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籣馨》

热度 6已有 12639 次阅读2011-10-22 11:28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文学| 蘭馨, 兰馨 分享到微信

回敬寒溪幽兰文一则。谢谢!

(图片原作:今又是。  All copy rights reserved)
 

正是那幽蘭轻淡于迷离晨光里的温缓,才使秋天如此地长情。斜射的阳光不紧不慢,姿柔万千,漫散在墙篱院内屋室的醒转中。

 

一领的清悠,有绿色的托衬;直向里挺挺的一支,畅一世的沁怀;消辞了所有,竞市的芬芳。

 

无醉,是一晚的筹措;梦醒,是一挽的笑翠,流化在我的声息里,合为心乐,轻将我揉碎。

 

只能跌坐,去向阳光里寻索;那不倦的身影,那扶摇的盛欣,那昂首的黄淡白洁,虚了水色天光。

 

不知是昨夜梦里呼吸的风作,还是你前日匿行湿流的离背,留我在殷吟的幻影里,与她,一起,轻摇。

 

有须有根有苞含的羞愁,如是地挣拔,为了初晨光里的一流?是我无意的眼光痴往你娇艳的呼唤,或是命底我的疑虑我的游移我的梦想我的眷恋,落入了你无声无息的指缠?

 

化在了悠扬里,你如何让我醒转?又如何离开那个坐处那个光线那个角度那一曲无音无声的互缠?前世的倩眷,今秋里还!

 

竞向光热,不做意的纠缠,是你是我,秋里息内,一飘的勿忘;一首,如兰如馨如她,季往的歌!










鸡蛋
4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3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2-9-30 10:26
飞鸣镝: 淡淡幽香月色里
谢谢,祝中秋快乐。
回复 飞鸣镝 2012-9-30 07:15
淡淡幽香月色里
回复 今又是 2012-9-28 11:12
怀念幽兰!
回复 今又是 2011-11-8 00:10
To: 寒溪幽兰 你曾经说:
踏幽寻兰

作者:阿黛儿

雾迷岚静,我正走在幽深的林间。山风拂过,树叶摇曳出“沙沙”的轻响,透过枝叶的间隙可以看到天空上轻轻流动的云,若漫卷的轻纱。凝神静听,花开的声音正穿过密集的丛林,穿过那植满新绿的岁月,穿过我忧伤的心。

他们说,所有的故事都开始在一条芳香的河边。在那个遥远的春天,在兰江之畔,在一种浅绿色的背静里,你正以充满了芬芳的笑靥向我展示一个

可惜是别人的不是你的东西,否则我讨来“权利”要重新思作的了。非常好的文意,应该可以成为超一流的东西的。可惜了。
再读后的感受。
回复 今又是 2011-11-7 12:39
To: 寒溪幽兰 你曾经说:
踏幽寻兰

作者:阿黛儿

雾迷岚静,我正走在幽深的林间。山风拂过,树叶摇曳出“沙沙”的轻响,透过枝叶的间隙可以看到天空上轻轻流动的云,若漫卷的轻纱。凝神静听,花开的声音正穿过密集的丛林,穿过那植满新绿的岁月,穿过我忧伤的心。

他们说,所有的故事都开始在一条芳香的河边。在那个遥远的春天,在兰江之畔,在一种浅绿色的背静里,你正以充满了芬芳的笑靥向我展示一个

这是一篇非常优美的文字。优美而已。玩不过徐志摩、胡适(兰花草)和《荷塘月色》的。是一条死胡同。
不跟你吹牛的,这样的文字在语默和我手里可以随调随出的。只是,我们不会那样写,不会那样花精力去做那类文章的。如果万一有,也是逗弄给别人看,说,我也能做到。没什么意思的。
也是厚脸皮装大,这篇文字在我手里的话,起码能砍掉200字。字太多、太繁华是知识的一种体现,但是和文章的寓意没有什么根本、更多的关系。
远近、浓淡、音色、韵味、弯直、字节、这种都是小的技巧了。太多的“你”、“我”是因为作者对文字文章没有领会透彻的缘故。文字是比较繁华的,但后劲不足,意味不是很浓长。是系列型直描,内在滚动向上的动力差了。段落之间太平了。
举个例子:而你的低吟浅唱和林间那深深浅浅的悲欢,听起来好像是岁月的花朵在心底一瓣瓣绽放。
我大胆一回了,希望不介意:
你,轻缓的低唱是我淡浅的悲婉,一片片心花的升放(或乐升)。
大家多交流了,我很多文章里有一些文字是要几经推敲的,就在昨天还为《文艺飙蔚声如歌》改了一个字。我十分在意的事。
潇潇有一篇文字非常漂亮,因为有内涵的推动和递进,也是文字用得过了点。但没关系,都是可以被精致地“修好”的,与文字能力和心力没本质关系。我改过,没有发,是对别人劳动的尊重,其目的也是真正喜欢她的散文,拿来磨练自己了。所以说,某些地方我可能表现得比较“傲”,但是最多的时候,我读别人的东西,从别人那里获取提醒和参照(等于是教益)是我的意图。我依然没有到写大东西的阶段,两个因素:过去知识学习的条理性不好,缺书,而且是自学,条理和机理就会“先天不足”;二,来了美国都是为生存忙,没有继续学习和思考,最主要的是环境里没了过去那一大帮超过我的朋友。所以,我非常“谦卑”,知道自己的不足的。耿劲发放的缘由是,自己喜欢,而且有了自己的喜好,站住自己心底的一个牢靠的位置,我才能有好的精神气去带孩子。所以,我上网写东西的理由很小的,也不高,但是蛮实际的。谢谢了。我有多了一个思考和学习讨论的机会。是难得。握手,问好,回见!
回复 今又是 2011-11-7 12:14
To: 寒溪幽兰 你曾经说:
转一篇若干年前,一朋友写的《踏幽寻兰》,我很喜欢那文字里的意境,和一种淡雅的美。在我博客,若有时间,请去读一读,指点指点。
跟你还是说实话,文字的比较高的境界,你可以去看语默的文章。非常难懂的东西。但是极其高级。那是要非常大和结实的文底去读的。因为他和我有两个共同点:
1。文字的“无我”,很复杂很难说清楚的事。我做在了《月箫谣》里了。里面的意思,你不妨静下心来去想想。在我,主语非常明确又重复出现的文章,文主的功底和心力就差了些了。
2.文字和文字段落的空间感。做到每一个字和每一段话都能“另为标题”,极难的。那叫做“惜字如金”。一个残酷的“砍”的过程。语默是砍字的“大家”。所以,别人会以为他非常的“空离”。其实,他文字段落间的内容非常大,非常厚实的。都是有跺底的思想和庞大的知识做底的。他比较“吊”,根本不在乎别人是否读得懂,也眯着眼以为,天下能够读懂他的人基本不可能存在。所幸,傻家读懂了几分。
回复 寒溪幽兰 2011-11-7 11:25
踏幽寻兰

作者:阿黛儿

雾迷岚静,我正走在幽深的林间。山风拂过,树叶摇曳出“沙沙”的轻响,透过枝叶的间隙可以看到天空上轻轻流动的云,若漫卷的轻纱。凝神静听,花开的声音正穿过密集的丛林,穿过那植满新绿的岁月,穿过我忧伤的心。

他们说,所有的故事都开始在一条芳香的河边。在那个遥远的春天,在兰江之畔,在一种浅绿色的背静里,你正以充满了芬芳的笑靥向我展示一个娇艳的早晨。

你临风而立,楚楚而歌,而岚雾如丝般从林间缓缓流过。你不知道,你的明丽是如何照亮了一个少年的眼睛,我因你而驻足,因你而迷失。连林间过路的风都读懂了什么,调皮地拂过你的身旁,将你的裙裾旋作莲花,将你的翠袖舞成彩虹。而你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只是独自在岸边唱着一支古老的歌。

你唱的是“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春风”?还是“过门阶露叶,寻泽径连香”?抑或是“灵均曾采撷,纫佩挂荷裳”?我伫立在山谷仔细地聆听,如一株静默的树。而当我涉江而过,却不见了你的身影,江水依然泠泠地唱着,四顾都是无边的沉寂与孤独。

从此,我开始了苦苦的寻觅,寻你于兰荫山中,寻你于兰江之畔,甚至寻你于亘古苍凉的边塞,寻你于山峰叠翠的群峦。总想着,也许,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在清晨沾满了露水的林间相遇。

密林深处,清澈的泉水在缓缓地流淌着,好心的雾悄悄地指点,远处一株幽兰正绽放在古老而芬芳的故事里。原来,在千年的轮回里,你已幻化成深谷中静静绽放的一株幽兰。

踏幽而行,才发现,沿着山径,你已经留下了许多芬芳的线索,好让我能够慢慢地寻觅。那些浮动的暗香,那些迷蒙的晨岚,竟是你因为盼望而忧伤的目光。

“清风摇翠环,凉露滴苍玉”,“两风夹兰竹,幽香在空谷”在一支支古曲中,你悠然绽放,带有一种梦幻般的色彩。我的爱人啊,你可知道,我一直在寻你,寻你于每一个横翠流香的季节?寻你于每一个柳絮飘飞的季节?寻你于每一个冰雪弥漫的季节?而此刻,你的出现依然如惊雷一般令我猝不及防。我不敢惊动你,不敢大声呼唤你至淡至雅的名字,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你透露那一直深藏在我心中的美丽记忆,只想化做千年之前的那缕晨风,轻轻地碰响你的耳环,缓缓地浮动你的秀发。

仿佛前世的所有等待都是为了你的一曲低唱,就好像今生的千里追寻,也只是为了你的这一次绽放。不管千年的岁月多么悠长,也不管相见之后就要挥手别离。此刻,你站在晨岚迷蒙的黎明里,再次地再次地目送着我独自离去,然后,让所有的盼望在我们中间开了又谢,谢了又开……

此去的长路上,峰峦叠嶂,而我已倦了,可是,总有你的影子徘徊于梦境之中,总有你的芬芳陪伴着我的行程。无论世事多么艰难,我的心中都有一株幽兰,都有花开的声音,或许,这声音偶尔会被世事的烦杂遮掩了,但是,午夜梦回,我总会听到遥远的地方有细微的声音,那是你的悄声细语。在无边的孤独和黑暗中,我将静静地回想与你相遇的刹那,回想相遇时你柔肠百转的凝眸,回想告别时你眼中的美丽与忧伤……而你的低吟浅唱和林间那深深浅浅的悲欢,听起来好像是岁月的花朵在心底一瓣瓣绽放。
回复 寒溪幽兰 2011-11-7 11:21
转一篇若干年前,一朋友写的《踏幽寻兰》,我很喜欢那文字里的意境,和一种淡雅的美。在我博客,若有时间,请去读一读,指点指点。
回复 今又是 2011-10-29 21:04
To: 天鹅公主 你曾经说:
悠然地坐这里听
多谢了。你最近的东西升级了。心定心诚所致。恭喜了。谢谢到访。粥没鱼块!
回复 今又是 2011-10-24 12:13
To: 寒山老藤 你曾经说:
或许又浪迹天涯,或许闭门练丹。只是,少了她,就会感到这坛里关了一盏路灯。嗨!
你的比喻很好。她的文笔和意境,绝对地出色。能启发你灵魂的那种。就让她炼丹吧。大了,管不住了。哈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1-10-24 12:10
To: 寒溪幽兰 你曾经说:
去了你的新浪博客,第一个博客的文字读完了,新的看两两篇,找时间再去学习。我该休息了,明天要上班。
那是受朋友之邀。
回复 今又是 2011-10-24 12:10
To: 寒溪幽兰 你曾经说:
“天梯”这个比喻好。曹小磊给孙甘露评论,我已看了一遍,还需要细细咀嚼。
是前与后、动与静的思考和分析,成井字状多条平行线。谢谢。晚安。
回复 寒山老藤 2011-10-24 11:41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不一定,但多少能够从一个人博客的照片和枱头语看见那人的气息。你不妨去看看自家的。想来我不会说错。
朋友一道,路径一道,气味一道。风景一道,大家的运道,当初谁知道?
不敢有高下之分,同趣味罢了。我是吃饱饭给撑得。哈哈哈。
去日无多,来日方长。就怨那个天涯,好好地呢,跟你玩失踪,好像尼姑庵开在家门口似地,既便,总还能见着身首地呢。估计有男朋友了,不要咱们了。咱们好像对她很好地呢。真是

或许又浪迹天涯,或许闭门练丹。只是,少了她,就会感到这坛里关了一盏路灯。嗨!
回复 寒溪幽兰 2011-10-24 11:40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一段尼采的话(一般我从来不借用别人话的,是别人的加注,我引用的)、我送给他在天之灵的纪念、我献给他一段勃拉姆斯的摇篮曲(他生前的最爱)、外加他亲手拆掉的“天梯”。死,并不是后人理解的那样如此地简单的。
他的夫人在中国电影、舞台设计、灯光和绘画上是顶尖出色的高手。跟随美国最伟大的电影导演系大师“Tang Dynasty”在耶鲁读的研究生,是蔡国强孩子的“教母”,是谭盾的死党,美国艺术界、电影界无人不知的

“天梯”这个比喻好。曹小磊给孙甘露评论,我已看了一遍,还需要细细咀嚼。
回复 寒溪幽兰 2011-10-24 11:36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贴着那根线,再去读读去哦原来圈子里孙甘露的文字。还有张宪(被我朋友拖到云南去玩钱了我没去)。中国80年代最最优秀的文人。那个评论的功底,傻家望尘莫及。孙甘露的文字,没有20本哲学文辞学扎实功底的人,是读不到底的。
文字在光里的穿越,文字在门与窗边的“格斗”,文字的正用和反动(一种用法)、文字的故意堆放挤出来一丝的文字历史性突破的脉络,30年过去了,有多少人超过他们。很多文字傻家不要看的。太平常了,

去了你的新浪博客,第一个博客的文字读完了,新的看两两篇,找时间再去学习。我该休息了,明天要上班。
回复 放飞情感 2011-10-24 11:14
To: 今又是 你曾经说:
出了啊,你没看而已。呵呵。回见!
那就和好好逛风景吧。
回复 今又是 2011-10-24 10:22
To: 寒溪幽兰 你曾经说:
刚看了你的朋友曹小磊的一些文字和他逝去后他的的朋友给他的文字,我以为,人一旦决定舍弃这个世界,他是将这个世界都看透了,看彻了,达到我们无法企及的境界。亦是需要勇气的,这种勇气是我们眼里的勇气,在他们做出决定的时候,或许他们认为世界是空的。
贴着那根线,再去读读去哦原来圈子里孙甘露的文字。还有张宪(被我朋友拖到云南去玩钱了我没去)。中国80年代最最优秀的文人。那个评论的功底,傻家望尘莫及。孙甘露的文字,没有20本哲学文辞学扎实功底的人,是读不到底的。
文字在光里的穿越,文字在门与窗边的“格斗”,文字的正用和反动(一种用法)、文字的故意堆放挤出来一丝的文字历史性突破的脉络,30年过去了,有多少人超过他们。很多文字傻家不要看的。太平常了,玩的是老套且没有自己的无形和穿越。写不写看不看都无所谓的。要说打破,傻家的很多思考是有了。慢慢来《窗花》是我开的第一炮。一朵烟花!
回复 今又是 2011-10-24 10:15
To: 放飞情感 你曾经说:
老朋友这俩天干嘛去了,期待你的新作。
出了啊,你没看而已。呵呵。回见!
回复 今又是 2011-10-24 10:14
To: 寒溪幽兰 你曾经说:
刚看了你的朋友曹小磊的一些文字和他逝去后他的的朋友给他的文字,我以为,人一旦决定舍弃这个世界,他是将这个世界都看透了,看彻了,达到我们无法企及的境界。亦是需要勇气的,这种勇气是我们眼里的勇气,在他们做出决定的时候,或许他们认为世界是空的。
一段尼采的话(一般我从来不借用别人话的,是别人的加注,我引用的)、我送给他在天之灵的纪念、我献给他一段勃拉姆斯的摇篮曲(他生前的最爱)、外加他亲手拆掉的“天梯”。死,并不是后人理解的那样如此地简单的。
他的夫人在中国电影、舞台设计、灯光和绘画上是顶尖出色的高手。跟随美国最伟大的电影导演系大师“Tang Dynasty”在耶鲁读的研究生,是蔡国强孩子的“教母”,是谭盾的死党,美国艺术界、电影界无人不知的三匹黑马之一。他们非常或说是极端地优秀。可惜啊,不说了,想起了会流泪的。
回复 放飞情感 2011-10-24 09:34
老朋友这俩天干嘛去了,期待你的新作。
1234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