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40

热度 4已有 1616 次阅读2014-6-3 00:14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我现在很少到黄杏儿即使我有时候到病房去也很难得看到她。如今我的事情太多了。大部分时间呆在行政楼里面,偶尔会去上几次门诊,去病房的次数本来就很少

“你这样可不行,专业丢掉了很可惜的。”小月对我说。我叹息着说道:“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设备处那么多的事情,还要搞科研、上门诊,我哪来那么多的时间?”

“你想过没有?我们医院一直以来都是专家当正院长的,就是那几个分管教学和科研的副院长又有哪个不是某一科的学术带头人?你这样子即使今后有所发展,最多也只能去当分管后勤的副院长。”小月又说道。我知道她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却发现自己逐渐地在厌倦自己的这个专业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征求她的意见。

“先辞掉你现在这个副处长吧,等职称上去了再说。”她淡淡地道。

我有些生气:“你不也是团委书记吗?你怎么不辞职?”

“我可没有耽误我的专业。我在病房一样地上班,门诊和科研也没落下。你呢?”她却笑着问我道。我不禁汗颜。

辞职?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自己真的辞了职的话,今后再找这样的机会可就难了。而且,别人还不知道怎么猜测呢。

其实说自己忙那仅仅是一个借口而已,我在行政楼办公室的很多时间都在那里看报纸。以前那些公司见使用美女来公我的关收不到什么效果后就很少有人再来找我了。

不过我很佩服岳洪波,他总是过一段时间放弃他旧的器械公司然后又去注册新的公司,我们医院的很多设备大都被他揽过去了是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幕后的他。

小月的番话对我的震动很大。我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后就直接去找了黄主任。我请她还是安排我在病房管几个床位。她想了想说:“你的这个想法我应该支持,但是你的时间允许吗?”

我点头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我今后将自己的时间调整一下就是了。”

她笑着点头道:“我真是很羡慕你们年轻啊。”

我随即说了一句让自己牙齿酸了一个礼拜的话来——“少壮不努力,老大徒悲伤。”

“我要去学开车,周末没时间陪你了。”我对小月说。她一点都不感到诧异,她笑着说:“去吧。到时候专职司机。”

我调笑道:“你级别可够高的,驾驶员都是副处长。”

她乜了我一眼道:“你可真够得意的。”

我急忙将嘴凑到她耳边说道:“你就是让我这个副处长给你洗脚我都愿意的。”

她忽然满脸绯红地转身来双眼迷离地看着我:“但愿你一直都这样对我好。”

我过去紧紧地抱住她道:“你就是我的豆腐。”

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什......么意思?”

“拿在手上怕掉了,放在怀里怕坏了。”我柔声地对她说。

她听到后猛然间挣脱了我。我诧异地看着她的背影。

“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你现在怎么变成油嘴滑舌的了?”她没有转身、直接走到门口处打开门往外面走去。门外传来了她的声音“我今天夜班。”

我不禁苦笑——拍马屁拍到马尾巴上去了!

我给柳眉打电话告诉她我想学车的事情。“好啊。周末我们开车到郊区去我教你吧。”她爽快地答应了,“不过本师傅虽然不要学费,但是水果、饭菜必须得要最好的。”

我笑道:“郊外最好的也好不到那里去。”

“我可是说的最好的,不是说的最贵的。”她笑着说道

周末。

我打车到柳眉住的地方然后上了她的车。

“看来你的那位女朋友很厉害啊,你是不是怕她看见是我来接你啊?”柳眉坐在驾驶台上笑话我。

“怕女朋友是男人的美德。”我大言不惭地说。柳眉趴在方向盘上“哈哈”大笑。

“我发现你开车很有天分。”柳眉在给我讲了驾驶的基本要领后便让我在一块平地上开始练习。

“是吗?”我信心大增。

她点头道:“开车其实并不难,这和智力没有多大的关系,关键的就是感觉。说到底,开车其实就是一种技术活,开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开得好了。不过有开车天分的人就会学得快一些。”

“哦,这样啊。”我在平地上不住地转圈,有时候仍然有些手忙脚乱。

“开车到了一定的程度后就可以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在这种境界下开车才可以开出美妙的感觉来。”她又道。

我踩住刹车将车停了下来问道:“什么是人车合一的境界?”

“就是车的速度跟着你的思维和需要一致。当你看着挡风玻璃前面的道路时候你的手会很自然地去随着你眼睛看到的情况调整方向。也就是说,当你开车开到和你走路一样自然的时候就达到了人车合一的境界了。”她说道。

我认真地体会她所说的那种意境。我忽然明白了,顿时大笑道:“独孤九剑!”

柳眉“哈哈”大笑,她说:“就是那意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随意为之才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

接下来我开始上路。郊区道路上的车很少,这让我感觉学习起来大为方便。

“好啦,我们找地方吃饭吧。我可饿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开始嚷了起来。

我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心里顿时很是有些歉意。

“来吧,你把车开回城去,我请你好好吃顿饭。”我急忙对她说。

“就在附近找一家农家乐吧,城里的菜可没有这里的新鲜。”她却说道。

郊区的农家乐很多,我们的车行不远就看到了一家。

一位农妇迎候了出来,她热情地向我们介绍道:“我们这里的猪都是粮食喂的,一点没有加添加剂。鸡也是真正的土鸡。”

柳眉大大咧咧地道:“我们就两个人,你看着安排吧。”

“知道呢。你们俩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儿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标致的一对儿呢。啧啧!”那农妇笑着说。柳眉笑得灿烂如花。我摇头苦笑。

商业的气息已经浸入到了乡村,这农妇的话很明显的是一种习惯性的奉承。

“东西倒是不错,就是味道差了点。”我吃着菜评论道。柳眉笑道:“这些菜可是在城里很难吃到的。城市里面的东西都被加了很多添加剂,绿色食品太少了。”

我点头道:“是啊。现在的饮料、食品里面都含有大量的添加剂。这些东西造成了现在很多儿童出现早熟。我有个病人的女儿才九岁就开始来月经了。真是太可怕了。”

我正说着猛然间停住了。我看见柳眉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急忙地道:“对不起。”

她却忽然问我:“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叹息着摇头,安慰她道:“人生有很多遗憾,也许上天就是要人有这种遗憾才显得完美吧?比如你吧,长得如此漂亮,这就是上天对你的恩惠啊。”

她摇头道:“我倒是宁愿自己长得像一个丑八怪,只要今后能够有自己的孩子就行。”

“那些丑八怪却会很羡慕你呢,她们都希望自己都长得有你这么好看呢。”我笑着温言地道。她忽然笑了起来。

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对她从来不会有一丝淫邪的想法,我和她就是她所说的那种哥们关系。

“下午还练不练?”她问我。

“当然啦。”我回答说,“就是怕你太累了。”

她笑着说:“累倒是不累,就是坐你的车感觉太吓人了。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沿着公路一直往前开。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开出去了多远,也不知道我们现在与省城的距离。

“我开得是不是太快了?”我问旁边的柳眉,心里有些飘飘然。她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快?你最大时速还不到20码。

我嘀咕着说道:“我就是觉得快嘛。”

“新手都这样。因为这速度比走路和骑自行车快。”她在那里不住地笑着。我哭笑不得:“你这表扬很有意思。”

“你算不错的了。这才多大一会儿啊你就可以上路了。”她不再和我开玩笑认真地对我说。

我自己也觉得很不错,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开车的感觉。

“你买车的时候最好卖一个自动挡的,那车更好开。”她忽然向我建议说。我摇头道:“我想买一辆越野车。”

她看着我说道:“那车可耗油啦。。。。。不过,你收入高,不会在乎那点油钱的。”

“我主要是想今后有空的时候开出去玩。什么西藏、新疆、可可西里无人区,我都想去!”我豪情地说。

“太好了,我陪你一起去!”柳眉忽然高兴得大声地对我说。

我转脸看着她:“你有时间吗?”

她颓然地道:“没时间。”

我“呵呵”笑道:“那就没办法了。”

“我今后将假存起来。凡是我值了晚班后的假我都存起来。”她忽然说道。我不以为意地道:“存吧,你慢慢存!”

当天我一直练习到下午五点过。

“今天差不多了,还是我和开回城去吧。”柳眉看了看天色然后对我说。

“晚上我们好好地去吃一顿?”我忽然感觉饿了。中午的饭菜味道不好,我吃得很少。

她摇头道:“我今天晚上有任务。改天吧,改天你请我就是。你可要记住啊,今天你欠下我一顿饭啦。”

我嘀咕道:“那我一个人到什么地方去吃饭呢?”

她转脸看着我奇怪地问:“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我无言以对。

“你这人真奇怪!”她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去开她的车了。接下来我没再说话。但是我眼睛的余光可要感觉到柳眉时不时地在看我。她忽然问我道:“你和你女朋友吵架啦?”

我摇头。

“明天我不空了,下周再带你出来吧。”她说,“你先准备八张照片,标准照。明天你送到我们派出所来,我去给你办驾照。”

我摇头道:“不知道明天有空没空呢。”

“明天是星期天啊,你要值班?”她不解地问我。我苦笑道:“我还以为是星期一呢。行,我明天下午送过来。”

在城市的一处繁华地段我找了个理由下车。柳眉朝我笑了笑然后开着车离开。

我确实不想回家。是因为那个出租屋还不算是一个家呢还是我不想与小月在一起?我仔细地想了想,似乎这两个方面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猛然间我明白了——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和外面的朋友在一起了长期呆在家里也会寂寞的。

“岳总,在忙什么呢。”我给岳洪波打了个电话。

“手上一大堆的事呢。”他懒洋洋地说。我顿时说不出了话来。我发现他也变了。以前他总是过了一段时期会主动地叫我,但是现在......难道他真的是太忙了?

“你忙吧。我顺便问问。”我有些生气。

“怎么?今天听你声音好像不大高兴啊,遇到什么事情啦?”他在电话里面问道。

“没什么,我去学了一天的车,刚回城。”我回答,内心还是渴望他能够邀请自己。

“准备买车啦?”他问。

我含糊地道:“先学会,以后再说。”

“最近太忙啦。我准备把公司搬到一个新的地方去。我在市中心的位子买了一层楼,现在正在装修。”他对我说。我大吃一惊:那得要多少钱啊这家伙最近肯定是发大财了。

“祝贺你!”我话。

:“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啊。”

我明白他说的是我给他引见秦连富的那件事情。

“你最开始买的那辆车还在不在?就是你最开始买的那辆别克车。”我问他道。

“在啊。怎么啦?”他回答。

:“借我开段时间吧。我想尽快学会。”

“没问题。不过那车可是自动挡的,对你学车帮助不大的。”他笑着说。

“至少对我体会方向和速度有好处吧。”我说。

“那倒是。那车放在车库里面的,我现在也很少用了。有时候医院的朋友借用的时候就拿给他们。那车被他们拿去撞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我光是修理费都不知道花了多少呢。得!你这个新手拿去撞吧,只有不撞到人就行。”他在电话里面大笑。

“我现在过来拿吧。”我有些迫不及待。

“好吧。过来我们一起吃饭。现在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他说完便压了电话。我心里很是欣慰看来他还是以前的岳洪波。

不过我隐隐地感觉到了我们之间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

半路上岳洪波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告诉我让我直接到吃饭的地方去,他在电话上说了那个酒楼的名字和具体的地点。

“吃完饭我让人开那辆别克车送你。然后就把那车放到你那里好啦。”他最后说。我心想今天晚上吃饭的人肯定不止我们两个。

难道最开始他认为我去参加不合适?不然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讲呢?我忽然有了一丝的不快好像我成了一个要饭的了。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吧?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岳洪波告诉我吃饭的地方在市中心的位置。我到达的时候人已经到齐了。

秦连富。还有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的那个刚毕业的护理专业那个叫袁华的学生。简梅也在

“兄弟,听说你要来我真是高兴极了。”秦连富看见我进去的时候很高兴的样子,他张大双臂朝我拥抱过来。我觉得他的样子很是夸张。

我忽然发现袁华和秦连富的关系有些不一般了,从她看秦连富的眼神就可以知道就像小月看我的时候的那种眼神,自然、随和却又包含着情意

“好像我是多余的人啊。”我看着他们说,“你们成双成对我却是孤家寡人啊。”

“岳总已经叫人来陪你了。你就耐心地等待吧。”简梅笑。我笑着问岳洪波道:“你今天给我配的是谁啊?”

“她来了你就知道了。”他对我说,做出神秘的样子。

“岳总,你这可不公平啊,我们凌兄弟每一次陪他的人都不一样,可是我呢?”秦连富顿时不满起来。

“那我走就是了。”袁华忽然站了起来,作势要离开的样子。秦连富急忙伸手去拉住了她:“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啦?”

“我很自觉的。”袁华乜了他一眼道。

“秦大哥,你可真幸福啊。你看我,要是我这样说的话还不知道我身边这位要如何折磨我呢?”岳洪波大笑道。

“我才难得管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简梅瘪了瘪嘴说。

“看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幸福啊。”秦连富也“哈哈”大笑起来。

“目前就是我们海亮同志没有这样的幸福了。不着急,马上就到了。”岳洪波却忽然将脸转向了我。

我很是好奇来的会是谁呢?

酒菜都上了桌,但是岳洪波说的那个人还没有来。 

“来,祝大家周末愉快。”岳洪波端起了酒杯对我们说。 

“同乐。”秦连富笑道。我笑着举起杯喝下。 

这时候门口处出现了云霓。我朝她身后看了看却没有发现其他的人。在岳洪波的手势下坐到了我的身旁。 

“刚好合适。你也将你那杯酒喝了吧。早都给你倒上了。”岳洪波说。云霓浅浅一笑道:“没问题。不罚我酒就好了。” 

“你们今天有什么事情吧?”我还是对前面岳洪波的淡漠有些挂怀。 

岳洪波看了我一眼道:“本来是想和秦处长谈一下省二院的事情的。不过我们已经谈过了。” 

我点了点头。 

“那个医院我还比较熟,如果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给我讲一声就是了。”我希望自己能够帮上点什么忙。 

“他们要买一台CT。”岳洪波道,“工作都已经作得差不多了。来,我们喝酒。这工作上的事情最好不在酒桌上谈。” 

我端起了杯子。 

“凌大哥,来,我敬你。”袁华忽然举杯对我说。 

“谢谢!”我朝她微笑道。 

“告诉你们一个消息。”酒过几旬过后秦连富忽然说道。我们都看着他。 

他微微地笑道:“我可能在最近要到地方去工作了。” 

我大为诧异:“省政府不是更好吗?” 

“到地方去任实职吧?”岳洪波问。 

“到一个县任县长。是正县长。”秦连富笑道。 

岳洪波即刻就站了起来道:“你这可是空降到地方去啊。前途无量!来,我们大家一起敬我们未来的秦县长。” 

我也站了起来道:“祝贺!”但是我心里却不明白那个县长的职务和他现在的职务相比究竟哪个更好。 

大家高兴地将酒喝下了。 

“所以啊,岳总,今后你公司的事情我可就帮不上什么忙啦。”秦连富随后说道。 

岳洪波连忙道:“您事业为重,来日方长啊。您说是不是呢?” 

我忽然感觉到了岳洪波对秦连富说话时候的语气比以前更加地尊重了。秦连富点头道:“我准备花上几年时间好好干工作。为政一方,造福于民。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好好地珍惜这个机会才是。” 

岳洪波和我都点头称“是”。 

“只要我不贪,只要我一心一意地好好为老百姓办事情,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拥护的。你们说是不是?我根本就不需要去贪啊,我现在的钱够我花的了,我还去贪那么多钱干什么呢?你们说是不是?我现在需要的是实现人生的价值、需要的是社会对我能力的认可。你们说是不是?”秦连富开始激动了起来。 

我很是怀疑他已经醉了。 

我们大家当然都得说“是”了。 

“哈哈!今天失言了。不过没关系。因为我们都是朋友嘛,而且你们都不是官场上的人。何况组织部已经都找我谈了话了。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他接着说。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今后谁给钟省长当秘书呢?” 

他忽然笑了:“那是组织上的事情。我可就管不了啦。不过给领导当秘书可不是一般的人都能够干好的。呵呵!算啦,今天不说这个。” 

“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岳洪波笑道,“秦县长,您说个章程吧,怎么喝酒?” 

秦连富连连摆手道:“岳总,你可先不能这样称呼我。县长这个职务可是要经过人大选举的。酒也不能喝多了,我可不想在下去之前出什么事情。” 

“那好!等您正是上任以后我们来看您。”岳洪波点头道。 

大家便不再喝酒,所有人都在吃着东西说着一些不相关的话语。 

“我吃好啦,我要先走一步啦。”不多久秦连富站了起来说道,“你们都留步任何人也不准出这个雅间的门!” 

我们都坐了下来。我吃惊地看着袁华过去挽住他的手离开了。 

“对不起,开始秦处长说要和我谈事情。”岳洪波对我说。 

“你道什么歉啊?我们谁跟谁啊?”我责怪他道。其实几杯酒下去后我的心里早已经释然。 

他也笑了。 

“云霓,我想去方便一下,你陪我去嘛。”简梅忽然对云霓说道。云霓随即站了起来。 

“快点啊,我们还要喝酒的。”岳洪波对她们道。看着她们出去后我问岳洪波道:“曾可呢?我怎么好久没看到她啦?” 

“她早就离开我公司了。”他淡淡地道。 

我很是奇怪但是却不方便多问。 

“她居然提出来要和我结婚。你想着可能吗?”他忽然又说。 

我很是替他着急:“那这件事情陈莉知道不知道?” 

他忽然笑了起来:“她知道了那还得了?!我给了曾可一笔钱让她离开了。这女人!” 

“那你不怕简梅今后......”我看着包房的门口悄悄地问他。 

他笑道:“她就是我公司一般的员工而已,我和她没什么关系的。” 

我狐疑地看着他。 

“你以为我像你啊?见一个上一个的。”他拍了拍我肩膀道。我大笑道:“你这么说好像你还要比我单纯多了似的。” 

他随即正色地道:“我早都改邪归正了!” 

我不住地打量着他。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我发现他的眼睛在躲避我的目光。我忽然大笑道:“我看你身上的细胞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变异。” 

他也仰头大笑了起来。 

我叹道:“世道变了,我们岳大老总也居然如今变成圣人了。” 

“陈莉不让我碰她,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岳洪波忽然悄悄地问我。我哭笑不得:“怎么还没有搞定啊?你这个少女杀手怎么问起我来啦?” 

他苦笑道:“我就是拿她没办法。” 

我忽然想起以前他给我说过的那件事情,忙问他道:“你告诉我当时你是怎么追上她的,我就告诉你办法。” 

他一怔,随即笑道:“很简单。有一天我和她父亲喝酒的时候也要求她陪着我们喝酒,趁大家都有了酒意的那一刻我忽然跪下来向她求婚。” 

我不相信:“就这么简单?” 

他笑道:“就这么简单!” 

我摇头道:“鬼才相信!” 

“真的!我当时说得是声泪俱下。我说我今后将如何如何对她好,如何对她的父母好。反正我在那里说了一大堆,说得我自己都感动了。结果陈莉的父亲还没有说话她的妈妈却先说了:小莉啊,我看洪波这孩子很不错的。你就答应了他吧。陈莉的父亲这才说:除了洪波,其他的人我们都不认。陈莉这才答应了我。” 

我大为感叹。心想这也够为难的了。 

我发现自己却太过顺利了。确实是这样,自己得到的一切似乎太过容易了。我现在想起那些事情来好像容易得让人感到害怕。 

“喝酒。你和她喝酒,把她喝醉了不就得啦。”我给他出主意说。他直摇头:“我试过。每一次都是我先被她灌醉她的酒量比我大多了去了。” 

我不禁暗自好笑,又道:“带她看A片。” 

他瞪着我:“找死啊?那她不立即和我说拜拜才怪呢。” 

“那怎么办?”我双手一摊。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已经有办法了。我马上和她结婚!” 

我一怔,随即也“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办法最好!” 

“你们在笑什么?这么高兴?”简梅和云霓进来问我们。 

“我们在商量今天怎么把你们俩搞定。”岳洪波厚颜无耻地说。简梅笑道:“岳总你说反了吧?我和云霓刚才还在商量今天怎么把你们两个搞定呢。” 

我和岳洪波对望了一眼同时叹道:“世风日下,这个社会怎么变了呢?” 

我们四人随即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岳总,我们还要喝酒?”云霓问道。岳洪波看着我。 我急忙摇头道:“不喝了、不喝了。”我心里惦记着明天去练车的事情。 

“也行。我们改天再喝吧。”岳洪波说着便站了起来。 

出了酒楼我看见章师傅正站在那里。 

“你开那辆别克送他回去,然后打车回家。”岳洪波吩咐他道。 

章师傅连连答应。 

“我和凌大哥一起走吧。”云霓对岳洪波说。岳洪波笑着点了点头我看了他一眼告诉他千万别误会他仰头“哈哈”大笑着带着简梅朝他那辆奔驰车走去。 

“你妹妹呢?”上车后我问云霓。 

“在家呢。”她回答。 

“今天岳总又是只叫了你?”我又问。 

她看了一眼前面的章师傅然后道:“不是。我是想每次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来也不大好。” 

我心里忽然一动随即问道:“你害怕你妹妹吃亏所以就自己来啦?” 

“会吃什么亏啊?”她笑着反问我道。我顿时哑口无言。她却在那里笑得花枝乱颤。 

第二天柳眉说她实在没空,于是我就自己开车去到郊外练了几个小时。下午的时候柳眉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让我马上把照片给她送过去。 

急忙跑到照相馆去照了像。 

“最快什么时候可以拿?”我问照相馆的人。 

“半小时。但是价格要贵。”他回答。 

“你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洗八张照片出来。价钱的事情好说。”我说着便将一百元钱递了过去,“够不够了?” 

“行,我半小时内给你洗出来。”他接过钱后对我说。我再一次地感受到了金钱的力量。虽然只有区区一百元钱的事情。 

很快地我就到了柳眉所在的派出所,我把照片递给她,她看了看照片,说道:“嗯,不错。蛮帅的。” 

我得意地道:“那当然。” 

就是看上去太老了点。”她忽然大笑了起来我急忙凑过去看,忽然发现照片上的人根本就不是我不过我认识照片上的那个人,竟然是我的导师 

肯定是照相馆的人拿错了照片但是,导师怎么会到那个地方去照相啊?我急忙从她手上将照片抢了过来对她说:“拿错了,我回去从新拿过。” 

她笑着道:“怎么这么粗心啊?你还是医生呢。” 

我无言以对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她忽然叫住了我:“算啦,我开车送你去吧。”

“对不起啊,我把照片给你拿错了。”当我拿出照片的时候照相馆的那个人直向我道歉。 

我指着手上的照片说:“他什么时候来照的相啊?” 

“昨天中午吧。”他回答。我点了点头,还是不明白导师为什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照相。 

我本来想帮他将照片取了的,但是我随即又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他没有让自己干的事情最好别过多地去参与。 

“这下不会错了。”我笑着将照片递给了柳眉。她在驾驶台上抿着嘴笑。 

“需要什么费用的话就给我说啊。”我告诉她。她朝我一摆头:“上车!今天晚上你请客!” 

我急忙道:“遵命!” 

后来,她将车开到一处地方停下,她对我说:“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我问:“这是什么地方?” 

“车管所。我去把你的照片递给他们。”她说着便朝那栋办公楼跑去。 

不多久柳眉就回来了。 

“我那同学说要请我们吃饭。”她走到车门处对我说。我急忙道:“随便怎么的也应该是我请客啊。” 

“算了,今天到了这个地方就应该他请客。”她笑着说。 

“那怎么好意思呢?是我来麻烦他啊。”我急忙又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啊。我说了他请客就得他请客。吃个饭嘛,多大的事儿啊?”她忽然不高兴起来。 

我急忙点头说“是”遇到她这样一个男人性格的女人我还能怎么办? 

经柳眉介绍,她车管所这个同学的名字叫冉旭东这是一个长相白净、身体有些瘦弱的小伙子。我完全不能想象他居然也是从警校毕业的。 

“我哥们,凌大医生。”柳眉将我介绍给她的这位同学。我急忙伸出手去:“幸会!” 

他的手与我的手握在了一起。我没有想到他手上的劲居然那么的大。 

“你这习惯怎么还没改啊?见人就叫劲!”柳眉看出来了。冉旭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绝对看不出来,他曾经是我们警校的散打冠军。”柳眉接着介绍说。 

“那怎么分到车管所来啦?我觉得应该到刑警队才是啊。”我替他鸣不平。我知道这是最好的奉承方式。 

“唉!没办法。我是想到刑警队去,可是没那个命啊。”他直叹气。我忽然有了一种冲动:“说不一定我可要给你想个办法。” 

他喜出望外地道:“真的?” 

我大为得意:“我试试吧。” 

我随即给秦连富打了一个电话。 

“秦处长啊,忙什么呢?”我打通了电话后忽然有些后悔了。但是看见冉旭东和柳眉看着我的眼神却让我不得不继续把话往下说。 

“还不是那些烦人的事情。”他在电话里面笑着说,“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我小心地说。 

“说吧,什么事情?”他问道。 

我大脑飞快地转动着:“这样的,我有个朋友,现在在车管所工作。他可是正规警校毕业的,你看能不能想办法将他调到刑警队去啊。” 

电话里面忽然没有了声音。我将手机拿到眼前一看,却看见通话仍然在继续只好将手机放在耳边耐心地等待。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说话了:“兄弟啊,你说这人和你什么关系啊?” 

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忙道:“很好的朋友。” 

“这样吧,你把他的基本情况发到我手机上。不过兄弟啊,今后这样的事情你可不要轻易地答应人。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的。”他在电话里面对我说。我仿佛看到了他责怪的眼神。 

“是、是!”我急忙道。心里却很是惭愧。 

“好啦,这次我就办了吧。记住啊,以后不是特别的关系可不要轻易地答应!”他再次叮嘱。 

“怎么样?”冉旭东满怀期望地问我。我忽然有些痛恨自己、痛恨自己这么冲动,不过既然到了这一步我也只能将错就错了:“没问题了。” 

“太感谢了!”他的神态让我暂时有了一种满足感。 

“那是什么人?和你什么关系?”柳眉狐疑地看着我问道。我自得地道:“我们省副省长的秘书。我哥们!”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关系。我开始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她怪怪地看着我说。 

我更加地觉得自己这件事情办得太过孟浪了。 

“柳眉,老同学,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走,我今天要好好请你们俩吃顿饭!”冉旭东兴奋地道。我现在心里有些别扭这都是被秦连富那几句话给闹的。 

“改天吧。今天我还有事情。”我拒绝道。柳眉看了我一眼道:“那就下次吧。你调动的事情下来后再说。不过他的驾照你可要赶快办好才是。” 

“把你的相关情况简约地写一下,马上发到柳警官的手机上吧。”我吩咐他。 

“你是不是忽然觉得帮他那么大一个忙来换一个驾照不划算?”回去的路上柳眉问我。 

我没有想到她问得这么直接。我说道:“我应该先征求你的意见的。因为我根本就不了解他。其实我倒是认为你最合适到刑警队的。” 

柳眉看了我一眼道:“这只说明你很单纯、也很善良。不然你不会那么轻易地答应他的这件事情。” 

我不禁汗颜:“应该是极为不成熟。还有就是想在你面前表现、表现。” 

她忽然双眼灼灼地看着我。 

“你别那样看我啊。我可受不了!”我笑道。 

她忽然叹了一声道:“我可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我笑道:“为什么非得要看懂啊?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更好吗?” 

她叹了一口气道:“我们是哥们啊。对啦,我的事情你就别考虑了。我就想呆在派出所里面。女人嘛,清闲就好。” 

我连连点头。

 










鲜花
4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