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老牛卧残阳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062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希望通过交流能取长补短提高自己。更希望通过贵人提携,自己的作品能有幸向影视作品、音乐作品发展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五

已有 2837 次阅读2015-7-3 10:14 |系统分类:军事| 小说, 连载 分享到微信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五_图1-1


第五章  误入圈套

       终于等到了小安徽的消息。窦志勇决定下半夜凌晨两点,趁小安徽值守小龙所在屋子之机开始动手。

  从窦志勇他们藏身的山洞,到绑架小龙的匪穴,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好在路熟,他们只用了一个小时多一点便提前赶到了预定位置。由于小虎还是孩子,再加上有了上一次小虎无意中弄出动静惊动了敌人的教训,所以这次窦志勇便提前将小虎藏到了他们预备撤退路线的一个隐蔽之处。

  窦志勇借着丛林透进来的月光四周看了看,发现了几个掩藏在暗处的暗哨,窦志勇分别将这几个暗哨指给了吴天宇和苏雨婷。

  窦志勇指了指左前方上一次小安徽警戒位置的哨兵,示意由苏雨婷负责解决;又指了指右前方掩藏在灌木丛中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哨兵,示意由吴天宇负责解决;最后又指了指铁丝网入口处的两个警卫,示意由窦志勇自己负责解决。任务划分好以后,三个人便各自向各自的目标摸去。

  由于位置离得近,苏雨婷率先摸到了那岗哨附近。苏雨婷先选好位置,目测好距离,然后轻轻拉开自己手中的弓弩,趁那岗哨正坐在树下打瞌睡之机,苏雨婷瞄准击发,只见那哨兵还没来得及反应便一命呜呼。

  吴天宇的距离相对要远。待吴天宇摸近那哨兵时,那哨兵似乎有所觉察,赶忙抬头瞧了一瞧,吓得吴天宇赶紧潜伏了下来。等那哨兵感觉没事了,从而懈怠下来以后,吴天宇便一个箭步扑过去,并顺势将那哨兵压在了身下。待那哨兵反应过来欲进行反抗时,吴天宇的利刃早已刺进了哨兵的胸口。

  窦志勇这边相对要复杂一些。所谓铁丝网入口,实际上就是铁丝与木头结扎而成的两扇栅栏门。窦志勇接近那两个门卫的时候,两个门卫正在闲聊。吴天宇那边弄出的声响惊动了门卫,只听其中一个门卫说:

  “那边好像有动静,你过去看看。”

  又听到另一个门卫说:

  “没有啊,没听到。”

  另一个门卫拒绝过去查看。

  “不对,我刚才明明听到有声音。”

  “那你怎么不过去看?”

  “行,我过去看!不过你在这里可得守好了,万一出了事你负责!”

  说完,这个门卫抬脚就要走。

  不行!不能让门卫过去!否则的话,万一吴天宇对付不了两个,而让门卫发现,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想到此,窦志勇迅速从兜里取出两支飞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飞出去一支,飞镖直插那抬脚刚要走的门卫脖颈动脉。另一个门卫见状举枪刚要射击,却被窦志勇一个急转身,顺势又一镖直中其印堂,两个门卫瞬间毙命。

  门卫和暗哨解决了以后,窦志勇和吴天宇、苏雨婷三人迅速换上了雇佣兵的服装,并把那几个雇佣兵的尸体掩藏了起来。然后,吴天宇和苏雨婷负责扮成门卫留在此处值勤,窦志勇则进入营区负责与小安徽接头。由于不知道小安徽的具体位置,窦志勇只得用暗号与其进行联系。几声“咕咕、咕咕”的布谷鸟叫声之后,距离窦志勇十多米远的西边便传来了小安徽的咳嗽声,窦志勇与小安徽会合了。在屋子边的一个角落里,还躺着一具雇佣兵的尸体,尸体是与小安徽同班的哨兵,是被小安徽干掉的。

  “他们两个呢?”小安徽压低声音问。

  “在大门口‘警卫’。”窦志勇同样是压低声音答。紧接着,窦志勇又问小安徽,“你这里没变化吧?”

  “没有,一切都在掌控中。”

  “那就好。那这样,你依旧在这里警卫,我进屋里去救人,完了我们一起撤。”

  “好。”

  根据丁伦的指令,幽禁小龙屋子的钥匙只能由队长一人保管,卫兵只负责守卫,不能进入屋内,故小安徽并没有这屋子的钥匙。好在特种兵什么技能都有过教练,这点困难还难不住窦志勇。窦志勇从别处折了一根铁丝,插进门锁里几经拨动,锁便被打开。但出乎意料的是,屋内并没有小龙,且没有幽禁任何人,只是一栋空房子。噢,原来是丁伦玩了一套“空钩钓鱼”的把戏!想到此,窦志勇立即返身出屋,与小安徽急商对策。

  “难怪这些天既没有看到进屋送饭,也没有听到里面有哭声,原来是在迷惑我们呢!”小安徽有些恍然大悟。继而,“能不能是关在别的屋子呢?”小安徽疑惑的眼神看着窦志勇。

  “不可能,只在这里演戏没意思,小龙很可能被转移到别处去了。”

  “那能转移到哪儿呢?”小安徽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关人。

  “丁伦不住在这里?”窦志勇问小安徽。

  “有时候住,但很少。”小安徽答。

  “那很有可能丁伦还有更隐秘的巢穴!这老家伙是拼命想逮住我们呀!”

  稍停,窦志勇又问:

  “你估计这里还有谁能知道关闭小龙的位置?”

  “哦对,我们新任的队长有可能知道,他是丁伦的亲信。”

  “好,那咱就找他问问。”随即窦志勇又问,“哎,你们除了制贩毒品以外,不是还贩运军火吗?”

  “嗯。”

  “那你们这里有军火库吗?”

  “有,不过军火库钥匙原来是丁伦和他儿子掌管,现在则由丁伦和我们队长掌管。”

  “行,又是你们队长。那咱就从他这里下手!”

  “好,我这就去想办法把波刚骗到这里来,然后我们再继续下面的行动。”

  “波刚?你们队长叫波刚?”

  “是啊,他原来在政府军当过军官,后来被丁伦挖到了这里来。”

  “行,那咱分头行动,你去找波刚,我去把吴天宇和苏雨婷叫来,咱们一起将这里的军火库搬走。”

  “好。”

  且说这小安徽悄声来到了队长波刚下榻的屋子后,便上前轻敲屋门。

  “谁呀?怎么了?”波刚懒洋洋的声音。

  “报告队长,我有紧急情况汇报。”小安徽同样是压低了嗓音。

  “等等!”

  不一会儿,波刚的上衣还未来得及伸袖便急忙开门出来。当然,这里的雇佣兵穿的都是没有徽章的缅甸军服,只不过当官的军服新一些,当兵的军服旧一些。

  “什么情况?”波刚揉着尚未苏醒的眼睛问。

  “我在守卫房屋的旁边发现了一具女尸,可我们这里没有女人呀!所以我赶来报告。”

  “啊?有这事?快看看去!”波刚急忙边穿衣服边在小安徽的引导下向其守卫的房屋走去。

  “在什么地方?”

  波刚赶到后,问站在门口“值勤”的窦志勇。窦志勇没说话,只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角落里。波刚赶紧俯身去看,果然有一具“女尸”面部朝下躺着。波刚刚要上前将“女尸”翻过来,却被窦志勇从背后揽住了胸部,并将匕首横在了波刚喉咙处。

  “不许出声,否则就割了你!”

  这时,躺在地上的苏雨婷也站了起来,几个人的刀枪全都对准了波刚。见此情势,波刚也只好老老实实的配合:

  “行,我不反抗,我配合你们。”

  看到波刚不再反抗,窦志勇也松了手。

  “那孩子被关在了什么地方?”窦志勇问。

  “被关在二号地区的山洞里。”

  窦志勇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小安徽,小安徽点头:

  “二号地区我知道。不过那山是又高又陡的峭壁,山洞会在那上面?”

  窦志勇又紧接着把头转向了波刚,波刚赶紧解释:

  “那山的后面是峭壁,但山洞在前边山上部,几乎是山顶。那里也是一个秘密基地。”

  “你可说准了,我们是要带着你一起去那山洞的。”窦志勇警告说。

  “没错,我说的都是实话。”

  “那好吧!那接下来,你需要配合我们做第二件事:打开军火库房门!”

  “可那房门的钥匙在吴丁伦手……”

  “你拿来吧!”还不等波刚说完,小安徽便上前将钥匙从波刚的腰带上薅了下来。

  “走吧!”窦志勇催促波刚。

  无奈之下,波刚只好带着几个人向武器库走去。

  “哇!这么多好装备呀,我们可得可劲的拿。”苏雨婷看着一箱箱还未启封的各类武器,眼都直了。

  窦志勇先选了一挺暂新的轻机枪,以及绕遍了全身的机枪子弹带,又选了一件能够发射枪榴弹的自动步枪,最后又将身上挂满了卵式手榴弹和枪榴弹;吴天宇和苏雨婷由于别的武器不会用,每人只选了一件能发射枪榴弹的自动步枪,以保证首先能打枪,然后再学枪榴弹发射,同样,两人也在身上挂满了手榴弹和枪榴弹;小安徽还是背着自己原来的AK-47,说是用顺手了,只不过余外多拿了些手榴弹和子弹,最后又根据窦志勇的建议,背了一具RPG火箭发射器。

  那个雇佣军队长波刚也没闲着,窦志勇同样在其身上挂了一些手榴弹和枪榴弹,以使其帮助搬运。另外窦志勇还在其腰上绑了几颗木柄手榴弹,拉环挂在窦志勇的手指上,两个人手牵着手走,以防波刚逃脱。

  此时天已放亮,如果现在赶到二号地区必是上午,大白天的采取军事行动尤为不便。经过与苏雨婷、小安徽、吴天宇协商,窦志勇决定暂先撤回到自己的大本营——藏有远征军遗骨的山洞进行休整,待傍晚夜幕降临时再出发直奔二号地区救孩子。

  由于有波刚的陪同,窦志勇他们很快便撤出了这个匪穴。只是在即将走出铁丝网的时候,遇到一个暗哨盘问,好在有波刚的应答,他们才蒙混过关。

  几个人押着波刚先接回了小虎,然后窦志勇牵着波刚在前,其他人尾随在后,一路顺利地返回了“基地”。

  “窦叔叔,能给我一支枪吗?我也要去打坏人!”小虎指着窦志勇怀中的步枪请求道。

  “不行小虎,这枪太重你扛不动。要不这样,你用他的枪,”窦志勇边说边指了一下波刚,“他的枪小,你用着正合适。”

  说着,窦志勇便将刚缴获波刚的马卡洛夫手枪从腰间抽出,递到了小虎的手上。

  “哇!我有枪了,我也可以打坏人了喽!”小虎高举着枪,高兴地在山洞里跑着……

  由于已回到了山洞,且下一步的战略部署也已确定好,所以几个人便放心的把身上的装备卸了下来,把波刚也松了绑,然后便开始吃饭。这期间,有先吃完的,有正在吃的。先吃完的例如苏雨婷和小虎,因为好奇便在那里摆弄枪玩;小安徽则半躺在地上打瞌睡;窦志勇眼望着洞口在想心事;只有吴天宇和波刚还在那里慢悠悠的口嚼食物。尤其是波刚,一边慢悠悠的吃着,一边不停地扫视着坐在自己身边正在玩手枪的小虎……

  突然,波刚趁大家不备,一个箭步蹿到小虎身边,迅速将小虎手中的枪夺下,然后一只手抓住小虎的衣领,另一只手则用手枪顶住了小虎的后脑勺,并同时向其他人发出威胁:

  “你们谁也不准动,乖乖地把手放在自己的后脑勺上,不然的话,我就打碎这小孩儿的头!”

  听到波刚这一声喊,反应最快的当属正在打瞌睡的小安徽,这或许是因为小安徽在这种紧张、多变的环境中习惯了的缘故。小安徽本能的刚要摸枪,即被波刚制止了:

  “你,不许动,我刚才的话你没听到吗?”

  “好好好,大家都别动。”窦志勇赶忙制止大家。

  紧接着,窦志勇又转向了波刚,问:

  “你想怎样?”

  “我先带这孩子走,等我走出这个山洞以后,我再把他放回来。不过你们不准跟着,否则的话后果你们负!”

  “行!但你得说话算数,否则的话,你也休想跑掉!”窦志勇警告。

  “可以。”

  说完,波刚便用手枪顶着小虎的小脑袋向洞口外走去。待他们走出山洞以后,洞内的几个人便赶紧各人提着各人的枪聚到了洞口,并同时做好了冲出去的准备。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功夫,洞内的人听到了山下小虎的哭声,窦志勇率先冲出了洞口,并远远地看到小虎正一个人边哭边往山上爬。

  “看起来这个波刚还算守信用。”窦志勇边说边急忙冲下山去,将小虎背了回来。

  “这里不能呆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而且我们的救人行动也得提前,不然的话,等波刚与丁伦碰头了以后,我们就更难下手了。”窦志勇刚放下后背上的小虎,还在喘着粗气,便不无担心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窦大哥说得对,万一丁伦知道了我们的意图,从波刚这里调去了增兵,面对比我们多的多的兵力,别说救人,恐怕连我们自己都不一定逃得出。”小安徽也有与窦志勇同样的担心。

  “那就赶紧行动呗!反正我们也都休整好了,武器也强了,现在出其不意,反倒能出奇制胜!”苏雨婷宛如足智多谋的军师一样侃侃而谈。

  “老三这话说的在理:出奇制胜。对!咱这就出发!小安徽熟悉情况前头带路;我和老三还有小虎居中;老二断后。行动!”

  随着窦志勇的一声令下,五个人乘着遮天蔽日的丛林掩护,在小安徽的引导下,他们开始向幽禁小龙的另一处秘密匪穴进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