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42

热度 3已有 1498 次阅读2014-6-3 23:22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小珍还处于麻醉后的沉睡中。我给她作了一次检查,情况看上去还不错。 

“谢谢您,凌医生。”王华德感激地对我说。我估计他并不知道我没有参与这个手术的事情。 

“你跟我到办公室去,我想和你聊聊。”我朝他点头说。 

他跟着我来到了办公室。我请他坐下然后亲自去给他泡了一杯茶。坐在那里,我看见他的眼睛在随着我转动。他很紧张。 

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温言地对他道:“你别紧张。这次你侄女的手术不是做得很好吗?” 

“呵呵!”他朝着我憨笑。 

“你爱人怎么样了?”我随即问他。他苦笑道:“还不是那样。” 

我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老实憨厚的男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可以去领养一个孩子。”我向他建议道。 

“我去算了命,那算命的人对我说我是命中无子。”他苦笑着说道。我忽然有些生气:“别听那些算命的胡说!他们大多数都是骗钱的。”我发现自己有些激动了,即刻就温言地对他道:“还是去领养一个孩子吧,这样的话等你们老了也有个照顾自己的人。” 

他摇头道:“现在这个社会,自己的亲身儿子都难得照顾到自己,何况领养来的呢?” 

我一怔,随即心里直叫惭愧他说得很有道理啊。就拿自己来说吧,我的父母又何曾得到过我什么样的照顾啊。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我急忙转移话题。 

他苦笑着回答:“早下岗了。我和我老婆在我家门口开了个面摊,每天将就可以糊口。” 

我心里不住嗟呀。 

“看来你挺难的。以后我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没有。如果可能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下吧。”我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话显得很苍白。 

他站了起来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凌医生,你可真是我的活菩萨啊。我太谢谢你了。” 

我也随即站了起来:“把你的电话给我吧,我到时候好通知你。”我想了想又道:“你先坐一会儿,我马上打电话问问。” 

我随即给岳洪波打电话:“岳总啊,在忙什么呢?” 

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与那个曾经的同室生疏了许多。 

“瞎忙呢。怎么啦?找我有事?”他问我。 

“当然啦。”虽然我有一种生疏的感觉但是看着自己不远处坐着的王华德我还是将那句话讲了出来。这不光是为了帮他一个忙,还有一个面子的问题,“你那里需要人手吗?如果可能的话麻烦你帮我解决一个人的工作问题吧。” 

“什么学历?”他问。 

我将电话捂住问王华德:“你什么学历?有什么专长?” 

“没什么学历,就干力气活儿。”他不好意思地说。 

“他以前是普通的工人,现在下岗了。”我随即告诉岳洪波道。 

“行!你让他来吧。帮我守药品仓库。工资嘛,一个月一千二,干好的话还有奖金。你看怎么样?”他对我说。 

“太好啦!谢谢你老同学!”我很是高兴转身对王华德笑道:“好啦,我同学说可以让你去上班,工作性质是守仓库、药品仓库。每个月工资一千二,另外还有奖金。” 

他怔怔地看着我:“谢谢!”我发现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这时候小月进来了。 

“这是老王。”我向她介绍说。我现在的心情极为高兴。 

“你好。”小月朝他笑了笑然后到了她自己的办公桌处坐了下来。 

我拉着王华德出了办公室悄悄地对他道:“这是我未来的老婆。她今天晚上值夜班,小珍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直接找她吧。” 

王华德不住地朝我道谢。我岳洪波公司的地址给了他随即想了想,从身上拿出处方签然后在上面写了一句话:“岳总,这就是我电话上给你介绍的那个人。拜托啦!” 

“你将这个条子拿去直接找公司的老总。”我说着将那张写了字的处方签朝他递了过去。 

“我回设备处去。”我回转到医生办公室对小月说,“晚上吃饭你自己到医院食堂吧。” 

“好!”小月抬头朝我笑着说。 

我没有直接回设备处,而是先去了检验科。 

“华主任,你们对这次准备购买的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啊?”我找到检验科的负责人后问他。 

“我们还在考察呢。”他回答。 

“那请你们尽快将相关数据交到设备处来吧。”我公事公办地对他说。 

“好吧。”他的态度很温和。 

出了检验科主任办公室不远,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问得过于简单了点,我犹豫了一下变转身朝刚才那个办公室走去,刚到门口处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很小的声音:“小人得志!” 

是华主任的声音。我心里猛然间一哆嗦,站在那里顿时迈不开自己的双腿。此时,差点就想进去找他问清楚甚至与他大吵一架但是我忍住了。 

老子又没有惹过你,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我心里愤愤地想道。 

带着郁闷与愤怒,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心里不禁就想,他为什么会在背后说我是“小人得志”呢?我什么时候成了小人啦?一直以来我把自己的名誉看得很重要,我对王华德的那件事情的处理方式除了内心的不安以外其实还考虑了自己的名誉问题。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讲良心的人但是现在,居然会有人在背后骂我小人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愤怒过后却是极度的失落与郁闷,我的心里慌慌的很是难受。 

傅余生进来了。 

“怎么?今天没去科室?”他纯粹是无话找话。我回答:“去了,刚回来。” 

“检验科的工作我们已经作好了。”他坐了下来后对我说。我看他的样子明显对我有一种讨好的意味。 

“华主任同意了?”我问他,脸上的笑容很不自然。当然,这只有我自己知道。他点头道:“他同意了。” 

我装着惊奇地样子问他:“他这人可不好说话的。你们怎么作的工作?” 

他笑而不答。我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猛地一拍自己的头道:“我真傻!” 

他也笑了起来,随即站起来去关我办公室的门。 

我看着他。他笑着走到我办公桌的前面从身上摸出一张卡来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面:“哥们,这是我们的一点儿小意思。” 

我顿时明白了,忙将那张卡朝着他的方向推了过去,道:“兄弟,我早说过了,我纯粹是为了帮你。我肯定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东西的。还是那句话,我不想我的朋友今后在监狱来看我。这一点请你一定理解。” 

:“这......” 

笑道:“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但是这件事情最终还得由医院的领导说了算。” 

他犹豫了一下将那张卡拿了回去:“那我就谢谢你啦。” 

我笑道:“我们之间还那么客气干什么?”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范院长。但是我有些怕他。所以......我想麻烦你给他说说。”他随即又道。 

我摇头:“老兄啊,你是知道的,他可是分管设备的领导我比你更害怕去给他说这样的事情呢。谁知道他手上有没有熟人呢?” 

他点头道:“这倒也是。唉!我这个从外校分来的人就是差这种人脉关系啊。” 

“反正我这一票没问题。我只能向你保证这一点。”我认真地对他说。 

他再三道谢后离开。 

如果检验科那个姓华的推荐你们的那个产品的话,老子坚决不同意!看着傅余生离去的背影我恨恨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云霓打来了电话,我去到了她告诉我的地方。这是位于市中心一条小巷内的一家饭馆,店名叫“小绵羊”。进去后我发现里面已经挤满了人每一桌都差不多已经坐满了。 

云霓在靠近里面的一张桌子处叫我我看见还有云裳也在就她们两姊妹。 

我从桌子与桌子之间人与人的后背之间的微小缝隙中挤了过去一路上不住地向那些我不认识的食客们道歉。 

“快来坐。凌大哥。”云霓热情地招呼我。我笑了笑然后坐下。 

“凌大哥好。”云裳笑着和我打招呼,她看上去不但漂亮而且非常的可爱。 

我朝她微笑:“你也好。就我们三个人?” 

“是啊。我们姐妹花陪你还不满意啊?”云裳调皮地问我。我朝周围看了看,发现好多人都在悄悄地朝着我们这边看。一个男人带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在这里吃饭可是够引人注目的。 

“让他们看好啦羡慕死他们!”云霓忽然笑了起来悄声地说。 

“万一碰上熟人了我可说不清楚呢。”我苦笑着说。 

“那有什么?”云裳笑道:“不就吃饭吗?” 

云霓却道:“对不起,凌大哥。这个地方没有雅间,但是味道很好。你看,这里早就坐满了人了。我还是中午的时候来订的座位。” 

我点了点头,道:“谢谢啦!” 

“我们喝本地的白酒吧?”云霓征求我的意见道,“凌大哥,五粮液和茅台我们现在可请不起。” 

我笑道:“行!就来江南大曲吧。五粮液和茅台只是一个名而已我喝不出来它们究竟有什么好。” 

“凌大哥安慰我们姐妹呢。”云霓笑着说,“不过凌大哥,虽然我们现在请不起你和好酒,但是我们希望今后能够请得起。” 

我敷衍地道:“你们年轻,机会很多的。” 

酒上来了,锅里面已经开始沸腾。 

“凌大哥,我们先吃点东西再喝酒好不好?这样才不会伤胃。”云霓征求我的意见。 

我当然答应。这家的涮羊肉确实味道不错生意好总有它的道理。我心里暗暗地赞叹。 

她们一直没有说今天找我什么事情,我也不去问她们会讲的我深信这一点。 

周围很嘈杂,但是我们这里却很安静。我觉得这样有些尴尬,忽然就想起去问她们一件事情:“你们觉得傅余生这个人怎么样?”

云霓怔了一下,说道:“冯大哥,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我说:“当然是真话了。其实我对他不大了解,所以才忽然想到问你们。”

道:“我觉得这个人很坏。前不久,我男朋友说他的腰有些痛,结果就去照了一张片,照片的结果是肾结石。本来我那天准备陪同他到医院去的,可是我妈妈却在那天生病了,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傅余生请他帮忙结果傅余生告诉我说我男朋友得的是什么性病后来我问我男朋友,我男朋友才告诉我说傅余生居然找他索要红包我听了很生气。不过我也有些怀疑我那男朋友真的得了性病,于是就和他大吵了一架,后来我男朋友急了,拿出化验单来给我看,我这才知道傅余生居然是那样的人。” 

云裳说:“他真的很坏。经常骚扰我姐,还骚扰我。” 

我在心里暗自叹息: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是男人都会对她们同时动心的。这个想法当然不能说出口,但是我却继续问道:“就这个原因你和他分了手?” 

我问她们道:“说吧,你们找我什么事情?” 

云霓问我道:“听说你们医院最近要进几台全自动生化分析仪?” 

我顿时怔住了,因为我没有想到她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有这回事情。”我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有没有机会?”她问得很直接。 

“很难。”我想了想,道。 

她美丽的双眼顿时黯淡了下来:“我真的希望你能够帮我这次。我太需要这次机会了。” 

“你不是帮你们岳总做吧?”我想到这件事情岳洪波可没有向我提出来。果然,她在摇头:“是另外一家公司。我悄悄在另外一家公司兼职。” 

“哦。”我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她看着我:“我真的就没有一点儿机会了吗?” 

我叹道:“好像检验科已经确定了他们想要的品牌了。” 

她忽然道:“检验科?最终决定权不是在你这里吗?” 

我摇头道:“我上面还有领导呢。” 

“那个范院长?”她问。我点了点头。她忽然笑了起来,眼睛中的那种美丽的神采又回来了:“那还不是你说了算?” 

我忽然有了一种极大的满足感,禁不住就自得地朝她笑了笑。 

“不说了。凌大哥,我们继续喝酒好吗?你喝酒你女朋友不会责怪你吧?”她笑着问我道。 

云裳也在朝我举杯,刚才她可是一直没有说话。 

“她今天夜班。”我回答。 

云裳拍手道:“你的意思是说今天你是自由人,是吗?” 

我瞪着她:“你凌大哥什么时候都是自由人!” 

“我知道我们凌大哥一直都是自由人呢。我和你开玩笑的。”我没有想到云裳这小丫头居然会跑到我的身旁坐下然后用手挽住我的胳膊,而她那颗美丽的头颅却顺势靠在了我的肩上。 

隔着厚厚的衣服,我仍然从我的胳膊处感受到了那种异样的感觉上次黄杏儿挽住我的时候的那种异样的感觉。我的心开始激动不已云霓却在我的面前看着我不住地娇笑。 

人的意志其实都很软弱。特别是在这种可以让人从骨子里面感受到了温柔的时候,在这个时候男人是很难拒绝诱惑的,此时,我的心里还充满着期盼。 

不过,我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因为我知道她们是对我有所图。这样的事情很可能会在今后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离开的时候我对她们姐妹俩说:“我会帮你的。你放心吧。明天你将资料拿到我办公室来。” 

其实我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主要还是那天检验科华主任在背后说我的那句话让我感到愤怒,我想借这件事情让他失去面子。

至于傅余生,我觉得只怪他运气不好,谁让他和华主任勾搭上了呢?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