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陈玉明 //www.sinovision.net/?404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陈玉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不风流枉少年,鹦鹉才高却累身,他当面嘲笑皇帝反被封官 ...

热度 4已有 617 次阅读2020-3-28 18:35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人不风流枉少年,鹦鹉才高却累身,他当面嘲笑皇帝反被封官 ..._图1-1

公元862年冬,新皇李漼刚即位三年,远在扬州的一件八卦趣闻却传遍了京城。当年名动一时温大才子路过扬州,到怡红院讨钱喝酒,夜醉路边,被查夜的巡警打破了相,还打掉了两颗门牙。关于温大才子的轶事很多,像这样的荒唐事对他来说也并不算稀奇,之所以能引起京城消息人士如此浓厚兴趣的,是因为这件事发生在扬州,扬州大都督府新任长史是令狐绹,前朝宰相,温大才子的前老板。

在前老板的地盘上到怡红院讨钱,还被一个小小的巡警打了,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故事?令狐家这几年因为新皇登基被冷落,势不如前,但毕竟是豪门大族,一派领袖,即使是以前的门客,也不可能如此不念旧情,不予照顾。而且令狐绹刚刚升了官,大有东山再起的迹象,此时更需要笼络人心,培植势力,不应该自毁招牌,给人气量狭小的印象。

温大才子姓温,名庭筠,子飞卿,是初唐宰相温彦博的后裔。祖上是宰相,但到了他这一辈,已经没落得只有精神财富继承了。大概是遗传基因确实非常优秀,庭筠悟性才情都极为出众,万字长文,可以一挥而就,如果唐朝有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话,他大概就是韩寒这种类型的选手。不过他不会玩赛车,主要那时候不流行,当时的流行风尚是弹琴吹笛,温庭筠是天才乐手,给根橡皮筋就能弹出琴声,给个空瓶子就能吹出笛声,并常常吹牛:“用好琴好笛才能奏出好音乐不算本事,有本事不用正经乐器也能奏出好音乐才算能耐。”总之,就是不走寻常路,属于炫耀型人格,天生适合选秀节目。

这位天才型选手还会写诗作词,质量高,关键是速度还极快,别人还在冥思苦想不知如何下笔,他搓搓手就写完了,仿佛刘谦穿越回唐朝,让人们一起见证奇迹的时刻。温庭筠不仅才华横溢,而且乐于助人,喜欢帮助应试能力不好的人,江湖人称“活雷锋”(“救数人”),其实就是枪手。但他救人不能救己,给别人当枪手,别人考中了,自己却没考中。虽然考场失意,但因为是活雷锋,倒是赢得了很多官二代、富二代朋友和粉丝,白天喝酒打牌,晚上逛夜总会,好不快活。

这些官二代朋友中,最有名的两位:裴诚、令狐缟,假设他们跟“我爸是李刚”的那位撞车了会出现什么画面?会很有意思。裴诚会问:“李刚是谁?有我家看门老大爷的官职大吗?” 裴诚的老爸是裴度,没错,就是大名鼎鼎的裴度裴晋公,中唐名臣,三朝宰相。宰相门前七品官,裴家看门老大爷相当于县处级,而李刚是公安分局副科级副局长,确实差得很远。而令狐缟大概会喝斥道:“不想死就让开!李刚是哪根葱?皇亲国戚要想当官都要跟我家姓。” (“皇籍有不得官者,欲进状,请改姓令狐,时人以此少之。”——出自《北梦琐言》) 令狐缟的爷爷是令狐楚,老爸是令狐绹,都是宰相,权倾一时。

人不风流枉少年,鹦鹉才高却累身,他当面嘲笑皇帝反被封官 ..._图1-2

有才华,又跟高干子弟交情深厚,按理说应该平步青云,扶摇直上才对。确实是有过机会,但温庭筠并没有抓住机会,离成功总是有0.01厘米的距离。令狐缟的老爸令狐绹很欣赏温庭筠的才华,令狐绹还有位结拜兄弟叫“李商隐”,后世把李商隐和杜牧合称为“小李杜”,却把李商隐和温庭筠合称为“温李”,而不是“李温”,可见当时大部分人认为温庭筠的才情要高于李商隐。

但从诗作的流传度和后世美誉度而言,似乎李商隐要更胜一筹,小学生都知道“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中学生都知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大学生都知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枉然”,然而,温庭筠能让人脱口而出的诗句几乎没有,除非对诗歌有更深兴趣的同学可能会背出“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这样的诗句,这是欧阳修对温庭筠最欣赏的一句诗。论格调和意境,这句诗的艺术美感确实胜过李商隐的大部分诗作,可惜数量不多,温庭筠兴趣太过于广泛,除了作诗,还填词,填词在一百多年后的宋朝才开始逐渐流行起来,但在唐朝,还是许多文人士子不屑为之的事,而李商隐更专一,专注于作诗,所以流行诗作更多。

令狐绹欣赏温庭筠是有原因的,因为令狐绹的领导唐宣宗李忱很热爱艺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为诗人写悼亡诗的皇帝,就是唐宣宗李忱,能获此哀荣的正是白居易,擅长写讽谏诗,所谓讽谏诗就是专门挑朝廷毛病,发牢骚、说怪话,做诗坛的“焦点访谈”,可见宣宗不仅艺术感很强,政治胸怀也很博大,所以百姓称之为“小太宗”。唐朝是一个万国来朝、海纳百川的朝代,在宣宗时期,从西域以及中亚流传过来的各种音乐已经非常流行,所谓胡夷里巷之曲不仅在民间流传度广,也传入宫廷,宣宗本人就非常喜欢听“菩萨蛮”。所谓“菩萨蛮”,是一种曲调种类的名称,有歌曲,就需要有歌词,否则非常干巴,只能奏乐,不能弹唱,缺乏娱乐性,艺人们要根据曲调的节奏填上词,才能唱出来,所以像“菩萨蛮”这种曲调名称,又叫词牌。当时在晚唐精神文明建设领域的一个主要矛盾是曲调创作繁荣与歌词创作不足之间的矛盾,无法满足人民群众娱乐生活的需要,尤其是最高领导的需要。

因为唐朝是以诗取士,一般文人士子主攻作诗,而填词主要是民间艺人行为。民间艺人文化水平和修养有限,所以导致这些歌词的格调不高,大多是诸如“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或者“抱一抱啊,抱一抱,抱着我的妹妹上花轿、、、”之类的,粗浅直白,反映了劳动人民不拘小节、直抒胸臆的特点。以宣宗的艺术欣赏水平,一开始听这样的歌曲,还有点新鲜,尚能与民同乐,但听久了就无法忍受,偶尔吃吃野菜解解腻还行,天天吃那怎么受得了?作为皇帝左膀右臂的宰相令狐绹想领导之所想,急领导之所急,日思夜想如何解决歌词产量不足的问题。

贴心和小心谨慎是令狐绹的优点,作为著名的官二代和牛党领袖的接班人,令狐绹的能力、才情一般,与他老爸令狐楚相比更是相差甚远,而宣宗皇帝有“小太宗”的美誉,几乎是晚唐最后一位精明干练、较为强势的皇帝,令狐绹之所以能久居相位而不倒,一方面是宣宗心念旧情,看他老爸令狐楚的面子,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令狐绹的这个优点。温庭筠就是那个能解决令狐绹难题的人,而且几乎是最佳人选。仅以“菩萨蛮”这个词牌,温庭筠一连填了十几首词,没有一首重样的。令狐绹喜不自胜,全都献给了领导宣宗李忱,领导很满意,心情十分舒畅。这些词大多辞藻华丽,浓艳精致,画风可脑补春晚歌舞节目。其中最有名的一首《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原文如下: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甄嬛传》里安陵容唱的就是这首词,希望吸引雍正注意,可惜最终没有成功俘获君心。能作为后妃邀宠的大杀器,可见这首词的杀伤力。将女子精心打扮后的妆容比作山水云雪,又有花鸟交相映衬,观美人如观后花园之美景,人景交融,两情相悦,确实是匠心独运,妙手天成。

后人对温庭筠所填之词的评价有两个极端,爱则爱煞,嫌则嫌煞。清张惠言的《词选序》中说:“唐之词人,温庭筠最高,其言深美闳约。”而一代国学大家王国维却很不苟同,在《人间词话》中评价温庭筠的词不过是“句秀”而已,颇有不屑的意味。与宋代的词作大家如秦观、苏轼等相比,无论格调和意境,温庭筠的词作确实稍为逊色,始终都在大姑娘、小媳妇的闺阁之中转悠,“皓月”、“重帘”、“麝烟”、“花露”、“明镜”、“鸳鸯锦”、但这并不是温庭筠的全部,这只是他的一面。更何况像温庭筠这样的浪子型男人。前面说过,填词在唐代并不是读书人的主流行为,而是非主流,作诗与填词在当时的区别,就相当于前者是在人民大会堂表演,后者是在KTV唱歌,在人民大会堂唱《恰似你的温柔》终究不妥,在KTV唱《走进新时代》估计也会没朋友。

温庭筠是唐代大规模填词的第一人,被江湖尊为“花间派”的鼻祖,也是使得“词”这一文学体裁后来能隆重登上历史舞台,并大放异彩的探索者和先驱,没有温庭筠,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后来文人前赴后继地开拓“词”这一块文学处女地,开创中华文化的另一片新天地,至少会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这一点来说,飞卿居功至伟。至于词作水平高低,以后人的标准来要求前人,毕竟有失公允。唐诗从最初的浮华浓艳,到后来的开天辟地,气象万千,发展到晚唐时,也差不多快走到历史的死胡同了,必须要有新的体裁来激发文人们的灵感和才思。这就是任何事物的发展规律,产生、发展、消亡、再新生、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说:“四言敝而有《楚辞》,《楚辞》敝而有五言,五言敝而有七言,古诗敝而有律绝,律绝敝而有词。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故遁而作他体,以自解脱。”这段对中国文学史的概括,非常精辟!

反观温庭筠的诗,就与他的词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格调。《商山早行》里:“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哪里看出浓艳?分明是清新简约,意境悠远。宋代梅尧臣评价好诗的标准应该是“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首诗应该是严重超标了。

话说令狐绹献词之后,还是不放心,特意嘱咐温庭筠不要把他是原创一事宣扬出去。就像现在一些高校的导师将学生的论文署上自己的名字,或者将自己作为第一署名人,一直都不是稀奇事,像令狐绹这样的副国级干部在秘书写的稿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也不算过分,岂止不算过分,简直是抬举了,想当令狐大人秘书的人如果排队的话,估计可以排到长安城外了。但偏偏温庭筠脾气比较犟,从小就喜欢出风头,委曲求全的事做不来,到处宣扬令狐大人献给皇帝的词都是自己写的,是令狐大人窃取他的创作成果。这还不算,令狐绹向他请教典故出处,他居然还劝令狐绹有时间要多读书,不要一天到晚应酬。

温庭筠与令狐绹的儿子令狐缟是同辈朋友,平时花天酒地,竟然还以晚辈身份教训长辈要多读书,何况对方还是当朝宰相,讽刺意味十足,这已不是能以“恃才傲物”来形容了,简直是花样作死,宰相肚里能撑船,但没想到温庭筠是一艘航空母舰。令狐绹度量再大,也难以容下这样的人,一天到晚给自己上眼药水,还到处跟人说“中书省内坐将军”,什么意思?意思是说当朝宰相没文化,这样的人还留在身边重用提拔,那别人不会认为温庭筠有病,而会认为令狐绹有神经病。当然,这还是不是温庭筠作死的最高层级。

令狐绹嘱咐温庭筠不要宣扬献词原创一事原本就是多余,装#这种事只有在与陌生人初次见面有用,在熟人尤其是老领导面前完全是浪费表情。以宣宗的聪明才智,令狐绹有几斤几两应该是了如指掌,他献上的这十几首《菩萨蛮》如果是他自己写的,那他就不是令狐绹了。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温庭筠刻意将事实真相宣扬出去也属多余,这是低估最高领导的智商,高估直接领导的度量。如果说温庭筠的艺术才华分值是100的话,那他的政治智慧几乎为0,错了,应该是-100。所以他晚年好不容易中了进士之后,仍然很长时间处于待业候补状态,因为组织部长很讨厌他。宣宗皇帝有个爱好,喜欢微服私访,考察人才的真实状况。温庭筠的名声,他想必是有所耳闻的,这一次特意要亲眼见一下虚实,于是假装在驿馆与温偶遇。一番寒暄之后,温庭筠的臭毛病又犯了,很是瞧不起眼前这位老头,一大把年纪了,资质平庸,看样子也混得一般,还唠唠叨叨的好像在盘问自己,于是语带嘲讽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领导秘书?公安局长?”言外之意就是“你算老几?”天被聊死了,宣宗只能自讨没趣地回宫了。

温庭筠很幸运,他遇到的是“小太宗”,宣宗皇帝没有跟他一般见识,还指定给他安排了个不大的官职,任方城尉,类似县公安局长之类的官职,若换了度量稍微狭小一点的皇帝,估计会让他老死驿馆。赴任之前,很多“温粉”前来为温庭筠送行,并以诗相赠,其中不少人已经混得比他好很多了。有一句诗让温庭筠印象特别深刻:“凤凰诏下虽沾命,鹦鹉才高却累身”。虽然一生不得志,但有知己如此,此生足矣。后来调任其他地方,路过扬州时,令狐绹正好镇守扬州。按理说,路过前老板的地盘,应该拜访探望,但温庭筠想到当年令狐绹身居相位时没有提拔重用自己,愤愤不平,要跟他划清界限。但人有志气,钱包没有志气,无奈囊中羞涩,想到当年免费为扬州的怡红院写了很多艳词,正好去要点稿费。想法很天真,现实很残酷,结果当然是被草草打发了。心中郁闷,借酒消愁,夜醉马路,胡言乱语,估计是发了很多牢骚,猜想应有不少涉及当时扬州高级长官令狐绹的内容,被巡警撞见,狠狠教训了一顿。挨了打,才找令狐绹告状。令狐绹一见故人,毕竟身份地位悬殊,早已忘记旧怨,毕竟自己这几年经历宦海浮沉,心境已不一样,见到故人只有温馨的旧时回忆,还以为温庭筠是特意前来拜望,不会想到他积怨如此之深。再看故人受辱,当即命令将打人的巡警抓来,问清原委后,默然不语,下令放人。

事情经过再次传到长安,大家都认为令狐大人仁至义尽,温庭筠简直是不知好歹,自取其辱,有欣赏他才华的达官贵人也不想再帮他了。

他原本就不适合官场,他是不受拘束的天才,但在那个年代,实现自我价值的通道和方式十分单一,除了做官别无选择。士农工商,分为三六九等,所有人都往一条独木桥上挤,这让很多有文学才华,但无政治智慧的伟大诗人一生困顿不如意,郁郁不得志,过得很不快乐。人生应该过得更快乐一点, 一千年之后,如果不翻查史料,谁还记得每一朝的皇帝、宰相叫什么?做过什么事呢?但是现在大部分人们还能吟出“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这就值了。










鸡蛋
3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1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