否真诚,在这里,真实不仅仅是文学的价值判断,也同时具有伦理的含义。作家并不承担道德教化的使命,既将大千世界各色人等悉尽展示,同时也将自我坦裎无遗,连人内心的隐秘也如是呈现,真实之于文学,对作家来说,几乎等同于伦理,而且是文学至高无上的伦理。”


    的确如此,真实取决于真诚,与才华无关,与技巧无关,与能力无关。一部文学作品,有责任去见证人性的真实,也有责任去呈现人类生存环境的真实。但是,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却看不到这一点。作者通过史为民的回家故事,将上访变成了一件很“好玩”的事儿。“访民”的身份,不但能够解燃眉之急,而且还能享受到某种“特权”,简直太美好了,就像童话一样。然而现实呢?还是看一个真实案例吧!2016816日,四川省岳池县的杨天直一行四人进京上访,第二天就在国家信访局附近遭遇截访。截访者将杨天直四人用商务车拉回四川,一路上杨天直四人没吃没喝,不停地遭到虐待殴打。820日,杨天直被截访者活活打死,倒毙在回家的路上。


    人们看到的是,小说中的史为民,如愿以偿,毫发无损;现实中的杨天直,冤屈未申,惨遭打死。两相对照,此时无声胜有声,已无需多说。


    毫无疑问,《我不是潘金莲》完全把读者当成了傻瓜,虽然写的是上访生活,但是与访民的真实生态隔了十万八千里,这样虚假的文学作品,毫无价值可言。当然,倘若刘震云先生写的是穿越小说,那又另当别论,毕竟年代久远,谁都不可能穿越到古代去体验生活,出点差错也是在所难免,情有可原。但是,《我不是潘金莲》书写当代,作者就生活在当代,写的都是身边的人和事,不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插着一面“现实主义”大旗,招摇挥舞,猎猎作响,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是潘金莲》还有什么理由失真失实呢?


    难怪李晓梅法官要发文指责刘震云“既不懂法律,也不解信访,还不深入生活……”,说的没错,一针见血,作者对访民生活如此隔膜,作品错误叠加,漏洞百出,真的让人忍不住发问:刘震云先生,深入生活,您到底做过没有?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woodyonge 2017-1-25 07:36
楚骄骄: 友友好!也提前给你拜年 祝友友新年愉快,身体健康,一帆风顺,万事如意
多谢多谢!
遥祝你阖家安康吉祥!
回复 楚骄骄 2017-1-25 02:00
woodyonge: 拜个早年!
友友好!也提前给你拜年 祝友友新年愉快,身体健康,一帆风顺,万事如意
回复 woodyonge 2017-1-23 21:52
拜个早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