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老牛卧残阳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062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希望通过交流能取长补短提高自己。更希望通过贵人提携,自己的作品能有幸向影视作品、音乐作品发展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四

已有 2856 次阅读2015-6-26 09:33 |系统分类:军事| 原创小说, 喋血丛林, 连载 分享到微信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四_图1-1



第四章  初探匪穴


  缅甸的亚热带季雨林同临近的中国边境省份一样,一年中主要分为两季,即旱季和雨季。旱季时气温不高也不冷,气候比较宜人;雨季时,则整个丛林便会是处处泥泞,甚至是一片泽国。

  而此时,五一刚过,旱季已经过去,雨季即将来临。气温虽热,却还在尚可范围。

  窦志勇他们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整准备,战斗方案也已经设计好,各种战斗器具,包括各种土制器具也已备好制成,只待夜深人静毒匪皆已熟睡时即可动手。

  听到要为爷爷报仇,小虎非常高兴,已然像一个小战士一样,自己也削尖了一根木棍,并握在手中,很神气的:

  “我也要去打坏人!”

  “好,我们小虎是个大男子汉,一定会把坏人打败的!”苏雨婷欣喜的拍了拍小虎的头,夸赞着小虎。

  由于是轻车熟路,窦志勇他们并没有经过多少周折便赶到了储备站所在地。但令窦志勇他们没想到的是,匪窟已经改变了模样:房子也多了,区域也大了,周围还拉上了铁丝网,山上面也修建了监视哨所。再仔细观察周围,发现在几个角落有哨兵的身影在晃动。

  “不好,敌人的布置改变了,防范也严了,我们若贸然闯入,必会有去无回!”窦志勇悄悄地对身边的吴天宇和苏雨婷说。

  “那咋办?”吴天宇和苏雨婷等待着窦志勇拿主意。

  “我看这样,”窦志勇考虑了一下说,“咱先不盲动,咱先逮一个‘舌头’,等问清楚状况以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办!”

  “好好,就这么办!”吴天宇和苏雨婷同意窦志勇的想法。

  “这样,老三你带着小虎先在这里等着,我和老二去捉舌头,然后我们再回到这里。万一我们被发现了回不来,老三就带着小虎先撤回到山洞等我们,明白了吗?”

  “明白。”苏雨婷点头应诺。

  很快,窦志勇和吴天宇便消失在了前边丛林的夜幕之中。

  窦志勇和吴天宇正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猛然间,在自己的前方十几米处,听到了很轻的“沙沙沙”的脚步声,两个人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对呀,岗哨应该在铁丝网里面呀,我们这还没到铁丝网呢,怎么会有人呢?”窦志勇极小的声音,既像是说给身边的吴天宇听,又像是自言自语在说给自己听。

  “可能是‘起夜’的吧!”吴天宇也是很轻的声音。

  两个人这里正纳闷儿呢,突然从自己左前方六七米处的一棵树后面,传出了故意压低了的声音:

  “口令!”

  “毒蛇!”也是很低的声音。

  很快,随着那“沙沙沙”脚步声的越来越近,一个胸前挎着冲锋枪的身影走到了树下。

  “有情况吗?”

  “没有。”

  “一定盯紧了!你没看见老板为了给他儿子报仇眼都急红了。万一我们出了岔子我们的小命也就都没了。”

  “我明白。”

  “行了,我还得去别的哨位看看,你盯着吧,千万别睡觉啊!”

  “嗯。”

  那人走了,这里又恢复了寂静。

  二十分钟过去了,那哨兵丝毫没有困倦的意思,一直坐在那里警卫着。

  “咋办?”吴天宇歪头看着窦志勇。

  窦志勇想了想,然后附在吴天宇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之后,便轻轻地朝右前方向走去。吴天宇则轻轻地向那哨兵靠去。

  不多一会儿,又听到刚才的方向传来“沙沙沙”的脚步声,那哨兵又再次压低声音问:

  “口令!”

  “毒蛇!”

  然后便看到那“沙沙沙”的身影又再次向哨兵走去。很快,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横在了哨兵的脖子上,腰部也同时被一支阴森森的枪口顶住了。

  “别出声!不然就割断你的喉咙!”

  那哨兵不敢出声,只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好了,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答错一句话,立即要你的命!”

  那哨兵再次点头。

  “我来问你,你们前些日子从中国绑架来的小男孩儿现在什么地方?”

  听到问小男孩儿,那哨兵竟然眼睛一亮,且惊喜万分:

  “你是窦大哥吧?”

  “你……你怎么知道?”由于事发突然,窦志勇竟措手不及的结巴了起来。

  “我和段国兴是好兄弟,我也是中国来的,我是安徽人。”那哨兵答。

  “你和段国兴是好兄弟?”窦志勇惊奇会有这么巧的事。

  “是呀,我们是一起被‘蛇头’骗到这里来的。我经常听段大哥提起你,说你们在特种兵服役时就是铁哥们。我还一直挺崇拜你们的。”

  “那你怎么会认出是我?”

  “上一次你们几个误闯到这里被抓来的时候我曾看见过你,也听到过你说话。——刚才我就听你的声音耳熟,但不敢确定,直到你提起段大哥的孩子,我才确认了你。”

  “那你叫什么?”

  “我们几个从中国来的平时都不喊名字,都喊省份。段大哥他们平时都喊我‘小安徽’,你也喊我小安徽吧!”

  “好,小安徽,你能把这里的情况向我介绍一下吗?”

  “行,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再往那边走走。”小安徽边说边用手指了指窦志勇和吴天宇来时的方向。

  “好,那我们到那边去。”

  三个人很快便回到了苏雨婷藏身的地方。窦志勇分别把吴天宇和苏雨婷介绍给小安徽认识。

  “嘿嘿,不用介绍,你们几个上一次被抓来时我都见过。”小安徽见有女士在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窦志勇也同时把小安徽介绍给了苏雨婷和小虎认识。

  分别客套了几句之后,小安徽便迫不及待的抓住窦志勇的手说:

  “我还有20分钟就要下岗了,咱长话短说:这里的情况和你们上一次来时大不一样了,营区也扩大了,房子也调整了,又新建了一些防护设施,周边也都设置了炸弹和陷阱等,所以你们最好还是别行动了,丁伦就等着你们上钩呢!”

  “这怎么行?我们来就是为了救孩子的,我们必须把孩子救出去!”窦志勇的语气很坚决。

  “是呀,我们必须把孩子救走!”苏雨婷与吴天宇也是信誓旦旦。

  “哎,小安徽,你能不能说服这里的中国人帮助我们一起里应外合把孩子救出来?毕竟你们和段国兴也都是兄弟。”窦志勇劝说小安徽。

  “不行啊,这里的情况你有所不知,这里的中国人本来就少,拢共才不到十人,大部分都是被骗来的。上一次在被迫与你们交手的时候还被你们打死了两个,后来又逃跑了几个。我和另一个‘小河北’本来也逃跑来着,可惜被抓了回来,差一点被他们打死。自从丁伦的儿子死了以后,丁伦就像疯了一样,把原来的队长和几个班长都枪毙了。再加上又出了个‘叛徒’段国兴,丁伦对中国人更不信任了,对我们防范很严,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枪毙。我和小河北也被分开了,他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了。”

  “噢,是这么回事呀……咦,那那边山上的猎人李大爷是怎么死的?”窦志勇想趁此机会把这些谜团弄明白。

  “那猎人把你救走以后,现场留下了血迹和一把小猎叉,丁伦便顺藤摸瓜找到了老人。当丁伦知道猎人一直在帮助你们以后,便气急败坏的把老人给杀了。这小孩儿,”小安徽指着小虎,“哦,是叫小虎吧?如果他当时在家的话肯定也活不了。”

  “嗐!这帮可恶至极的毒匪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窦志勇气愤的一拳打在了地上。

  “好了,换班的人快来了,你们看……”小安徽征求窦志勇他们的意见。

  “你的意思我们现在动手成功率太低?”窦志勇看着小安徽问。

  “嗯。”稍停又,“要不这样,看守关孩子那屋的岗哨我们轮流,估计后天夜里就该轮到我了,到时我提前在那边,”小安徽指着窦志勇他们来时的方向,“对,就在那边的一棵大树下放一块石头,石头上写着的数字,就是我当夜值班的时间,那个时候你们来,我们再一起动手。另外,我再趁这两天的时间,将雷区和陷阱等暗藏机关摸清楚,再把进攻和撤退的路线选好,你们看咋样?”

  “行,我看行。”吴天宇率先表态。

  窦志勇也觉得这办法可行。

  几个人正说着,突然听到刚才小安徽站岗的地方传来了压低了嗓门的喊声:

  “喂,人呢?小安徽——”

  “不好,换班的来了,我得过去了。”小安徽着急地说。

  “行,你快去吧!注意安全!”窦志勇叮嘱。

  谁知,这边窦志勇的话音刚落,传来喊声的那边便传来了“咚咚咚”的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不好,那接班岗哨见我没了一准儿是回去喊人了。我得赶紧返回,你们快走吧!”小安徽边催促着窦志勇他们离开,边起身自己返回。

  “你自己小心!”窦志勇再次叮嘱小安徽。

  不一会儿,正在离开的窦志勇他们便听到有很多人的脚步声向这边跑来。

  “快!快!快四下里看看有没有人摸进来!快分散开给我仔细搜!”

  还是刚才那带班员的声音。紧接着,又传来了他的声音:

  “你几个负责搜索外围,你几个负责寻找小安徽,快点!”

  “怎么了?找我干吗?我在这呢!”

  小安徽的声音。

  “你刚才去哪儿了?为什么擅离岗位?”那带班员很严厉的盘问。

  “我肚子不舒服,刚才解手去了。”

  “那为何喊你不回应?”

  “我正使着劲呢,刚要回应,那哥们便跑远了。”

  “真他妈的烦人,挺好的一个觉,被你们搅和的睡不成了!走,回去!”片刻,又听那带班员说道,“你小子这班可别擅离岗位了,万一出现了问题,我们谁都活不了,听到了吗?”

  “听到了。”

  那边,那些雇佣兵们刚要撤回,这边的小虎又出现了状况。

  或许是过于紧张和害怕,小虎的脚下一不留神,踩翻了一块不大也不小的石头,那石头竟顺着山坡滚落下去,且不偏不倚,正滚到下方隐藏着的连线炸弹上,从而引起了炸弹的爆炸。爆炸声又再次使得即将回营的雇佣军发生了恐慌。

  “下面有人闯入,快去包抄抓人!”

  随着那带班员的一声令下,所有的雇佣兵全都向爆炸的位置边射击边冲了过去。

  这边,当窦志勇他们看到雇佣兵朝自己的方向扑来后,便赶紧分散开来,趴到地上,各寻草丛或灌木丛掩藏了起来。

  那些端着吐着火舌的AK-47冲锋枪的雇佣兵们,几乎是擦着窦志勇他们的肩膀跑过去的。由于太过紧张和不知所措,一些雇佣兵竟毛毛躁躁的跌进了他们自己设置的陷阱里。窦志勇也没有放过任何的机会,窦志勇瞅准时机,待落在最后的佣兵刚跨过自己继续向前冲的时候,窦志勇一甩手,一支飞镖便“嗖”的一声直插那佣兵的后颈,佣兵应声倒在了地上。窦志勇上前摘下了佣兵的自动步枪,然后又把那佣兵的尸体拖进了刚刚被佣兵踩塌了的陷阱内,以造成是佣兵自己不慎落入陷阱的假象。

  前边的枪声依然是炒豆子般的在爆响。而窦志勇四人则早已扛着新缴获的自动步枪撤出了毒匪设置的危险区。

  “窦叔叔你真了不起!”小虎背着比他还高的AK-47高兴地笑着。

  “你窦叔叔呀,了不起的地方还多着呢!”苏雨婷爱怜的眼神看了一眼窦志勇,后又扶着小虎高高兴兴地向前走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