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06

热度 2已有 2187 次阅读2014-5-27 23:15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我曾经多次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做一个纯洁的人脱离淫邪思想的人。特别是从我读妇科研究生的时候开始,这种高尚的理想一直伴随着我。与此同时,我还时常对岳红波的龌龊思想进行坚决的抵制并作无情的斗争。

其实有一点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很佩服他。佩服他的胆量、佩服他勾引女人的手段。 

所以我经常鄙夷自己——你怎么这么虚伪呢? 

可是,对于那次向导师和师母下跪的事情,我却一直不认为是自己虚伪、矫情的表演。因为我在整个读书阶段从来没有过像读研后这样与老师近距离的交往和接触。

自从那天得知了岳红波的选择后我很失落。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的时间他居然从来没有对我透露过他的这个想法。那天晚上回到寝室后我一句话都没有同他讲。 

“怎么?生气啦?”他主动与我搭话。 

“你没有把我当朋友。”我闷闷地回答。 

“我也是才决定的。”他看着我说,“我一直在想,自己究竟是不是适合妇产科的工作呢?因为我实在不能克制自己的情欲。” 

我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还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 

“我今后当药贩子,你还得多帮帮我啊。”他随即过来与我套近乎。 

“我可没那个权力。对了,你开医药公司,有那么多的本钱吗?”我疑惑地问他。 

“我的父母会支持我的。”他淡淡地说。 

“你父母究竟是做什么的?”我问。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几年了,你可是第一次问我这个事情。你是不是一直认为他们很有钱?” 

“是啊。你看你的穿着、打扮,抽的烟的牌子。这就可以说明一切了啊。”我笑着回答说。 

“这说明不了什么。我的父亲仅仅是一个县级的小局长而已。有点小钱,烟嘛,都是别人送给他的。”他抽出一支烟,点上后说,“不说这个了。最近一段时间来,我认真地对药品行业做了个调查。其实开一个医药公司花不了多少钱。最关键的是以后的销售。” 

我说我不懂那东西也对那东西不感兴趣。他说你以后会感兴趣的说完后还朝我笑了笑。 

“不会。”我坚决地回答。 

“除非你对钱不感兴趣、对漂亮的女人不感兴趣。”他说完就跑到了自己的床上去了。 

“你什么意思?”我问他。 

“睡觉!这事以后再说。你今天感动了我。”他在床上翻了个身。 

我知道他指的是我下跪的事情。我顿时有些无地自容。 

当时没有想到他的话在我以后的从医生涯中完全得到了验证。我讲自己的这段经历的目的本来是想找到自己后来蜕变的具体原因。但是我却发现自己越是努力地去寻找就越加地混乱。 

研究生毕业典礼后的第二天曹小月就和我一起到江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去报到了。医院人事处的处长亲自来接见了我们,还对我们说了一大推鼓励的话。从人事处出来后曹小月对我说着都是导师的面子,我连声说“那是”。 

随后我们就去了妇产科病房。 

我和她都很熟悉这个科室。从我们进入研究生学习开始,这个地方就是我们常来的地方。我们曾经还以准医生的身份在这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从科室主任到一般的护士我们都很熟悉。 

妇产科主任姓黄。是一位作风泼辣的中年妇女。 

“欢迎你们到我们这里来工作。”黄主任对我们说。 

“还请多关照。”我们连声说。我感觉自己就像到了日本。 

“你们都是欧阳校长的高徒,以前也一直在我们科室实习。我知道你们的业务水平。”黄主任笑着对我们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就直接给我讲好了。” 

我们连声道谢、态度温驯。 

随后我们准备离开。 

“凌医生......”刚走到主任办公室门口我却听到黄主任在叫我。 

“我在外面等你。”曹小月对我说、同时朝黄主任笑了笑。 

“凌医生,我想给你说件事情。”曹小月离开后黄主任对我说。 

“您说吧。”我说,心里却有些惴惴。 

“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给你一个建议。”她看着我,说。 

“您说吧,我才参加工作,什么也不懂的。”我知道自己必须应该谦虚。 

她却忽然笑了起来:“你别紧张。我就是想建议你随时将你的络腮胡剃得干干净净地来上班。因为这是妇产科。” 

我有些不解、疑惑地看着她。 

“妇产科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科室,”她严肃地对我说,“你现在已经是这里的医生了,如果太男性化了就容易引起病人心理上的排斥。因为她们是来看病的,而且被看的都是她们隐秘部位,所以在男医生给她们看病的时候就往往容易产生一种受侵犯的感觉......” 

“黄主任,我明白了。谢谢您的提醒。”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急忙说道。 

她点了点头,微笑着对我说:“作为妇科的一名男性医生,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如何去保护自己。你现在的状况给人的感觉就是男性气质太浓厚了,姑且不说那些病人本身,就是那些病人的家属也会很排斥你的。在这种情况下稍微不注意就会造成病人以及病人家属对你的投诉。” 

我在以前还从来没有注意过这样的问题,还一直都以自己脸上那充满男性魅力的络腮胡而自豪。我连声答应立即回去刮掉胡子,随即就匆匆地离开了黄主任的办公室。

“黄主任找你什么事情?”看着我从主任办公室出来了曹小月急忙迎上来问。 

我把刚才黄主任对我说的话给她讲了一遍。讲完后我自己也觉得纳罕——怎么什么都对她讲啊? 

“嗯,她说得倒是很有道理。不过......”她点了点头道,随即却笑了起来。 

我很奇怪:“你笑什么啊?” 

“哈哈!可惜了你的胡子了。我看最好是用脱毛剂。”她在那里笑得直打颤。 

“那不成了太监了?”我却笑不出来。 

“你这么帅,本来就不应该搞妇产。”曹小月说。 

“帅又怎么啦?我帅吗?”我像小品中的朱时茂那样掂了掂脚、转了一圈,故作潇洒地问。 

“当然帅了,蟋蟀加草率!”她乜了我一眼道,“得,别再那里臭美了。怎么样?我给你送一刮胡刀?” 

“那可是女朋友送给男朋友的礼物,难道......”我正说着却忽然感觉有些不对,顿时便止住了口。 

我不知道今天是怎么的了,居然忽然在她面前变得随便、大方了起来。要知道在我们一起的这三年中我始终没有和她有过过多的交往啊,更何况这完全不是我的性格。难道是因为参加了工作、心情忽然放松了的缘故? 

她的脸忽然红了起来看上去更加的漂亮。 

“开玩笑的啊。你别介意。”我急忙讪讪地对她说。 

“你不反对的话,我倒是愿意送你一个。”她忽然抬起头来、娇声地对我说。 

我心中狂跳不已,傻傻地就问了她一句:“你还没有男朋友?”

“你个榆木疙瘩!”她气咻咻地跑开了。 

这是我第二次被人说成是“榆木疙瘩”。但是那天我很高兴、感觉很温暖。 

人生有许多的未知这种未知往往被人们称之为“命运”。就在那天,当我正沉浸在爱情来临的幸福中的时候却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小亮啊,你毕业了吧?能不能先回来一趟啊?”是父亲。 

“我今天刚报到呢。过段时间吧。”我向父亲解释。 

“你妈妈生病了,你回来看看吧。我对这里的医生不放心。”父亲的声音里带着恳求。 

我只能答应。父亲性格好强,要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儿子他是绝对不会这样说话,也许是因为妈妈的病有些严重? 

我急忙跑到黄主任那里去请假。 

“你刚毕业,本来就可以休息一段时间才上班的。你家里有事情就先回去吧。”黄主任答应得很痛快。 

第二天我就乘坐火车回到了父母的身边。我没有给曹小月打电话。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 

其实我为了这个电话究竟该不该打的事情还犹豫了许久,我最后决定还是等从家里回来再给她说,心想那样也好顺便正式明确我和她的关系。 

有人常说“人生无常”这样的话,这次回家后所发生的事情让我完全地相信了一个人的命运真的是自己难以把握的,命运这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却像一只无形的手时时在拨动着一个人的人生轨迹、让你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甚至还会影响到他人的命运。

“小亮回来啦?”我刚进门就看见母亲红光满面地迎了出来。我诧异地看着她。 

父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有些尴尬。 

“你别怪你爸,是我让他那样给你说的,”母亲急忙解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太想你了。” 

“明天是你妈妈的生日。”父亲站在那里对我说道,脸上带着愧疚的神色。 

我本来对他的欺骗还有些恼火,但是就在这一刻,我忽然惭愧起来。因为我猛然间清醒了起来——从小大都是父母在给我过生日,而我现在连他们的生日究竟是什么时间都不知道我想到那天在导师和师母面前的那一跪,心里顿时一阵酸楚。想起父母从小到大对自己的呵护,我不禁泪流满面...... 

“孩子,你怎么哭啦?”母亲顿时慌乱起来,“是我们不好,下次我们不再骗你了。” 

“爸、妈,是我对不起你们!”我哭泣着,仿佛自己还是一个小孩,“我今后一定多挣钱,然后把你们接到省城去住。” 

父亲和母亲对望了一眼,喜极而泣。 

当天晚上母亲做了一大桌菜,我陪着父亲喝酒。 

“小亮,你都这么大了,该找女朋友了。”母亲对我说。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让我过于兴奋吧:“有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哦?那你快说说,她是做什么的?家里都有什么人?”母亲笑得很灿烂。 

父亲也放下了杯子:“她漂亮吗?” 

我如实回答:“是我同学,云南来的。现在与我一个科室。” 

母亲顿时沉默了。 

“怎么啦?”我看着他们的样子奇怪地问。 

“你们都是妇产科的啊。她一个女孩还好,你却......要是你们两个人今后结婚了我担心......”母亲忽然说。 

我明白了母亲的意思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而我从事了一个作为男性不应该从事的工作。 

父亲点头说:“是啊,要是你们两个都是搞妇科的,今后夫妻生活会受影响的。” 

“不会吧?她很漂亮的。”我很有信心地说。 

父亲在摇头:“你现在还没有感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会厌倦的,男女之间一旦什么都经过了,那种神秘感就不会再有了。更何况你天天都面对那些病人,所以......” 

“你爸爸说得很对,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母亲在旁边说。 

“不!”我坚定地说,“我很喜欢她。” 

“你们确定关系多久了?感情到了哪一步了?”父亲忽然问。 

我顿时瞠目结舌地呆在了那里。此时忽然发现自己和曹小月之间似乎还并没有那种实质的恋爱关系,甚至我对她并不了解。猛然间,我想起了岳红波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他说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难道......我顿时心乱如麻。 

“好男儿不愁贤妻。”父亲在说,“你才参加工作,以后的日子还长呢。” 

我默然。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和母亲带着我。我知道这是他们想骄傲地带着我这个已经有了出息的儿子出去显摆一下。

“这是海亮吧?听说研究生都毕业了?”我们走在大街上,不断有人在问。 

“是啊,留校了,在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上班呢。”母亲总是骄傲地回答。 

“哎呀!你们两口子可真会培养人啊。”问话的人总是立即这样奉承。 

那天我们一家人都很高兴。晚餐的时候我父亲提议到外面的餐厅去吃顿饭。母亲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这家的猪蹄做得很好吃,上次我和我们单位的人到这个地方来吃过。”父亲带我和母亲到了一家叫“香菜馆”的酒楼并向我们介绍说。 

我朝父亲开玩笑:“今天可是妈妈的生日,怎么好像变成了您的啦?” 

“就是。”母亲也笑着说。 

“我吃高兴了你妈妈就高兴了,她高兴了不就过了一个愉快的生日了吗?”父亲“哈哈”大笑着说。 

“别去雅间,外面空气好些。”进了菜香馆后母亲说。于是我们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 

“小亮点菜吧。”母亲建议说。 

“妈,今天是您过生日,当然得您点菜啦。”我说,“我现在得去方便一下。” 

我说着就站了起来往卫生间走去。没走几步就听到父亲在恳求:“给我点一个红烧猪蹄。” 

我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喂!你是凌海亮吗?”我刚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在问。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我转身,发现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我的面前,个子高高的、很苗条,模样很漂亮。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却一时间想不起她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啦?”她笑着问我,模样很甜美。 

我摇头并努力地回忆。 

“我是赵倩啊,还记得我不?”她歪着头又问。 

赵倩?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我朝她笑了笑。我时常再这种情况下采用这种方式,这种笑既可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又可以迷惑对方仿佛我以及知道了她是谁。 

“记起来啦?海亮哥,听说你留校了?”她随即很高兴地问。 

“嗯。”我答应得很勉强,今天问这个问题的人太多了,还有......我有些尿急。 

她却兴致勃勃:“听说你当了妇产科医生?嘻嘻!” 

对于我现在的职业来说,虽然我在心里还有少许的隔阂,但是总的来讲我已经基本适应,不,准确第讲是已经认命。如果是其他的人这么问我的话,或许直接回答,但是现在,她,一位我根本记不起来她是谁的漂亮姑娘正这样问我,而且还不明其意思的“嘻嘻”笑着在问我不禁有些恼怒了。 

从小到大我的性格都比较平和,但绝对不是内向。我从来都不愿意别人的面前过于地表露出自己的不快,即使是在最不高兴的时候也仅仅是心里骂别人“狗日的”或者其他脏话。但是在我的记忆中,我还似乎从来没有把那些难听的字眼骂出口过。 

此时,我心里虽然恼怒但是却仍然没有表露出来。我说:“赵......那个倩,我先上下厕所。”

“我看见你爸爸妈妈在那个地方。一会儿我过来敬他们酒。你去忙吧。”她说着却忽然笑了起来。 

“菜都点好了。我点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牛肉。”我回到餐桌的时候母亲对我说。 

我笑着点了点头。 忽然发现自己从小到大居然还从来没有自己的父母面前说声“谢谢!”而且,我居然不知道母亲喜欢吃什么样的菜 

我只知道父亲喜欢吃猪蹄,还喜欢抽烟,其他的我却一无所知。我自己不孝深感愧疚。 

以前我在一本书上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最无私的人就是自己的父母! 以前不明白,现在我却完全领悟到了。 

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家的温情了。我陪着父亲喝着酒,母亲却在不断地给我和我父亲夹菜。 

“妈,今天是您的生日,您自己多吃点吧。”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亮长大了。”母亲说。 

我心想我都二十好几了,难道还没长大啊? 

“你小的时候长得可好了,又白又胖的。”妈妈仍然在那里说着,“可惜啊,以前搬家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的,哎!把你小时候的那些照片都搞丢了。” 

父亲微笑看着我却没有说话。我知道,在他们的眼中永远都是一个孩子。 

“凌叔叔好、阿姨好!”一个甜美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哦,赵倩啊。你怎么也在这里?”母亲看着我的身后笑眯眯地问,“来,坐下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我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来了。 

“我就不坐了,我们单位今天在这里有个接待。我是来给您们敬酒的。”我身后的那个声音说。 

“来,坐下、坐下!”母亲仍然热情地邀请道。 

我转过身:“坐会儿吧。今天我妈过生日呢。”我看见她满绯红。 

“真的?那我可要好好敬阿姨的酒了。”她说着就跑到另外一桌去拉了个凳子过来然后放在母亲的旁边、坐了下来。 

“阿姨,我祝您生日快乐!”她大方地我母亲祝福。 

“小倩,我谢谢你。呵呵,想不到你还会来敬我的酒。我谢谢你了。”母亲客气地对她说,“以前我们两家人还是楼上楼下今后你有空就来我们家里坐坐吧。” 

 听母亲这么一说,我忽然就想起来了——她原来就是我们家楼下的那个赵倩啊记得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她还说一个小姑娘呢。在我的印象中,她就是一个小屁孩。 

想不到,我真的想不到几年时间没有到她,她居然变成这么一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了。 

她与母亲碰杯,但是她的眼睛却在看我。我朝她感激地一笑。 

“叔叔,我敬您一杯吧。”她和母亲喝了后随即对父亲说。 

父亲微笑着说道:“你喝茶吧。你是女孩子,还是少喝点酒好。” 

母亲却说:“你个老顽固,小倩今天是高兴呢,你就不要管她了。” 

父亲不再说话,笑着把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赵倩浅浅一笑,将她自己杯中的酒也喝了。 

“小倩,我怎么没有看见你带男朋友回家呢?”母亲笑眯眯地问。 

“阿姨,我还没男朋友呢。”她笑着说。 

“哎呀,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贪玩!你看,我们家的小亮到了这么大的年纪了都还没有女朋友呢。”母亲感叹着说。 

“不会吧?海亮哥,真的?”赵倩用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惊奇地说。 

我发现她的眼睛里有一种神彩。我急忙低下头去吃菜。 

“海亮哥,我敬你一杯。”她站了起来。 

我当然只有举杯,客气地对她说:“谢谢!”

喝下酒后我发现她的面容更加娇媚了。 

“叔叔、阿姨,我得回我们那一桌去了。实在对不起,今天是单位在接待客人。不然我就在这里好好陪你们一家喝酒了。”她对我父母说,我感觉她眼睛里面亮晶晶的神采一直在向我闪烁。 

“好、好!谢谢你了小倩。”母亲也站了起来、连连致谢。 

“海亮哥,我走了。对了,你能不能把你的电话给我啊?有空我到省城来玩。”她笑着对我说,显得极其自然。 

只好把自己的号码告诉了她。 

“这个小倩可真不错。”她离开后母亲在那里唠叨道,“她在政府办公室工作,好单位啊。” 

我端起杯子与父亲碰杯,假装没有听到母亲的唠叨。 

“小亮,你觉得她怎么样?”母亲似乎很不满我的态度。 

“我有女朋友了。”我笑着对母亲说。 

父亲直叹气。

虽然与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吃饭没有和朋友在一起那样豪放,但是我觉得温暖。这种温暖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就有些喝多了。父亲也变得忽然话多了起来。 

“小亮啊,我给你说的那件事情你还是得多考虑考虑。”父亲慎重地对我说。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爸爸,什么事情啊?” 

“你现在那个女朋友的事情!”父亲说。 

我忽然有了一种冲动:“你们就别管了。万一不合适的话,到时候离婚就是了。” 

“什么?!”父亲和母亲同时惊声问道。 

我知道自己这句话在他们面前讲很是不恰当,但是我却没有了退路:“合不合适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我厚着脸皮说。 

“你这种想法可不行!”母亲严肃地说。 

我忽然感到一种烦躁,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六岁时候的那种逆反时期:“你们别管我的事情好不好?你们现在的思想根本就和我们这一代不合拍!” 

我的父母吃惊地看着我、顿时哑然。 

“对不起。”忽然后悔,喃喃地说。这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急忙接听。

“你回家了怎么也不给我一声啊?”是小月。不知不觉中,我在心里去掉了她的姓。 

“家里有点事情。”我小声地解释。 

......” 

“怎么啦?你生气啦?”我着急地问。 

“看来你没有把我放在心里。”电话的那头幽幽地说。 

“不是,小月!”我急忙说电话里面已经是一阵忙音。 

我急忙去摁重拨。她居然关机了! 

“这个女孩有点厉害啊。”母亲对父亲说。 

父亲不说话。我很尴尬、同时在心里有些怨恨刚才电话里面的那个她。 

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我心里大喜:难道是她刚才没电了?我急忙去看来电显示......我顿时失望,号码不是小月的。 

我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了,更何况这个号码我还不熟悉。 

“怎么不接电话啊?”母亲奇怪地问。 

“不熟悉我不想接。”我有些落寞地说。 

“小亮,你今天还没敬你妈的酒呢。”父亲忽然提醒我说。 

“算了,你别为难孩子了。”母亲柔柔地说。 

电话拼命地在响着。 

“谁啊?”我愤愤地接了电话。 

“海亮哥,晚上你还有其他的安排吗?”是赵倩。 

我看了母亲一眼。 

“是赵倩吧?”母亲问。 

我疑惑地看着她。母亲笑着说:“你那电话声音那么大,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我准备回家呢。”我朝着电话说。 

“把电话给我。”母亲向我伸出了手来。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把电话递给了母亲。 

“小倩啊。我们马上就吃完了。海亮他没其他的事情了。”母亲对着电话说。 

“妈!”我着急地叫了一声。 

母亲笑着把电话递还给了我。电话里面传来的是赵倩柔和的声音:“我在外面等你。”

“我们走吧。”母亲对父亲说。 

父亲点了点头、暧昧地笑了笑。 

“我们同学要去唱歌,你和我们一起去好吗?”到了香菜馆外面我看见赵倩朝我迎了过来、悄悄地对我说。 

“去吧、去吧!”母亲的耳朵很灵。 

我看了看父亲。父亲慈祥对我笑。 

歌城的包房很大。我和赵倩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大约有了十几个人了。 

“来啦?”音乐很舒缓、声音也很小,人们纷纷向我们致意。 

我这才看清楚了里面的那些男男女女——最大的也就和我差不多,穿着都很随意。我可以肯定地说,这里面的男人中我个子最高于是我就有了一种俯瞰的感觉;而在所有的女孩中,赵倩应该是最漂亮的。 

“这是我的朋友,省城大医院的凌教授。”她向大家介绍我说。 

我很惶恐:“还不是教授呢......” 

人们都友好地对我笑。 

“喝什么?啤酒还是洋酒?”赵倩问我。 

“还喝酒?”我大吃一惊。 

她笑吟吟地看着我说:“都这样啊。” 

那时候我对歌城完全是一无所知,以为到了那样的地方就必须要喝酒的。毕竟他们那么尊重我,我就更不好意思拒绝了。

后来我们都喝醉了,不过我还是很绅士地对赵倩说:“我送你回家。”我很绅士地对赵倩说。 

“嗯……”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含混不清她也醉了。 

她挽着我的胳膊,身体的重心全部倒在了我的身上。我奋力地让自己的身体保持着平衡、缓缓地朝前走着。 

“你......你住什么......什么地方啊?”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舌头已经不怎么听使唤了。 

“往......往前......走!”她比我更结巴、字与字之间也比我拖得更长。 

街上已经几乎没有了行人,我们两人依偎着、拖着身后长长的影子蹒跚着朝前走...... 

“就......就这里。”赵倩指着我们面前的那道门说。 

“那我回去了。”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舌头变得灵活了起来。 

“你帮我打开......打开门,我没有力气了。”她对我说。 

“敲门啊,你家里没人吗?”我奇怪地问。 

“家里没人,没人!我的父母早去世了!”她含混不清地说。 

我忽然感觉自己的心里一酸——她原来这么可怜。 

“钥匙呢?”我问她。 

“在我裤子的兜里。”她说,“你等等,我摸出来给你。” 

我打开了她的房门。 

“我......我想吐......”她说。 

“厕所在什么地方?”我顿时清醒了许多、急忙问。 

“在、在那边。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她说。 

“那怎么行?我扶你去。”我看着她摇晃着的身体说。 

“我没有想到从这个漂亮的女孩的嘴里吐出来的那些秽物居然会那么的臭。她匍匐在厕所里面的面盆上不住地“哇、哇”地吐着,最开始还是呈喷射状的呕吐,由于胃的痉挛早餐的压力过大,她吐出的东西被面盆的表面反弹回来、溅到了我的身上。

的胃开始痉挛起来,胃酸不住地正在往喉头处涌,急忙跑到了便盆处,“哇!我胃里的那些刚喝下不久的液体随即喷射而出。 

猛然间,我忽然感到自己的背心一凉、一股冷汗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虚脱了,随即就感到眼前一黑......

半夜的时候过来,因为膀胱里面巨大的压力。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着厕所的方向跑去。 

客厅的灯是亮着的。我着熟悉的方向跑了过去......可是,那个地方居然不是厕所!我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家。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急忙打量了一下自己......还好,我身上的衣服还比较完整。 

匆匆上完了厕所,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轻松了许多,但是却仍然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头也仍然疼痛得很厉害。 

扫视了客厅一眼,感觉自己的眼睛昏花得厉害。 

“你在做什么?”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是赵倩身上穿是睡衣的她出现在了卧室的门口处。 

“我好口渴。头也疼得厉害。”我含混不清地说。 

“我也是。”她的声音似乎有些沙哑,“你等等,我去给你倒水。但是我这里没有药。” 

她给我倒了一杯水来。我快速地将杯子接了过来、急速地喝了下去,忽然有些尴尬,我说:“我得回去了。”

她看着我,满眼的哀怨。我忽然害怕起来:“你怎么啦?” 

“没什么。”她的眼神暗淡了下。我心里依然惴惴不安,转身朝门口处走去。 

“海亮哥!”她在我身后忽然叫道。 

我转身、惊愕地看着她。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她用贝齿咬着嘴唇、直直地看着我。 

我大吃一惊:“什么?!” 

她跑过来拉住我:“你去看吧。” 

我被他拉着进了卧室,我看见,床上一片凌乱,地上还有一个枕头本来我还心存侥幸,但是眼前的情景让我感到了一丝的不详。 

她过去将被子揭开然后娇羞地回头看着我。 

床单上有着一团粘糊糊的东西,周围还有一点、一点的红色! 

我的脑袋“轰”地一下眼前感到一片模糊:完了...... 

她朝我靠了过来、依偎在了我的怀里:“海亮哥,我是你的人了......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tea 2014-6-6 07:27
"一个人的命运真的是自己难以把握的,命运这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却像一只无形的手时时在拨动着一个人的人生轨迹、让你朝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甚至还会影响到他人的命运。"
很同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