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白露为霜霜满天 //www.sinovision.net/?16328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写在Snapchat上市之际:硬件要重回硅谷吗?

热度 8已有 6095 次阅读2017-3-6 11:16 |个人分类:科学技术|系统分类:科技教育| 软件, 硬件, 硅谷 分享到微信

白露为霜注:硅谷从来就是以硬件为主的地方。无论是惠普的音频振荡器,苹果的Apple II,英特尔的中央处理器,思科的路由器,硬件都是硅谷公司最重要的标志。但近10年来情况却发生了变化。新一代最成功的公司大多是纯软件的:脸书,谷歌等受到热捧而硬件公司却纷纷遇上了麻烦(苹果是个例外)。创投业也偏好软件公司因为它们投资少,出成果快因而回报更高。这种“避实求虚”的趋势很明显,以至于有人感叹“如今的硅谷已经没有硅了”。但历史总有办法纠正自己的偏差,当钟摆荡到太远的时候它就要摆回来。201732日,网络公司Snapchat上市,股票在开市的第一天上涨了44%,成为2017年最火爆的IPO。有意思的是这家通常被认为是社交应用程序公司的产品也包括硬件具有录像功能的Spectacles眼镜。硬件的创投又要回到硅谷了吗?有人认为是这样的。以下博文译自最新“纽约杂志”的文章(Snapchat and the Hardware Dreams of Software Companies) 以飧读者

 

 

Snapchat和软件公司的硬件梦


BY Yiren Lu


曾几何时在过滤器和更名之前,在130美元能录像的太阳眼镜之前,在与InstagramStories[1]的战争之前,在它兄弟会男孩的CEO变得像乔纳斯兄弟(Jonas Brothers)一样贞洁之前 - Snapchat只是一个应用程序(App),用来发送消失的图片。你打开一个Snapchat(白雪覆盖的优胜美地,朋友的脸堆在失眠曲奇饼里)十秒后,poof,它不见了。然而在不可知的互联网群体意识的漩涡里,由于某种原因这个功能具有吸引力。人们想使用它。根据Snap自己的SEC文件,在推出一年后的2012年使用该程序的人数大约是100; 到了2013年初,每天有超过1000万人使用。很快脸书来敲门了。Snapchat拒绝社交网络巨头的30亿美元的收买提议在当时被认为是傲慢,但事实证明这是正确的选择:上周四早上(32)Snapchat - 去年9月重组成为SnapInc - 上市了,成为今年最大的科技IPO 银行家将SnapIPO定价为每股17美元,公司市值为220亿美元。在上个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Snap自称为一家“照相机公司,将其重点(至少在修辞上)转移到硬件上来。


Snapchat从海滩平房里的几个家伙转变成招聘摩托罗拉(Motorola)人的地方是更广泛的行业趋势的一部分:它实际上已不再是一个应用程序,甚至不再只是一家软件公司。去年9Snapchat宣布了Spectacles 眼镜(你可以在别致的太阳镜上按下按钮并直接上传十秒的视频到Snapchat)Web 2.0软件公司一年来硬件推出的高潮:脸书开展了一个无人机项目并建立了一个硬件实验室; 优步(Uber)买下了一辆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 而谷歌在与LG和三星在Android上合作后推出了自己的谷歌Pixel手机。


优步,谷歌,脸书都是成名的软件机构。多年来,软件业务的自由,执行速度和高利润率定义了现代互联网时代。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都喜欢软件的快速启动和投资回报,而硬件供应商纷纷遇上困难。但是这些公司已经意识到,如果不能控制他们软件运行的硬件环境 - 无论是汽车,电话还是耳机 - 都是受限制的。当苹果通过设计和制造自己的硬件能够支持整个软件生态系统并从中获利,而像脸书以及在较小程度上的谷歌的雄心受到软件公司的限制。你很难“想象到盒子外面”(think outside the box)当盒子是由别人造的。


因此,口袋有钱又面对压力要梦想再大点,主要软件公司已经着手建造优化的服务器,自驾驶车辆以及和能够将互联网投射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汽球。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把资源和软件的理念带入了一个传统上封闭、孤立的领域。硬件产品设计时就考虑到软件的需求,能够一开始就能从搜索,刷卡和流览中收集的大量数据。谷歌的硬件项目通常出于Google X,该公司著名的登月”(Moon shot)研究小组。在脸书,404区是一个对公司所有硬件团队开放的实验室,在那里连接工程师可以向场地支持的失效分析和网络专家们学习。


Snapchat的硬件野心与脸书和谷歌有所不同:在公司历史相对较早时期硬件就被非常有意识和明确地放在公司的身份的正中心。当马克·扎克伯格谈论脸书是一个无人机公司时,我们认为这意味着,建造无人机是他正在完成的拼图的另一块,最后要达到统治世界。同时,谷歌的硬件努力,比如命运不济的谷歌眼镜,或价钱不贵的谷歌纸板头盔[2],经常觉得像亿万富翁宠物项目。这些是已经确立了他们的历史地位的公司和创始人的野心。对于Snap来说很多仍然不确定 - 公司去年亏损了5.14亿美元,在广告美元的争夺战中面临激烈竞争。很明显,它相信“重新发明照相机”代表着公司的未来,虽然不清楚公司的“重新发明”是什么意思。


Snapchat进入硬件并不是没有障碍的。对于潜在Snap投资者来说,很少有比阅读招股说明书中的“风险因素”部分更加让人清醒了。公司透露以下内容:“缺少内部生产能力,我们对唯一的实体产品Spectacles的制造经验有限。我们依靠一家承包商来制造Spectacles眼镜。”该公司可能很长期时间都无法在眼镜上赚到钱。今年1月份,TechCrunch报道说有Snap眼镜在充电时起火,这类故障去年几乎使三星瘫痪。


也许最大的风险是Snap的硬件不够雄心勃勃。像谷歌和脸书这样的公司进入硬件业务不仅仅是为了创造新的收入流或确保软件性能最优,而是创造新的平台 - 如苹果的App Store市场,在那里他们可以将用户联结企业和广告商,同时公司从中抽头。谷歌眼镜不仅仅是一个消费者小工具,而是一种收集数据和销售广告的新方式。然而Snap的眼镜仍然只是相机,而不是平台。因此其收入潜力仅限于销售物品本身。


然而,即使是革命性让人怀疑的产品,Snapchat的硬件也展示了一些软件功能的智慧,这些智慧在硅谷经常让旁观者惊喜并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年早些时候,我的室友,一位Snap的粉丝,买了一副眼镜。它看起来同普通的太阳镜差不多,除了顶部的黄色按钮。眼镜有一个强调圆形视频格式的巧妙的视觉效果:当您观看由Spectacle眼镜拍摄的录像并旋转屏幕时,图像能保持原来的方向。眼镜与一个流行的社交平台无缝的整合是纯硬件供应商难以达到,不难想象Snap眼镜替换可穿戴设备像GoPro - 甚至最终,加上过滤器,取代一个增强现实(augmented-reality)头盔像Meta[3]。在IPO路演视频中,Snapchat的首席执行官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谈论到“照相机是从一片硬件(芯片)演变成为一个连接到互联网的软件。”通过Spectacles眼镜,他们把赌注押在在一台既是硬件又是软件的照相机上。

 

 

注释:

[1] Snapchat StoresSnapchat的一个功能

[2] 谷歌cardboard是一种虚拟现实(VR)头盔

[3] Meta是一种增强现实型的头盔


相关阅读:

卡内基梅隆的故事:无人驾驶车的兴起

“空中食宿”(Airbnb)是如何征服世界的

脸书的故事:当华裔女遇上犹太男


写在Snapchat上市之际:硬件要重回硅谷吗?_图1-1

CEO埃文·斯皮格尔头戴Snap眼镜











鸡蛋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