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48

热度 2已有 1463 次阅读2014-6-4 23:23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越野车驶入一处环境幽静的所在。我从未来过这里,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汽车在穿过了一条长长的两边有着参天大树的公路后停靠在了一个大门前面,从我现在的位置朝大门的里面看去,发现里面仍然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在这个通道的两侧也是许多排列整齐的粗大的树木。 

我们下车后朝着里面走去。 

门卫过来问我们找谁,柳眉过去将自己的工作证朝他亮了亮然后转身对我说:“走吧,我们进去。” 

进了大门以后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胳膊上多了一样东西那是柳眉的手! 

“既然来了,我们就要装得像一些。现在我们先适应一下。”她朝我笑着说。我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可是你哥们,你别乱想啊。”柳眉在警告我。 

“我乱想什么?”我故意地去问她。 

她乜了我一眼道:“你自己知道。” 

我忽然想起了那次给她做手术结束的时候黄主任的那句话。 

“你肯定在乱想。”她说,随即停下了脚步。 

“没有!”我急忙否认。 

“那就是我没有魅力。”她生气了。 

我哭笑不得“你还让不让活啊?” 

她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里面的绿化搞得很不错,似乎占地面积也很大。因为我和她走了许久她也没停下来的意思。 

“这里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我问她。 

“这是我们省最好的疗养院。只有到了一定级别的人才可以到这个地方来。”她回答。 

我趁势问道:“那你的父亲一定是一位高官了?” 

她没有回答我。 

“怎么啦?”我问,我很想知道答案。 

她幽幽地道:“当那么大官又有什么用呢?连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不要了。现在倒是好了,临了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倒想起我来了。凌大哥,你说说,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听了她的话后顿时一怔。我不知道她这究竟是怨怒呢还是伤心。但是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平时说话做事风风火火的女警察会发出这样悲观的感叹。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想法和难处的。你我都是如此啊。我想你父亲当年也可能有他的难处吧?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总是你的父亲啊。”我劝慰着她说。 

她“哼”了一声后说道:“他有什么难处啊?还不就是喜新厌旧!算了,不说了。要不是因为他是我的父亲的话我才懒得来看他呢。” 

我温言地对她道:“对,不管怎么说,他总是你的父亲。” 

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看柳眉带着我一直往前面走,中途还经过了几栋房屋,看来她应该是对这个地方很熟悉绝对应该不说第一次道这个地方来。还有就是她刚才开车进来的时候,她对到这个地方的道路很熟悉。我心里顿时明白:她对自己父亲的愤恨也许只是停留在表面。 

但是我没有去问她,因为这毕竟是她的隐秘。 

“就在这里。”柳眉指着前面的一栋平房说。 

我看着自己的前面那栋低矮的平房,它看上去应该是属于五、六十年代的建筑。这栋楼的旁边有着几棵黄果树,看上去树龄不短黄果树的一侧是一片碧绿的草坪,从我所处的位置看过去那草坪应该不会很小。 

“他为什么不去医院?”我问正挽着我胳膊的柳眉。 

“他自从生病以后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这里也有医生的。”她回答。 

她的这个回答更加地证实了我刚才的猜测看来她确实一直在关心着她的父亲。 

一直走到那栋平方的前面,一位中年妇女迎了出来。 

她笑着对我们说:“来啦?” 

我知道她这话不是对着我说的,她应该认识柳眉。 

这位中年妇女的身材很匀称,皮肤保养得很好,因为我在她的脸上几乎没有发现什么皱纹。看到她我仿佛可以想象到颜晓二十年后的模样。 

柳眉朝她微微地点了点头却并不说话。我却在旁边尽量让自己脸上的笑容自然一些。 

“他呢?今天情况怎么样?”柳眉在问。 

那位中年妇女黯然道:“还有点意识。但是医生说......” 

“医生怎么说啊?”柳眉着急地问。 

“医生说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中年妇女说着便开始抽泣了起来。柳眉忽然流下了眼泪。 

“走,我们进去看看吧。”猛然间我感觉到柳眉在拉我。 

“嗯。好、好!”我在一怔过后才反应过来。 

中年妇女走在前面,小月挽着我的胳膊跟在她的后面。

“你们别和他多讲话。”屋里面有一位医生,我们进去后他对我们说道。 

我急忙点头。医生出去了。 

里面的光线有些暗,中年妇女去打开了房间里面所有的灯。 

我这才发现房间的一角摆放着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位老人。他的脸上凹陷得厉害这是极度消瘦的状况,正常人的脸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就是柳眉的父亲了。 

“老柳,你闺女来看你来了。”中年妇女将嘴递到床上那人的耳边说道。 

我站在床头,柳眉仍然挽着我的胳膊。我看见柳眉父亲的眼睛在那位中年妇女的话刚说完了以后便忽然睁开了来。 

“柳眉,你过来,你过来和你爸爸说话。”中年妇女对柳眉说道,“你,”她随即指了指我,“我们出去一下。” 

我看着柳眉,她朝我点了点头。我看见她的眼睛已经红红的了。 

“你是柳眉的男朋友吧?”出去后那位中年妇女问我道。我只能点头。 

“你干什么工作的啊?”她继续问我。 

“医生。”我回答道,心里很不自然。 

“好,这工作不错。”她朝我微笑。 

我心里一动:“您是?” 

她却没有回答我、独自一个人在那里叹气。我顿时明白了。 

“柳眉的父亲得的是什么病?”我急忙问道,试图去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 

她叹道:“胃癌。” 

难怪他那么消瘦。我心里想道。 

“我对不起她们母女俩。”她忽然说。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会说起这件事情来。“上一代的事情我们是不会过多地去管的。我相信当时你们也有你们的原因。”我以柳眉男朋友的身份这样对她说。 

“你这样理解我们就好了。可是柳眉......还有她的妈妈......算了,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这人啊,只有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才知道去怀旧、去评价自己的过去。很多事情现在想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老柳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的,他要是走了我该怎么办啊?”她说着便无声地哭泣了起来。 

我在心里不住地叹息。 

柳眉出来了,她眼睛红红的并不住地在抽泣。 

我朝她走了过去。 

“我......我父亲叫你进去,他说他要和你单独谈谈。”柳眉抽泣着对我说。 

我没有想到自己这次来居然还有这样的任务要去完成。但是我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 

心里虽然惴惴的,可是我必须得勇敢地朝着那道房门走进去,与此同时我的心里又有些好奇:里面的那个老人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我走到了里面走到了柳眉父亲的床前。他的身体在动,我急忙问他道:“您是不是想坐起来?”

他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他的眼睛很浑浊。我靠近他然后去将他扶了起来并拿了一个枕头垫在他的身后。 

我看着他,发现他的眼神在看我的侧边。我转身一看,那里有一根凳子。我随即坐了下来。 

他满意地朝我在点头,似乎是在夸奖我很聪明。 

他朝我伸出了手。这是一只什么样的手啊,我猛然间想起了“骨瘦如柴”这个词。他的手除了一层薄薄的皮肤之外全是骨头,可是我发现他握住我的手很有力。 

他没有说话,但是从他手上传过来的力量让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真挚地对他说:“您放心吧,我会好好待柳眉的。”

他满意地对着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您要注意休息,我想,您的身体会慢慢地好起来的。”我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其他的话了。 

他的双眼却直直地在盯着我。猛然间我发现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我不能想象这样一位病入膏肓的人居然会有如此凌厉的眼神。不过我顿时明白了他者眼神的含义他是在警告我别欺负他的女儿! 

我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曾经官居何职,但是看着他如今的模样却让我大为感慨。我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睛一直没有转眼。 

他的眼神慢慢地暗淡了下去,就好像电视机被拔掉了电源一般的屏幕上的图像慢慢地消失了下去一直到最后变成了沉寂的一片。 

我暗叫“不好!”,急忙去摸他的脉搏,可是我的手上已经感觉不到了它搏动的踪迹。 

“医生,快来!”我朝着外面跑去、大声地叫道。 

柳眉和那位中年妇女快速地跑了过来问我道:“怎么啦?” 

“他好像已经走了。”我沉重地对她们说。 

医生匆匆地在往里面跑。柳眉和那中年妇女跟了进去。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了一阵嘶声力竭的哭声。 

我站在外边看着眼前这片宽阔的绿油油的草坪,感受着每一颗小草所发出的信息,顿感生命之脆弱。 

天空很高、上面漂浮着如柳絮般的白云;大地很绿、里面是一大片的草和几棵孤零零的树木。我的心随着那几朵白云在漂浮,我的身体就如那几棵树、如草地上的每一颗小草,孤寂得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人。 

我不知道柳眉的父亲在他临终的时候的心里究竟是怎么看待他的过去的,但是我可要从今天的经历中感受到了他至少还是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有着深深的爱意。 

我到了他这一天会是什么一种情况呢?我痴痴地想到。 

“走吧,我们回去。”柳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转身,看见她正站在那里拿着一张手绢不住地在搽脸。 

本来我还想问她怎么不料理完了她父亲的丧事后再走的,但是我发现她的脸色很是难看便没有再问她了。 

我朝她走了过去:“你心情不好,一会儿还是我来开车吧。” 

“不!我开!”她面无表情地说着却过来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带着她沿着我们来的那条路慢慢地走去。我知道,她现在的心情一定很复杂。 

“凌大哥,今天晚上陪我去喝酒好吗?我心里很难受。”我忽然听到她在对我说。 

“今天你不应该去喝酒,你应该回家将这件事情告诉你的母亲。”我想了想对她说。 

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胳膊处承受的重量加大了,她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了我的一侧。我转头去看她却见她的眼睛是闭着的。 

她没有说话,我带着她一直慢慢地朝前走。 

“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我问我妈妈我的父亲呢?妈妈说他早就死了,于是我就哭。我看见我的那些同学都有父亲,我就很羡慕他们,我总是在心里想,我的父亲要是还没有死该有多好啊,他就可以像我那些同学的父亲那样呵护我、喜欢我啦。我小时候最想知道的就是我父亲的模样了,可是我悄悄地翻遍了家里的所有地方我都没有找到他的照片。我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去问我妈妈。‘妈妈,我爸爸的照片呢?我好想看到他的照片啊。’可是我妈妈却因此打了我一顿,她对我说:‘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你爸爸早就死了!他没有照片、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慢慢地我长大了,我逐渐地明白了我妈妈的那些话的意思,我知道我的父亲可能还在这个世界上。我妈妈也是在我读高中以后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的,但是她却不肯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后来我报考了警察学校。我就是想当一名警察以便于去寻找我的父亲。凌大哥,真的,我当时报考警察学校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也许你会认为我的这个想法很好笑,但是我真的就只有这一个目的。我从警察学校毕业后被分到了派出所,我很快就从我们内部电脑系统里面妈妈的档案中查到了我父亲的身份。但是当我知道了谁是我的父亲以后我却忽然开始恨起他来了。我恨他扔下了我和我妈妈、恨他当年的喜新厌旧。可是,他总是我的父亲啊!我利用自己工作上便利随时地了解他的行踪,有时候还悄悄地去跟踪他......一直到前不久,我得知了他身患绝症的消息我才再也忍不住地去见他了。 

我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在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病痛已经将他折磨得不成人形,他在我心中高大的形象已经变成了一个佝偻的老人。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只是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我没有想到他居然在看见我的第一眼的时候就认出了我来。 

‘你是眉眉吧?’他问我。 

我盯着他,只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转身跑了。我对他说的是‘我恨你!’ 

没过几天他后来的那个女人就跑到我们派出所来找到了我,她告诉我说我的父亲很想见我、很想和我说说话、了解一下这些年我的情况。我当时听了就越加地生气了,我对她说这么多年了这时候终于想起我来啦,以前都到什么地方去啦?她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她离开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你爸爸患了癌症,可能时间不多了。’这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我当时听了她的话后顿时被惊呆了,我没有想到自己多年来一直梦想见到的父亲在自己刚刚找到他的时候却已经就要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什么也没说然后就跟着她去了。” 

柳眉在我的身旁静静地说着,声音平淡而安详,仿佛是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我缓缓地一步、一步地朝着前面走着,用心地在听。我的眼前已经没有了道路的影像,满脑子里面全是刚才自己见到的她父亲的模样。 

柳眉继续地道:“我去见到了他。我感觉他对我来说既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因为我可要从他的脸上找到自己模样的影子。我长得很像我的父亲,你可能没有发现这一点,那时候他还没有像今天你看到的那么瘦。我当时来的也是这个地方,他就站在那栋楼的外面,他远远地看见我就朝我跑了过来并在大声地叫着我的名字。但是我在看到他的时候却又忽然恨上他了。我看着他朝我跑来,没有理他。 

‘眉眉,你来啦。’他在对着我笑,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容。我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身就跑了。 

回到家里以后我痛哭了一场。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像那样哭过了。妈妈过来问我出了什么事情我也没有告诉她。我父亲的事情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告诉她。凌大哥,你说我现在应该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妈妈吗?” 

我再次地去看她。她的眼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角和脸颊上全是泪水。她正在看着我。 

我朝她点头道:“你应该告诉她的。你妈妈这么些年来一直不让你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是谁,甚至还说了他已经死了的话。这就说明你妈妈很恨你的父亲,这种恨其实就是一种爱啊。俗话说‘爱之深、恨之切’就是这个道理。现在你的父亲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我想你的母亲也应该随着他的离去而将那种刻骨的恨忘却掉才是。” 

我虽然不懂得年长一辈人的情感,但是我懂得一些心理方面的知识。我将自己的分析告诉柳眉,目的就是希望她的母亲能够快乐地过完她今后的生活。 

柳眉点了点头道:“凌大哥,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行!今天晚上我们不去喝酒了。” 

我很是替她感到高兴。我发现她现在对她的父亲似乎也已经没有了那么的恨意。 

在回去的路上柳眉开车开得很平稳、速度也不是那么的快。她开了大约五公里的时候却忽然将车停了下来。 

“还是你来开吧,今天我这个当师傅的可要认真地检查你这个徒弟的技术啦。”她从驾驶台上跳下来对我说。 

我们回到城区的时候时间还比较早。 

“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到办公室去一趟。”我对柳眉说,“你回去好好对你妈妈说。我估计她的情绪会有很大的波动甚至还会去看你父亲的遗体,所以你要好好陪伴她度过最近这段痛苦的时间。” 

“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到你们医院去,到时候我将你车开走,万一今天我要用车呢?”她想了想对我说。 

我当然没有意见。 

回到办公室我拿出手机。今天我和柳眉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来电,所以我就一直没有去看自己的电话。但是当我现在将电话拿出来的适合却发现上面有一则短信:我已经到医院了。我看了看号码却是赵倩的,时间却是在两个小时前。 

急忙给她打了过去。 

“我从下午在开会,没有带手机,现在才看到你的短信。”电话接通了以后我对她说。 

“我就是怕影响了你才给你发的短信。你没回我就估计你不方便。”她回答。 

她的这种想法让我感到心痛。“怎么样,觉得有效果没有?”我急忙将话题转移到她看病的问题上。 

“我本来就没病,你非要让我去看!要不是你的话我才懒得去呢。”她不满地道。 

我苦笑,随即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轻松了一些?” 

“好像......是吧?”她犹豫着回答。 

“那不就对了吗?”我忽然高兴了起来。 

“我只要有人和我说话都会感觉很轻松的,又不只是在医院里面。海亮哥,你以后经常来找我说话吧。”她回答说。 

我只好说“行”。 

看了应该还是有些效果,只不过她自己没有觉得。我在心里想道。 

“我晚上睡觉好害怕。”她说。 

“你把所有的灯全部打开。”我对她说。 

“嗯。我试试。”她的声音带着一种无奈。 

“我有空就来陪你。”我补充地道。 

“嗯。” 

“你要多和你们单位的那些人接触,多和他们交流。这样你的生活才会改变。”我像中学时候的班主任似的对她尊尊教导。 

“嗯。” 

她老是在“嗯”我也就没说话的劲了:“好啦,我手上还有点事情。就这样吧。” 

“嗯。” 

我苦笑。 

我放下电话后却有感觉有些索然寡味起来,我在办公室里面四处寻找一份可以消遣的读物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找到。报纸是昨天的,它已经被我翻了几遍了,包括中缝的那些征婚广告。 

这期报纸的征婚广告也是极度的无聊,里面的那些人的年龄几乎都可以做我的叔叔或者嬢嬢了。这让我完全地失去了去阅读的兴趣。 

不过我想到那些道报纸上去征婚的人也怪可怜的,他们那么大年纪了都还在寻找自己的那一半。 

“你在啊?”我正在独自一个人无聊地畅游在无序的思想中的时候范其然却忽然推门而入。 

我立即站了起来朝他笑了一下:“我今天出去了一趟。有点私事。” 

“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他随即坐了下来对我说。 

我急忙道:“你是我老师,说什么帮忙不帮忙啊?有射门事情你直接吩咐就可以了。” 

“你去把门关上。”他看了看我办公室的门然后对我说。 

我按照他的吩咐去关上了门然后转身看着他。 

他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是软中华。 

我认识这种香烟,因为它特有的红色包装上面有天安门的图案。而且我还知道这种烟的价格很贵。 

他见我在看他手上的烟盒笑着问我道:“怎么样?来一支?” 

我急忙摇头。 

“除了我们外科的人,其他科室的医生是很少抽烟的。”他忽然笑了。 

“为什么呢?你们明明知道抽烟有害可是为什么还是要去抽那玩意儿呢?”我笑着问道。他叫我去关门,绝对不会只是来和谈抽烟的事情。不过他现在提起了这个话题我也只好配合他了。 

“压力。外科医生的压力最大。在医院所有的科室中只有我们外科的压力最大,手术的风险随时都在让我们紧张。”他在那里吞云吐雾地说。 

我摇头:“我们妇产科也不是一样地要做手术?其实说起压力来我倒是认为儿科的才是最大呢。您应该知道的啊?最近我们医院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儿科医生被病人的家属殴打的事件了啊?” 

“那倒也是啊。”他点头,“我不和你说这件事情了。我今天来找你呢主要是为了我自己的事情。” 

“那个女人又来找你啦?她居然这么脸皮厚?”我惊讶地问,随即便意识到肯定不是这件事情,因为我看他的模样很轻松的样子。 

“那倒是没有。上次那件事情过后她就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了。”他摇头道。“你最近听说了没有?罗院长马上要退休了。”他问我。 

我点头道:“我是听到有人在讲这件事情,但是他的年龄好像还没有到啊?” 

“是他本人申请的。他说他近来身体不大好,所以就向组织上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请。”他告诉我。 

我顿时明白了眼前的这个人是在想着罗院长退下来以后的那个位子 

“您应该很有机会。”我随即说道。 

他诧异地看着我。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这句话来得太突兀了些,急忙又道:“我的意思是说罗院长如果真的退了,您应该去争取那个位子。” 

他很欣赏地看着我道:“所以我一直说你很聪明呢。我私下里告诉你吧,我确实希望自己能有这个机会。” 

“学校那边是什么意思?”我问他道。 

“这件事情不是学校可以决定得了的。”他摇头叹息。 

我很是奇怪:“我们医院不是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吗?怎么我们学校决定不了?” 

他看着我直摇头:“小凌啊,看来你还是要多了解、了解行政上的事情啊。我现在就告诉你吧虽然我们医院是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但是我们医院的院长却是正厅级的级别啊。在我们省,正厅级干部可是要由省委组织部任命的。学校最多也只是有建议权。” 

“这样啊。”我这才明白了。 

“那您的意思是......”我问他,同时已经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他来找我的目的了。 

“我想麻烦你去给钟省长说一下我的事情。”他对我说道。 

我很为难:“这......” 

“我知道我的事情很大,不是那么轻易地就可以解决的。”他叹息着道,“不过我给钟省长准备了一样东西,我自己去送给他肯定是不合适的了,因为毕竟我和他并不怎么熟悉,如果我直接去的话肯定会碰一鼻子灰所以我想麻烦你去帮我办这件事情。” 

“东西?什么东西?”我好奇地问。 

“一幅画,一幅张大千的画。”他回答说。 

我记得张大千好像是一位画家,至于是什么时候的人我可就不清楚了。难道这个人的画很值钱?或者是还有其他方面的玄机? 

我不明白,但是我却不愿意让他认为自己太过浅薄和无知。我想了想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喜欢画呢?要是他不喜欢你那东西怎么办?” 

但是我的这句问话还是暴露了我的不学无术。范其然见我如此问他随即便笑了起来:“小凌啊,看来你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甚微啊。我告诉你吧,这张大千擅长画山水、花鸟和人物。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的作品开始在海外拍卖场上频频亮相。同时,他的作品市场记录也被不断刷新。1987他的《桃源图》在苏富比拍卖中以180万港元成交1989年他的《松壑飞泉图》在苏富比拍卖中以二287万港元成交1991年他的《灵岩山色》在佳士得拍卖中以429万港元成交1992年年他的《青城山》四屏在苏富比拍卖中更是748万港元成交。你看,他的画有多名贵!虽然我的这幅画不是他的精品,但是却是他的真迹,我想还是值个百八十万的。”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这画呢?”我疑惑地问。 

“现在这些当领导的他们都不缺钱呢。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喜欢收藏喜欢收藏那些名人的字画以及各个朝代的古董。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啦。”他笑着回答道。 

我听他介绍完毕后才知道这个叫张大千的人的画居然如此了得,同时也才明白现在那些当领导的人居然还会有这样的爱好。我想如果我将他的那幅画拿去送给钟省长的话不是也可以让他对我增加更多的好感吗?想到这里我忙道:“行,我去试试。” 

范其然高兴地站了起来然后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那就拜托你啦。你看钟省长什么时候有空就立即给我打电话,我也好将那幅画给你送过来。” 

我却忽然有些担心起来:“要是他收了那画却又不帮你办这件事情可怎么办啊?我总不能去找他退吧?” 

他却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我发现你可真是单纯。我问你,假如你是领导,如果有人送给你某样贵重的东西求你办一件事情,你要是没有把握的话你敢收下吗?” 

我顿时恍然大悟,心里暗暗地骂自己傻得厉害。 

“那这件事情我就拜托你啦。”他说完却又去坐了下来。看来他还不想离开。 

“嗯。我一会儿就给他发短信。”我点头答应。 

“只要我当了院长,我马上提你为设备处的正处长,或者是院长助理。”他向我许愿道。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因为我忽然想起了那次检验科华主任在背后说的那句话——小人得志!他的这句话一直到现在还时时地刺激着我的心脏。更何况院长助理那个位置对于我来说确实太高了一点。 

“把我这个副处长提正倒是可以,那个什么助理就算了吧。我可害怕别人在我的背后指指戳戳的。”我急忙说道。 

他却直摇头:“小凌啊,看来你这个人太在乎别人对你的评价了。前些日子市面上不是流传着一句话吗?‘说你行你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一个人到什么位置不是一般老百姓去怎么看的,只要有领导让你去坐那个位子就可以了。假如说组织上现在就让你当我们医院的正院长,我不相信我们医院还有人敢当面反对你不成!” 

我摇头道:“那可难说就是叫我当我也不敢啊?” 

“谁敢说什么!谁反对你你就去好好地医治他就是了。科室主任反对就把他的主任职务下了就是!想当的人可多着呢;一般的医生要是敢说闲话的话那也很好办,不让他升职称、不让他出国、不给他批科研经费。办法多的是!不过话又说回来啦,组织上可还是很英明的,他们是绝对不会让你这样一个资历的人去担任那么重要的职务的。”他看着我大笑着说。 

他今天给我上了一堂很好的课,让我深受教育。 

“对啦。还有一件事情。”范其然忽然又对我说。 

我现在对他的话已经句句都感兴趣了,忙问:“您说。什么事情?” 

“我最近听学校那边的某个领导在讲,省委组织部准备到高校选拔一批人到基层去挂职。被选拔的对象也包括我们医院的人。但是条件却必须是副处级以上才行。我看你的条件倒是蛮符合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我急忙摇头道:“我可是妇产科专业的研究生,怎么会愿意到基层去呢?” 

“哦,是我没有说清楚这件事情。”他接着说道,“我说的到基层去任职呢只是去挂职,挂的可是副县长以上的职务呢。这个挂职其实只是暂时的,只要你在上面有关系的话,挂职时间一到就可以转为正式的了。怎么样?这下我说清楚了,现在你有兴趣没有?”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顿时大为心动。以前在家乡的地方电视台里面看见那些什么长领导的时候总觉得他们很了不起总觉得他们与自己隔了好多层台阶。而现在,我自己居然也有了成为他们那样令人羡慕的位置的机会,我不禁在心里很是激动。 

我在电视里面像领导一样地讲话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我不禁开始浮想联翩。 

“你仔细考虑、考虑!”范其然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出了我的办公室。我顿时清醒了过来,急忙对着他的背影道:“我联系好了就马上通知您!” 

副县长......这个官当起倒是不错!我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有些飘飘然了。我甚至忘记了下班的时间。 

“你怎么还不回来啊?”一直到小月打电话来我才反应过来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了。 

“我办公室有点事情耽误了。”我急忙向她解释道,“晚上吃什么呢?” 

“我就说没有吃的啊。要不我们出去吃好不好?”她问我。 

我现在很是兴奋,范其然刚才告诉我的那几个消息让我在臆想过后感到特别的兴奋。 

“好啊。我们出去吃吧。你想吃什么?”我问她。 

她回答道:“你到我们家楼下我们会合后再说吧。” 

她说的是那个“家”字,这让我听上去感觉很高兴。

到了我们住的那个小区楼下的时候我远远地看见小月正在那里朝我笑着挥手。她高挑的身材配以那种挥手的动作让她显得特别,就如同风中婀娜多姿的杨柳似的极具韵味。我慢跑着朝她而去她带着灿烂的笑容过来挽住我的胳膊。 

我顿时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 

我就要成为一个事业成功、家庭幸福的人啦。我在心里喜滋滋地对自己说。 

“我们去喝酒。”出了小区后小月对我说。 

“好啊。”虽然我没有想到她今天居然会有这样的兴致但是却与我现在的心情完全一致,所以我也就毫不犹豫地表示赞同了。 

我们到了一家酒楼,我们坐下后小月便对我说道:“今天我点菜。” 

“好!你点吧。”我看着她温柔地笑。 

服务员将菜谱递到了她的手上笑着说:“我给您介绍几样我们酒楼的特殊菜。” 

“不要你介绍,我自己来点。”小月却拒绝了她。 

那服务员立即闭住了嘴巴。 

小月首先将菜谱翻阅了一遍、然后才回过去从第一页开始点菜。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就一连点了十来个菜品。 

点这么多这么吃得完啊?我在心里埋怨她。但是我却没有将自己心里的这种埋怨说出口。我仍然温情地看着她笑。 

她将菜谱交还给了那服务员:“好啦,就这样吧。对了,来一瓶茅台先来一瓶,如果我们还要喝的话再加。” 

她对服务员说完便对着我妩媚地笑。我发现她今天是特别的美她的脸上薄薄地施了一点淡妆,这让她显得越发地动人。 

“看我干嘛?不认识我啦?”她娇羞地问我。我像一个初恋的小伙子般地喃喃地道:“你今天太漂亮啦。” 

“德行!看你那色迷迷的样子!别急,我们吃完饭后回去我慢慢地喂你。”她“扑哧”地笑出声后瞟了我一眼对我说。 

我朝着她哀求:“你别这样啊,我现在不想吃饭了。我想马上回去!” 

她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菜很快地就上来了。酒也放到了桌上。 

“你出去吧。我们自己来。我们不叫你的话你别进来。”小月吩咐那服务员道。 

服务员点头道:“那你们慢慢用吧。” 

“你今天是怎么啦?搞得我们俩好像是一对情人在幽会似的。”我笑着对小月说。 

我看见那位服务员离去的背影在不住地耸动,很明显,她是被我这句话逗笑了。 

小月却没有笑,她斜了我一眼道:“你这人!一点情趣都没有。” 

“要有情趣的话我们就应该喝红酒才是啊?”我对她笑着说。 

她点头:“倒也是啊。但是怎么办呢?今天我就是想喝白酒!” 

“你说喝什么就喝什么吧。谁叫你是我未来的老婆呢?”我急忙笑着说。 

她恨了我一眼:“什么未来的老婆啊?我早就是你老婆啦。” 

我大喜:“你决定和我结婚啦?什么时候我们去拿证?” 

她娇媚地对我说:“你说吧,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你不是说要等你父母来了再说吗?对了,他们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来啊?”我试探着问她。 

“他们很忙。还不是因为你猴急。既然你这么急的话,我们就先去拿证得啦。”她似乎对我有些不满。 

“要不我们再等等?等你父母来了再说?我到时候也将我的父母叫来?”我看着她的脸色小心地问道。 

她点头:“也行。哎呀!我们两个人老是在这里说话,你看嘛,菜都要冷啦。” 

我急忙道:“是我的不对。我们先吃菜。” 

吃了一会儿菜,小月将早就倒好了的酒端了起来对我说:“来。老公,我们喝一杯。” 

我顿时怔住了。她可是第一次这样叫我啊。不过说实在话,我对她这样称呼我还有点不大习惯。 

“哈哈!看你那傻样!”她却指着我大笑了起来。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急忙去端那杯酒:“看来今天我终于可以转正啦。” 

“就你废话多。来,我们喝了!”她说着便将她的酒杯在我的酒杯上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今天我确实很高兴因为小月也很高兴。不多久我们两人就将那瓶茅台喝完了。 

“还喝不喝?老公。”她媚笑着问我。 

“喝!为什么不喝!”我大声地道。我现在已经很习惯她叫我老公了。因为在她第一声对我这样叫过以后,这个称呼从她口中出现的频率就越来越高了。 

我跑到外面去叫服务员拿酒。 

我看着桌上的那些菜,“多吃点。你看这些菜都没怎么动。”我发现她后来没怎么去动她的筷子。 

“好!”她答应着去夹了一片竹笋。 

后来的这瓶酒又被我们俩喝下了大半。我忽然有些兴奋了。奇怪的是我今天居然没有醉的感觉。 

“老公,我想对你说一件事情。”我们俩喝得正酣的时候她忽然对我说。 

我看着她笑:“说吧老婆,你什么事情我都会答应你的。” 

这可是我第一次这么叫她,奇怪的是我居然没有一丝的阻碍就叫了出来! 

她看着我妩媚地笑,笑得我的心都有些醉了。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