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宣宣的小屋 //www.sinovision.net/?343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在这世上所有的喧哗里,唯有沉寂乃一方净土!以人为善,以善为人,平心静气!本博客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博主原创,博文插图来自网络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访谈:旅行在别处(2)

已有 1157 次阅读2011-10-8 09:29 |个人分类:我的专访|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一路向西》作者歌斐木专访2

小宣:那这一次,是否对当私人失去了信心,后来戒备心应该更强了吧

歌斐木:后来嘛,主要是西北人都比较豪爽,也实诚,所以也没有太在意,最最重要的是后来再也住过那么奢侈的旅馆。大多直接住在私人家中,主要是乡村没旅店,农人很豪爽,对我们热情,简直超过家人。更多体味到了一种田园牧歌式的东西,这可以说是最大的收获之一。

小宣:或许会有人把这本书当作一个寻梦的过程,或者纯粹游记,就你个人来说,你怎么看?

歌斐木:这个,我自己肯定有较为私人的感受。或者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鸡蛋,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认知方式,所处的角度来看,理解就不同。甚至于我们三个一起旅行的人,各自的感受也是完全不同的,虽然我们走的是完全相同的路。就读者而言,那感受就更加不同了,我曾经在后记里说,我所描写的内容可能只是一个面,而我的旅程是一个多棱镜,读者看到的是别的面,每个面都不相同。我没有过于明确的文字性的定位,只有感受,但是感受是文字不可准确表达的。一表达出来,就谬误了,所谓不可说,一说就是错。

小宣:呵呵,你也是80后。我个人认为这是一本写给大多数年轻人的书,那你希望大家如何来读这本书呢?

歌斐木:嗯,这个来说,比较简单。抱着轻松的心态看就是了。你可以理解成青春的激情,也可以理解成寻梦,甚至可以理解成行为艺术,都无不可。 我不主张当读者的导师,我愿意让读者自己去理解,这是读者的自由,也是一本书的内涵所在。限定死了,阅读空间也就小了。

小宣:在书的结尾,你用了“拈花一笑”和“虚幻之梦”和“敦煌那一夜”三个意象 ,这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为什么是虚幻之梦呢?你不担心读者们会失望吗?

歌斐木:应该说这个结尾具有一定的虚构成分,当然这个虚构在一个现实基础上的,只是这个现实很小。拈花一笑,虚幻之梦,以及敦煌,三个概念都和佛教有关系。先说拈花一笑,这个是一个佛家故事,也是敦煌莫高窟壁画的故事之一。宋代文献《五灯会元》中说: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或许,每个人对此段文字都有自己的理解。我的理解是迦叶从佛祖的拈花静默中,看穿了万事万物的兴衰荣枯,看清了自己过往的无谓执著。尽管我并不是佛教徒,但是佛陀的智慧的传播并不区分徒众。“实相无相”是众生最难明白,也无法走出的境地,何谓“实相”,何谓“无相”,恐怕只有那些脱离尘俗的人才能一眼瞻破吧。

小宣:那虚幻之梦又是什么?

歌斐木:这也是我在路上看到很多人,自己从内心生出的感受。虚幻之梦可以说是曾经开过的一个玩笑。当时在莫高窟遇到另外三个和我们一样的人,大家在洞外的阳光下休息,都说一个自己的梦想,是那种不能被实现的梦想。为什么梦想是不能被实现的呢。因为梦想是一种安慰,是一种追寻,但永远不能实现。能实现的那种东西叫做目标,不是梦想。目标是世俗性的,是物质化的,是外在的需求,比如地位啊,金钱啊等等。梦想是神性的,比如众生平等啊,自我放逐啊,哲学之王啊等等。

小宣:嗯。你们说的究竟是什么梦。

歌斐木:我的梦是做一个类似于射雕英雄传里面黄药师般的人物,拥有一个桃花岛般的地方。另一个朋友是统一世界,当世界总统,他所管理的世界没有警察,没有坏人,没有寒冷,大家都是平等的。其实他的世界总统就是一个桃花源的村长。说穿了,我们的梦都类似于乌托邦或者桃花源,只是放大了,或者加入了现代的理念。

小宣:所以就称之为虚幻之梦,对吗?

歌斐木:是的,因为他本身就是虚幻。人通过意识来感知世界,但又是意识导致虚幻。很多时候人们未必能分清楚虚幻和现实。

小宣:那最后的结尾“敦煌那一夜”意义更是特殊无比的吧。

歌斐木:因为前面都已经是一种下降,似乎在说虚无。但实际上,我的意思并不在虚无,我只是在表达一种超脱,一种超尘脱俗的东西。人,总是需要理想和精神的,自然不可少了梦想。而这个敦煌,可以说是青春的一个故事,但刚刚开始。并非结束。当然这本书结束了,这个故事没结束。

小宣:留下的都是给读者的空间吗?

歌斐木:是的。“敦煌那一夜”那一篇类似于一个小说的开头,但却是这本书的结束。所以,我给读者留空间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小宣:能详细给大家说说那一篇的内容吗?

歌斐木:嗯,当然可以。这是我和另外一个旅行团队中的朋友在敦煌火车站,尤其是那个小火车站内,沿着铁路走向远处的一个纪录,当时很想找话说,却一直没说话。后来,在凌晨时分,我们回来了。然后天亮,就该分别的,我们在一个汽车修理铺的大厅的座椅上度过了最后那几个小时,也就是黎明前的那段时间。当然,在小火车站内沿着铁轨往前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自杀的海子,还有托尔斯泰作品里的安娜卡里尼娜。 这个,基本上就是某种结束了,当然是表层的结束,实质性的前行。

小宣:这么精彩的故事,给人留下的却是不完整,你认为这是接近完美的故事吗?

歌斐木:世界上没有完美,只有接近。缺憾,有时候是一种美,这是我的一个花招。

小宣:好了,今天访谈到此就结束。最后预祝老师新书《一路向西》大卖。

歌斐木:谢谢。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