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

已有 751 次阅读2018-5-5 06:09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科技教育分享到微信


 

始于三月的北方旅程是为完成一使命,安葬父母骨灰于河北井陉老家土地之上。这是严肃、庄严更需慎重的事,不能太任性,于是出门前就告诫自己:

控制欲望,尽量不要买书、买东西无端增加负担,别让那些杂事打乱自己行程计划。

几十年经验总结,我是一个常常因买书而改变行程计划的人,以前有过多次因为半途买了太多自己喜欢的书,只好终止后面旅程背着大包书匆匆回家故事。

我有个难改习惯,书一旦买到手,无论多少本,部头有多大,都必须废寝忘食马上草草将书浏览一遍心里才能安定。如果旅途中没有将每本书通览一遍的条件,而打包将书托运回家,之后我就会为牵挂那些书惴惴不安,再之后就会给自己找一堆必须早早回家的理由,让自己早早回家与它们见面。

控制自己买书欲望的原因还有一个,去、今年购回的数百本好书还远远没有“浏览”结束,我不想再额外增加自己的阅读负担,把自己心身都搞得眼花缭乱疲惫不堪,何况读书之外我还有许多重要的事项需要去做。

在北京和石家庄我做的挺好,即使知晓北京出售即好又便宜书的地方,也没有往那边移动半步。

在老家我没瞅见书店,但意外在姥姥的娘家、姨妈家所在的长岗村得到了一本《长岗村志》,表弟宪龙见我喜爱,将自己收藏的一本送给了我。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

此志虽然没有摆脱今日志书的普遍毛病,但载有许多梦寐以求的史料已经让我满足,编撰也算有其特色,内容实在,我很喜欢。

在太原终于忍不住买了一本极厚重的大书《雁门关志》,第一眼在太原火车站附近一家小书店看见它时,就觉得自己幸运,居然能遇到它?这是我高价都想得到的书,何况价很廉物也算美。它让我动了心,但我没立刻买它回来,我决定三日游后回到太原,如果它依然还在老地方等我,再带它走。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2

也像上帝安排,三日游结束,从黄河壶口赶回太原的时间本应该是晚上九点半以后,这时辰,以我的经验分析,这家书店早已经打烊关门了。谁知那天竟然出现奇迹,回到太原时间提前了半个多小时。我去看小店看“雁门关”,它依然在老地方等我,这样的好书这样的价格居然没有被别人买走,我得承认这不光是幸运一定还有缘分,于是它就来到了我身旁。

在太原前往晋机厂看望父亲的好朋友李学敏叔叔的时候,意外知道李叔叔的爱人赵桂花阿姨在80岁时出版了自己的传记体长篇小说《家》,于是我们前去看望的四姐弟都得到了赵阿姨的赠书。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3

我们姐弟四人,同时在我们的出生地——汾河西岸晋机厂的宿舍区得到从我从小就认识的赵阿姨赠书,真是一件有特别意义的事。

李学敏叔叔是1950年代在太原小有名气的工人作家,父亲作为当年极有地位的晋机厂“工人业余文艺创作组”指导员,曾经大力支持过他们的创作。李叔叔曾经在当时重要的文学杂志上海的《萌芽》和山西的《火花》发表过小说作品,这是很不容易的事。

李叔叔的好友,在太原也享有名望的工人诗人陈玉忠叔叔,既是父亲的朋友,也是父亲多年的下级,更是我的文学带路人之一。

只可惜从《四川工人日报》副主编位置退休的陈叔叔,退休后大量购书阅读,准备大干一场将多年构思付诸创作时,不幸被癌症击倒了。

我此生很有福,不但有众多永不叛我弃我的朋友,而且许多朋友知道我爱书如命,总想着以赠书的方式温暖我心。四十多年来一直这样,有些朋友早已经不在人世,但每每抚摸他们留给我的书,我似乎还能感觉到他们和我在一起的温馨。

晋南稷山县的管村是岳父的家乡,管村是个规模不小的大村庄,历史悠久,古时曾经是稷山县府所在地。作为“管村的女婿”,我第四次来到这里享受以锁良哥、嫂为首的亲戚们的盛情款待,和妻子及外孙女婷儿一起在管村度过了既丰满又温馨还充满诗情画意的整整八天。

锁良哥送我一本书《稷山县古建文明村——管村》,这书算不得一本真正的村志,仅是一本管村历史和现状情况简单介绍而已,但其中的一些资料已经弥足珍贵。管村早在战国时期就是一很有规模的重镇,与历史名将廉颇还有交织,廉颇曾在此地驻扎练兵。当年地位、功能远超较大的县府,那时节的城内有多个庙宇,还有国内不多见的九龙壁一座,更是一座有七个城门的大城,历史地位可想而知。管村现在也是一个大村庄,很值得下功夫研究。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4

刚到管村,锁良哥的大女儿红霞和女婿东亮就提一包古旧书来送我,都是有足够长历史的老书,除让我喜欢和意外的民国时期的初级中学的教科书《本国地理》和早年为救国弃自己喜爱的文科专业而转学工科的钱伟长先生写的《我国历史上的科学发明》之外,还有两本残破的线装书。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5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6

两本线装书,一本较全六卷的是中华古代医学眼科名著《审视瑶函》,另一本是国学精华著作《论语》一书的残本。两本书都查不到出版信息,就《审视瑶函》的版面和木刻效果来看,此书问世肯定比见识过的光绪版本更早一些时光。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7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8

毛大爷的《实践论》让我眼前一亮,这可是我五十年前读过的书。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9

红霞和东亮还送了我一张周恩来早年的标准像照片和时间更早几十年的丝织品毛大爷像,这像我小时候家也有,早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0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1

红霞东亮还送了我不知他们从哪儿弄来的几张残破的旧时代契约文书,大部分都是卖地的契约,每个契约都历史悠久,其中有光绪年和咸丰年的。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2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3

另外四姑的女婿,曾经担任过离管村不远的杨赵村村支书的兰宝子也送了两本书给我,一本《杨赵纪事》,一本《激情追梦》。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4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5 

 哦,差点忘了,红霞和东亮还送了个立轴给我——一组立轴中的一幅,这落款的一轴平添我许多悬念。我只知道落款的辛末年是1931年,其它一概不知——不过这些字还是很是苍劲有力的。晋南大地和北方许多地方一样,村落文化、曾经被打残的士绅文化根基深厚,自古以来民间就拥有数不清的字画好手大量存在各个大小村庄。有许多毫无名气甚至艰难度日的人士,拿起笔来却能写一手非常好的字。这幅字也如此,自然让我一阵感慨。

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6从北方带回来的书_图1-17

 

                                              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