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人在舛途荡扁舟 //www.sinovision.net/?997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人在舛途荡扁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女儿血溅项家山

热度 1已有 4690 次阅读2012-4-3 23:31 |系统分类:文学| 烈士, 郭亮, 项家山, 大冶, 阳新 分享到微信

                                                    ——作者:原大冶市委党史办主任  石功彬 

                                                             (一)

      1938年,汛期来得早,江水暴涨,长江上“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一艘小客轮,劈波逐浪,从江城汉口向闻名于世界的铜铁之乡——大冶县疾驶。旅客中,一名年方17岁的妙龄少女,伴同一位英俊潇洒的男青年站在船头上,观赏江上风光。她,身穿红夹袄,绿呢裤,学生式的黑色短披发上扎着紫红色头绳,额前“刘海”几乎遮住了双眉,圆脸蛋,丹凤眼,秀鼻小口,俊俏动人。
    客轮靠近黄石港码头时,在汽笛声中,男的挨近女的身旁,亲密的交谈。他语气中充满了欣喜:“大雁,你飞回来了啊!离别九年的故乡,会勾起你无限的感慨吧?我的女诗人?”“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怎么?!你青春正旺,何说鬓毛衰?”“如许伤心国家恨,哪堪客里度春风。”那是八国联军打进北平,秋瑾心情的表露呀!”“现在,日寇侵占中国半壁江山,已逼近我们的家门,不是同出一辙吗?作为祖国的青年,故乡的女儿,我应有秋瑾之志,象她那样,‘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船缓缓地靠岸,女的指着突兀江心的山,自豪地告诉男的:“那就是我县有名的西塞山,历代诗人词客为它写了不少名篇,如刘禹锡的《西塞怀古》,张志和的《渔父词》,韦应物的《题西塞》,陆游的《排闷绝句》等。”她停了停,情不自禁的吟诵:“故乡,我可爱的故乡啊!”“大雁飞去又飞回,不愿离,不忍离;女儿恋,心也碎,梦里惊醒不知睡!...”男的打趣地说,“你的佳作,我听了多次,全会背诵了。”
    “为了谋求生活,我1929年随同父亲,浪迹天涯。......”女的陷入了沉思。她叫郭亮,字妙春,乳名大雁。因为她小时性格活泼,整天像大雁一样飞来飞去,母亲给她起了这个好听的名字。如今姑娘长大了,性格也随之而变。可能由于生活的奔波,环境的变迁,时局的不稳,而变老成了。
    她向他靠拢,低声耳语:“你我是同志,又是朋友。”她语气中充满激情:“我们将一同战斗,为保卫铜乡铁冶而战!”他趋步向前,用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附耳轻言:“战斗的友谊是难忘的。我们志同道合,待抗战胜利了,一块进大学,再深造!”他们憧憬着未来,眼中闪出希望之光。
    
说话间,轮船拢岸。她俩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上岸了。他们到大冶,是奉中共湖北省委密令,“到农村去,到敌人后方去,建立抗日基地”,找郭益进,人称“大老郭”的人,商讨组建中共大冶中心县委,领导鄂(城)阳(新)大(冶)地区抗日斗争的。
                                                                       (二)

         黄石港是大冶县江边的繁华码头。现时,抗战吃紧,一些达官贵人和豪绅巨商,着绿穿红,携箱带箧揣金装银,挤挤拥拥地争相上船,向武汉逃避。他们怕日寇的炮弹,怕侵略者的屠刀。他们只知享乐,不愿流血。中国共产党人则不然。当日寇的炮火烧到离大冶不远的安庆时,郭亮等居然从较安全的武汉深入即将开战的前沿阵地,进行一场特殊的战斗。

    郭亮走进街道,发现后面有两个贼眉贼眼的人盯着她,是自己的行踪可疑呢,还是有人走漏了风声?情况紧急,不容细想,郭亮拉着那位男青年穿街绕巷,急急而行,想甩掉“尾巴”。但,他俩人地生疏,左拐右拐进入了死胡同。郭亮紧张地说:“林平,你越墙逃跑,按我们的联络暗号,速去找联络点,寻求掩护。”“那你...”“我不怕.我是大冶人,说来串亲的。”“那怎么行?”林平沉着镇静地说,“你是个女子,万一落在坏人之手,怎好向组织交待?我也不忍心呀!”说时迟,那时快,那两个家伙已将郭亮、林平拦住,掏出手枪,逼着要走。
    在国民政府石黄镇镇公所办公室内,审问在进行:“李镇长指示,抗战非常时期,要加强治安,凡属可疑的人均得审查。”
    “什么可疑?”郭亮毫无惧色,愤怒地说,“我是湖北省第二女子高中的学生,他是我的朋友。我俩一同来大冶串亲的。”“你们既是学生,为什么在船上嘀嘀咕咕?”那两个“尾巴”中的瘦高个子问。“我们谈私房话,你们管得着?”郭亮顶了一句。接着,揶揄地说,“谈恋爱,你们也管?”“不管怎么样,你们行迹可疑,我们要调查。”“不信,你们去调查。”郭亮接口道。然后,她指着面前一位三青团干部继续说:我家住在大冶城关北门徐家垴。父亲叫郭超翼,是生理学、英语学教员,执教为本。”
    郭亮一口咬定,林平是她的未婚夫,一同回故乡探亲的。经过联系,郭亮确系大冶城关人,无可疑之闲。他们只得将他俩放行。

                                                                        (三)

          大冶县城北门附近陈力群家内房,一盏玻璃罩子煤油灯放在抽屉桌上。灯光闪烁,照亮部分与会者的面庞。屋内空气严肃,烟雾腾升。大老郭坐在煤油灯下庄严地宣布中共湖北省委决定:由郭益进、林平、郭亮、马泛舟、冯玉亭、彭济时等组成中共大冶中心县委,郭益进任书记,林平任组织部长,郭亮任宣传部长,......“从今日起,我们肩上的担子就重了。”大老郭注视着大家,慢声慢气地说,“目前,大冶正处在战前的混乱时期,各阶层、各种人分化、瓦解,也正在重新站队、组合。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抗日力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共同抗日。”他盯住小郭,想试探这位年轻的女宣传部长是否赞同观点。郭亮在这位老大哥面前,显得有点腼腆,略一沉思,婉转地说:“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抗日是对的。但,我们要有自己的主张,不能做别人的尾巴,更不能随人摆布,要独立自主。”林平赞同郭亮的见解,进一步阐述:“我们要防止别人假心假意,要提高警惕,以免上当。”“对呀!”郭亮接着补充,“国民党大冶县县长向铁不是卷资逃跑了?他们对人民有狠,见日本兵害怕。国民党部分官员们,假抗日,真非法字符,是他们的一贯伎俩。”郭亮的话引起争论,会场气氛顿时活跃了。
    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当前的主要工作,是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理论和主张重任责无旁贷地落在郭亮身上。这位初出茅庐的姑娘毫不推诿,甘担重任,决心深入群众中去宣传抗日道理,讲解“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连日来,郭亮全力投入抗日宣传。每当晨曦初露,她带领学生抗敌宣传队,在街头刷标语, 出壁报,演戏,直到月上三竿;每至夜半更深,她与林平等一块在小房内刻蜡纸、油印《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为和平合作联合宣传》等,直到雄鸡啼晓。烈日下,她深入各中、小学,向学生们讲亡国耻、民族恨,讲岳飞、文天祥抗暴业绩;暴雨中,她奔赴大阳、大鄂边境的乡村,向农民们讲日军暴行,讲抗日英雄故事。她眼熬红,人累瘦,不知疲倦地忘我工作。她决心在“吾国不幸,外患日深”之时,“愿从兹以天地为炉,阴阳为炭兮,铁聚六洲。铸造出千柄宝刀兮,澄清神州。上继我黄帝赫赫威名兮,一洗数千余年国耻之奇羞!”
    一天夜晚,郭亮他们到大阳交界的刘宣堍村禾场上演出《放下你的鞭子!》,当演到流浪汉含泪用皮鞭狠心毒打自己的亲生女儿,女儿掩面痛哭道:“可恨的东洋鬼子,占了我们的家乡,抢走了我们靠着活命的一点点田地。最可恨的,我妈也被他们杀死了”时,许多人感动得掉下了眼泪。一个男青年忽地站起来问大家:“日本鬼子打来了,我们怎么办?”“与他们拼!”群情激愤,异口同声地回答。那青年接着说,“我们是‘土船’撑不开。日本狗崽子如果来了,我们总是没有好日子过的,要说逃,我们也不能把田地、房屋背着走呀!逃是死路一条;要是白白等死,那还不如团结起来与他们拼!”“与他们拼!”“与他们拼!”阵阵吼声,似火山爆发,如怒潮彭湃!

                                                             (四)

           1938年十月初,日军飞机70余架次轮番轰炸大冶县城乡,投弹200余枚。房被炸塌,桥被炸断,人被炸死。遍地尸首狼藉,满城残垣断壁。古老的大冶湖,碧水染红;青翠的龙角山,树毁土焦。郭亮怀着悲愤的心情,站在县政府门前的瓦砾堆上,厉声高喊:“乡亲们!父老兄弟姐妹们!我们的亲人死了!我们的房子垮了!我们将何处安身?何处生活啊!”她眼流泪,脸涨红,声嘶力竭地讲。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从破屋中钻出来,从土洞内爬出来,从湖边走过来,从街巷里跑出来,慢慢地汇成一群群,围在她的身旁。她无比激动,声声带血地说:“日军丧心病狂,在中国大地上,奸、虏、烧、杀无恶不作,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埋葬亲人的尸体,揩干身上的血迹,拿起刀枪,奔赴战场,用血与火的战斗保卫祖国大好河山,保卫家乡,保卫田园财产,保卫亲人!”
    ......”数声枪响,人们惊慌地四散了。郭亮四面张望,没发现什么。她立即明白,这是捣乱分子在搞鬼。
    回到家中,她生气地对林平讲:“国难当头,竟有人心怀叵测,破坏抗日宣传。”林平劝慰她:“百人生百性。战争时,有人是英雄,有人是狗熊;困难时,有人是勇将,有人是懦夫;在异族侵略者面前,有人是民族的精英,有人是民族的败类!”她眼睛一亮,坚定地说:“我立志当前者,决不做后者。甘洒一腔血,留得百世名!”“嗨,我们的女诗人又作诗了。”“这不是作诗,是作人的标准。现时,哪个还有心作诗啊!?我们连书都不能安心地读了,有谁还想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不,我们是爱国青年,同时也要作爱国诗人。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文天祥的‘留取丹心照汗青',不都是写的抗击异族侵略的佳作吗?”“好了,好了,我讲不过你。”郭亮笑眯眯地望着林平,柔声而庄重地说,“你是我的朋友,又是我的老师。我听你的,好嘛!”

                             (五)

    形势越来越紧张,日军攻陷了九江,兵临大阳边境。敌人的飞机疯狂地轰炸鄂阳大地区;兵舰在富池口、黄颡口、涠源口一带游弋;炮火烧红了半壁山、西塞山一线江面。中共大冶中心县委决定转入大阳山区,组织游击队、武工队,坚持敌后抗战。郭亮随中心县委机关迁到大冶的刘文武村附近。她住在离刘文武村很近的一座独户小村里。户主潘大嫂是红军家属,丈夫在反“围剿”战争中牺牲。这家孤儿寡母,生活非常困难。为了度日,她经常随着潘嫂子下田畈,上荒山,采撷野菜、树叶,和粗糠煮着吃。在数日交谈中,郭亮细心地做潘嫂子的思想工作;让她陪伴,串村走户,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游击队。
    一天,她俩从邻村回来,走到一座小山顶上,远远望见国民党军队成群结队地向武汉撤退,日军飞机追后轰炸,突然,一颗炸弹在小山村爆炸,茅房着火,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潘大嫂发疯地哭喊着向家中冲去,郭亮紧紧追随。
   “晚了!晚了!”潘大嫂从烈火中抱出烧焦的小儿子,失声痛哭,“儿啊!我苦命的儿啊!你死得好惨!天啊!天啊!你睁开眼,看看这世道哟!”郭亮抱住披毛散发的潘大嫂,泪流满面,劝道:“潘嫂子,这不怪天,不怪地;只怪日本狗强盗,狼心狗肺,将侵略的战火烧到我们的家园,夺去你小儿子的性命;怪只怪,国民党无能,不抵抗,让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横行,杀我们的同胞,烧我们的家园,掠我们的财产,奸我们的姐妹。国恨家仇,我们要记住!要揩干眼泪和敌人拼!你是红军家属,是妇女革命骨干,在列宁夜校读过书,懂得阶级仇,民族恨。”郭亮口里劝慰大嫂,心里像刀绞,疼痛难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往下落。她,那颗仁慈的少女的心碎了。
    潘大嫂病了三天。在郭亮日夜精心照护和调理下,在郭亮天天细心劝说和开导下,她终于起床了,精神逐渐有所好转。经过这场沉重打击,潘大嫂与郭亮更加贴心了。她坚定地对郭亮说:“我活着要做个革命人,死要做革命鬼;决定与你一同参加抗战;不赶走日本鬼子,死不瞑目。如今丈夫死了,儿子丢了,家烧了,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她拉住郭亮的手爱怜地抚摸着,“小妹子呀,你黑了!瘦了!你年轻轻的就离开家,离别了父母,亲人,来到我们这个偏远的穷山村,是为了什么呢?”“是呀!”郭亮紧偎着大嫂,坦率而诚恳地说,“共产党是为人民谋幸福的,现在全国沦陷区的人民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受苦,挣扎,哭救!”她站起身扪心自道,“作为一个热血青年,作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是不愿在外国人的屠刀、皮鞭下生活的。在侵略者脚下苟且偷生是可耻的。”郭亮挨近大嫂坐下,用左手拢了拢她的头发,深情地说,“我们是同志,是战友,是亲人!今后像亲姐妹一样生活在一起,吃苦在一起,战斗在一起,直到抗战胜利!”“到那一天,”郭亮眼望天空,向往着未来,“我们也不分离,决不分离!”
    两个中国女子的心在外族入侵的困难之时紧紧地贴在一起,互相温暖着,鼓励着,她俩协同工作,共同努力,在刘文武村周围,动员串联了三、四十个人,组织起一支抗日游击队。在一个月明星灿的夜晚,郭亮邀林平去潘大嫂破茅屋内开动员会。大家表决心,立誓言,同声回答:“抗战到底,义无反顾,洒尽鲜血,在所不辞。”最后,郭亮说:“人有了,现在只缺枪。枪,要从国民党溃军手里去抢!去夺!去要!”
                         (六)

    1017日,日军攻陷黄石港;20日,占领铁山;21日,进驻大冶县城。郭亮同潘大嫂发动山民,捡得几条破枪,又与潘大嫂化妆成要饭的母女,潜入兵营,夺得几只短枪;统战部长冯玉亭从路过大冶县的国民党西北军独立六十旅的官兵中以巧妙的方法弄到几十只长短枪,藏在阳新县彭和庄彭济时家,但无法去运回。
    “要抗击日军非得有枪。”郭亮等非常着急,“县城和重要路口,日军设卡派哨,无法通行。国民党区乡政权,一时还未瓦解。他们也在极力搞枪,拼凑力量,拉队伍,占山头,拦路打劫,也不会让你去运枪。”出于这种情况,郭亮建议中心县委召开非常会议。通过研究,决定兵分3路:郭亮与林平去大交界的项家山建立抗日基地;郭益进到省委汇报;冯玉亭、彭济时去设法弄枪。
    按照中心县委会的决定,郭亮等翻山越岭,跨溪过港,从玉屏山腰,翻南山,跨卫祥港,上龙角山,绕道进入万山丛中的项家山村。她同潘大嫂住在项安之家。郭亮放下行李,不顾旅途疲劳,就给项安之的小孩补布鞋,纳鞋底;与其爱人一道洗衣服,拉家常,立即开展群众工作。潘大嫂劝她休息:“这些事由我来做。”郭亮说:“与群众打成一片,同甘苦,是共产党的优良传统。我是个女同志,缝补浆洗是联系群众,特别是家庭妇女的有效方法,不能由别人代替的。”
    项家山村是阳新县第四区辖地,周围崇山峻岭,树木葱茏,山环路绕,荆棘遍野,是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好地方。郭亮、林平等来到此处,立即着手建立了鄂南抗日游击纵队。枪!最棘手的问题:缺枪。冯玉亭弄到的枪,要从彭和庄运到项家山,必经阳新第四区各哨卡。“他们是否放行呢?”郭亮和林平陷入深思。林平想通过合法手段找阳新四区国民党官员谈判。郭亮说:“你要慎重考虑!”“我想过,只此一条路,别无他策。再说,现在国共合作了,我看他们不会怎么样的!”“历史告诉我们,他们对共产党始终存有异心!”“怎么办?就这样等着吗?”林平停了停,无可奈何地说,“大老郭临走时指示一定这样作;游击队非要枪不可,不然怎样打日本鬼子呢?我们不能束手无策,对抗日无所作为,连一支群众武装也建立不起来。”最后,他斩钉截铁地说:“火烧眉毛,不能再犹豫了。”“但要慎重小心,”郭亮想了想接着说,“我同你一起去,有个帮手。”“你不能去!”“我是宣传部长,与国民党地方官员谈判怎能不去?”郭亮坚持“非去不可”。争议,反驳。林平妥协了,同意郭亮去,并对她说:“这次我们不下山去,派人请他们上山来!”

                           (七)

    11月上旬末的一天上午,郭亮,林平等中心县委领导人,在潘大嫂、项安之等山里人的协助下,办了一桌野味宴席,以“新四军驻大冶、阳新通讯处”的名义,请来了阳新县第四区区长马华树、付区长曹坤玉及南乡联保主任马正亚等。他们带了30多个全副武装的乡丁,前呼后拥地上了项家山,先假装游览到郭亮、林平等住处“观光”一番,再官气十足地入席。
    酒席上,林平指出:“大敌当前,国难深重,团结抗日,一致对外,是国共两党的方针,中国人民的愿望。我们应精诚团结,身体力行,为抗击外国侵略者而全力以赴。”马华树讲:“日军兵强马壮,武器精良,几百万国军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何能为敌呢?”郭亮指出:“正义的抗战会得到全国四万万同胞的拥护。人民,只有人民,才能战胜敌人。我们若能团结合作,发动阳大人民奋起抗战,发动千百万人民奋起抗战,就能把敌人埋葬在人民战争的海洋之中。”马华树惊睁两眼,急急摆手,颤声地说:“日本人打不得,是一窝马蜂,打了它,会来报复的。”郭亮猛地站起,涨红脖子责问:“什么打不得?难道让日本兵在中国大地上横行?难道就这样让我们的父老兄弟姐妹任敌人蹂躏?屠杀?!”马正亚阴阳怪气地甩出一句:“我的小姐,不能激动嘛!”他乜斜着眼,瞅着郭亮,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她的全身。马华树接着说:“我们没有实力,不能打。何必拿着鸡蛋去往石头上碰,撞个粉身碎骨!”马泛舟按捺不住愤慨的心情,回敬了他几句:“你们这些老爷怕打,就让我们去打;我们也有枪,就是没有枪,用砍柴刀也要和日本人干一场。”马泛舟的话刚讲完,郭亮接口道:“战火烧到我们家门口了,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每个有热血的中国人,都应拿起刀枪,与侵略者血拼!为民族牺牲,无上光荣!苟且偷生,卑鄙可耻!”马正亚专与郭亮作对,以鄙夷的口吻道:“我的小姑娘哟,只怕你听到枪声一响,就吓软了!还冒打仗,就被日本人捉去。当然,他们看上你漂亮的脸,是不会杀你的。”
    谈判勉强达成部分协议。席间,林平提出去彭和庄取枪,需要通过他们的防区,请给个“通行证”。马正亚虚假地写了张“兹有国共合作人员到彭和庄取枪,沿途关哨,请予放行”的便条。
    下午,送走“客人”后,林平派程贤友、项安之等8人,带着扁担绳子去彭和庄挑枪。郭亮送他们走到毛山头时,远望马路上烟尘滚滚,日军川流不息,只好往回走。夜幕降临,程贤友等趁天黑走后,郭亮放心不下,找到林平说:“今天谈判,听口气,‘二马’居心不良,只怕程贤友他们会遇上那伙人来找麻烦呀?!”“不要紧吧?!现在国共合作了,他们不会明目张胆地破坏抗日的。”“我看靠不住。野兽总是要吃人的。”“时间不早了,不要多虑,去休息吧!”林平佯作镇静,坦然地回答,话语中仍然流露出了不安。这是对革命同志的关心。他看到郭亮消瘦的脸,陷入的眼,关怀地说:“快去睡!明早我们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郭亮回到住房,不想睡,也不想多说话,与潘大嫂伴孤灯而坐,默不做声,思绪飞到了程贤友他们的身边。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她与林平不约而同地走出门,在禾场上碰了面。林平说:“我下山去看看动静,你在家等候消息。”“好!等你们平安归来!”郭亮应着,深情地看了林平一眼,用手拍了拍他大衣上的灰尘。
    不久,山下传来惊人的消息:挑枪的8人,被马华树、马正亚等带领歹徒30余人,于昨夜夜深在龙堂村小学捉住。他们连夜审讯,毒打了程、项等人,要他们供出共产党情报和非法字符数。林平闻讯,赶去评理,要他们放入,在半路上落入魔掌。不容林平讲清理由,众匪徒一拥而上,扭住林平的双臂,抢去大衣,推倒路旁山坳地里枪杀了。
    晴天一声霹雳。郭亮晕倒了。潘大嫂将她抱起,安放在床上躺着;经过一阵急救,渐渐苏醒。她睁开紧闭的眼睛,望了望潘大嫂和周围的人,眼泪如泉水般地涌出,湿透了衣衫。潘大嫂安慰她,声音呜咽。人们慢慢地走后,两位苦女默默而坐,流泪眼对流泪眼,断肠人对断肠人。在异族侵略中,她俩均失去了亲人,千仇万恨只有埋在心里。
    敌人并未死心。马华树、马正亚又纠集南北两乡70余名乡丁,在乡队长石均平、候必坤的带领下,到秦家庄会合,准备血洗项家山村。“二马”坐镇指挥。临出发时,马正亚宣布:“见共产党就杀,回来后,每人赏两块大洋。杀一个共产党奖5块大洋。”
    傍晚,70余名匪徒,刀出鞘,弹上膛,气势汹汹地包围项家山村。郭亮得知,怒火满腔,浑身陡生力气,爬起床,她压住心头愤懑,记住新仇旧恨,指挥村民疏散、躲避。潘大嫂拉住郭亮,要她一块去躲。郭亮说:“敌人是冲着我们来的,捉不住我们是不甘罢休的!”她推了推潘大嫂,急急地说,“你快去躲。他们不知道你。”“你也去吧!”“不能。马正亚那家伙见我跑了,会对乡亲们下毒手的,我决不能连累大家,死也要挺住!”
    ......”声声枪响,鸡飞鸟叫。匪徒们冲入项家山村见人就捉,就杀。同志们一边挣扎,一边高喊:“抗日无罪!”“血债要用血来还!”
    郭亮将一包文件塞给潘大嫂,拼命挣脱她,说了声“你快走,这是机密文件,不要失落!”然后,挺身而出,逼近匪徒,责问:“你们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不去抵抗屠杀中国人民的日本鬼子,而把刀枪对准人民和坚持抗日的共产党员!”敌人不由分说,当场又打死了马泛舟、吴子义等7人。顿时,血流遍地,染红了青草,染红了山石。
    郭亮见战友被害,大声斥敌:“你们狼心狗肺,丧心病狂!你们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人民是不会饶恕你们的!”
    匪徒们最后决定对郭亮下毒手。匪首马正亚早就看中郭亮年轻、漂亮,心怀鬼胎,想要她做姨太太。于是,一声奸笑,假惺惺地凑上前去,说:“你这么年轻,死得可惜!只要你答应,好好服侍我,给我做老婆,我就放了你。将来还要让你上学,享荣华富贵。”郭亮受到侮辱,怒不可遏,一口唾沫吐在匪首的脸上,破口大骂:“呸!不要脸的家伙!瞎了你的狗眼!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绝不会玷污自己的身体,出卖自己的灵魂求生。你要杀就杀,少罗嗦!你好本事只不过杀我们赤手空拳的人。你们杀老百姓是能手,为何不去杀日本鬼子!”
    匪徒强迫她跪下,郭亮坚决不从。她昂首挺胸,义正词严地说:“我们主张抗日没有罪,为什么要跪下?国共合作一致抗日,这是上级的指示,是为了全中国人民不做亡国奴。你们这些可怜虫,连什么是亡国奴都不懂!中国人民正在受难,你们吃人民的,穿人民的,不感到痛心吗?我们主张打日本鬼子有什么罪?”她逼进一步,更加严厉地指出:“你们背信弃义,撕毁协议,大打出手,残杀抗日人民、爱国志士;是汉奸!是卖国贼!”
    马正亚恼羞成怒,指使匪徒用石头塞郭亮的嘴。石头大,塞不进去,就用枪托筑,震得她牙齿崩落,满嘴喷血。她吐出血牙,怒目而视,竭尽全力地说:“我们共产党人是杀不尽的!你们决不会有好下场!人民总有一天会惩罚你们!”
    郭亮越骂越起劲,刽子手越听越害怕,就问马正亚:“是留还是杀?”马正亚狗眼一翻,马脸一沉,结结巴巴地说:“杀............杀了她!”郭亮强忍痛楚,放声大笑,自豪地说:“我是共产党员,为祖国而死,死得光荣!我是中华民族的女儿,为祖国而死,死得其所!我是大冶县的子孙,为故乡而死,死得安然!”
    刽子手们用枪托打郭亮的小,用木棍敲她的脚跟,要她跪。她坚决不跪,并坚定地说:“我生要站着生,死也要站着死。”匪班长柯善林用大刀一下一下地戳她的胸膛,殷红的血液如雨点似的滴落在地上,汇成一淌。马正亚用刺刀乱捅她的大腿,鲜红的血水染透绿呢裤,顺流到脚跟,浸红了大地!郭亮昏厥过去,倒在血泊中。马正亚鼓起血红的眼球,凶相毕露,恶狠狠地赶上去,一把揪住郭亮的头发拖到一块大石头上,用大刀砍下她的头颅。一位刚满17岁的少女,年轻的共产党员,芳华正茂的抗日女干部就这样被凶恶的敌人残酷地杀害了。高山为她默哀!泉水为她哭泣!噩耗传到延安,中共中央为她举行了追悼会。
    1965年,大冶县人民政府,将郭亮的遗骨运回大冶城关。葬在五星沙子垴于家山,并立有碑记,以资纪念。年年清明节,教师领着学生,父母带着子女,去她的墓前献花圈,献花,默哀致敬,寄托思念!这真是:年华虽短,精神可歌!百世流芳,万代楷模!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生活原色 2012-4-7 22:07
筝筝尘缘: 年华虽短,精神可歌!百世流芳,万代楷模!
传承先烈精神,振兴中华民族。
回复 筝筝尘缘 2012-4-6 01:49
年华虽短,精神可歌!百世流芳,万代楷模!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