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方舟子 //www.sinovision.net/?156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再说傅苹的谎言和狡辩

热度 7已有 2421 次阅读2013-2-16 07:08 |个人分类:新闻打假| 傅苹, 造假 分享到微信

  英国《卫报》在2013年2月13日发的第二篇关于傅苹回忆录引起的争议的报道很下功夫,不仅把我们已发现的问题拿去询问专家和让傅苹解释,而且还新发现了两处此前我们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一处是傅苹在书中声称孙中山“将我的爷爷和叔公像亲生儿子一样养大”,在研究孙中山生平的专家质疑这一说法后,傅苹对记者改口说,孙中山是照顾他们,而不是实际收养他们。报道发表后,傅苹在加拿大人John Kennedy的博客下面留言,称她的曾祖父是民国烈士傅慈祥,并奇怪专家为何要否认其存在。http://www.scmp.com/comment/blogs/article/1149921/some-vindication-ping-fu-and-malicious-chinese-cyber-trolls?page=all#comments

  没有人否认历史上有过傅慈祥这个人,专家否认的是孙中山与傅家存在收养关系。傅苹有可能是傅慈祥的曾孙女并靠这层关系去美国留学,那么傅家与孙中山的关系究竟有多密切呢?

  傅慈祥是孙中山创建的兴中会的成员,1900年与唐才常成立自立军, 准备在武汉三镇起事,被张之洞发觉而遇害,史称“自立军起义”或“庚子起事”。傅慈祥留有两个儿子:傅光培(也叫傅养荪)、傅光植(也叫傅芸荪)(还有一个儿子傅光祖似乎没有成年)。小儿子傅光植默默无闻,大儿子傅光培则是武汉名流,写过多篇回忆文章,在《缅怀先父傅慈祥——纪念庚子汉口起事八十周年》一文中他写道:

  “1912年四月,孙中山先生交卸临时大总统职后,莅临首义之区视察,那时我才十二岁(方舟子按:应是十六岁)。先父同学刘道仁引我去见孙先生,我问刘怎称呼?刘叫我称大总统。我向孙先生鞠躬称大总统。刘向孙先生介绍:‘这是傅慈祥的儿子。’孙先生抚摸着我的头亲切地说:‘不要叫我什么总统,叫我伯伯好了。’孙先生问了我的年龄后,嘱我好好读书,继承父志。”

  在傅慈祥牺牲11年后,孙中山才首次见到傅慈祥的儿子,而且连年龄都不知道,其陌生可知,怎么可能存在收养或近乎收养的关系?孙中山只是客气地要傅光培叫他伯伯,就被傅光培大书特书,传为佳话(一些文献都提及此事),如果对傅家子弟有实质性的照顾,例如接济、提携,那更要大肆宣扬了。但是傅光培却只字不提,说明他与孙中山的关系也就仅限于这一面,没有得到特别的照顾,更没有被收养。傅光培一直在武汉工作、生活,有一女儿,傅苹的祖父很可能是傅光植,如果那样的话,他甚至连孙中山的面都没见过。

  另一处是傅苹声称在1979年邓小平读了她发表在学生刊物上的文章,她因此遭到校方的关押、批评。她在书里声称,1979年10所高校文学社的代表计划在北京聚会,会议在最后一分钟被政府禁止,改由邓小平私下接见与会代表。接见时代表们人人手里拿着一册傅苹编的《红枫》杂志,邓小平问大家最近在读什么,一个代表就把《红枫》给了邓小平,然后邓小平就看到了登在上面的大胆文章。

  1979年7月,由武汉大学张桦发起,10所大学文学社团代表在北京聚会。张桦近年来写过回忆文章,接受过采访,对事情的经过叙述甚详(http://blog.voc.com.cn/blog.php?do=showone&type=blog&itemid=538323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北大、人大、北师大、北京广播学院、南大、武大、吉大、杭大、中山大学、西北大学十所高校的15个人,会议在张桦家举行,官方并无干预,后来他们还去见了文艺界领导陈荒煤。与会代表并无傅苹所在的江苏师院的人,邓小平也没有接见与会代表。傅苹说邓小平接见是她听人说的,问题是除了她,有关这次会议的回忆没有别人这么说过。邓小平接见并阅读她的文章更可能也是她做的美梦。

  这次会议后,这十所高校的文学社以及后来加入的南开大学、杭州师大、贵州大学文学社共13所文学社联合出版了学生文学刊物《这一代》,只出了创刊号就被官方叫停。傅苹声称《这一代》登了她的文章。但是查《这一代》的目录(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403821.html ),里面并无傅苹说的文章。实际上,《这一代》激怒高层的,是里面的两首诗:王家新《桥》和叶鹏《轿车从街上匆匆驶过》,与傅苹或其文学社没有关系。

  傅苹声称她主编的《红枫》杂志很出名,但是和她同时在同一个系读书并且也有自己的文学社团的程映虹教授却没有听说过这份杂志。傅苹辩解说是因为那是一份地下杂志,所以别人不知道。但是她又说其他学校的文学社代表人手一册这份“地下杂志”,难道只是在本校地下,到校外就跑地上了?

  现在已发现的傅苹回忆录的虚假不实之处已有十几处,其回忆录出版商声称这些只是小错误,以后要改正。实际上这些都是重大的、关键性的错误,如果真的都要改正的话,她那部回忆录得全盘重写,而且将变得没有那么励志。一个习惯性说谎的人,是事无巨细都忍不住要说假话的,其书中的虚假不实之处绝不止这些,也不限于只是其国内的经历造假,其在美国的经历也同样造假,以后我还会一一指出。

2013.2.15










鲜花
4

握手
2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红白黑 2013-2-16 12:12
傅苹真是傅慈祥,该就行行好,别给长辈傅慈祥丢人现眼啦!
回复 zxc123456abc 2013-2-16 07:12
感觉这个女人是说谎。
没有这样夸大的。不可信。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