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44

热度 2已有 1751 次阅读2014-6-3 23:25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唐小芙在我面前,我盯着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把那些费用都拿去岳洪波的公司报销了?” 

“是的。”她回避着我的眼神轻声地回答。 

“为什么?”我加大了声音。她没有回答我。 

“你应该知道我和他的关系!请客吃饭能花几个钱?做生意哪有不投入成本的?难道你就对钱那么的看重吗?”我越说越气愤声音也越来越大。 

“对不起。”她忽然哭了起来。我害怕看见女人哭泣,顿时心软,温言地对她说道:“你把那些费用算一下吧,算清楚了还给他。这几个月不是还没有分红吗?那笔费用我们平摊吧。对了,黄杏儿那份以后就不给她了。她已经给我说了。”

“可是,那些费用里面有一部分也是为了岳总公司的业务啊,这怎么算得清楚?”她仍然没有看我。 

我叹道:“算啦,别算那么清楚了。都由我们出吧。毕竟是你先对不起别人。你知道我和他是同学,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我和他之间的感情。或者这样吧,这些费用都从我身上扣除吧。” 

她摇头道:“是我的错。不应该由你一个人承担的。凌大哥,我也是因为买这套房子借了很多的钱。我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做的啊。” 

你不是已经有房子了吗?我们赚的钱也不少啊?”我对她的话深表怀疑。 

她半晌后才回答:“我还给我的父母买了一套。” 

我顿时不语。 

“好啦。我现在不需要怎么用钱。你就先从我这里扣吧。”我叹息着道,“对了,我们医院最近要进一批耗材,是外科使用的。你去联系一家公司然后再来找我吧这部分利润我是不会要的这是我的原则。我看这笔生意赚的钱也不少呢。” 

“真的?那太好啦。”她高兴得跳了起来。刚才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你这财迷的样子!”我觉得她既好笑又可爱。 她朝我媚笑道:“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我的心里顿时一荡:“走,我们到床上去。” 

......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我没有敲门,直接用钥匙打开了大门,现在我的酒醒了很多,对今天自己与小月的争吵感到惶恐。 

里面黑黢黢的,我心想,难道这么早就睡觉啦?打开客厅的灯朝卧室走去。卧室里面没有人......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等了接近一个小时但是小月却仍然没有回来我想了想然后去拨她的手机。关机。 

“陈莉,小月在你那里吗?”我估计她应该在,因为她和我一样,在这个城市除了有限的几个同学以外几乎和其他的人没有什么来往。 

“没在!”她的语气很奇怪,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我知道她在呢。麻烦你将电话给她好吗?”我恳求道。 

“岳洪波呢?他现在在什么地方?”陈莉在问我。 

我急忙道:“我们刚才分手。他说他要到公司去处理几个紧急的事情。” 

“你少骗我!凌海亮,我发现你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了。你不但毫无道理地吵小月而且还学会了撒谎!”陈莉很生气地批评我。 

“我没撒谎。真的!”我信誓旦旦地说。 

陈莉在电话里面“哈哈”大笑。“凌海亮,好!算你厉害!好吧,我把电话给小月,你自己和她说吧。” 

电话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知道这是她将电话递给小月的过程中发出来的声。 

“小月,对不起。我今天太激动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好吗?你别生气了,要不我马上来接你行不行啊?”我将早已经想好了的道歉词一股脑地说完了。 

然而电话里面传过来的声音却让我大吃一惊目瞪口呆“是我。我早就被陈莉叫回来啦。 

 电话里面传来的是岳洪波的声音!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有些生气。 

“你不是说你要直接回家的吗?”他说。我顿时明白了他的这句话是在掩护我,可是现在掩护又有什么用处了呢? 

“小月在不在你们那里?”我悄声地问。 

“嗯。”他回答得很含糊,但是我已经知道了答案。我叹道:“麻烦你把电话给她吧。” 

“小月,海亮要和你说话。算啦,这事情我也有责任。我们俩当时都醉了,也很激动。你就别再生气啦。”我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岳洪波劝小月的声音。 

“小月,你别理他。他们这些男的就是这样,总以为我们女人好欺负!”陈莉的声音很大,我听得很清楚。 

姑奶奶,你就别再煽风点火了吧。我在心里哀求陈莉道。 

“姑奶奶,你少说两句好不好?”岳洪波在说。 

“你来接她吧。我们现在在陈莉家里。”过了一会儿岳洪波在电话里面对我说。我顿时如逢大赦一般的高兴。 

走到门口我却停了下来自己身上的酒味道太浓了!虽然自己闻不到,但是我可以想象得到。 

赶紧去洗了个澡将外套挂到阳台上去将内衣全部扔进洗衣机里面,然后将洗衣机里面放上水打开洗衣机的开关...... 

全身换上干净的衣服,这下好了,销毁了所有的证据,包括身上可能有的香水味。我这才放心地离开...... 

“你就是凌海亮啊?我老是听陈莉说起,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呢。”我敲门后是陈莉的父亲来开的门。 

“陈叔叔好!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我看着眼前这个酷似陈莉的秃顶男人说。 

“你们这些孩子啊,怎么这么大了还那么不懂事呢?”一个中年妇女出来对我说。 

我估计她就是陈莉的妈妈“阿姨好!”

“她在小莉的房间里面。”陈莉的妈妈悄悄地对我说。 

客厅旁边的一个门打开了,岳洪波走了出来对着我苦笑了他一眼。 

“哥们,对不起啦。”他在对着我作揖。我苦笑着绕过他朝那个房间走了进去。 

小月正坐在房间里面的床沿,她的背对着房门。我进去后她没有转身。 

陈莉恨恨地看着我:“你还好意思来啊?” 

“酒喝多了。不好意思。”我着脸对她说。 

“你和岳洪波两个人肯定去做了什么坏事情!不然你为什么替他撒谎?!”陈莉不依不饶地说。 

我急忙道:“天地良心!我们会去做什么坏事情啊?我还不是怕你责怪他喝醉酒才这样说的啊。” 

“那你为什么说你才回家?你前面这段时间跑什么地方去啦?”陈莉完全是在帮小月审讯我。 

“我其实早就回去了,还不是为了说明洪波才和我分手我才这样说的啊。”我心想反正今天岳洪波没去找洋妞,这样说也完全合乎情理,而且还不会对岳洪波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们分手吧。”小月却忽然说话了,她的声音很平静,“既然你认为我不该管你、既然你觉得我让你生厌,那我们又何必还要在一起呢?” 

我很是慌张:“我没那意思。我说了,我错了还不吗?” 

“小月,算啦。我看他一直对你还是很好的。你这次就原谅他吧。”我没有想到陈莉却在这时候反过来劝小月了。 

小月仍然背对着我。我走到她的前面,“小月,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是那意思。” 

“你不是喜欢喝酒吗?陈莉,你家里有酒没有?我们继续喝!”小月忽然站了起来大声地说道。 

“有酒、有酒!”陈莉的父亲在外面说道。我和岳洪波相对骇然。 

“你这人!怎么和年轻人一起搅合啊?”陈莉的妈妈责怪道。 

“快到十二点了,改天吧。”岳洪波急忙说。我也忙道:“就是啊。改天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不行!必须喝!现在我就想喝酒!”小月的态度很坚决。 

我无奈地道:“那我们到外面去喝吧,这么晚了,打搅人家不好。” 

“陈叔叔,你也和我们一块去吧。”岳洪波对着外面说。 

“可不可以啊?”我听到客厅里面陈莉的父亲在征求她妈妈的意见。 

“我难得管你!”陈莉的妈妈在说。我心里暗自觉得好笑看来陈莉的父亲确实是一位喜欢喝酒的人。 

医科大学的外面到处都是小食店但是陈莉的父亲却选了一家离学校门口最远的。 

“学生看到了不好。”他笑着向我们解释说。 

岳洪波屁颠颠地去点了菜,然后要了一瓶江南特曲,他歉意地对自己未来的岳父说:“这是这里最好的酒了。” 

“这种地方喝茅台、五粮液也不恰当啊?”陈莉的父亲笑道。 

小月去将那瓶酒拿在手中,她先去给陈莉的父亲倒上然后去给他碰杯道:“陈叔叔,我敬你一杯。”随即就将她自己的那杯酒喝下了。 

陈莉的父亲喝了,笑着说道:“小月的酒量居然这么好。” 

岳洪波、陈莉和我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小月。小月却不管不顾地又将她自己的杯子倒满,然后再给我倒上,她说:“你不是喜欢喝酒吗?来,我陪你!”

“小月,你别这样!”陈莉在劝她。 

“陈莉,你别管!凌海亮,来,我们喝了!”她说着便喝了下去。 

岳洪波同情地看着我。我只好无奈地喝下。 

我的胃又开始翻腾起来,我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口腔内充满了唾液,清清的、酸酸的唾液,我感到很是难受。 

“再来!”小月对我说。 

“小月,你等一下。我现在要和岳洪波喝!”陈莉忽然说道。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却看见岳洪波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饶了我吧。”岳洪波哀求道。 

“小莉,你别这样。他们两个今天都喝得差不多了。你们要喝酒就找我吧。”陈莉的父亲劝解道。 

“爸,你别管。这两个家伙救喜欢去喝酒,今天我和小月要惩罚一下他们两个人。”陈莉大声地道。她父亲叹息着直摇头。 

“服务员,再拿一瓶酒来!”我忽然有些生气、大声地道,“不就喝酒吗?好!今天我们喝死算了!” 

“哟呵!你还厉害呢!”小月蔑视地看着我。我心里更气了:“你说我就算了,岳洪波开公司,他不喝酒行吗?” 

“我没说工作上的事情我是说你们今天!你们两个好好的,干嘛要去喝那么多的酒?喝酒也就罢了,可是你居然朝我发酒疯!”小月气愤地道。 

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大声地叫了起来:“我们是男人!男人!你知道吗?男人有男人的生活方式。我和洪波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我们俩今天都高兴!” 

“那好啊!今天我们都陪你们两个高兴好不好?”小月不怒反笑地道。 

服务员拿了一瓶酒过来。 

“洪波,来,我们俩把这瓶酒喝了!大不了喝死算啦!”我去将岳洪波的酒杯拿到自己的面前。 

“不准喝了!你们这样太不像话啦!”陈莉的父亲忽然发起了脾气。我们全部都去看着他不再说话。 

“你们小打小闹的也就算了。怎么开口一个‘死’闭口一个‘死’啊?年纪轻轻的尽不说好话!”陈莉的父亲批评道,“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现在这个年龄是人这一辈子最幸福、最值得骄傲的时候。为了一点小事情就这样地闹,值不值得啊?” 

“陈叔叔,您别生气了。是我们不对。”岳洪波首先说话,他对着陈莉的父亲笑道。 

陈莉的父亲看着我们叹道:“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龄过来的。其实我很理解你们的。你们现在虽然在事业上进步很快,但是其实你们很迷茫。特别是在现在这个社会里面,有的人为了升官发财有的人为了金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但是他们却偏偏忘记了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真情。我希望你们四个人千万不要在自己人生的路上出现这样的迷茫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孝敬你们的父母好好珍惜你们的爱好好对待你们的朋友。不然今后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他的话让我震惊——这个道理我知道,但是在今天,我却发现自己对这些话的领悟更加地深刻了。 

“小月,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忽然站了起来、然后单腿朝地上跪了下去,“我今天当着他们向你求婚。小月,请你嫁给我吧。” 

小月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她忽然趴在桌上大声地哭了起来。 

陈莉去扶小月,我看见她也流泪了,她轻声对小月说道:“小月,我祝福你。”

“起来吧。”小月从桌上被陈莉扶了起来看了我一眼然后说。 

“我们回去吧。这个礼拜我们就搬家。”我柔声地对她道。 

“嗯。”她温柔地看着我,脸上沾满了泪滴。 

“陈叔叔、洪波、陈莉,我们这个周末搬新家,我希望你们都来玩。”我笑着邀请他们道。 

岳洪波过来拍我的肩膀:“哥们,祝贺你!” 

我笑着对他道:“你也加把劲。” 

他转头去深情地看陈莉。 

“看什么看?还不下跪?”小月开玩笑地道。 

岳洪波不好意思地用手去搔头。我们都笑了。 

这一刻,顿时雨过天晴,温情变浓。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