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瓦楞 //www.sinovision.net/?1003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裤裆里捉俩蛋 韩寒贼父子没得跑

热度 10已有 2857 次阅读2012-2-23 16:16 分享到微信

 

        最近,网友查出中国青年出版社的《韩寒五年文集》有一篇《小镇生活》实际上是韩寒之父韩仁钧写的自身经历,早年曾以“韩寒“笔名投稿到文艺刊物发表,当时生物韩寒还是一个14岁小孩。

        生物韩寒被其父用文章伪造成名声大振的作家韩寒之后,利令智昏,把其父发表过的《小镇生活》收进自己的文集里出版,欺世盗名,骗赚天下读者钱,与卖假酒无异。

         一个做父亲的,先用自己的文章帮助儿子欺世盗名;一个做儿子的,再以其父的文章持续为自己盗名欺世。这一对贼父子,把天下读者都看成傻瓜,尽情地骗,尽情地赚。现在报应来了,瓮里捉鳖,裤裆里捉俩蛋,一个也没得跑。

      中国假货本来就够多了,文坛居然出了父子假作家。仔细想想,也不算奇怪,连他妈的共和国都是假的,在这个国里,还有什么不能是假的?

      韩寒!范冰冰!把尔等承诺的4000万元打假赏金备妥,网友要去领赏了!

 

 

小镇生活

韩寒五年文集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作者:韩寒

     这是我在小镇呆的第四天,书的腹稿已经打好,只差搬出来写在纸上了。不过小镇的宾馆实在太吵,外面天天施工到半夜。服务台说,这就是小镇在日益发展的象征。我有点生气地说,你们宾馆扩建至少要保证客人的休息吧。你别以为门口挂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人家就当你是五星级的宾馆。服务生有点忍不住了,说你要安静就去古镇区租间房子。

  她的话刺激了我。我收拾好行李,和这家宾馆匆匆而别。

        小镇非常古老,分两个镇区。古镇区的明清建筑保留完好,政府正要开发这里。游人尚不如织的原因是,小镇一来名气还不响,二来没有过哪个名声显赫的人物在明清两朝里住过这里,缺少名人故居,所以对一些没有文化的游人来说这里缺少了一种文化底蕴。政府常抱怨明清的文人没眼光,只知道人多力量大,成群结队往周庄跑。

  我经过小镇的柳永弄。弄名是政府给起的,原来叫万福弄。因为万福弄弄口有一棵柳树,所以有人突发奇想,把那柳树围起来立块碑,说这是《雨霖铃》里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惟一指定柳树。柳永弄因此得名。

  在柳永弄的尽头有一张租房启事。房子就在附近,旧式的,看上去很美,住下去很难。不过,这里宁静多了。我在楼下看见靠窗的二楼正好可以摆书桌,正对一条小河,是个写东西的好地方。

  最后是我和一个落魄小子合租了这套民居。他搬进来的时候,只见一大堆一大堆的画具。

  画画的?”我顺手拈起一支画笔问。

  嗯。他继续搬箱子。箱子里都是他镶了框的画。

  可以看看吗?”

  随便。

  我拿起一幅画欣赏,很写实,我看明白了。金黄碧绿的田地,欧洲式的农舍,一条泥路从近处铺向远方,远方有类似牛马的东西在吃一些类似草的东西,总体感觉还好。

  不错。

  谢了,瞎涂。

  法国?你去过。

  不,是西班牙。

  好小子,西班牙怎么样?”

  没去过。

  那你怎么把西班牙画得这么像西班牙。

  你刚才不还认为这是法国吗?”

  我顿了一下,用手指抚几下油画,找不到话。想自己怎么说话尽往死胡同里扎。

  嗨,别摸,你会不会看画?”

  我道过歉,隐约觉得这人不好相处。

  你叫什么,画家?”

  甭叫我家,是家就不来这儿了。

  好,怎么称呼,画画的?”我总觉得我这是在称呼幼儿园里的小朋友。

  大佑。

  罗大佑?”

  差一点。

  马大佑?”

  以后就叫我大佑,我没姓。

  1

  三年前我从校园逃出来。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聪明绝顶的人。因为有些博士其实见识没有多少长进,只是学会了怎么把一句人都听得懂的话写得鬼都看不懂。本来我会呆得很好,反正大家都是混日子。出去后也要交房租,那还不如呆在寝室里舒服。睡在我上铺的老刘搞西方文学研究,主攻法国,论文没研究出来,反而学会了法国人怎么谈恋爱,说恋爱最主要的是小环境的美好,两人随时随地必须凝视,这样就会有一种浪漫油然而生。后来老刘就栽在了凝视上。在学校的小树林里,两个人凝视得太专注,被某个辅导员捉住,事情还闹得很大。其实凝视并没有错,最主要的是凝视的同时,两个人还干了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学生精神面貌的事情。

  后来老刘并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一天晚上我们听见女生寝室里乱成一团,有校领导的呵斥,女生的尖叫,还有老刘的怒吼。我意识到老刘算是完了。果然被劝退。

  老刘离校时,对我说了一句气势非凡的话:小子,你也别呆了,反正以后都是自由撰稿人,要个文凭干嘛。我当时觉得亏,因为老刘说起来退学了但好歹也是因为这风流之事,而我就这么傻乎乎去自动退学不是亏了。

  老刘属于这种性情中人,其实这个性情中人的意思就是性中人和情中人。老刘生性放荡,属于那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人物。一次学校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正在上课,老刘摇晃着身子要出门,老教授一愣,问干什么!”老刘说,上厕所。老教授当时的脸色就有点不知所云,想年轻时他也是特立独行的人物,也还没英勇到上课闯厕所的份上。让他上吧,面子和威严就扫地了,不让他上吧,万一憋死了负不起责任。正犹豫着,老刘已经不见了。就因为这事,老刘成为全校女生目光的焦点,每次老刘上厕所都能引人议论。老刘从不安静,他的感情就像掉了树叶的亚当夏娃那么无遮无拦。

  我说老刘你要有点修养,你要八风不动宠辱不惊,人家夸你你要镇静,轻飘飘也是人家走后的事情,那时随你飘哪儿去。人家骂你你更要镇静,不能拿袜子来勒人家。你看上次小张来说你几句,你就拿袜子勒人家,退一步说,好歹也要用洗过的袜子嘛……总之老刘,你要学会平静如水,如死水,如结了冰的死水。

  老刘说:为什么要假装平静?应该不平静的时候就不应该平静。

  我让老刘过一过江南小镇的生活,看看细雨时明清窄街和上面安详的老人,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要平静如水。

2

  老刘就这么轰轰烈烈地离开校园,一走再无音讯。传闻说他先去了呼和浩特,然后转到准噶尔,行走几十公里终于看见了锡林郭勒大草原,两个月后在那里一家文学刊物当编辑。

然后是我们中文系的一个小子跳楼。他来自云南农村,最后消息传来说他的父亲因为贩毒而被捕,而且数额巨大,早超过了死刑的量。当时我在窗口看蓝天白云,突然看见一个人往下掉,一下就从我的窗口掠过。我正纳闷这是仙女下凡还是怎么着,就听见下面的人乱叫,才明白过来是有人跳楼。当时我差点昏了,但忍住没叫,一个晚上睡不着。

  跳楼的消息学校封锁得很紧,对外界只宣称是失足。天相信那是失足,都这么大了没事爬窗上去玩什么,况且窗有胸口高,要失足从那儿掉下去也不是容易的事。

  然后,我听到的议论竟是诸如哎呀这小子真笨,要死还挑跳楼,死得那么难看其实可以在最后一秒里摆个POSE他爹妈是卖白粉的还是卖面粉的?搞这么多?”“他家里肯定发了”……

  于是,我突然向往一种幽静的生活。况且那时我已略有小名,在十几家报纸上发过一些东西,有的还造成了比征婚启事更为轰动的效果,收到了上百封信。我更想的是好好花一年时间去写一部书。那可得是巨著,如果不幸轮不上好歹也应该是较巨著。

  这就是我来小镇的原因。

  3

  开始的几天,大佑并不作画,一副沉思的样子。我还以为这是艺术的沉淀,以乞求一次大爆发。一旦爆发出来,指不定能创作出什么蒙莎·丽娜或者最早的早餐之类。说起早餐,我们每天都吃小镇的特产馒头,这种馒头便宜得很,但皮薄多汁,令大佑赞不绝口。大佑十分钟爱这种馒头,他平日沉默寡言,一天总共说五句话,对馒头说的话就占三句。

  坐在柳永弄的旧屋里呆了三天后,大佑说要出去走走。这三天里,我们无所事事。我的书稿只开了一个头,然而这个头开得十分不满,所以我决定择个黄道吉日重开。大佑纯粹是每天在窗口,用拳头抵住下巴沉思,扒光了衣服整个一个思想者。除了去柳永弄外逛逛,我们都在屋里。大佑要出去走走,不是为了写生,而是到处寻觅一个小铺子可以让他卖画。对这件事,镇上十分关心,因为这毕竟是小镇第一个画店,可以反衬出一种水乡的浓厚艺术氛围而更吸引游人。

  以后的几天,我们为开画铺的事情忙着。我帮着给大佑做了许多事情,比如把画弄到框里。大佑对此心怀感激,开始把说话重点从馒头挪到我的身上。大佑一共有百来幅画,大多是油画,但还有一些是国画。我们租的小铺子也像幅油画,远看有鼻子有眼的,近看就一塌糊涂了。门板上尽是窟窿,天气阴湿时会有一些五彩缤纷的无名虫子探头爬出,蠕动到另一个洞里,不知和谁幽会去了。

  所幸的是这个小铺子的地理位置绝佳,坐落在古镇区的中心,背倚市河,以后游人多了这里就是黄金地带。况且在我印象中,能来小镇的人都应该是博古通今兰心蕙质的。到时,每个人带一幅画,一天卖他个二三十幅就发大了。于是,我由衷为朋友高兴。

  4

  大佑的画铺即将开张,玻璃柜、挂钩等一些东西已经齐备。此时季节已入秋。秋意萧索,小镇上的明清建筑时近黄昏更散发出一种逼人的寂清感。大佑在柳永弄边上支一个画架挥笔疾画。旁边一些吃完饭或倒完马桶的老大妈纷纷围观,指指点点,十分新鲜,说画家到底是画家,画的啥咱一点都看不懂。

  我十分羡慕大佑能当街作画引人围观,而我写书就不行,我总不至于搬个桌子当街去写。

  大佑作完此画之时,我的书已写到五万多字。此时,我开始沉浸到书稿中去。我们在旧屋里泡面时已经接近七点,大佑的画尚未画完,就打道回府了。大佑说,那里连街灯都没有,再当街作画黑咕隆咚的,万一给人踩死就难看了。

  大佑,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画画?”我问。

  大佑的概括简单明了,他说的时候显得义愤填膺。他说,你知不知道我的女朋友——我说不知道。

  屁话,你当然不知道。她死了。

  我叹一口气,心想年少丧妻人生一悲。

  怎么死的?”

  车祸。

  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年前。

  你们多久了?”

  六年。

  这么厉害?这种事情想开一点,节哀顺变。她开车?”

  不,坐人家的车。北京吉普,城市猎人。开车的那小子残了。

  对话至此,我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一句话,就是她背着他坐他的吉普兜风。结果他车技不佳出了事,她死了,他残了,另一个他跑这里来开画铺了。

  大佑说,这残了的小子小心一点,如果让我撞见他就一把捏死他。

  那你知不知道他住哪里叫什么名字?”

  当然知道。

  那还不去捏他?”

  我只想揍他一顿,反正她死了。

  你干嘛来这里?”

        想过一会儿平静的日子,让自己的心境平静如水。

        于是,我们商定小画铺的名字就叫如水画轩。

 

      

 

 





上一篇: 叹王立军
下一篇: 该怎样考韩寒?





鲜花

握手
6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robertgpyan 2012-2-25 06:17
何哲: 那驴肏的已把2000万悬赏收回去了,说是“开玩笑”。从肛门喷出的稀屎又回到他嘴里,半男半女的贱货作风,已经让人领教够了。 ...
还真不得不承认人家是天才. 以下是老韩的心声:

小韩七门功课不及格, 考大学是无望了. 可谁不望子成龙啊? 我虽说能写些文章, 可这水平陷在成人堆里啥时候是出头之日啊? 田忌赛马策略用在文坛上绝对是个高招, 你们谁又能想到? 能骗全国人民十三年已经相当不错了, 更牛的是至今还有一大帮名人为我们保驾护航. 对此我们一家每天都要偷偷地笑, 暗笑那些名傻逼们.

骗局不穿帮当然继续演下去, 穿帮了又怎么样? 只要死不承认, 司法上根本无法界定. 关键是钱到手了, 好歹至少有几个亿, 这比抢银行强多了吧? 难道还要吐出来不成? 现在社会人人都想发财, 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无奈之举, 总比循规蹈矩,空守清贫好吧? 虽说有点无赖, 可现实社会是笑贫不笑娼啊
回复 薰衣草 2012-2-24 11:02
神探李昌钰说过一句名言:“证据会说话”。
如果网友找出的信息是正确的话,那韩寒父子无须再辩解了。
回复 何哲 2012-2-24 10:04
robertgpyan: <小镇生活>算什么铁证. 要想拿2000万+2000万门都没. 韩寒父子不会说: 那是mistake. 你们谁不make mistake?
那驴肏的已把2000万悬赏收回去了,说是“开玩笑”。从肛门喷出的稀屎又回到他嘴里,半男半女的贱货作风,已经让人领教够了。
回复 robertgpyan 2012-2-24 08:21
<小镇生活>算什么铁证. 要想拿2000万+2000万门都没. 韩寒父子不会说: 那是mistake. 你们谁不make mistake?
回复 springfield2011 2012-2-24 00:01
改用纽约邮报专栏作家Cindy Adams的一句话,”Only in China, kids, only in China.
回复 何哲 2012-2-23 21:03
金蓝: 现在都是韩仁均在微薄上跟人对峙,以前小说的名字,求医的创作来源等都是韩父出来解释,好象没韩寒什么事,这也说明了很多小说,文艺的文章和革命话题的博客很可 ...
代笔人出来与人对峙是黔驴最后一技,让韩寒出面只能露底。这对贼,路子已快到尽头了。
回复 金蓝 2012-2-23 20:30
现在都是韩仁均在微薄上跟人对峙,以前小说的名字,求医的创作来源等都是韩父出来解释,好象没韩寒什么事,这也说明了很多小说,文艺的文章和革命话题的博客很可能都没有韩寒什么事,都是他爸爸和路金波等人代写的。
回复 太阳风暴911 2012-2-23 19:21
韩寒不会说:那时我还小, 不懂事  吧?哈哈
回复 太阳风暴911 2012-2-23 19:20
这对S13这回往哪跑?
回复 eureka 2012-2-23 17:23
这父子俩面对公众的质疑声表现的非常无知,无耻。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