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他乡风云 //www.sinovision.net/?177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向桑兰致敬,披露真相本身就是惩罚肇事者

热度 1已有 6835 次阅读2011-9-1 15:43 |系统分类:时政资讯分享到微信

当年科马内奇来美国后披露她小时的教练曾经对她图谋不轨,这个披露遭到科马内奇亲朋好友的一直否认,最后当然不了了之。

桑兰时代毕竟进步了,追溯期也好,“毁容”也好,口诛笔伐大批判也好都挡不住桑兰报案。一报案就是历史,白纸黑字的历史。这历史被好事者挖掘曝光翻译,正应了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谁要说不在乎桑兰性侵案证词,骗自己?

今天是被告最黑暗的日子。除非刘谢薛自己作出反驳,不然这个故事只有桑兰的版本,别人说三道四顶个屁用。

海明啊海明,刘谢粉丝恨不得扒你皮抽你筋,要不是你把证词塞进联邦法院,谁有劲头跑到警察局查证词,也不一定让查呀。

--------------------------------------------------------------------

Case 1:11-cv-02870-LBS-JCF Document 74-2 Filed 08/31/2011
--------------------------------------------------------------------

须知
在供词中的任何虚假陈述将按照The PenalLaw 210.45 章节加以A 级罪行处罚

我是桑兰,生日6/11/1981.我已阅读并理解如上须知。
我住在835 THIRD AVE,FRANKLIN SQ,NY 11010-1836. 电话(空白),雇主(空白)
2011年7月19日,下午2时22分。

------------------------------------------------
我是桑兰,目前定居于中国北京。

1998年,我赴美参加体操比赛。当时我17岁。体操协会领导Yu Xin Zhao告诉我在美国期间谢晓红(Gina Liu)将是我的监护人,她告诉我我必须听从谢晓红叫我做的一切事情。谢晓红是我当时所在的中国体操协会的副主席。谢晓红也是我的领导。

1998年7月,我在在纽约长岛举办的友好运动会体操比赛中因事故受伤,我被送往了纽约长岛的医院做手术,这次事故导致了我胸部以下瘫痪。

手术结束后不久,我被送往纽约曼哈顿的Mount Sinai 医院,在那里住了三月之久。

当 我离开Mount Sinai 医院后,我住到薛伟森(Winston Sie)住处(纽约曼哈顿第三十五大道附近某处),薛伟森是谢晓红的儿子,起初我母亲(Xiu Feng Chen)和我父亲(Shi SHeng Sang)与我住在一起,我们全家准备都住在薛伟森的公寓里。薛伟森的妹妹不乐意我们都住在公寓里(这间公寓属于薛伟森和他的妹妹 Soli Sie,薛伟森和他的弟弟 Edward 也住在公寓里)。

因为薛伟森的妹妹对我们都住在公寓里很不高兴,我妈妈留下来陪我一起住,而我爸爸不得不回到中国。

这样一来,只有我,我妈妈,薛伟森和薛伟森弟弟一起住在这间曼哈顿的公寓里。

在 我住在这间曼哈顿公寓期间,薛伟森经常帮助我洗澡。当时我妈妈也在场。我住那期间,还有几次,薛伟森等我妈妈睡着以后来到我的床边,和我躺在一起,抱着 我。薛伟森还拿着我的手摸他的生殖器。我很努力地想把我的手挪开,可因为我的瘫痪这非常困难。薛伟森还摸了我的全身,紧贴着我的皮肤。薛伟森还摸了我的私 处。薛伟森还让我咬他的耳朵。

应当说,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还小而且从来没有经历过性关系。现在我已经长大了而且有了男朋友,我意识到薛伟森采用了性行为的方式来触摸我。

有一次,我还住在曼哈顿那间公寓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大腿上有血,我不知道那里怎么会有血的。那段时间,我正在接受路平的气功治疗,有一天路平在公寓的时候,他在垃圾里发现了一张血纸。我当时不知道这件事,但是2011年他作证以后我知道了。

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薛伟森为我做的一切。我又惊又怕。我不敢告诉我母亲。我害怕谢晓红,因为她是我的监护人和领导,我不知所措。

我在薛伟森的公寓里住了三到四个月。大约在1998年12月中旬,我和妈妈搬到了谢晓红在纽约阿芒克Armonk 的家里。原因是薛伟森的妹妹对我们住在公寓里很不高兴。

我和妈妈与谢晓红以及她先生刘国生(Kaosung Liu,薛伟森的继父)住在主楼。谢晓红的妈妈,我叫她婆婆,与管家住在另一栋房子里。

住在谢晓红家期间,一个黑人护士定期上门护理。这个护士在早上8点左右来陪伴我直到下午5点离去。我想应该是周一到周五,这个护士会陪我去 Burke康复中心(我们通常在下午2点到3点左右离开)。我被抬上救护车送往该康复中心。我不记得我当时是不是每天都要去了。

还 有,在我在纽约阿芒克刘的住处时,我每隔四小时需要用导尿管排尿,通常是我妈妈来做这件事。有时候谢晓红建议我和我妈说让刘国生来拿导尿管,我和我妈都很 害怕,谢晓红恐吓威胁我们,所以我们不敢反抗,我妈妈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她实际上比我还要害怕谢晓红。谢晓红还让刘国生去倒导尿袋。有一次,刘国生将导尿 管插错了地方,他将导尿管插到我的阴道里使我尿不出来。自那以后都是由我妈妈来负责导尿。

薛伟森有时会过刘谢这里来,通常是周末的时候。

1999年4月的一个晚上,也就是我启程去佛罗里达州迪士尼公园的前一天,薛伟森,他的弟弟妹妹们和刘国生的孩子一起在刘在阿芒克的房间里为刘国生庆祝生日。

那天晚上我上床以后,我和我母亲躺在一起,我没有睡着,这时薛伟森又来到我的床边靠近了我。我母亲睡着了。薛伟森抱住了我摸我。把手伸到衣服里面去摸我肌肤。

正 如我前面所说的,因为我现在和我男朋友在一起的感觉和冲动,我意识到薛伟森当时是在摸我的阴道。我现在有了男朋友接触我的阴道的经历,我感觉脖子上有一种 刺麻的冲动。很多年前当薛伟森抚摸我的时候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当我当时并未意识到因为我之前并没和人有过任何形式上的性关系。当他和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 还感觉到薛伟森从后面抱着我,并来回地撞击我(就像来回地弹动),而且他的呼吸也远比平常要粗重。我相信他在床上在我后面时我的脸和脖子有的那种感性冲动 的感觉,就是我现在和我现任男朋友性交时候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确认薛伟森是不是,怎样触摸了我的阴道。

在他下床后,出房间前,我确确实实看到他去穿上他的白色睡裤。

因为恐慌我没有和我妈妈说这件事。我很害怕,因为我的文化。我妈妈如果知道了一定会疯而且会觉得那是我的错。我觉得如果我跟我妈妈说薛伟森那么对我,她会扇我的耳光。

第 二天我和谢晓红、薛伟森和他的弟弟和我妈妈去了佛罗里达州的迪斯尼乐园。这是ABC新闻公司安排的旅行,一个WORLD JOURNAL的记者也在旅行中陪伴了我们。在迪斯尼乐园的时候,谢晓红对记者说在我导尿的时候给我拍张照片。我看到相机对准了我的方向,而我妈妈阻挡了 视线,我不知道那张照片拍成没拍成。

1999年五月我离开了纽约阿芒克的刘家回到了中国。

我有一年没有和薛伟森联系,直到2000年的一天,薛伟森来到我北京的家里,他带了刘璇,奥运会平衡木金牌得主,来看我(刘璇是我的队友)。

2008年7月我又去到纽约阿芒克,我来定制一个新轮椅,并且我是北京奥运会的代言人。我住在刘谢夫妇在纽约阿芒克的另一个家里,这个家在我前面住的那个家附近,离高尔夫球场很近,我觉得应该是Whippoorwill乡村俱乐部。

我 的男朋友黄健和我的保姆何冬梅和我一起去的。我们住在那房子的一楼。薛伟森也在那里呆了一段时间,和他的妻子孩子一起来。薛伟森的妹妹波利也和她的孩子一 起来。有一次我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的床上躺着,刘国生走了进来,掀开盖在我身上的毯子,摸我的肚子问我是不是需要导尿了。我说,不要。然后我又盖 上了毯子(这次旅行我还去了三藩和加州)。我只和薛伟森非常随意地聊了几句话。

我没和薛伟森提起他曾经对我做的那些,因为害怕和尴尬,我没有更早地站出来。

本陈述由North Castle警局侦探访谈后誊抄,经由官员帮助,中文口译员(珍妮弗-翁 Precise 翻译公司 电话 914-947-5864),本文由口译员读与宣誓者,宣誓者承认本陈述真实且精确无误。
----------------------------------------------------------
桑兰签名











1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30 13:06
明月城
《桑兰诉讼中所搅出的金融行业权力腐败》

To: 他乡风云 你曾经说:
不大像啊。美国不要说亿万富翁,就是个千万富翁也是自己不动手的。刘谢真要那么有钱,不可能亲自给桑兰导尿。美国家政女王Martha Stewart 公司资产过亿,她家里的雇员就有三十人,连小狗都请传人照顾。刘谢的公司在哪?什么行业?薛公子在香港到底什么职位?不要看他们美国房产百万,美国人买房子是贷款,付贷可以免税。判断人家有没有钱主要看有多少仆人,美国人工贵,请不起人可以请新移民当住家保姆,这正是谢小虹干的,当然那

这是与刘谢阵营的道义之争,与众网友无关.刘谢巧取豪夺有奖募捐十几亿,正在当金融内鬼,三年内中国外汇将被买办们送出.
发布时间:09-05 23:36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5 09:51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跨国讹诈团伙成员一个接着一个关博,天鹅公主、桑黄、海明……这场闹剧闹得十分有趣。
刘谢不也关博了?而且刘谢马甲频繁开新博,各留文章四五篇,生怕被发现蛛丝马迹。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4 22:17
To: 他乡风云 你曾经说:
我永远不会再回“美中网”了。当初我离开贝壳村,来到美中网就像200年前“五月花”号的欧洲人逃离欧洲来到美国新大陆,是逃避越冬孝等人的网络暴力。现在美中网又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编辑推荐网络暴力文章到头条。我喜欢一个文明的网络环境。现在,优先在网络上回归祖国了。
跨国讹诈团伙成员一个接着一个关博,天鹅公主、桑黄、海明……这场闹剧闹得十分有趣。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4 16:58
我永远不会再回“美中网”了。当初我离开贝壳村,来到美中网就像200年前“五月花”号的欧洲人逃离欧洲来到美国新大陆,是逃避越冬孝等人的网络暴力。现在美中网又出现这样的情况,而且编辑推荐网络暴力文章到头条。我喜欢一个文明的网络环境。现在,优先在网络上回归祖国了。
回复 6969 2011-9-3 16:57
Braking news,
Haiming lives in 3rd Ave. Franklin Square, NY 11010,
He lives on the same Ave as Sam Lan,
Who can find his house number?
回复 maomao1 2011-9-2 09:52
博主,不知你和桑兰是什么关系,但无论是什么样的亲密关系在性侵这件事上我们都是第三者,不知道真情,只有听当事人说。现在桑兰的证词公开了,你认为从法律上站得住脚吗?如果她只是说给你这个朋友挺,OK,没问题,但要作为证词告上法庭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从桑兰案一路走来,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一条诉讼轨迹,那就是:性侵报案是临时起意,意在给民事诉讼被告施压以求和解。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桑兰的民事诉讼律师没有为桑兰考虑周详,只是一味想为民事诉讼上加砝码,才造成这种经不起推敲的性侵证词,这里有律师的责任,也有桑兰自己的责任,如果你真是他的朋友,你这种一味的帮腔是否也有一定的责任,使桑兰不能冷静的思考?事到如今的状态,你们真的是在帮桑兰吗?还是害了她?
桑兰证词公开后我最大的的感触是,桑兰没有一个好律师为她解法,桑兰没有一个好朋友为她荐良言,桑兰自己智商低下,学识浅薄,利令智昏

冷静一点,博主!不要再把桑兰往深渊里推了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9:36
To: 他乡风云 你曾经说:
你是说为被美国天主教神父性侵的儿童说话,为日军强迫作慰安妇的人说话的人们都希望受害者被性侵?
对于瘫子这样前后矛盾,逻辑混乱的指控,警署和检方已经给出了正确的解读,笔录公开并翻译后,已经有众多网友对其进行了缜密的分析,指出了其中错误,而你却仍坚持谬误,这和为遭受神父性侵的孩子和为被逼做慰安妇伸张正义有什么共同之处?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9:27
To: 他乡风云 你曾经说:
当事人说的就是证据,美国性侵案强奸案就是这样报案的。你不服气,人刘谢薛说话呀?
当事人说的就是证据,不假,但证据有真假之分!美国性侵案强奸案就是这样报案的,也不假,但有检察官分析把关。瘫子报案后的情况你是绝对不服气的,面对检察官说的“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指控”,人家刘谢薛还需要说话吗?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9:24
To: 他乡风云 你曾经说:
哈哈,罗森的故事是别人写的,拷贝一下也能调你这么大胃口,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网上文章无数,单挑这篇拷贝,不要说它没有在你的心中引起共鸣。你希望瘫子为你的灰色生活增加一点疯狂的色彩,我想她是做不到了。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9:18
To: 他乡风云 你曾经说:
你凭什么说桑兰诬蔑,你在场吗?只有刘谢薛有资格反驳。可惜他们没胆,越描越黑。
你凭什么说桑兰不是诬蔑,你在场吗?并非只有刘谢薛有资格反驳,警察和检察官都有资格反驳,而且他们已经用实际行动来反驳了。就怕刘谢没瘫子那么坏心眼,我们都指望看到瘫子受到法律的严惩!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2 06:56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桑兰的笔录还指控路平导致她出血

桑兰说:

有一次,我还住在曼哈顿那间公寓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大腿上有血,我不知道那里怎么会有血的。那段时间,我正在接受路平的气功治疗,有一天路平在公寓的时候,他在垃圾里发现了一张血纸。我当时不知道这件事,但是2011年他作证以后我知道了。
**********************************************************************
非常有意思的一段!未作

当事人说的就是证据,美国性侵案强奸案就是这样报案的。你不服气,人刘谢薛说话呀?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2 06:52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他乡风云,你坐在孙鹰博客的沙发上讲了一个故事,我又不揣冒昧地解读一下。

你的意思是瘫子在被刘谢照料其间就相当于那个艾伦,罗森就是刘国生,因此你借这个类比关系来说刘国生性侵瘫子是存在过的。而罗伊则相当于现在的瘫子,你借此来说瘫子实际上具有双重人格,既是温顺被性侵的艾伦,但又可能在某种暗示下变成充满复仇心理的罗伊,而且现在和今后的瘫子,将永远是一个可怕的复仇者罗伊了。你是不是在做一个白日

哈哈,罗森的故事是别人写的,拷贝一下也能调你这么大胃口,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2 06:48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刘谢薛是否和我们一样欢庆尚不得而知。你只要注意到下面这个事实就可以了:把瘫子的证词从法院弄出来并翻译成中文的都是希望瘫子下地狱的人,光凭这点,反瘫阵营的欢欣鼓舞就可见一斑。再说刘谢薛,原来瘫子对他们的污蔑都是网上那些难以取证又难以确证的零言碎语,这下可好,海明同志把瘫子没有任何根据的污蔑巧妙地送到刘谢薛莫的面前,任他们取舍。他们一定可以看出,瘫子在警署的证词与在民事起诉书中的陈述有矛盾,与路平的证
你凭什么说桑兰诬蔑,你在场吗?只有刘谢薛有资格反驳。可惜他们没胆,越描越黑。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2 06:45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还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支持瘫子的人都希望瘫子真的被强奸,麻烦他乡风云解释一下,好吗?
你是说为被美国天主教神父性侵的儿童说话,为日军强迫作慰安妇的人说话的人们都希望受害者被性侵?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4:28
桑兰的笔录还指控路平导致她出血

桑兰说:

有一次,我还住在曼哈顿那间公寓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大腿上有血,我不知道那里怎么会有血的。那段时间,我正在接受路平的气功治疗,有一天路平在公寓的时候,他在垃圾里发现了一张血纸。我当时不知道这件事,但是2011年他作证以后我知道了。
**********************************************************************
非常有意思的一段!未作任何铺垫,瘫子就说她的大腿上有血。接着,瘫子承认那段时间路平给她发功疗伤,从而把“腿上有血”的事件明确无误地与老头路平联系到一起。因此,在这桩“血案”中,瘫子实际上是指控了路平那老不正经的东西!你可千万别说北大毕业的桑兰的这段话有语病,你忍心贬低你心目中的呕像吗?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1:46
他乡风云,你坐在孙鹰博客的沙发上讲了一个故事,我又不揣冒昧地解读一下。

你的意思是瘫子在被刘谢照料其间就相当于那个艾伦,罗森就是刘国生,因此你借这个类比关系来说刘国生性侵瘫子是存在过的。而罗伊则相当于现在的瘫子,你借此来说瘫子实际上具有双重人格,既是温顺被性侵的艾伦,但又可能在某种暗示下变成充满复仇心理的罗伊,而且现在和今后的瘫子,将永远是一个可怕的复仇者罗伊了。你是不是在做一个白日梦,即,就算瘫子报案被驳回,但她将会采用任何手段来进行报复的?当然,这都是你的期望,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希望瘫子赢得官司,把刘谢薛打入牢房,但没想到结局竟会是这样,你太失望了,因此妄想瘫子会成为罗伊,最终会将刘谢薛置于死地,只有这样,你才能释怀,才能无遗憾地走完下半生。你应该改一改昵称,就叫“他乡阿Q”吧。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1:30
还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支持瘫子的人都希望瘫子真的被强奸,麻烦他乡风云解释一下,好吗?
回复 红男绿女 2011-9-2 01:27
To: 他乡风云 你曾经说:
但愿刘谢薛和你一样欢庆
刘谢薛是否和我们一样欢庆尚不得而知。你只要注意到下面这个事实就可以了:把瘫子的证词从法院弄出来并翻译成中文的都是希望瘫子下地狱的人,光凭这点,反瘫阵营的欢欣鼓舞就可见一斑。再说刘谢薛,原来瘫子对他们的污蔑都是网上那些难以取证又难以确证的零言碎语,这下可好,海明同志把瘫子没有任何根据的污蔑巧妙地送到刘谢薛莫的面前,任他们取舍。他们一定可以看出,瘫子在警署的证词与在民事起诉书中的陈述有矛盾,与路平的证词有矛盾,而且在同一证词中也存在前后矛盾的地方,是在太方便戳穿瘫子的谎言啦!真的,今后就看刘谢薛莫做不做了!
回复 他乡风云 2011-9-1 23:49
To: 红男绿女 你曾经说:
他乡风云,你的脑袋真的有问题,海明公开瘫子的性侵证词,只有瘫子及其粉丝才恨不得扒海明的皮,抽海明的筋呀!要不是海明把证词塞进联邦法院,谁有劲头跑到警察局查证词,也肯定不让查呀。

正因为如此,要借你的地盘向海明说声谢谢!之所以要向海明道谢,是因为海明根本不必在其解除代理申请中附上瘫子的证词,所以我们只能理解为海明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巧妙地让公众看到了瘫子的丑态!为了诬陷他人,瘫子不惜把黄

但愿刘谢薛和你一样欢庆
回复 麻脖子 2011-9-1 23:35
坚决支持他乡风云在畅快淋漓地阅读了桑兰被性侵的细节后发出的感慨。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