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来回的时光》

热度 6已有 6231 次阅读2014-6-21 09:52 |个人分类:哲笔信手|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来回的时光》_图1-1



带有结构性地书写文字有着稳定情绪的作用,而那样的稳定有着它自然的理由,就如我们吃饭需要餐具那样,现代文明的格式里,如果少去了这样一种格式,目的就会因为行为的无可着落变得欲知何去,不知何从。


那么,清晨的静远里,重新手捧刊印的文本,在字里行间寻找思维的脉络也可被当作一种一种格式,仅以一种难被搅乱的可靠手段,将未来从回忆中抽出来,放入现行的纯然中,让曾有、现有和将有的一切,在无争的景状里,完成契合或苟同。


那些曾用青春点亮时光的人们,如今都成了围绕着篝火余烬飘游的回声?剔去那些可被局外人计短较长的人名儿,那组依然活在回声中的身影,依旧鲜跃。他们,不都是披着诗意的情绪者,也不是带着文学冠帽四下邀宠的变态人。那时的人们,其表现可以是“去他娘”之后“我是你大爷”般的不逊和怪诞,请别计较,冷静地去看他们三尺书桌上彻夜的灯光和那个温暖不了世界却依然明澈的火烛,我们就能够明确地推断出他们在思考和进步上所做的个人努力。


他们中间的很多人,不再写文了、不再出书了、不再为了个可以拍成电影的文本头疼脑热了、也不再会四下里追着出版商死皮赖脸地为自己的文字做推销了。这是一种务实的退却,还是一种醒觉后无法重新激动的后果?我所知道的是,当时的文字见报和书本出版,总有的情节是为了一份可以贴补微薄收入的又一份进账。那是实际的好处,至于靠着成名得到更多实惠的希望,即便有,也是被深深掩藏起来并加以自觉克制的,为了一个文者的身样,也为了文字不会因为过度的势利,血溅在责任编辑的割弃中。


于是,如今想再读到那些人那样的文字几乎很难了,即便有,也是回越似的窥视,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但愿自己的良心一路下来没被狗吃了。


如今在读的文本中,文字越显得条目化了。条目自然可以拉出线脉,无可置疑地又是为不了解其时其人其状的大众们设立了一连串的阅读障碍。这些障碍其实不是文者的错,错就错在在一组组相关的概念上,条目在内在紧密相关的连带里,简约了书写和阅读的格式,并有意无意地通过这样的格式,将阅读者进行重划的群分,为了相互间彼此的节省。又于是,这样的文书,其目的并非向着大众去获取更多的认同,而是假设成为一种新的逻辑惯例,仅让知会者通过那扇尺寸有限的门户,进入一个不大有限的地界。


这原本就是一种可被解释为下意识的无奈,不同的仅是,这样的无奈不完全是下意识的,里面透着归拢守定后的持念和笃信。当很多涉及社会普遍化的议题不再那么可被文字展开、当公市价值混乱至文言诗说显得如此无所适从、当艺术的准线和裤裆文化扯为平行、当山顶的朝阳和水面的号帆成了一对旅游平躺着的消闲内容的时候,光秃和露裸竞相登场,那么语述者在温饱无碍的情状里,还能剩下多少耐心和斗志去“和光同尘”?前路遥遥,迷途登登中,再去集合一次,为了再度去完成对于道德的跨越?


他,他们都开始在回忆。其实这样的回忆足够冷静却谈不上中肯,因为实在的原因是想如此回转以对缺乏艺术情感的现代保持一个不短不长的距离,来表示对于某些更高的存在原有的敬意。


艾略特无疑可以归入后现代主义里承接了前现代主义气息的文学家,带着诗水流空气般的实在,将虚无重写:“向上的路就是向下的路;朝前的路就是就是回头的路,到了结束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开始的地方。。。。。。”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个空泛的后现代主义的涵盖外,应该有一个要点更加集中、囊括愈加广阔而不失精准的十字座标。可以说我知道这个点在哪里,是什么,也许我得再度为了一次有效的跨越,通过回望去走向开始的原点,希图通过这样的回归,去测定一个难定的范围。算作是回头的路径上,消化超前的路对于我该有的能量,并化出一份不一样的作业,以慰聊赖吧。

 

 

 










鲜花
2

握手
2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14-6-26 18:26
無心者無痕: 有時感覺到思維是有支點和被吸引的,即使表面上有其散漫甚至表現出跳躍式的波折,但內底裏仍然是會有迹可循的   ...
肯定的。会与知者而已罢了!
回复 今又是 2014-6-26 18:25
無心者無痕: 鏡內外與無鏡的區別,感覺隨著閃現即成過去故只能是書寫著過去,處於可劃分爲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層面中只能如此,而一旦躍昇於另一層面還會如此麽?圓點與圓弧邊的 ...
只有原始点才有存在的意义!
回复 今又是 2014-6-26 18:24
無心者無痕: 或許這才是交流的真正意義所在,至少是令參與者心照心怡的一種狀態吧
这叫“同渊唱会”! 谢谢,问夏安!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6-26 14:51
來回是相對的,而且每回一次再來時就發現距離的變化很大,有人覺得是越變越遠而有人會覺得是越變越近,或許是因爲時光在不同的層面裏會有不同的解讀,但有一點更明確的就是此文靜默地看與出聲的朗讀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非常感謝!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6-26 14:44
今又是: 你和我读的东西肯定有个几乎相同的交汇点,出现在反思反拷的对向独立中。这才会语出成这般的留言。这是一个极其要紧,同时也是个可以精简的非常庞大的问题。
周 ...
有時感覺到思維是有支點和被吸引的,即使表面上有其散漫甚至表現出跳躍式的波折,但內底裏仍然是會有迹可循的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6-26 14:31
今又是: 可不敢随便小瞧放飞的。
文字交流能有这样互动后的理解,是一种幸运。其它都是次要的。握手!
或許這才是交流的真正意義所在,至少是令參與者心照心怡的一種狀態吧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6-26 14:29
语默: 我们客观存在于过去,我们一直生活在过去,可我们从来都是认为这是当下的存在,最后我们都错了,关于写作与书本的关系,关于书本与世界的关系,在每个人看来,都 ...
鏡內外與無鏡的區別,感覺隨著閃現即成過去故只能是書寫著過去,處於可劃分爲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層面中只能如此,而一旦躍昇於另一層面還會如此麽?圓點與圓弧邊的距離是由半徑決定的,當半徑趨於無限大或無限小時,將會如何呢?
回复 無心者無痕 2014-6-26 14:22
放飞情感: 生存就有希求,对书的希求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中有的人在高贵中之遥,有的人在卑微中浅行,高贵与卑微是有区分,何种高贵?何种卑微是能称出分量的,这就按重量 ...
高尚情操隨著靈光閃爍於放飛的情感之中,真棒!
回复 田螺姑娘 2014-6-24 09:20
今又是: 谢谢!
    
回复 今又是 2014-6-23 20:06
白露为霜: “如今在读的文本中,文字越显得条目化了。”

现代读者没有时间绕弯,最好是直接端到面前,一目了然。
的确是那样。不过写者可以和读者稍许有点不一样,也是一种选择吧。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14-6-23 20:05
田螺姑娘: 哇.... 长篇大论--佩服佩服 你写我欣赏十赞!
谢谢!
回复 白露为霜 2014-6-23 18:49
“如今在读的文本中,文字越显得条目化了。”

现代读者没有时间绕弯,最好是直接端到面前,一目了然。
回复 田螺姑娘 2014-6-23 10:28
哇.... 长篇大论--佩服佩服 你写我欣赏十赞!
回复 今又是 2014-6-23 09:55
放飞情感: 那是,跟着凤凰走就是俊鸟了哈哈哈明天你去请奥巴马给我颁奖,告诉他给我颁发学走步奖。哈哈哈告诉他他不来,双枪老太要来了哈哈哈 ...
嗯,双枪老太婆是非常厉害地,解放后帮过不少人,年纪大了后也非常爽朗。她的后人我认识,所以听了些有关她的故事,派她去监管奥巴马算了。
回复 今又是 2014-6-23 09:51
语默:    !兄长辛苦了,呵呵,这两部影片我一定会看的,谢谢推荐!兄长继续看球吧,我平时也很忙,所以就不给兄长一一回复了,请兄长理解,将来有宽裕的时间,再 ...
OK.祝一切顺利!
回复 放飞情感 2014-6-22 22:24
今又是: 可不敢随便小瞧放飞的。
文字交流能有这样互动后的理解,是一种幸运。其它都是次要的。握手!
那是,跟着凤凰走就是俊鸟了哈哈哈明天你去请奥巴马给我颁奖,告诉他给我颁发学走步奖。哈哈哈告诉他他不来,双枪老太要来了哈哈哈
回复 语默 2014-6-22 11:08
今又是: 你和我读的东西肯定有个几乎相同的交汇点,出现在反思反拷的对向独立中。这才会语出成这般的留言。这是一个极其要紧,同时也是个可以精简的非常庞大的问题。
周 ...
   !兄长辛苦了,呵呵,这两部影片我一定会看的,谢谢推荐!兄长继续看球吧,我平时也很忙,所以就不给兄长一一回复了,请兄长理解,将来有宽裕的时间,再进行回复,O(∩_∩)O哈哈~
回复 今又是 2014-6-22 10:47
语默: 我们客观存在于过去,我们一直生活在过去,可我们从来都是认为这是当下的存在,最后我们都错了,关于写作与书本的关系,关于书本与世界的关系,在每个人看来,都 ...
你和我读的东西肯定有个几乎相同的交汇点,出现在反思反拷的对向独立中。这才会语出成这般的留言。这是一个极其要紧,同时也是个可以精简的非常庞大的问题。
周末去看了一部新电影,名字叫做《Edge of Tomorrow》(明天的边沿)。不将它翻成明天的边际,因为“现今”在某些既定价值的考量上,没有际的水准和质量。人之所以看重,只不过是站在生命意识的位置上,带着揪心般的疑虑,在面似欢快的娱乐中,深深忧虑。
《明天的边沿》采用了带有哲学理念的平述法,在电影艺术被称为Falshback的倒腾中,试图图解生命落于时间内容里后,只有死后才能获得的高一级的经验和站在这个经验之上的意识能力。这部电影试图以这种看似崭新的手法,让人们去重新看待死生,看待时间不在速度上,而是在内容变化和变化的次数上所能具有的功能。
又读了物理学家、天文学家霍金的讲谈,不可否认的是,他最后的生命功课不是去通过对于夸克的专究和量子对于整个传统物理学的影响,而是将精力转入一个宗教和上帝切切相关的、小小翼翼的轻问。而他可定碰到了一个难题:如何诚实地最后面对自己一次,将那个诚实过程的结果告诉大众,同时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谨慎,不至于因为科学面对宗教上帝仍有的“孱弱于无奈”,毫无意义地受所有带有宗教情绪和宗教情理的人的全面责问和否定。他既想保持一个科学家的纯然性,却不得不面对宗教势力和影响的阻碍,话于是说的惊惊颤颤地,最终还是耐不住要以一种样面上的无比崇敬去得罪上帝一次。何苦呢?我看是不够豁达。
什么是宗教本质的一体?这又是个非常庞大的问题,语默是个通灵的人,我想我简说一句不打紧的,因为对象不会错我就错不到那里去:
所有宗教归拢在一处,其实就是神秘和困顿间可以左右两说,死活不错的情感和情绪的纠结。是个可以融化又可以被随时冻结的相表。而最初的宗教比较更可信是因为不许”座标图腾的存在“。就以佛教来说,早先最多是个莲花座,而图样的原型,可以在古希腊通过中亚走入远东的金币上找到”雏形“。
宗教的概念,因为种类的繁多混杂,于是即便我使用上万的词组做成定语去囊括,也只能一次次地进入一个个相接的怪圈,里面没有更多的生命的概念,全是有关生命一组组诠注,人做的。说来话长,放在以后逐步打入文字吧,如果我还愿意坚持去写的话。
这两个点的连线,也是一句被概括了的话:人世绝大多数对于存在的误解,全部来自于误读。于是对于时间、速度和包含于二者内的一切不甚了了。如何理出次序来?如果理得出来的话,相对于虚无的存在,就会因为一体二物消失了对峙相应的彼一方变为首先的无此物了。这,就是所谓存在的本质和意义。
我在读的那本书的作者耐不住会想,最好别再出书了。因为他的文字形式犹如一袭被穿旧了的贵族衣袍,上挂的珠宝不管有多少存在的鲜亮,都会因为衣布的不堪负重而变得难以久附。岁月会催老筋脉和血色温度的,所以文字如果没有自觉破坏后重新锻造的过程,文述就不可能走过涅磐重新做到凤凰于飞!
权杖有句话说得很精准:词汇量不够的人,是永远无法精述主题和主题相关内容的。当然,十全的人没有的,我们只能找见廖若星辰的几个,在他们的身上看见一种不肯背弃的精神,亦步亦趋。
关于这点,我在文本中清楚地读见了。过度庞大的引用,自然能为自己见识找到超过自己见识的依据,可是当这一种想法成为一种文述的习惯,自己就会被自己下意识地压制贬低为一个自我无可超越的“泛二”。那么,如果还想以青年时节的鼎盛去重新找回自己,便于更新造化自己又一番的可能和理由就会因为自己的放弃而成为平流的重复。当然,想不重复旧式的延伸是很难的。于是我就在文章里看见那种跳跃式的篇制,仔细想了下,就发现人在某些地方一旦空了,就只好凭借他人的话语来增强自己内容的份量,因为大量的借用除了支撑起这个没有实际意义的作用外,我看不到其他的理由和好处。借用是可以的,偶尔一篇的一次,仅为告诉读者你对某人某说的赞同,或是告诉你的内容起点在哪里,你是怎样从那个提示和教导中开阔由放了自己是可以的,有时又是必要的,但是必须清楚的是,那不代表一个更新了独立见识还增长了独立的智慧的个体本人。
思维是个非常难把控的东西。因为思维本身没有独立性。思维不可能一个人去进行和完成,因为思维是必须有内容和实体所谓参照内容和对比价值规制的。有人会说思维的自我独立性,那是一种片面的可能,用来指出独立参照和对比的自我过程,行进在一个相对独立个体自我的环境条件里和时间状态中是可能的,也是有着的,但那不是思维全部的内容,更非思维的本质。而思维并不一定导致要么是对、要么是错的结果。思维只是要去做冷静的意识见证,把已知和将知的知识,通过一个自我有效的必要,落在当下去实现其转向智慧的生产过程。
这些都是些我在最近阅读里涉及到的事。相关的还有很多,这里和你这样的一说,是种流动,这种流动里会使人得到一次不一样的经历过程,涉及也或记下难得的不多。
你去看看威廉.戈登的《蝇王》这部黑白片吧那种片子的开头的剪辑和续连水准之高,很少有所谓大片能够比肩的。至少我看过的影片中,几乎没有可以超过这部片子的。
要看足球去了。有空再和语默磨牙。
回复 今又是 2014-6-22 09:41
放飞情感: 生存就有希求,对书的希求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中有的人在高贵中之遥,有的人在卑微中浅行,高贵与卑微是有区分,何种高贵?何种卑微是能称出分量的,这就按重量 ...
可不敢随便小瞧放飞的。
文字交流能有这样互动后的理解,是一种幸运。其它都是次要的。握手!
回复 语默 2014-6-21 23:14
我们客观存在于过去,我们一直生活在过去,可我们从来都是认为这是当下的存在,最后我们都错了,关于写作与书本的关系,关于书本与世界的关系,在每个人看来,都具有着不同的意义,这是每个人的价值判断标准,但唯一庆幸的是,某些人依然会坚守自身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一本书的命运,会有不同的未来,这是滑稽的世界,容不得我们思考,因为当我们去思考这些后来的问题,我们所认为的当下的世界又成为了过去的存在。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