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诗人梅梅 //www.sinovision.net/?1510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志于道,依于仁,游于艺----美丽的诗文像一朵格桑花,静悄悄地绽放在你心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

已有 263 次阅读2021-12-4 10:54 |个人分类:古典诗词|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1


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

罗金海//摄影

 

翠叶青枝四季扬,白花金粉一时芳。

山中摘得圆茶果,地上分开细

大火甑蒸干粉末,铁环机制热油浆。

居民压榨忙前后,知是茶油润色香。

 

 

         写一首七律《榨茶油》表达对山茶油的喜爱,从小吃着油籽茶长大的我,至今难以忘怀这种纯天然美味。“芳香滋补味津津,一瓯冲出安昌春。”是唐代李商隐的诗句,描写了茶油给人难以忘怀的醇厚清香。清代雍正皇帝到武陟视察黄河险工,知县吴世碌以油茶进奉,雍正食之大喜,称赞道:“怀庆油茶润如酥,山珍海味难媲美”。油茶树在湖南大山区是最常见的一种植物,树干高大而浓密,每到九月的时候油茶果进入成熟期,在降霜前五天是采集油茶果最佳时期。因为摘得太早了,油茶果未成熟,榨油量相对减少;摘得太晚了,茶籽就会掉到地上,从而会浪费大量的人力,所以每到霜降前五天成了摘茶籽固定时间。今年是父母从城市回老家平江后第一次正式上山摘油茶籽,也是第一次到油库去榨茶籽油,经过对比后,才知道山上种植的又小又矮的新油茶果树与老油茶果是没法相比,这样破坏原生态物质的生活方式将影身体健康状况。经过对比,没有人高的新茶树,结出来的新茶籽又黄又小粒,就像未成熟的果子一样,带着涩涩的味道,而且出油量少;比人高的老茶树,结出的老茶籽又黑又大粒,出油量高,香味浓烈,纯天然产品。

 

      十月十二号是摘茶籽的日期,也就是比霜降提前了十天,没到茶籽采摘最佳时期,想到山上种植又矮又小的油茶树,我是非常不愿意去采摘的,这种经过技术改良后的茶树结出来的果,去壳后又黄又小,不能与小时候的老油茶树果相比,假如影响身体健康成长,没人愿意吃这种茶油。回想起小时候土生土长的大油茶树,多少次在阳光明媚的冬天里,我曾在白茶花瓣上吸着甜甜的蜜,每吸一朵花,感觉甜到心底里,“茶花蜜太好吃了。”我总是拍着小手在山上飞奔着,如一只勤劳小蜜蜂不停地吸吮着洁白的茶花瓣,又香又甜的蜜汁伴着我童年天真、快乐的成长。每次在洁白的茶花瓣上吸完蜜汁的时候,金黄色的花粉沾了满嘴,用手擦也擦不去,留在口齿间的清香让我一辈子难忘,直到今天,我依然想念家乡山上那一片老茶树。老茶树榨出来的油就像黄金一样,母亲每次从楼上陶罐里舀起一些,盛在瓷碗里通黄透体,散发出一阵阵清香,每次食用过后,美滋滋的味道让人的精神为之振奋!从山上采摘油茶果下来,经过天气的晾晒,直至去壳,再将茶籽晒干,就能进油库打油;这一系列的繁琐过程是非常劳累与辛苦的,很多村里的老人都要完成摘油茶籽这一高难度任务。我的父母都六十多岁了,自从外出做麻辣香干起,将近三十年没到山上去摘油茶籽;今年两位老人上山就听到微信群里和村里人对我父母的点名,在我心里是非常气愤的。在十一号下午,父母到街上买工具,四点左右回来说要去山上看一看,结果看到水库里面有人在摘茶籽,我父亲连忙上山去摘叔叔家水库边那一点点茶树。我母亲上自家山查看的时候,摘了一点就遇到村干部,村干部要母亲明天上山摘,并让母亲将半袋茶籽留在了山上。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左等右等也不见父亲回来,原来母亲让父亲去拿山上那半袋茶籽,结果到山上就遇到村干部在山下;胆小的父亲一直躲在山上不敢下来。母亲饭也没吃,心急如焚地跑去找父亲,因为天黑看不见原来的路,父亲走来走去,结果走到别人山上去了;为首村干部知道那点茶籽是我母亲放在山上没拿下来的。父亲八点多才回来,我怨我母亲,说好明天去山上拿的半袋茶籽,偏要今天晚上去拿,结果害得父亲在山上下不来,还被人家到处说我父亲上别人家山上摘茶籽。写到这里的时候,让我非常气愤,家里三处茶山,加上叔叔家二处,一共五处,三个人如何能同一天的时间摘完五块山,而且父母年事已高,也没有请到亲戚与朋友的帮忙。父母第二天凌晨二点多就上山了,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才从山上下来,到最后拿油茶果下山的时候,已经完全背不动了,途中母亲还摔了一跤,好在无大碍。人生短短几十年,父母靠着一双勤劳的手,撑起了整个家,抚养三个小孩,并直到成家立业;而如今是父母享福的时候,却还在操劳中,让儿女很是心疼。父亲是兽医,母亲是裁缝,各都有手艺,可一辈子除了做手艺和经商外,地地道道做了一辈子农民,种田、种地、摘茶籽,无怨无悔地忙碌了一辈子,而如今只为儿孙吃到更健康、更绿色的纯天然产品。颂曰:“高山老树果丰收,平地新茶子拣投。父母白头忙到老,黄金价抵好茶油!”


       两天在山上摘油茶籽,摘的时候就有村民来摘,而且喊都喊不听,更恼火的是还有界线都分不清的村民,还说以前那里一块地是她家的,老实的父亲,眼睁睁地看着将自家的山坡里很多茶树被摘光。连自家界线都分不清的抢摘茶子行为,就在我眼前发生着,让人难过不已;老实的父亲被村民欺负了一辈子,并不想跟别人去争论,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为人处世境界让母亲受了很多委屈。摘了我家茶树的人,不就多吃几两油,古人云:“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一个人活一辈子,要德、言、行配到位,否则的话,灾难无穷。在叔叔家的山上,还有一片老油茶树,叶子小而树非常高大,要爬到树枝上才能摘到茶籽,其果纯黑色,非常坚硬,结实,油质特别好。可惜我家山上那一片老油茶树,在商家承包种植的背后,只以利益为中心,又矮又小的油茶树,只为方便让员工提着袋子就能摘,并不在乎油的质量问题。这些又小又矮的油茶树,吃了真的没病吗?而且里面很多又小又没成熟的茶籽,很是让人担忧。人的很多疾病从哪里来,从食物中来,因此油的质量直接影响到身体的健康问题;这种又小又矮的油茶树榨出来的油,在很多村民中是不喜欢吃的,也卖不出更好的价钱,很多人还是喜欢吃老茶树茶籽榨出来的油,鲜纯而美味,最重要的是保障了身体的健康。因此油的质量是人饮食的关键所在,当大量的“地沟油”“潲水油”闻名世界的时候,这些油对身体的危害是百分之百,也就是说得癌症率大大地增加,因此,一个人要让自己终身无疾病,首先要确保各种食材的安全和各种食品的安全,在农村每家每户种植的农产品,及其每年丰收的原生态茶油、菜子油、芝麻油,花生油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生活质量。

 

      古代榨油是非常原始的,工艺讲究来源经验的积累,传统的古法木榨每一道工序都十分考究,都有其要诀所在,如火候、力度、时间等。经历了上万年劳动人民智慧结晶,油的提炼到了至纯至香的高度;随着机械工业进入千家万户,榨油坊的机械声格外响亮。古代压榨法需要人力和物力,渐渐在乡村中淘汰,毕竟手推拉磨籽法和手工敲打油饼法太过于缓慢;而今机械打籽法和机械压油饼法非常之快,大大提高了生产效力。母亲选择了拿稻草包茶籽饼的原始做法,首先是烧大火炒茶籽,将晒干的茶籽倒进筒里,经过不停滚动和大火焙烘,再将茶籽倒出,放在地上,渐渐散发热度,直至变凉。其次开机,将茶籽铲入机械斗中,直至将茶籽打成粉状,放入到盆子中。第三道工序在传统上是不变的,也就是通过饭甑蒸茶籽粉,这个时候的火力要控制好,油坊的罗师傅在这个时候是非常辛苦的,需要不停地将蒸出来的茶籽粉做成茶油粕。第一步在机械上放好铁环,再将稻草呈米字形放在铁环上,将整甑的茶籽粉倒在铁环与稻草上,再用双手将稻草包上茶籽粉,非常快速将包好的茶籽粉放到压榨机下,一滴滴金黄的茶油香溢而出,然后将热的茶粕放在盆子中。罗师傅不慌不忙的再准备做第二个,准备好铁环,铺上米字形稻草,拿皮撮箕张满一盆茶籽粉倒入空甑中,盛满后换下灶上蒸好的另一盆。再将蒸好的茶籽粉倒入铁环与稻草上,进行包边和机械压制,直到成茶饼。在茶油坊,我看到了老茶树的茶籽黑的发亮,这样的油质是非常好的,而我家的又黄又小,矮茶树结出的茶籽不单出油率不高,而且油的香浓度和质量无法与老茶油相比。假如时光能回到小时候,我宁愿摘那一颗又高又大的大茶树,没有改变种子基因的原始生态自然物质,方对身心健康起到重要保证。在油坊里,炒茶籽和打茶粉是非常快的,只有蒸茶粉、压茶饼和最后的上榨是用时非常久的。将近一个小时左右,罗师傅将二十一个茶饼全做好了,沾满了茶油的双手对皮肤起到了保护作用,散发着茶油特有的清香。

 

       罗师傅先将二十个茶饼上榨,放好之后,要修边,将两边铁环外的所有稻草都要按压到里面,再进行铁环调整,让其间隙达到均匀状态,这样能使茶饼达到最佳压榨与成形。经过一番调整,打开电源开关,“呼啦啦”、“呼啦啦”像下雨一样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哇,出油了,出油了”,我望着黄金般的油直往槽中流的时候,终于在这一刻懂得父母付出的艰劳与汗水是多么的不易,尽管不清楚这种又矮又小的茶树结出来的茶籽,会不会直接影响到人的身体健康问题,但是父母的艰辛是无怨无悔的。当农村人的生活的大山区都转变成经济市场,打破了原有的生态系统与物质基础,这是商业经济是改善了农村人生活质量,还是在降低了农村人的健康水准?我看不懂,一味提高经济效益与经济结构,必须保证油茶树的正常生长;否则的话,长期食用这种又矮又小的油茶树结的果,没有患疾病的人也会得病。望着一点一点在流的黄金油,我的心是沉甸甸的,菜油和芝麻油都是自己种植的,而这茶油是被商家承包后,种植的又矮又小的茶树结出的果。当这个世界都变成资本经济统治的世界,疾病的爆发率直线上升,人的健康水准受到了物质基因技术改造后的各种疾病侵入。因此,任何一个人要懂得基本的生存生活方式,辨别生态物质的好与坏,抵制商业资本家一切以利益为中心,而不求高质量的承包栽培方式,让原生态物质的生活模式受到一些疾病的侵入。

 

       榨油机上的茶籽饼经过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漫长压榨,直至最后一滴油的渗出,罗师傅进行最后一次的工序,将茶籽饼一个个取出,然后敲打脱铁环,热乎乎的茶籽饼还散发着油的清香。我和母亲拿着铁桶将油提回了家,油坊里的罗师傅还在继续为村里的人服务,每个村民希望自己吃的是最好的茶油,我也希望自家山上又矮又小的茶树长成原来参天大茶树,也希望洁白的茶花里透出浓浓的香甜花蜜,一次一次的让蜜蜂在山林里不停的忙碌着,酿造出纯天然的蜂蜜。人类的共同富裕的前提是要消除和预防各种疾病的爆发,只有保证纯天然的绿色农业产品,让每个人的生活达到最佳健康水准,才能真正实现共同富裕!


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2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3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4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5

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6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7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8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9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10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11摘茶籽与榨茶油记(七律)_图1-12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