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懒虫摇旗 //www.sinovision.net/?32613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吃酒吐诗,耍腔听曲,月光翻墙,进进出出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封永不发出的信

已有 726 次阅读2018-6-23 00:18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这么多年来
我一直在昌耀身躯上寻找和走动
这位不幸诗人,我的老乡
他在咳嗽,日夜不停


大地不安晃动
戈壁雪山乡愁一样默默强忍
我的兄长像一棵走动的灰色树
来自远方的苦楝树
它们长在高坎上,有一层
从未挣脱苦难的皮肤

鸟无法隐瞒血和金嗓子
无法掩埋掉仅剩的干净羽毛
也就无法原谅一把理想的有害刀子
和它骄傲的雪亮
可是,那一树朴素苦楝花

是最适合唱歌的地方
那件仿佛来自青春
无法否认的薄薄的确良衬衫
明亮、热烈、醒目——


黄昏与黑夜还在路上
它们密谋和明确
那些流亡沙丘,赴死的背影
几乎要被山岚所融合的
怎么忍也忍不住的淡紫色忧伤
云峰倾听
看不清面目但又在遥远处

凝重而跌宕起伏的波浪

流沙没有故乡
亡者并非生者献祭
记忆里,河流尽皆如此
百合花也是,都是
亲人们献上的命运之书


一切秘而不宣:
蒲公英一生流浪,永不停歇
那些奔跑的纤细身躯
有着世上最苦最细的纤毛
也隐匿默默延伸的甜根
宛如此刻的我们
于风中展开苦楝花旗帜

昌耀兄,截面如木纹沉稳

覆盖你短短身躯的花
那一朵朵灵芝,哭和笑:
味苦,性寒

滚滚如潮无所畏惧的雷声

攀援的回音,被排排木耳所景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