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过分的戏谑对手是种病,久而久之,病者看不清他人更看不清自己 ... ...

已有 151 次阅读2020-9-6 08:00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过分的戏谑对手是种病,久而久之,病者看不清他人更看不清自己

 

19629月初,刚在父母工作的那家大国防工厂子弟小学二分校上了不到一周学的我,因为父亲工作调动,我家从曾经是日本军营极其坚固的老房子搬到了中苏蜜月时建成的有暖气、有阳台、有倾倒垃圾箱,有冲水坐便器、有三个水龙头、七个门的楼房单元房,我也因此转到了附近的子弟一分校读书。

一分校的孩子大都是工厂机关及各级干部、医生、教师、工程技术人员、军代表的子弟,所以这个学校是三个分校最阔气,师资力量最强的。

我家住在三单元四号,没几天我就和一单元四号的赵小弟结识并成了极好的朋友。赵小弟大我两岁,他不嫌我小,我也不惧他大,只要有机会我俩就厮混在一起,放假时更是如此。我踢足球和读书的爱好都因为他,他后来是校队主力成员,于是我有时候也跟着他和另几个关系也密切的大哥哥一起踢球。

赵小弟就像引导我前进的旗帜,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撵,亦步亦趋,他干什么,我一定学着干什么,直至他熟悉掌握了自己组装半导体收音机的大本事,我就只有看热闹的份了。

现在想起来,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已经能熟练地到处自淘元件组装半导体收音机,应该算是个本事吧?能指望现在的孩子也有这本事吗?我是没有信心。

赵小弟的老爸是部队正团级专业的干部,十三级高干,在厂医院当院长;他妈以前是军医,转业后在厂医院眼科工作、父母收入比我父母高得多,所以他可以干成的许多要靠经济力量支持的事,我这个在孩子们中也算“阔”的小家伙是无力干成的。

赵小弟还是很希望我和他一起爱好无线电的,我妈其实对孩子们的爱好一向也是很支持的,常給我买玩具之外,我也是我们学校那一拨孩子和那一带第一个买了小足球的孩子。妈妈不支持我爱好无线电的原因,主要是那会儿收音效果差,改善就得装天线,而我妈请教“行家”的结果,她的工友告诉她,安天线很危险,打雷时雷电会顺着天线进家来。

后来不断做妈妈的工作,看我妈刚有松口,赵小弟就不远十几里,从一家工厂的工业垃圾里找回铁丝,给我安装了“水平天线”。

后来就文革了,再后来我家就举家“支援三线建设”,离开太原到了四川,那天线就那么一事无成地悬挂在我家南窗和十几米外一棵白杨树之间,和我永别了。

一动笔就跑题,这是爱怀旧的人常犯的毛病。总听人说:怀旧是衰老的表现,我都怀旧快六十年了,按他们的说法,不得老成一二百岁的老寿星啊?

继续怀旧,没商量。

书归正传。赵小弟教了我许多本事中,其中有一个是在地上用粉笔、树枝儿或者石头片儿画日本鬼子军官。就是现在,一旦跟画画儿的老少亲朋好友聚在一起,看着他们画画儿,蠢蠢欲动的心一旦使力在我手中笔尖儿上,面前还会悠然而出一个原版于1962年秋天的鬼子军官形象:交叉的武装带、日本洋刀、王八盒子是一定有的,是否戴眼镜可随意,但绝不能忘了鼻子下面的卫生胡和脚上的高筒大皮靴。

我不知道赵小弟从哪儿学得画这模样的鬼子军官?但他的老爸是正儿八经和日本鬼子干过的,抗战时老爸是国军的副连长,打仗还受过伤。

后来我发现,我和赵小弟笔下的鬼子军官形象,是完全与全国没见过真正鬼子兵的人民们保持一致的,我们没画那鬼子官儿缺胳膊少腿、满头满脸贴膏药、拄拐杖,实在是……实在是我们没那本事,其实心里好想好想。

我们这个社会长期丑化日本鬼子,是源于我们这个民族的一种很普遍的戏谑他人的习惯,这个习惯掺杂着许多鲁迅笔下阿Q们的弱者心理本能,长期驻扎在我们许多人的心底。那种在天南海北常见的一涉及日本话题,便立刻有人怒发冲冠,似乎手中有颗原子弹立刻就会使出吃奶劲扔到日本本土去的劲头到处可见,最经典的就是开店不许日本人进的二货店家和西安那个因恨日本而打残自己同胞砸人事件的二货主角儿了。

现在有点脑子的人都没法忍受曾经充斥影视空间的“手撕鬼子”电影和电视剧,但这也不能否认很多观众偏偏就喜欢这个的现象,和西安砸残人二货魂灵一个脉搏跳着的人大有人在,要不是有他们这帮二货喜欢,二货导演、二货演员们也不见得那么喜欢拍那些二货影视剧。

抗日战争胜利七十五年了,可以说这么些年过去,我们自欺欺人蒙蔽自己丑化日本的戏谑恶搞,一点没有影响日本的发展,日本越来越强大是明摆的现实。倒是没完没了戏谑他人把自己害得不浅……这些话不用我废话多说,满世界到处都是铁证如山的事实和现象,用不着费劲就能看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说实话,我也是写过多个抗战题材小说和剧本的编剧,几曾何时,只要干这“抗日打鬼子”活儿,写到鬼子时,脑海里活灵活现的鬼子兵们,基本上还是从《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小兵张嘎》……等等老小说、老电影里出来的老鬼子们。

近几年踏踏实实深入学习、研究民国史和二次世界大战史,接触了大量的战时日本军队和日本官兵的影像、图像资料,才在某一天猛然觉得我们没完没了儿戏化戏谑、过度漫画化丑化日本人的习惯其实很愚蠢,结合大世界、全社会现象看,在我们长期极其愚蠢地戏谑、丑化日本人、美国人和等等其他国的时候,恰恰让自己总是弄假以为真愚化、戏谑了自己,造成自己对世界的一系列漫画式、闹剧式的误判,因此吃了许多亏,吃了许许多多的亏,相信除了彻底的二货们都明白我说的意思。

到此打住,转一张刚看到的,当年鬼子快快乐乐丑化中国抗战领袖蒋介石先生和夫人宋美龄的照片给大家欣赏。

我是难得地一一仔细、认真端详了照片中鬼子们样子的,心里的感觉酸溜溜发苦很奇怪,这就是我们一向觉得不配我们正眼看一眼的鬼子?可历史清晰告诉我们,就是他们当年把我们打得丢盔弃甲落花流水一败千里的。

这照片让我心里有羞愧感,羞愧并不是因为出自我手当年学得功夫依然那版鬼子官太失真——当然,“手撕鬼子”们的影视作品失真更严重,但最严重的既不是我也不是“手撕鬼子”的创作者们,还有更严重更严重许多的人和组织才配那胡扯好手桂冠,不思进取一味老生常谈的他们才是让我们民族没完没了吃尽大苦头的责任者。

 

 过分的戏谑对手是种病,久而久之,病者看不清他人更看不清自己 ... ..._图1-1

 

             二零二零年九月六日  重庆瞎玩斋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