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八大聊斋志异

已有 570 次阅读2017-7-27 02:23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正午时分》


那些云彩,正懒洋洋飘过本地

不,是飘过自留地的上空

来自蒙古高原与世界屋脊的云

和来自柴达木盆地与四川盆地的云

从本质上讲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看不出哪是来自绵亘不绝的山峰

哪是来自阴冷潮湿的谷底

即使有人告诉你:瞧,那一块

是来自祖国美丽的南海

你还是看不出有什么人抢夺的印迹

它看上去也不像是一块湿漉漉的尿布

这么说吧,世界上的云只分两种——

一种是因为薄所以成为白云

一种因为厚重所以被称为乌云

其实,在眼下这样的天气里

它们的影子都具有这样的功能:

就像一支工会干部组成的慰问队伍

穿过热浪而来。使得酷暑难耐的农民

感到一丝丝凉意,并开始谣传

远方有诗、防暑物资、疗养胜地和成片杨梅树


《于坚是个混蛋》


于坚说,他的女人是沉默的女人

其实他是霸占了所有人的女人

他在怒江就霸占了

怒江大拐弯这样的女人

如果他来到攸县,他又会霸占

叫酒埠江、黄枫桥、湖南拗和栾山的女人

狗日的于光头,喝醉酒哼着小曲

摇摇晃晃顺着炊烟爬进别人家烟囱

爬上人家的炕,进人家被窝

山谷里,日夜听见他大发雷霆:

“让我大碗喝酒,大块嚼肉

任我打,任我骂”

这些狗日的诗人,整天啥也不做

就会调戏村里最美丽的女子

拎着她们,就像拎着一件件衣服

拎着一个个词

把她们扔在床上一次次凌辱

可是,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留下服伺他们

只有屈辱死去的女人沉默了。不甘凌辱的女人

跌跌撞撞爬出河谷,向着更低海拔的出海口出发


《煤堆之黑》


当我走过一堆煤

我感觉到

我正在走过很多尸体


地图上标注着

我工作的地点叫死人坡

隔壁就是监狱,还有一个养猪场

那些肥头大耳的家伙

饿了就会昏天黑地叫唤

但它们还是幸运的,它们还活着

还在等待被屠宰的命运


而到了夜里,四周的黑更黑了

路旁树都挤紧丑陋面孔

煤堆却熠熠生辉。值班女工说

她特别怕走过煤堆

深怕沾染来自煤海的血肉

和遇难矿工窒息时喷出的恶腥怨气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