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忍住,别哭——

已有 736 次阅读2017-4-1 04:23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文学| 行道树, 白雪, 触摸, 面具, 平原 分享到微信

那只叫老蔡的鸟
一直在上演一场内心戏
发丝凌乱,含辛茹苦
枝头落满白雪,但不可能
厚过在心中空地不断叠加的冰层

15万年过去
南极两千米冰盖从未消融
打进去!打进去!
用一万匹马力的钻机打进去
依旧可触摸到宁静湖
裂缝,尘埃,还有巨大竹笋
—— 一座孤独的火山,它还活着!

我相信
每一根枝条都灌满岩浆
每一条火热河流都屏息待发
每一片叶子都在秋天写下了遗言
可是,周遭都是围城的冰
冰!冰!冰!——
即使平坦且铺着蓬松的雪,遗憾的雪
那一整块浅蓝色的恨与寒意
仍可远观近玩,触手可及

我们有同一个父亲,同一个母亲
有过同一种哭声和无忧的笑
吸吮过同样的乳房和深深的酒窝
曾经被覆同样的苔藓,兔子,初夏野花
和细碎的来自天外的黑色陨石

如今,我们遮蔽了脸孔以面具为美
不动声色走过每条街巷每道车辙
把蔷薇浮出水面而将猛虎淹死在海底
行道树摇动沉重铜铃为秋天送葬
马脊上天越来越高越来越辽阔
山峰越来越陡峭越来越锋利
却没有一个平原能够证明我们的苍茫身世

惟有喧嚣可入云
惟有人头车马汹涌肆虐
惟有栖息枝头遮蔽在树叶里
屈指可数的意象和意念
像被打散的士兵躲避在山岭后
惊魂未定

仿佛你是一个笔直的人
平常的人
点上一支烟祭奠亡灵
静静地安于平庸
宛若那些小酒馆不曾存在
假装广场不过是人生的另一片开阔地
鸽子必须从容面对孩子们的弹弓
候鸟却不得不审视宿命与道路
它们咬紧牙关
继续炊烟一样向天空蜿蜒爬行

经过这么多年
我们走过了那么多路
折断过那么多刀子和利齿
却依然听见那个苍莽的
疲惫的,冗长的,两鬓如霜
从遥远的远方跋山涉水而来的声音
“唉——

关于源流和身世,我忍住没哭
却恨不得立即跳出隐匿处高声叫嚣:
——来吧,请你杀死我!用血海深仇杀死我
用愚蠢的恨意推倒满腔柔情和高耸入云的块垒
结束这一场场无限凛冽又永无宁日的独角戏
让我终于吐出最后一口气咽下最后一声嚎啕大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