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一零三:迷远》

热度 3已有 4859 次阅读2021-12-23 14:09 |个人分类:鸡零鸭碎|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鸡零鸭碎之一零三:迷远》_图1-1

这位幸苦了一辈子,七转八绕里赚的钱都丢到古董上了。家里的一角,都是他的生平喜爱,长期里收入的。

 

(序)

感恩节之前多少有点忙,多是为了一些礼数方面的事。完后又要逢圣诞,买礼物、打包、邮寄、请人吃饭,外加自己手头的事,不亦乐乎。现在总算忙完了。原本这个周末还要在家里设饭局的,有点犹豫,因为现在的疫情不是变好而是更糟了。应该是,少些来往比较妥。

 

(一)

前日晚上九点多,接到一通电话,老张夫人打来的,说要送几盒软壳蟹过来给权杖。上个周末如约过去吃个饭,其间权杖说起过,人家就记住了,专门送了过来。顺手还带来两个英国瓷器盘,说是好玩。

 

搬出纽约来到这里后,我就基本和外界没啥关系了。除了那位当初叫我过来看看居住环境是否适合搬移的朋友,其他人,一个不认识。认识老张很偶然,他的闺女是我招聘的,负责公司办公室事务,认识不久她就对我说,你跟我老爸一定说得来。于是,上个圣诞节邀来家里吃过饭。之后几乎没什么接触。前几周老张说,认识很辛运,希望我们能两周一月地碰个面。觉得他人不错,也就应诺了。

 

老张是个瘦高个,一把头发扎在后脑,挺艺术派的。也是沪上大家出身,以前住在富民路的别墅里,那里我很熟悉,家父也是从医的,说起来还和我外公是一路人。这样就亲近了不老少。

 

老张早年是从事平面设计的,之后离职下了海,先玩邮票,后弄股票,再进房市。没问他是为啥来到美国的。如今为了生计还在工作,但是他更在意的是他的古董。家里是满天世界的各国古董,万尺的仓库里也是存了好多。说起生活,他很淡然;提到古董,两眼放光;涉及未来,显得明白和宽松。要得!

 

权杖喜欢那两个英国瓷盘,他就来劲了,对我说,你喜欢什么只管说,过些日子我送一批过来。我怪权杖嘴太杂,我怎能好意思拿人家的私人收藏。道理是,那种人,早就不拿钱当事了,尽管那种玩,很费钱。那批人,看到好东西就会赖上直到拿下,拿到手后死活不肯放手的。每一件收来的东西都是“性命”,而每一个那样的“性命”里,都有他们的辛苦付出及那种付出里鲜活的经历和故事。为了拿下一件好东西,老张可以几日几夜熬着直到拿下的。

 

前日来家,我顺带给他看了那几张家传的老画,他特别喜欢那两幅扇面,说,如果想出手,他可以立即叫人过来出价。我说不了。家里很多名画都已“俱灭”了,老祖宗就留下了这几件“小东西”,我就留在手里了。也给他看了中国十二大名寺当家主持镇庙宝器碗口大的开光印章,他觉得那是个非常难得的物器,问我如何得到的,我说是老把弟的馈赠,星云大师是他舅,其它也就不方便多说了。


收藏方面,我很“贫穷”的。也不懂很多。可但是,依艺(中文网一博友)为我用欧楷行挥写的《玉语云堂》及语默用大豪篆录下的巨幅《心琴月》是我非常珍爱的。

 

当年,机缘巧合,应邀为依艺翻译了她罗汉像的行文,她几次三番想要付钱的,我知道她先生是私家银行老板,有的是钱,但我不要。最后扛不住她的坚持,我就要这位中央美院研究生毕业的大才女亲自研墨挥毫,在金色宣纸上落下了我写作的《玉语云堂》。这位姑奶奶事后跟我讲,写到发耿发疯了。好久不写了,为了写好,她花了三天时间,不断想着如何写好,不断责怪自己的手指和手腕不如从前。她私人的用章是大颗田黄石,叫人羡煞!难得她如此认真和看重,没法感激回报的。东西回到我手里,我会珍惜一辈子。

 

语默大篆写下的《心琴月》也是写得非常苦。几乎是花了数日,没日没夜般地“恶上”了。老觉得自己写的不到位,有时出现了个别错,就得重来,还会发疯加发狠。这幅东西写完转至上海,我专门请人裱好后,带到了美国。这幅字,也是我的珍爱和珍藏。

 

在中文网,我认识了许许多多非常有才华的人。我非常地感激、感怀和珍惜。那种语言没有办法全数的友谊非常感人的。也是一种荣幸,荣幸我能凭着真诚获得这样的友谊!

 

(二)

前日在老张家赴约,见着了他在古董收藏方面的朋友老贾。简单打招呼后,他按照国人惯有的路数问及来处和过去的行当。简单地回答后,他自觉地说起了他夫妇俩来自南京,也说起了他出国前工作的单位,听得出他很怀念和得意于出自那个单位的。他不晓得的是,我也出自此单位:北京总部下的上海分局。好家伙,我们过去居然属于同一系,也是难得了。他单位里我认识的人绝对不下十五位。说及军方和商家,居然互相都知道。提到南京饭店和金陵饭店,那我可是“遍地故交”的。我年轻时,交友挺广的,大江南北,东西两头朋友巨多。两下里一旦说及大家熟悉的人和事,是非常畅怀开心的事。

 

我到美国第三十三个年头了,太多的往事都云烟般地淡远了。离开纽约,我就就等于“挥别了天边的云彩”,除了跟自己,我跟谁去“忆往昔,峥嵘岁月”啊?实实在在的却是,你能在心底彻底抹去,彻底忘却吗?不能够!有好些朋友甚至家人劝我的:“好汉不提当年勇“,什么狗屁?!你以为我会和没有”当年勇“的主多说一言半句的吗?我从不想去颠倒那个已被颠倒的世界,可但是,人们是否知道乔布斯临行前的那句话:人生不是去走到未来中链接盲点,而是回去到从前(看清自己和目标。大意如此)。他,才是真正的哲人和智者。人跟我”空描“未来没用的,我要看你链接你自己进入未来的心气条件能力的。也别跟我空说钱,因为你得先懂得什么是人生真正的财富!


我跟那位说,平时大凡我都不啃声了,可有时见着一些人还会豪气顿生说,可知道这一句:曾为沧海难为水?

 

(三)

贾夫人偶尔间插话,说及了顾诚和《天道》,惊了我。还说到那批著名的演员和导演,我什么话都不想多说了。我认识的人不多,还都留在了久远的过去,还是知道些,对那批人中的许多人,我没什么好说的。这两天看了国内的一部电影《诗人》,还有一部美国的电影《不可被忘》(主演Sandra Bullock),我就更加无语了。同是小剧作、低成本、一线明星参与的片子(国内明星是宋佳),低低门槛设定是为了让人方便地进入,但是结果是大相径庭。前者,主题内容很让人期待的,可是电影的许多元素根本把握不好,分镜头和编辑之浅陋像是高中生的手笔。大时代,大背景放在那里了,愣是玩不出浪花来;后者呢,看似平常的展开,入味入理,结尾更是高手的大作,叫人敬佩。大嘴往高里吹,没用的,也不光是演员的水准问题,艺术作品,你不能做到魂出,玩个鸟!集体,也只有集体的深入和集体的智慧融洽了,才能涉及精深的。可不是?!还有,新生代玩不出大的花样来,俺们不苛求你可好?你至少不能在前人的旅程里退步,不该从前人的肩膀上跌落的可成?为何就是做不到?

 

玩玩时空挪移、搞搞道具桥段,可以,但你如果连效果都做不到位,何苦浪费了经历和时间整了个满脸的尘与土?艺术的语言也不是一段段的大白话,愣怕人理解不了,跟不上你的“人设”,而后眼珠、鼻孔和心眼上胡乱塞。看看人家的“剧设”:主人翁的左手虎口上刺青的那个K,是妹妹名字的缩写,一句话没加过,两个分开距离的镜头“点射”说尽了所有。那才叫艺术的高级手段。我们的语言和理解出了问题了,还是在虚浮的追逐里,渐行渐远了?我更关切的是民智,如何更上一层楼!也许,我急了尿裤子也是没有用。贾平凹的尴尬不会是我的,我也不用从厕所里急转了身忙去为了生活爬格子的。过去,写了不少,从未想了去投稿,出版界朋友多多,偶尔别人高抬了发了几段,从不要钱。电影《诗人》中唯一一句像回事的话我还是挺欣赏的:写给自己的,(然后)把玩孤独的。

 

人用一生写好一首也或是一行诗也就可以了,为的是那样一种纯粹的喜好和热衷,不去弯下自己的腰,不去低下自己的头!

 

(尾)

打了个电话给活宝,想让他俩过来吃饭的。孩子买了两处房产后搬过来了,父母去了佛州,接着要去葡萄牙度假、看房,我就照看些了。

 

他俩也是忙,干律师的,虽然在家里公干,也是挺幸苦的,每天十来台电脑一字排开了做事情,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挺不容易的。活宝跟她两个弟弟,我家两个儿子挺说得来的,见面就是疯,也好,可以调节下生活,不用整天埋在公干里,搏命赚钱。

 

说是屋顶平台烧烤炉前需要户外取暖器和藤椅沙发桌子的,节后方便了就给她送过去,反正手里多,挑好后送去就是了。不算个事。今年的圣诞新年也就这么过了。

 

祝大家各位圣诞新年快乐!希望来年疫情结束,万事复归安好!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21-12-27 11:48
九歌: 人用一生写好一首也或是一行诗也就可以了,为的是那样一种纯粹的喜好和热衷,不去弯下自己的腰,不去低下自己的头! ...
着上半句是电影《诗人》里的台词。 整部电影里:“词缺理穷”。电影作为艺术的语言,基本漏缺了。后半句就是本人的一点小心思了,上网至今,一直坚守着。问好!
回复 九歌 2021-12-24 23:06
人用一生写好一首也或是一行诗也就可以了,为的是那样一种纯粹的喜好和热衷,不去弯下自己的腰,不去低下自己的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