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搜索
美国中文网 首页 中文商讯 查看内容

取消学生贷款债务, 对填补社会贫富差距有帮助吗?

时间: 2021-3-31 00:39| 查看:2747|评论: 2  发表评论 分享到微信

摘要: 如果取消每名学生 50,000 美元的债务, 估计将花费略多于 一万亿美元,如果能使 75%的借款人免除债务,有助于提振经济, 并抵消受疫情影响的首次大学入学人数的下降。

取消学生贷款债务, 对填补社会贫富差距有帮助吗?_图1-1

由少数族裔媒体服务中心主持的媒体会,  3月5日探讨了”受疫情影响, 美国的大学入学率下降,学生债务增加:取消债务会有所帮助吗? ” 等相关议题,  参与的嘉宾有: 美国众议院加州第十七区国会代表卡纳 (Ro Khanna); 学生借款人保护中心民权律师维尔贝克 (Kat Welbeck); 住房和经济权利倡导者资深律师贾拉米洛( Joseph Jaramillo);  坎波 (Andrea Campo) & 斯图尔特 (Gabe Stewart) 两位有学生贷款的学生代表们。


债务的影响, 正在压倒整个一代的学生。4500 万学生借款人欠下 1.7 万亿美元的贷款,这使首次入学的大学人数急剧下降。 改革派人士提议希望取消每人 50,000 美元的学生债务, 填补社会贫富差距。


加州民主党众议院代表卡纳(Khanna)表示,取消债务可以通过拟议的《制止CHEATERS 法案》来资助,该法案将在10年内通过审核最富有的人的收入,  以防止逃税, 来收取 1.2 万亿美元。卡纳说 “ 如果我们免除学生贷款,人们将能够建立家庭,购买房屋并开展人生。 这确实减轻了下一代的负担,让他们追求梦想。对于绝大多数美国人,尤其是年收入在12.5万美元以下的美国人,我们需要宽恕那些贷款。”


从加州埃默里维尔 (Emeryville, California) 的 SAE Expression 学院毕业后,作为视听技术人员的五年后,斯图尔特 (Gabriel Stewart) 仍欠有 52,000 美元的未偿还学生贷款。他毕业后被认为是高薪工作,但他几乎不能用多份工作的收入来偿还贷款的利息,而且他担心缺少付款会影响他的信用评分。他,妻子和儿子仍然住在父亲家里的一间小房间里。斯图尔特说 “ 我无法支付房租,我们所有的钱都用来偿还债务。”  斯图尔特目前在软件公司工作,  幸而与疫情有关的贷款支付暂停, 令他的财务状况有所改善,但他的债务使他无法购买汽车或借贷来满足其他的需求。斯图尔特说,他的许多朋友已经放弃上学,他说:“这正在极大地改变着我们这一代的社会。”


另一方面, 有問题的是, 营利性大学已经从一种商业模式中受益,这种商业模式迫使学生申请昂贵的联邦和私人贷款,并保证他们在短时间内接受完整的教育,从而带来高薪的工作。这些学校不提供奖学金或经济援助,但许多学校因非法活动而被迫破产或被美国教育部关闭。 Corinthian Colleges 是一所拥有21个州91个校园的机构,该校于2015年申请破产,州检察长以误导广告招募学生,证券欺诈和消费者欺诈对该校采取法律行动。加州奥克兰律师乔·贾拉米洛( Joseph Jaramillo) 说,营利性学校招收了超过一百万名学生,他们毕业的可能性较小,更有可能拖欠学生的贷款,最终更有可能承担更高的债务负担。


住房和经济权利捍卫者(Housing and Economic Rights Advocates HERA)贾拉米洛说, HERA已帮助数百名加利福尼亚人管理学生的贷款还款,并申请了相关的免除贷款选择。其中大多数是拉丁美洲和黑人学生以及低收入的老年人。他们的债务如此之高,以至于如果他们违约,他们的工资,社会保障福利或退税都可能被扣押或对其私人财产施加留置权。


贾拉米略解释说:“联邦政府甚至可以在没有上法庭的情况下, 自动完成所有这些工作。” “学生债务与其他任何信用卡或贷款债务一样,通常会要求他们诉诸法院,这也非常有害,因为很多人被起诉, 且负担不起法律代理。”


位于哥伦比亚特区的学生借款人保护中心的民权法律顾问维尔贝克 Kat Welbeck 表示,如果没有种族平等和经济正义的视角,就不可能改革这笔债务。维尔贝克说:“黑人和拉丁裔借款人的家庭财富减少了,他们需要借更多的钱来上学。” “因此,他们有更多的债务,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会切入创造财富的机会。那么,当他们的孩子上大学的时候, 会发生什么呢?该循环有可能重复发生。”


根据她的组织调查,有90%的黑人学生, 和72%的拉丁裔学生, 背负债务来支付大学学费,而白人学生的这一比例为66%。黑人借款人在上大学20年后仍欠其原始学生贷款的95%,而拉丁美洲人欠83%。相比之下,白人借款人在上大学12年后已偿还了近一半的债务。维尔贝克说:“这既是公民权利危机,也是消费者保护危机。”


安德里亚·坎波(Andrea Campo)在海沃德(Hayward)的希尔德学院(Heald College)攻读刑事司法课程,但该校因学生欺诈诉讼而被关闭。希尔德学院提出可放弃坎普的13,000美元债务,但是这一过程非常困难,几年来,债务一直从一个债权人转移到另一个债权人。“这极大地影响了我的生活,”坎波说,她是由祖父母抚养长大的,是她家庭中第一个完成高中毕业并上大学的人。她说,作为一名19岁的年轻人,她不了解所要进入的复杂系统,因此她感到 “ 被学院招聘人员欺骗了。我认为,要拥有一个有希望的未来,就不应该被教育的经济负担压垮。”  由于她的学校违反法律,坎波她得以在 HERA 的帮助下免除了她的所有债务。


学生贷款仅次于抵押贷款,是美国消费者债务的第二大类别。总统拜登(Joe Biden)最近拒绝了民主党关于免除高达 50,000 美元的联邦学生债务的提议,称他只支持取消高达 10,000 美元的债务。他认为,更高的金额将使富人受益,而且这需要国会的批准。


但据加州民主党代表卡纳(Ro Khanna)称,拜登有权通过行政命令免除债务。如果取消每名学生 50,000 美元的债务, 估计将花费略多于 一万亿美元,如果能使 75%的借款人免除债务,有助于提振经济, 并抵消受疫情影响的首次大学入学人数的下降。


取消学生贷款债务, 对填补社会贫富差距有帮助吗?_图1-4

From left to right: Representative Ro Khanna, California’s 17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 United State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Kat Welbeck, Civil Rights Counsel, Student Borrower Protection Center; Joseph Jaramillo, Senior Attorney, Housing and Economic Rights Advocates

1

高兴

难过

感动

无聊

愤怒

搞笑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
发表对《取消学生贷款债务, 对填补社会贫富差距有帮助吗?》的评论
 
大家都在说
查看全部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 ^_^
图片新闻[更多...]
娱乐图片[更多..]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清除痕迹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