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个闷热夏夜的不祥生活

已有 747 次阅读2017-5-3 20:37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一个闷热夏夜》


那些池塘反光

似乎都聚集在这块匾额上

金色,浑圆地粘稠


像本村几个世纪以来的财富

都堆积在厚重的字体之上

在弯曲的曲线之底,那金色

似乎要在底色上再次跃起


仍然是鸡嘶狗吠与虫豸蛙鸣

在村口风摇树响月朗星稀之夜

那个出走的孩子,背着包袱和伞

在月光水银里奋力游动


像不知羞涩的盗贼,蹑手蹑足

无法面对父母的浪荡子

像银色静夜里的永恒主题

行将苍老的蜉蝣要出门寻找队伍


这一夜,我正蹲在东头村的磨盘上

神色忧愁地抽着烟,又踩熄。又点上一支


下半夜,月亮翻了一个身

巨大光柱开始照住一片坟地

迎戏台井然有序过来的

是闯世界回来的死人。他们面色黯淡

灰色队伍簇拥着属于他们的匾额



《不祥生活》


一切似乎都是宿命
迟早要爱上跌宕前途
即使那是破碎的未来
和并不存在的虚无
——就像风,注定要爱上旗帜

必须爱上波涛起伏
同时躲避礁石和枯水季
就像茫然的船只
穿过重重浓雾
去爱上命中的河流

那么多人面挤在那里
成为一小片沙滩
这是最后的归宿地,也是永恒:
要么成为影响深远的沙漠
要么继续艰辛地去爱动荡海洋

每一个黄昏,我听见夕阳
在绵延万里山岭耳畔低语:

除了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去爱呢
我听见道路也在这么说
驳船也在这么说
烟柱因孤悬而显得焦急

那时,天边第一颗星星已经点亮
半山腰的小楼。它们在缄默
黑沉沉翻山越岭飞过来的
是去岁的乌鸦。它们那么黑
那么小——

黑影子像记忆篇章
和并不重要的时代话语
行书与墨团

游弋,停滞,翻飞
占领着如是宽广疆域。此去经年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