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分享 江淳:春末偶遇香樟花雨
江淳 2020-5-4 12:55
江淳:春末偶遇香樟花雨
时光飞逝,春去夏来。这烦闷悠长的春之最后一天,我在江广创意工场“老乡鸡”连锁店翻着微信吃完四元的小份馄饨,出门走上路边台阶,一排开花很久的香樟树梢在风中摇曳。 不经意间闻到空气中弥漫着香樟花特有的香味,一粒粒黄色如麦粒大小的香樟花如雪粉一般纷纷落下,彷佛最后一场春雨。往年香樟花开花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538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置顶 ·分享 江淳:行进的漩涡与历史的拐点
江淳 2020-3-13 03:51
江淳:行进的漩涡与历史的拐点
除了岁月静好、拼命赚钱、尽情享乐,部分国人并不关心自己家庭亲友和单位利害之外的的事情,除非自身处于灾难之中。 所谓明哲保身、识时务者为俊杰,但在历史的长河中总会突现几只夜鸣预警的怪鸟、扇动微弱翅膀的蝴蝶。 历史是现实的轨迹,现实是即刻,人们只生活在即刻,但 ...
个人分类: 随笔评论|3227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置顶 ·分享 江淳:人们在寻求一条大船逃离
江淳 2020-2-5 19:53
江淳:人们在寻求一条大船逃离
人们遭遇了一滴滴雨水所聚集的大洪水,近乎所有的人都无路可走,人们在寻求一条大船逃离。 那夜,人们在不同时段经历了最恐怖的夜。暴雨不是下下来的、不是倒下来的,而是盖下来的。夜黑风高大雨倾盆,山里山外不见月光,山洪倏忽之间爆发,淹没了乡村、淹没了城市,惊醒了俗世的享乐梦。 每个人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2318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置顶 ·分享 江淳:鼠年迎财神的爆竹声令人悲悯
江淳 2020-1-29 12:32
江淳:鼠年迎财神的爆竹声令人悲悯
在“新冠疫情”灾难凶猛蔓延的阶段,部分国人头脑里装的是浆糊,没有证据、逻辑与论证可言! 据说:美国是第一个为中国疫情遇难者默哀的国家:“罗斯:活动开始前,让我们为新型冠状病毒遇难者默哀。” 零点,书房外南面鞭炮声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我不知道他们的“财神”听到没有?记得南京 ...
个人分类: 随笔评论|10141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置顶 ·分享 江淳:从非典到“武汉肺炎”疫情的教训
江淳 2020-1-27 10:08
江淳:从非典到“武汉肺炎”疫情的教训
根据自由与平等这两项民主原则,可以断定,民主政治的基础在于一切公开。这就是它和贵族政治不同之处。因之舆论在现代生活中也就具有极大的重要性。(江淳/文) 回归常识,尊重媒体成为有公信力的、让公众依赖的第三方,是媒体之幸,公众之幸,也是政府之幸,国家之幸。 从腊月三 ...
个人分类: 随笔评论|4126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4
置顶 ·分享 江淳: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
江淳 2019-11-23 23:25
江淳: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
“沙仑玫瑰”和“谷中百合”在梦中摇曳,风中没有一滴雨露、空中没有一片雪花。 信仰之于一个民族比生命都重要,国家是短暂的民族更长久。信仰是民族生存的铁锚,信仰是生命成长的雨雪。 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我在祈祷劫后余生。 倘若节气只停留在深秋和初冬,人们会感觉舒适,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1993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置顶 ·分享 江淳:千古英雄谭嗣同
江淳 2013-4-21 23:00
江淳:千古英雄谭嗣同
江淳:千古英雄谭嗣同 三百年来,义薄云天;三百年来,空前绝后;三百年来,振聋发聩!“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短短的十六字敲响了清王朝灭亡的丧钟!在东方人的地平线上,谭嗣同是内忧外患的中国一道最耀眼的曙光!他试图用自己的头颅与鲜血唤醒民众 ...
个人分类: 随笔评论|3987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2
置顶 ·分享 祭林昭:不屈的中国魂
江淳 2011-3-28 06:25
祭林昭:不屈的中国魂
祭林昭:不屈的中国魂 ――在历史的审判台上我将是原告:纪念林昭殉难43周年 江淳 一个匍匐在权力脚下的民族,不过是一群统治者的玩偶。面向屠刀,学生林昭是一个始终站立的人,一个敢于怀疑与反抗暴政的人,一个高举自由大旗的基督徒与殉道者, ...
个人分类: 随笔评论|7289 次阅读|2 个评论
置顶 ·分享 宪政之殇:哭祭宋教仁
江淳 2013-12-23 10:56
宪政之殇:哭祭宋教仁
宪政之殇:哭祭宋教仁 江淳 一百年前的 3 月 22 日 ,中华民族的一颗政治巨星陨落了。中国人为此付出了一百年曲折惨痛的代价!孙中山挽联称,宋教仁:“作公民保障,谁非后死者;为宪法流血,公真第一人”。 ...
个人分类: 随笔评论|520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江淳:不求来世
江淳 2019-9-6 21:25
江淳:不求来世
不求来世,就在今生 拥抱你一次 聚光灯与摄像头下没有秘密 我在南京火车站等你 迎接和离别都是一样 男人与女人没有分别 抱抱你我的病就会好 那年黄金家族的女律师 我忘了拥抱她遗憾终生 她进去了,除了眼泪我一无所有 两位八十岁的大哥来南京 要见见江淳 我南站赴约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589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江淳:山外青山楼外楼
江淳 2019-8-22 21:47
华夏古诗,经常扰的我不得安宁,如陆游的《示儿》:家祭无忘告乃翁…… 你还没死,为何要我们后人哭了千年?中国有家国情怀的古诗人已经和日月星辰一起永恒,照亮暗夜! 我和一个微信朋友说:我们中国的事都让你们湖南和浙江人弄坏了……我们江苏人贡献很少! 没有鸟鸣的深夜,我耳旁时常都响起一首诗: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564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江淳:深度解读“草泥马之歌”
江淳 2019-8-19 11:32
江淳:深度解读“草泥马之歌”
江淳第一次听《草泥马之歌》,被震得目瞪口呆!歌曲居然是套用曲子“可爱的蓝精灵”之童声小合唱,视频上的“草泥马”我也从未见过。 当一个社会信仰匮乏、公平短缺、道德沦丧、权贵横行、贫富悬殊、盗贼蜂起、法制疲软、管制严苛之后,民怨沸腾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繁荣娼盛只是表象,骨子里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153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江淳:花中仙子“迷迭香”
江淳 2019-7-8 22:43
江淳:花中仙子“迷迭香”
“蓝色的蒲公英旁,迷迭香正开的灿烂”,你懂吗?——我们是种子,必须埋在泥土里。 迷迭香是一种名贵的天然香料。迷迭香,浑身散发着香气的植物,原产欧洲地区和非洲北部地中海沿岸。远在曹魏时期就曾引种中国。在三国时代有很多人种植过迷迭香,曹丕曾经说自己“种迷迭虞中庭,嘉其扬条吐香,馥有令芳”。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722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江淳:思念大爷爷和夭折的姐姐
江淳 2019-6-22 17:57
江淳:思念大爷爷和夭折的姐姐
我的亲爷爷在我的脑海中是一片空白,大爷爷的音容笑貌倒是记忆犹新。 巳亥年清明前,我在家一直等侄女香容的电话,准备去南京青龙山公墓给曾祖父母、大爷爷、爷爷,父亲和姐姐等上坟扫墓。每年清明前后纷纷的小雨都会如期而至,今年的雨是下了几场,我终究没有等来侄女的电话,心里疑惑郁闷又不便打电话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597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欢迎关注江淳公众号:江淳独步
江淳 2019-6-17 09:34
欢迎关注江淳公众号:江淳独步
欢迎关注江淳公众号:江淳独步(按住二维码识别关注) 江淳:秋千 就这样荡着,亿万年不停地荡着,荡出了一串千古疑问。我们来自何处?我们去向何方?人类的一切活动似乎都是在解答这两个小小的问号。 在我的意象中,宇宙东南隅有一根苍老不朽的无始柱,西北隅立着一根无终柱。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868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江淳:火焰呜咽
江淳 2019-6-3 18:06
浦志强 律师(硕士研究生) 江淳:火焰呜咽 失去唯一孩子的母亲 无法自己哭损残年 凌晨三点 南京的鸟儿发出第一声哀鸣 你失眠抑或失恋 还是失去了 同伴 亲人乡亲 风华正茂我二十四 那年 天空堕入大地 飞奔的轮子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67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江淳:父女两代人的童年
江淳 2019-5-31 23:01
江淳:父女两代人的童年
想念女儿成了我长久的心病。我决定等馨儿大学毕业后再细细地写出来。 每年儿童节和女儿生日,我都要纠结难过一阵。因为命运的原因我只和女儿在部队生活一年,馨儿刚会走路说话我就转业回到了家乡南京,她们没跟我回来留在部队驻地的东北边城。一种刻骨的思念缠绕我二十多年。 我是个念旧的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62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江淳:燃烧的绕龙花(家父祭)
江淳 2019-5-12 01:55
江淳:燃烧的绕龙花(家父祭)
朔风中绿茶树花开得惨白的初冬,父亲六十七年的生命之河,失去了往日的汹涌,疲倦地冲向终点,奋力一跃扑进干涸的沙漠——枯竭了;像一株饱经风霜雪雨、冰雹霹雳的老槐树,躯干内部已被岁月掏空,倏忽间轰然倒下。 三十年代前后出生的父辈是本世纪末最苦最累的一代人。八十年代农村经济腾飞后本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1163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4
分享 江淳:濒临消逝的故乡
江淳 2019-5-6 10:54
江淳:濒临消逝的故乡
江淳:濒临消逝的故乡 故乡对于游子,是一幅遥远的风景画,是离别时一步一回首翘望,是总也回不去的童年,故乡对于人生是一个绚丽的梦。自从 15 岁离开我的村庄,就再也不能融进她的呼吸里,我仿佛被家乡抛弃了,尽管我从北国早就回到了我出生的区县,但那个古老的村庄早已不再属于我。在充满乡愁 ...
个人分类: 散文诗歌|225 次阅读|0 个评论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0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