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司徒浪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3717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妇产科男医生的灵魂蜕变 49

热度 3已有 1930 次阅读2014-6-4 23:24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连载|系统分类:文学| 妇产科, 男医生 分享到微信

第二天我给钟省长发了一则短信,我告诉他我有事情要向他请示。 

我现在基本知道了官场上的某些规矩:领导的发言只能称讲话或者指示;去找领导谈事情只能说是请示或者汇报......如此等等,这样的专用词语烦不胜举。 

这次有些奇怪,今天他的短信回复得极快: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吧。我让驾驶员来接你,不然你进不来。 

我急忙给范其然打电话。 

“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东西我就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面。”他在电话上告诉我。 

我匆匆地朝他办公室跑去。 

“就这个。”范其然将一个小小的布包朝我递了过来。这布包看上去陈旧不堪极不起眼。 

我大为疑惑:“就这东西?” 

他笑着打开布包,我这才看见里面是一个木制的长条型的盒子。这盒子看上去古朴典雅、质地极佳。 

“你拿着这东西万一让别人看了就不好了。所以我觉得用这个包装它好一些。”他笑着说。 

我大为感慨:他连这样的事情都考虑得如此细致,看来他能够有今天绝非偶然啊。 

记得有句话好像是这样说的:机遇总是去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我想这句话可能就是说的像范其然这样的人。而我自己呢?我可没有任何的准备啊?也许自己仅仅是有一些狗屎运气罢了。 

钟省长的驾驶员很快地就到了。我拿着那个布包就上了他的车。 

“你拿着东西的时候要越随便越好,千万别把它看成是一件什么贵重物品。这样别人就不会注意到你手上的东西了。”我离开范其然办公室的时候他对我说。 

驾驶员一直带我到了钟省长的办公室门口处。 

“你进去吧。”他替我打开了门。 

我向他道谢。他朝我笑了笑然后离开。这省政府的驾驶员的素质都是这么的高。我心里大为感慨。 

“来啦?你请坐。”钟省长坐在他那宽大的办公桌处,他朝他办公桌前面的凳子朝我指了指。 

我坐了上去,脸上在笑着我自己知道自己脸上的笑有些僵硬。 

“说吧。什么事情?今天我正好有点儿空闲。”他随即温和地对我说。 

“您等一下。”我说着便站了起来跑到他办公室的门那里去将锁反锁上了。 

我转身的时候发现钟省长正疑惑地看着我。 

“我给您送一件东西。”我说着便将那布包朝他递了过去。他饶有兴趣地去打开那个布包。 

我看着他脸上的神色一直没有转眼。 

他拿出了布包里面的那根长条形的木盒随即在手上掂了掂。“好东西!”他忽然笑了起来。 

“这盒子可是真正的红木!不错、不错!我猜这里面装的一定是一幅名家的字画吧?”他抬起头来问我。 

我很惊讶地点了点头。他轻轻地去打开那个盒子。 

我的眼睛直直地去看他的手上的那个盒子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看到哪木盒子里面所装的究竟是什么玩意,所以我也充满着好奇。 

里面是一个卷着的纸一样的东西。他轻轻地展开。 

“好东西、好东西啊。”他忽然叹道。 

我只能看到他手上东西的背面,我不知道那东西的正面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幅情景。我有些心痒难搔的感觉。 

不一会儿他却将那东西卷了起来然后放回到那盒子里面。他看着我笑。 

我忽然有些惶恐:“是真的吧?” 

他在指着我然后笑。我更加地惶恐。 

“哈哈!你去把门的反锁打开。”我仍然在笑。 

我疑惑地去打开那道反锁然后走到刚才的位置处坐了下来。 

“我这办公室一般的人是不会进来的。”他看着我笑道。我很不好意思,现在才明白了他刚才那样笑的原因了。 

在这个地方,我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乡巴佬。 

“想不到啊,你也居然来给我送礼。”他微笑着对我说,眼神怪怪的,“说吧,什么事情?” 

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啊?”我心想自己必须得先问清楚了这件事情再说。 

“是真的。很不错。”他点头。 

我顿时放下了心来,说道:“这不是我的东西,这是我们医院的副院长范其然要我拿来送给您的。范其然、范院长您还记得吧?” 

“不就是上次和你一起来吃饭的那个人吗?个子不高,是不是?”他问我,随手却去拿了一份材料在看。 

我点头道:“就是他。” 

他抬起头来:“他要我办什么事情?” 

“我们医院的院长马上要退休了,......”我说,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了:“他这个人怎么样?我是问他的为人怎么样?” 

“那可是不错的。他对我一直都很关照的。他是归国学者,技术很好、管理理念也很先进。”我杂乱无章地回答说。 

他在沉思着点头。 

我前面的话没有说完,我估计他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对我来讲,一个医院的事情倒不是好大,但是我得问问我们省分管医疗的领导才能给你回话。”他对我说。 

我心想这么件事情还要惊动那么多的领导啊? 

“只要分管医疗的那几位领导没有推荐什么人就没问题。”他接着说。 

我这下才完全明白了。 

“太感谢了。”我不住地道谢。 

“这东西你先拿回去吧,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的。”他将那木盒子朝我面前推了推。 

我急忙道:“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您收下吧,可以吗?” 

本来我想说“看在我的面子上”什么的,但是随即想道我有什么面子啊于是就没有将那话说出口来。 

他朝着我微笑道:“好吧,我看着你的面子上就把它收下啦。” 

我心里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同时又对他充满着一种感激。 

“就这样吧。我还有点儿其他的事情。”他接着说。 

我急忙站了起来向他告辞。 

“孩子长得不错,你可以经常去看看。”他忽然对我说。 

我心里一动:“您看需不需要我去安排一个儿科医生去看看您的孩子?” 

他对我微笑着说:“那倒不用。” 

我顿时发现自己刚才那话有些犯忌讳,急忙再次道谢后朝他办公室的门口走去。 

这时候我才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给他讲。于是转身去看他。 

“怎么?你还有事情?”他仍然在对我微笑。 

我不好意思地道:“我忘记向您汇报了一件私事。” 

我很不习惯这种说话的方式,明明是自己来给他添麻烦,可是却偏偏要说什么汇报! 

“哦,那你说吧,但是要快。”我看见他皱了皱眉。 

我忽然有了一种想要放弃向他讲那件事情的想法,但是想到小月昨天晚上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我便只好鼓起勇气再次朝他办公室处走去。 

“钟省长,对不起。我都不好意思了,经常来麻烦您。”我有些慌乱。 

他看了我一眼:“别婆婆妈妈的。快说吧。” 

我仿佛感受到了他声音中有一种不耐烦。 

我狠了狠心,继续道:“我老婆......” 

“你结婚啦?”他忽然抬头惊讶地看着我。 

我急忙摇头:“还没有,马上准备结了。她也是我们科室的医生,颜姐都认识的。” 

“肯定很漂亮了。”他对着我笑道。 

我顿时自然了许多:“还可以吧。她是我同学。我们一起分到我们医院的。” 

他在点头,脸上面无表情。 

“听说省委组织部要到我们学校来选一个人到基层去挂职,我那老......未婚妻想得到这个机会,不知道您能不能帮这个忙?”我急忙一口气将事情讲完。 

“挂职?这多大个事情啊?”他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谄媚地对他道:“对您来说是一件小事情,但是对我们来讲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啊。” 

“行,我马上给市委组织部打一个电话。你坐坐。”他答应得很爽快。 

我随即坐下。 

他在拨电话。 

“哈哈!老孟啊,最近又在准备提拔什么人啊?”他对着电话在打“哈哈”,我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我还不是一天都在瞎忙。这政府的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太繁琐啦。”他似乎在和对方开玩笑。 

“事情倒没有。哦,对了,有一件小事情想拜托你帮下忙。”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指了指电话的听筒。 

我朝他感激地笑。 

“我弟媳的事情。”他对着话筒继续在说,“是表弟。对。我那弟媳在江南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工作。”他将话筒捂住、然后问我:“她叫什么名字、什么职务?” 

“曹小月,大小的小、月亮的月。医院团委书记。”我急忙回答。 

“我表弟。哈哈!我那弟媳的名字叫曹小月,大小的小、月亮的月。目前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团委书记。你们最近不是要选拔一批高校的年轻骨干到基层去挂职吗?你看我那弟媳符不符合你们的条件啊?”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太感谢啦!怎么样?周末去打几杆?好!就这样!”他放下了电话。我不明白他那句“打几杆”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绝对是不敢去问他的。 

“好了。没问题了。”他看着我微笑着说。 

我心里对他感激不尽:“太感谢了。真不好意思。” 

他朝我笑了笑然后去看他的材料去了。 

站在省政府的外面、看着自己眼前这栋庄严的大楼,我发现天空似乎很矮。我自己就像一只蚂蚁般的显得非常的渺小。 

副省长都卖我的面子。想到这里,我心里又忽然地自豪起来。 

就像那些追星族一样,我发现自己也以和钟省长这样的高官结交而感到无比的幸运和自豪。很多人认识他仅仅是在电视上或者远远地向他瞩目,但是我却是和他那么近距离地一起说话,我甚至还与他握手他还会时不时地称我为老弟。想起刚才钟省长在电话上对那个叫什么老孟的人说小月是他的弟媳的事情,此刻我心里的感觉更加愉悦。 

那个叫老孟的人一定是省委组织部的什么大官,不然他怎么会那么的称呼他?而且还与他那么随便。 

我忽然想到了范其然的那件东西。要是他办不成的话该怎么办呢?我听他话的意思好像是说他也不一定能办的啊。如果他办不了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去找他要回那件东西的。那我就只好自己去赔给范其然了。如果仅仅是上次赵倩的事情和这次小月的事情,这样的代价似乎太大了一点吧?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顿时惶惶起来,心里跳动得难受。

急忙去打车。 

“范院长,您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在办公室等你的消息呢。今天有个会议我都没有去参加。怎么样?他收下了吗?” 

“我回来再和你慢慢讲。” 

我的语气很平和,我估计他现在正在办公室里面惶惶不安。 

也许我和他此时的心情根本就不一样他担心的是他期望的那个位子,而我却是在担心他的那件东西。 

早知道就不该去帮他这个忙了。我现在后悔极了从今往后我再也不去麻烦钟省长了。我在心里暗暗地发誓。 

“怎么样?他怎么说?”范其然看着我手上空空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 

我把钟省长的话对他复述了一遍,随即问道:“要是真的是分管医疗的省级领导提议了其他的人怎么办啊?你那画不是白送了吗?” 

他“哈哈”大笑了起来,看上去他很高兴的样子。 

“就我们这医院?除了我以外谁还可以通到那么高层的关系上去?我要不是因为你的话我也不可能接上这层关系的。”他对我说。 

我恍然大悟。就我们医院目前在位的这几个副职来看,其他的人似乎并没有这么强硬的关系。 

“但是万一呢?万一有谁在暗地里有某种关系呢?”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他摇头道:“绝对不会。我都对他们做过调查。他们是怎么当上副院长的我都很清楚。” 

我稍微有些放心了。 

“还是等钟省长回了话再说吧。”我不好直接去提他那幅画的事情,但是我在心里却一直放它不下。“如果万一出了什么纰漏的话,那我可真是对你不起啦。” 

“身外之物,不需挂怀。”他笑着道,“我真的很感谢你呢。你放心,如果这件事情不成的话我不会让你赔我那东西的。做事情哪能没风险呢?我既然准备这样去做我肯定会将最坏的情况考虑进去的。” 

我顿时放了心。 

“我给你说的那件事情你怎么考虑的?学校那边已经通知报名了。”他随即问我。 

“什么事情啊?”我假装不明白他的话,因为我暂时不想让他知道小月的事情。 

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昨天不是给你讲了吗?到下面去挂职的事情啊?你今天没去给钟省长说你自己的事情?” 

“没有!” 

“为什么?” 

“我不想让自己的事情与您的事情混在一起。我不好意思一次性地找他过多的麻烦。”我心里一动、随即回答道。“更何况我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去干那样的工作,我发现自己在行政方面还需要多加锻炼才行。” 

“这样也好。我如果真的到了那个位子的话我会好好考虑你的事情的。”他认真地对我说。 

“转为正处就可以了。其他的还是暂时放一放吧。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太多的闲话。”我随即笑着说。此时,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可耻的奸商一般地在与他讨价还价。 

他笑道:“这事你就不要多想了,我来考虑就是。” 

我点头。我知道他现在已经在心里对我更加地感激了。 

但是万一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可就难说了。我心里对这一点还是很明白的。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忙问他道:“打一杆是什么意思啊?” 

“打一杆?”他疑惑地问我。 

“今天钟省长在给组织部打电话的时候问一个姓孟的人,他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去打一杆。”我回答说。 

“姓孟的?他前面还给这个姓孟的说了什么?”他很着急地问。 

我心想“坏啦!”怎么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了呢? 

“还不就是在问你的事情。他问我们医院的院长人选有了没有。”我大脑里面飞一般地运转着然后回答。 

“是吗?那个姓孟的怎么说?”他继续问道。 

我双手一摊,道:“他们两人在通电话,我怎么知道?” 

“那你想想,钟省长和那个姓孟的人电话通完了以后钟省长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他很着急的样子。 

我假装想着。“好像没说什么,他就是对着我在笑。” 

“太好了!”范其然猛地一拍大腿。 

“什么啊?您感觉出来了什么?那个姓孟的人是谁啊?”我急忙问。 

他高兴地看着我道:“这个姓孟的人可了不得啊,他可是我们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呢。太好了!对了,你刚才问什么?打一杆是吧?这个打一杆据说钟省长在约那个孟部长去打高尔夫球呢,现在这些高级领导最喜欢的体育运动就在这个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心里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孤陋寡闻了。 

从范其然的办公室出来后我随即给小月打了一个电话。但是她没有接。 

“搞什么搞?!”我本来有一种向她表功的兴奋的,但是现在却被她的不接电话搞得很郁闷。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我忽然有些后悔了这件事情自己让给小月是不是应该?她一个女人会适应那样的工作吗?她和我的婚事会不会还要往后推呢? 

刚才那种兴奋的感觉顿时荡然无存。 

我的手机响了。是小月的。 

“你已经去过了?”她问我。 

我很奇怪:“你怎么知道的?” 

“平时你会给我打电话吗?”她回答。 

我发现自己平时确实很少给她打电话,除非是有什么事情。 

“怎么样?”她问。 

我不想骗她:“没问题了。” 

“太好了!我早就知道你办得成这件事情的。”我很少遇到她有这样激动的时候。 

“早点回来。”她随即又说。 

但是我却感觉很失落:“晚上还有事情呢。对了,你刚才在干什么啊?怎么不接电话啊?” 

“我在做一个手术。刚结束。”她回答。 

我心里一动、忙对她说:“你下去挂职就不怕耽误了你的业务吗?” 

“我早就不想干这行了。太累了。”她回答。 

我很奇怪:“那你还在科室上那么多的班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工作变动的可能啊。这叫干一行、爱一行。”她笑着回答,“好啦,我得去写手术记录了。晚上早点回来啊。” 

我忽然很是不安起来她这么漂亮一个人去当那么个官好像不怎么合适啊? 

在我的印象中,好像在电视新闻里面看见的那些当官的女人长得都不怎么样啊?好像只有电影里面那些当官的女人才漂亮。 










鲜花
3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