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由歌入词,按质理论》

热度 5已有 4294 次阅读2013-4-26 19:09 |个人分类:交流对话|系统分类:文学| 月满西楼 分享到微信


说到文,谁都多少知道,因为绕不过,就会涉及。文这个东西啊,七通八达,无以为尽的。前头有千秋万代;后来有万代千秋,人不死,文不灭。人若去了,文尚有存。此文明本质流脉于无语声唱,无耳音频,不拘人世苍茫,你我来回进出尔!

 

我写文,就是叽歪,那个叫“无尽不名心声在,任由山影顺水流。”(今又是语)了做无头序。

 

一个(liao )字啊,内涵如阴阳,来于无,去归虚的章式,可是人不都在吗?了昨天明日,却心愿终身。任由你来去无度,上下窜跳。到完,尽属了了不已,不

 

想通了,也就不烦了,不去走在绕口令里折腾人生。尽可去找得一份娴静的片刻,趣味于然,谁管他生死好坏。

 

所以我能一次次在清晨的清净里间或清晰,就去找些愉悦的去调情。方式可以有很多,其中主项就是听歌享乐(yue)。一听歌呢,老爱双眼盯着词不放。音乐达观后我的究竟。

 

今天就听了词作大家刘家昌谱曲的词(感觉应该是琼瑶的手笔,网上资料有点乱),套弄了《月满西楼》,算是一种情趣和本事,见真章的。至于生于哈尔滨、长大在韩国、国语说得不完善,他爱唱,爱簸箕着自己的创作抖豁也是可以的,因为音乐不错、章词亮烁,真正的本底也就不在咬词这门技巧上了。我是无所谓,继续睁大双眼,盯着词作和携意。会继续感慨,感慨台湾香港那些艺人的幸运:一个好时段里出了那么多好的文者、乐手和歌喉,就是四处乱走,也能凑成一流顶尖。

 

视频如今也是四处乱走的模样。经由刘家昌,七弯八绕地我就撞见了又一出《月满西楼》,童丽唱的。童丽是我闲逛时爱听的歌手,因为声音纯、用度专。要说档次,不敢过份去抬举。原因是她的唱口多落在口前部,舌卷口圈,唇声齿音,既不入鼻,也不穿脑过肺,容易轻漾,不易重长。一笔带过。

 

欣喜的是,他们的演唱均指向一人,宋代词学大家,我最最佩服的诗/词人,李清照。听歌时不知道这段词是易安居士写的。结果是,看见了“玉簟秋”三个字。把我整得立马叫绝。于是去查,一查心里就有了结语:李清照,怪不得!为何我特别并且最最喜欢李清照呢,道理我说过,就是因为她比她以前的任何写词牌诗歌的人都反动。看过她很多的东西,几乎没有一篇不是反动的。白话文从五四开始了革命?不,李清照早就开始了,甚至开始在关汉卿之前。居然是,她最早写了《月满西楼》:用词平易,曲调高畅,意境和寓意深长无际。虽说拿她去侃比前人有点过,但是,整个的文学素养和用度,就是词学界的绝顶。我从来不以为她甚至在后唐主之下。因为她不仅仅是用心境“写画”的人,文辞用度的革新和拓展无人能及。

 

就是玉簟秋三个字,也是碰巧了,簟字我用过,在我的《楚天阔》里,之前没有读过易安的这个一剪梅,所以内里非常欣喜。我的用度是,簟笰青,暗合舟,携岸歌,放唱“伯劳楚天畅阔”。离奇的是,随后一天我就写了《和李清照诗词一首》取的是《好事近》。两下无度默合,在今天,是天缘巧合?我就知道我读懂了她,于是她在我的心里气里了。玉簟秋三字用度之好,令人仰观不已。一个玉字是人、是水、是水上人、是竹青的样致,点出了楚天瑟秋。一颗心,生生活活地托住了浮愁流念,一往无尽。词学大家就是词学大家,在文心气度。

 

读诗词的人就能读懂读通所有。不可能的事。关键不在文法词度而在心律、气脉、情端、胸臆、气志等内怀趋向的恪守和前往突破中。这样文和人才能生生不已。

 

前段时候读了姜夔。姜夔,宋代大韵律家,字尧章,别号白石道人,著有《白石道人歌曲》大谈韵律。中国文学史上绝对的此间高顶。各位请看《化藏地云海亭望具区》其中片段:

 

茫茫复茫茫,中有山苍苍。大哉夫差国,坐断天一方。夫差醉莲宫,大浪摇不醒。越师何从来,夺我玉万顷。年年亭上秋,一笛千古愁。谁能知许事,飞下双白鸥。

 

没办法的,词学韵律曲歌大家手笔,不仅仅在词用和字节韵音上,还在胸臆气势中,秉天立地!

 

还读西汉辞赋大家司马相如(字长卿,绝棒的字号)的《上林赋》和《子虚赋》(子虚:皇室公子爷)。读得十二分地艰难,但是不愿离弃,不读到心脉气力,走势夺样,读了也是白读。不能盖全所有没关系,一点点地去理会,终究不过是点点滴滴的积攒,离离纷纷的汇聚,有益人心文度的。司马相如最让人垂涎的就是此二赋,外加鸿运高照,不仅被卓文君识得、还被看重最后拢为夫婿。天造地成,令人嫉歪羡煞!

 

请看两段精华:

《上林赋》:

离靡广衍,应风披靡,吐芳扬烈,郁郁菲菲,众香发越,肸蚃布写,目奄薆咇茀。

(目奄:我觉得百度可能犯了一个不得已的错误,这个两个字其实应该是一个字,而不是两个。赋里面不应该有五字一组的出现,在司马相如这种大家子手里,这类低级错误绝不可能存在。)

 

《上林赋》是非常难读的,没有个几十遍是进不去出不透的。他的动物和花名的通晓就够让人在两千多年后依然咋舌了。何况文长穿越,内中锦绣不断。

 

《子虚赋》(随齐王出猎):

摐金鼓,吹鸣籁。榜人歌,声流喝。水虫骇,波鸿沸。涌泉起,奔扬会。礧石相击,硠硠嗑嗑。若雷霆之声,闻乎数百里之外。将息獠者,击灵鼓,起烽燧。车按行,骑就队。丽乎淫淫,班乎裔裔。

 

文度景致方面,我大致知道司马君在玩什么。

 

 

学他还去摹本?想来不会。我会去试着读通,但不会私仿,拓范很有意思吗?没有的。我已开笔,总要一试的,做得成,就挂在司马府门前的树上做根飘带;做不成呢,就算我路过大门灯笼,斜歪着吼过。当不负前人后己就是了。胆子大点,文心上捅破天也不是不可以尝试的,又不犯法?何患之有呢?总不能让卓文君一人分享了所有。

 

也是傻家风人无形无状,没心没肺,不猜不度;还,看不见,逮不着,揪不住、打不烂、踩不死、毁不灭。谁让我爹娘生我来着?关汉卿来找我,我照样有话说:只许你,不许我?

 

最后想说,一剪梅的词牌规矩由来用度我看了。没什么大的道理,无非是想捆住后人罢了。管得住别人,压不住我。谁叫傻家是风人?

 

琼瑶啊?去看了,的确灵,但无法和前人相比的,因为她是敬仰和模仿。脱不了一个壳,就结不了自己的果,让他人去吆喝着献花吧,谁叫我穷呢?没得那份子钱。无奈!

 

也去看了姜夔的《惜红衣),以及同样词家蒋捷的《一剪梅》。均不如易安的。捧也无用。我还吹不了,不真实的事我如何瞎吹乱话?

 

姜、蒋二位输在了哪里?输在了轻巧上,输在了及深离长上。音律声度节奏词用再好,末了出不了深离远长,就是输,输在了心度气法上。这个东西不是仅凭技巧技术就可以随便玩得出来的。也是天造的地设,犟也无用的。

 

 

《月满西楼》
作词:琼瑶。作曲:刘家昌


这正是花开时候露湿胭脂初透
爱花且殷勤相守莫让花儿消瘦
这正是月圆时候明月照满西楼
惜日且殷勤相守莫让月儿溜走
似这般良辰美景似这般蜜意绸缪
但愿花长好月长圆人长久

 

 

李清照的《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今又是挑注:独上兰舟。竟是一个行字在里头,欲动初开,不尽无长。在我,就是绝冠。更有是,易安居士的月满西楼,满字带风,动灌夕阳中的庭楼,合了“东晷西昃”的讲头,指的就是东日出,西阳落的天晷地昃,即如今的规则前身。两度里都是仅仅用了四个字,内涵之深切远厚,尽显大家风范!

 

 

姜夔《惜红衣》(取个有簟的词):

簟枕邀凉,琴书换日,睡馀无力。细洒冰泉,并刀破甘碧。墙头换酒,谁问讯城南诗客。岑寂,高柳晚蝉,说西风消息。 

 

虹梁水陌,鱼浪吹香,红衣半狼藉。维舟试望,故国眇天北。可惜渚边沙外,不共美人游历。问甚时同赋,三十六陂秋色。

 

关键词:城中诗客。今又是挑注。

 

蒋捷:《一剪梅》: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

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潇潇。

 

何日归家洗客袍?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关键词:楼上帘招。今又是挑注。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SqDIMZOZWA

 

http://www.56.com/u64/v_NjIyNzc2NTM.html

视频做得俗不可耐,但是歌唱音质相应好些。大家就忍着点吧。谢谢!










鸡蛋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3-4-30 23:55
康寧之友: 时代各异,等量齐观?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足矣,呵呵。
可是我还是不行,我看见狗刨就头疼。我是个形式主义者,哈哈哈哈。
回复 康寧之友 2013-4-30 23:20
今又是: 可见,你的字一定不会差。
过去都要练的呢,也是人脸一张皮,现在的人绝,即便是大学生,大多数都是“狗刨”了。问好。 ...
时代各异,等量齐观?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足矣,呵呵。
回复 今又是 2013-4-30 14:44
康寧之友: 字出于人,意由己度,亦会了无可了...问好。
可见,你的字一定不会差。
过去都要练的呢,也是人脸一张皮,现在的人绝,即便是大学生,大多数都是“狗刨”了。问好。
回复 康寧之友 2013-4-30 13:53
字出于人,意由己度,亦会了无可了...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3-4-26 20:16
fengfeng: 我的第一反应是,黑客袭击
第二,我就不说了,吼吼已经说了。
是吗?他之前就说起过中文网的相关,我不想搭这种话题的。不过,他基本没有说错。知情懂事的人,说话还留着分寸。应该的。
回复 fengfeng 2013-4-26 20:12
今又是: 很有可能的,网络世界很复杂的,从人一直到技术,稍微不慎就会犯错。其实也没啥,谁都不是神仙,你不是,我也不是。哈哈哈哈。谢谢猫猫! ...
我的第一反应是,黑客袭击
第二,我就不说了,吼吼已经说了。
回复 今又是 2013-4-26 20:07
fengfeng: 关键时刻,副班长上了,顶顶顶! 没看到说明时,我真的吓一跳,以为网络地震了。
很有可能的,网络世界很复杂的,从人一直到技术,稍微不慎就会犯错。其实也没啥,谁都不是神仙,你不是,我也不是。哈哈哈哈。谢谢猫猫!
回复 fengfeng 2013-4-26 20:05
关键时刻,副班长上了,顶顶顶! 没看到说明时,我真的吓一跳,以为网络地震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