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今又是 //www.sinovision.net/?3355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向着你心灵的大殿 我 辉煌的剧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今又是《朦胧的明亮》

热度 7已有 839 次阅读2022-5-29 12:35 |个人分类:散记|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今又是《朦胧的明亮》_图1-1


 

清早起来,依旧驮着昨夜的思团,悠长悠长的一头,系在手里,维成晨绪。似乎不敢回头的我,犟不过那泛黄的沉甸,于是望了望,见着了朦胧的明亮。

 

从她那里,再一次地步入《雨巷》(戴望舒),复转出巷尾,在落雨停后飘着馨香的花伞边(概念出自身在北京的一文友),在《门前》(顾城)以别样的《三连音》(不才在下)吟出《致橡树》(舒婷)。没有功利,也不慕名,单纯如一个个长不大的孩子,《相信未来》(诗人食指)。。。。。。

 

诗的一路是幼稚的、也是艰难的,更是旷寂的。自打十七岁派去修地球,练红心,盐碱地头重新站起,芦苇滩旁重新出发,大学门口重新誓言,走了近七年。后面的又七年,学校毕业,工作翻译,登机出国,无疑是重新又踏上了插队之路。感慨诸多。没忘的有几多?反正没忘那一段恰似明亮的朦胧岁月。

 

朦胧诗?可以接受这个约定成俗了的语断,尽管它是那样如其名曰般地不确定,不坚实。却是一块那样的石,在时代拧转的十字口,站成了碑。

 

77年在中国现代文化的时段中,是个啥概念?那时的那里,站起了一个人,叫顾城。生于南方的人,很少知道两年后的白洋淀诗人,却多少都知道随其而至的诗歌朦胧派。那时,我还在日晒雨淋中,忙碌地修地球。白天,有苍蝇的乱舞;晚上,有老鼠的狂欢;累乏的身心想不见书香和诗行,更别说未来和希望。

 

时间,慢慢地在我的不觉中,滑入八十年代,偶尔回沪探亲时,会从沪上朋友嘴里听见个新鲜词:朦胧诗。

 

现在想想,流转与京沪间的顾城定是幸运的,他能接触到较多的书;幸运的还有类似余秋雨的那一类,命运多舛奇怪里,还能遇见书;白洋淀诗人也是令人妒忌的,他们虽然一天里必须借助煤油灯的光亮读完好不容易上手的书,毕竟还有,可以用来去除苦寂、打发时日、支起梦想、编构诗行。我那时,都没有。要读也就是三报一刊,或者内里早已虚淡和模糊了的零零散散。好在是,十五岁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心笔纸在荒凉的岁月里还能录下自身的四季和花香。

 

八二年于我是个伟大的年,进了大学了,户口随之返回了上海,人也回到了父母的身旁,还能更为经常了去到朋友圈,获知更多的文化讯息和书目。大学里,因为筹组诗社的关系,自己作为头,也就自然地被卷了进去,七七八八地写了点说是朦胧并非朦胧的诗。这么说的个由是,似是朦胧的虚漫里,都是非常清晰的个绪、情思、念向的书叙与表达,没所谓成熟的定样和规制,一副天成随然的模样。

 

如果硬要我去对朦胧诗做个个人的认定,我就觉得那时卷在其内的人有些个共性:生活疾苦、思想穷困、文底杂乱、内心清纯、质地平善、有点文好、还有青春与热血,期盼绽放。。。。。。因为这些个原因,出来的东西既要脱臼,又要入时,还要出声和前瞻,想不“朦胧”也不成。我们,都在觉醒中,太多的想法在心里,在自己座标的定位上,在走向前指的路途中。我们还没醒转,没有觉悟,更没有那许多针对问题的答案。

 

朦胧的意味,透着无奈的虚弱和杂乱的困惑,还追着些干净的飘美和温情的怀述,于是更显柔软了,以至被对于新潮诗歌也不确定的人套上了一顶朦胧的帽子。实在里呢,我们不乏坚挺硬朗的。《致橡树》柔软朦胧吗?不是的。那里面有不更的美丽、坚定的信念和挺拔的人格,树为楷模!

 

多年以后,很多人遗弃了朦胧诗,像是突进了,像是更新了,也是搞怪的多,真正如朦胧诗那般绚丽多彩,内外挺刮的诗,多已不见了。我依然没有太失望,因为我确信,那文脉的承继落在文化的长河里,灭不去的。我也无数次在现今人们的文段诗行里,看见了朦胧诗美丽的模样、端庄的气质和熠熠的光彩。

 

朦胧诗被打倒过的。八十年代近中期,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浪潮里、在从我做起的号召中。我的一位好友,就和邓丽君一起被彻底打倒过。在我,打倒如果是为了纠正一定的错误我是不反对的,可见的是,有些错打的东西毕竟还会站起来,自然地站成文化的记忆。

 

朦胧诗派也好,伤痕文学还是之后的其他文路写法,是个人都逃不过时代的影响。我所不齿的是,别可劲地为了声名利禄搬抄,你得站出个文人真正“独立寒秋”的模样来,不辜负时代的赐予,文化的寄托。就这两点来说,顾城和舒婷还是好样的。朦胧的帽子戴在头上,于是也没了必要去硬除,戴着就戴着吧,没有懊恼羞愧的。我不太过计较顾城之后种种的,因为他是个那样的人,而我在说的是朦胧诗,说的是一种文化的时代印象与现象,它的作用,在我始终有着的,如何去除?

 

录一段当初我的一位学友的诗句吧:

我走过

冬天的

大森林

一片云

。。。。。。

 

再有(学友):

我每一滴的泪珠里

都有一个你

。。。。。。

 

 

还有(在下):

要唱

只在月高夜明

或是晨雾中

为了未破的宁静

。。。。。。

 

 

灿烂伟大的八十年代,有幸走过;我间或也袭着朦胧的衣冠,没负了青春的旗号!










鲜花
6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回复 今又是 2022-6-10 20:50
mrasiandragon: 可不敢,以前年轻时不论我说啥,她都微微笑,现在她可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吩咐我。
你把枪放在书桌抽屉里,没始终别在腰上,怪谁呢?你叫俄罗斯把武器都放在库里的话,乌克兰也会叉腰手指加大嗓门地。除了我谁不会呢?对不?
回复 今又是 2022-6-10 20:48
mrasiandragon: 时代不同,现在放氣都要闷骚。
不打紧。不要独自闷头躲在被窝里就行!
回复 mrasiandragon 2022-6-7 12:01
今又是: 哈哈哈哈。还要偷偷滴。她是为你好,还想你哪天还能在前甲板对着太阳行军礼!
可不敢,以前年轻时不论我说啥,她都微微笑,现在她可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吩咐我。
回复 mrasiandragon 2022-6-7 11:56
今又是: 我就喜欢你的敞亮和幽默!
时代不同,现在放氣都要闷骚。
回复 今又是 2022-6-6 20:53
mrasiandragon: 两年前被医生开胸留痕今犹在焉能不大,现今酒都要在夜深无人偷偷舔(领导管得严)苦,苦,苦!。
我就喜欢你的敞亮和幽默!
回复 今又是 2022-6-6 20:53
mrasiandragon: 两年前被医生开胸留痕今犹在焉能不大,现今酒都要在夜深无人偷偷舔(领导管得严)苦,苦,苦!。
哈哈哈哈。还要偷偷滴。她是为你好,还想你哪天还能在前甲板对着太阳行军礼!
回复 mrasiandragon 2022-6-5 10:28
今又是: 哈哈哈哈。烦不了您的,你的心胸不是比南海大多了吗。
两年前被医生开胸留痕今犹在焉能不大,现今酒都要在夜深无人偷偷舔(领导管得严)苦,苦,苦!。
回复 今又是 2022-6-3 13:19
mrasiandragon: 多事之秋,烦人!
哈哈哈哈。烦不了您的,你的心胸不是比南海大多了吗。
回复 mrasiandragon 2022-6-3 12:35
今又是: 是啊,印度洋你去过,基本无碍,南太平也就那样了,您还是前出了东海去探探,那里的前景。
那里,龙虾是吃不上了,弄条Blue Tuna解馋吧,生吃熟烤,随您![em:3: ...
多事之秋,烦人!
回复 今又是 2022-6-2 14:31
mrasiandragon: 南海不太平,巡逻去。
是啊,印度洋你去过,基本无碍,南太平也就那样了,您还是前出了东海去探探,那里的前景。
那里,龙虾是吃不上了,弄条Blue Tuna解馋吧,生吃熟烤,随您!
回复 mrasiandragon 2022-6-2 13:07
今又是: 拖来夫人醉千秋,小手递,大口饮。不倒,无休!
看见你,贼高兴。
南海不太平,巡逻去。
回复 今又是 2022-6-1 15:00
mrasiandragon: 一醉解千愁
人醒更心忧
不能醉  愁更愁
拖来夫人醉千秋,小手递,大口饮。不倒,无休!
看见你,贼高兴。
回复 mrasiandragon 2022-6-1 11:49
今又是: 嘿嘿。左轮手枪前舰炮一起上,弄点鱼虾伴酒酿。一醉到天亮,照样! 祝老兄龙体康安,万寿无疆!
一醉解千愁
人醒更心忧
不能醉  愁更愁
回复 今又是 2022-6-1 11:28
mrasiandragon: 今又是  昨夜愁
抖一抖  塵灰依旧
拂不去  恼人
医生嘱咐  管他娘
偷酒半杯  特香
嘿嘿。左轮手枪前舰炮一起上,弄点鱼虾伴酒酿。一醉到天亮,照样! 祝老兄龙体康安,万寿无疆!
回复 今又是 2022-6-1 11:26
馗神王:    告知“o个评论”。这家网络也会睁眼说瞎话。
是,蛮多时候了,一直都这样。没所谓就是了。问好!
回复 今又是 2022-6-1 11:25
黄河魂的博客: 社会的人总要扮演两张面孔!
也是。
回复 mrasiandragon 2022-5-31 12:39
今又是  昨夜愁
抖一抖  塵灰依旧
拂不去  恼人
医生嘱咐  管他娘
偷酒半杯  特香
回复 馗神王 2022-5-31 08:37
   告知“o个评论”。这家网络也会睁眼说瞎话。
回复 黄河魂的博客 2022-5-31 06:30
社会的人总要扮演两张面孔!
回复 今又是 2022-5-30 13:23
馗神王:    为啥需朦胧?文人大多柔弱,怕纠辫子,不敢直抒胸臆吧。
那个时代,上层建筑奥底层认知还没有形成所谓的冲突,是时间的点未到。所以倒也不怕被揪辫子。所谓言控是相对的,在美国很多地方也是有言控的,哪里没有呢?时代、地域、历史、文化、经济和人为意识都不可能始终是绝对平衡的,所以,类似的问题,只要人类存在,就不会消失。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