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老牛卧残阳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062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希望通过交流能取长补短提高自己。更希望通过贵人提携,自己的作品能有幸向影视作品、音乐作品发展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七

已有 2844 次阅读2015-7-17 09:55 |系统分类:军事| 原创小说, 喋血丛林, 连载 分享到微信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七_图1-1


第七章  喋血丛林

  窦志勇一行刚向北走了不到一公里,右侧又出现了敌人,无奈,窦志勇他们只得且战且向北撤。

  那这些前来围堵的敌人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这是波刚带来的队伍。

  这波刚犯了一个错误。波刚从窦志勇手中逃回以后,本应立即挥师去二号地区,以协助丁伦守株待兔、撒饵诱鱼、以等候窦志勇的上钩。可这波刚偏偏自作聪明,逃回后非但没去二号地区,且还即刻返身带着队伍扑向了窦志勇他们落脚的山洞,以图将窦志勇他们一网打尽。结果到了以后才发现,他们扑空了,窦志勇他们早已离开此洞奔二号地区去了。而此时若再想赶往二号地区助战已是为时太晚,窦志勇他们早已经在二号地区打响。但即使这样,波刚仍须迅速赶往二号地区,否则的话他无法向丁伦交代。

  当波刚带着队伍赶到二号地区时,战斗已是尾声,窦志勇一行正带着胜利的喜悦进入了返程的丛林。遗憾的是窦志勇他们撤出战斗、进入丛林的行动恰被波刚的先头部队侦察到,因此才有了波刚的突然袭击和围追堵截。

  枪声也惊动了山上的丁伦,惊魂已定的丁伦立即重新集结队伍,向着山下传来枪声的方向扑去……

  面对着两支队伍的围攻,窦志勇他们陷入了险境——他们既没有丁伦的人多,又没有丁伦的弹药充足,且还带着两个孩子,所以速度也没有敌人快。如果只是一味的逃跑,肯定是逃不脱的。

  “还是往江边撤吧!咱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渡江回国。”吴天宇提议说。

  “不行!正因为上一次你们渡江逃脱,所以丁伦才命令在沿江一带埋设了地雷。”

  “小安徽说得对!”窦志勇接话道,“这次再渡江肯定不行,理由是除了埋有地雷以外,我们还多了两个孩子,所以说渡江等于自杀!”

  “那怎么办呢?”吴天宇和苏雨婷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共同转向了窦志勇。

  “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拖住敌人,我们才有逃的希望!”窦志勇自言自语道。

  “敌人太多了,怎么拖呀!”吴天宇和苏雨婷依然为难。

  停了一会儿,窦志勇将目光转向了小安徽:

  “要不这样吧,你和老二保护着老三和孩子们继续往北撤,我想办法再回到敌人后面去骚扰敌人,这样才有可能保证孩子们安全撤退。”

  “主意倒是好主意,只是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吧,这里交给老二和老三应该问题不大。”小安徽不放心的说。

  “要不我和窦大哥去吧,让小安徽和二哥在这里保护孩子!”苏雨婷也争着到敌人后面去。

  “也好,保护孩子重要,这里就交给老二和小安徽了。让老三和我一起去便于有个照应。”窦志勇同意苏雨婷的意见。

  “孩子交给我们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保护好孩子们的!”吴天宇信誓旦旦。

  窦志勇看着吴天宇和小安徽带着孩子离开后,便与苏雨婷返身向敌人的方向走去。

  在一沼泽地段,窦志勇和苏雨婷停了下来。窦志勇先让苏雨婷爬上附近一棵不是很高的树上隐蔽起来,自己则口含一节竹管,身体陷在沼泽里等待。当听到敌人的脚步声靠近时,窦志勇赶忙连头部一起没入沼泽,只露出竹管呼气,估计敌人差不多已经过去之后,窦志勇才慢慢露出了头。这时,恰有三个落后的佣兵向这边走来,窦志勇凝神屏气,待佣兵靠近自己后,窦志勇一个“火箭蹿天”,跃出了沼泽,顺手一刀,便结果了一个佣兵的性命。另一个佣兵见状刚要举枪射击,却被窦志勇回身一甩手,飞刀直刺那佣兵的喉咙,佣兵当场毙命。与此同时,树上的苏雨婷看到最后一个佣兵走到了树下,便飞身直下骑到了那佣兵身上,只一刀,佣兵便伸腿瞪眼不动了。然后,窦志勇重新跨上了轻机枪,与苏雨婷一起,两个人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向敌人扫射。而正在尾追吴天宇他们的敌人听到身后响起了枪声,便急忙回身反扑,窦志勇和苏雨婷则且战且退,以尽可能地将敌人向相反的方向引。

  大约激战了近半个小时,敌人似乎明白了窦志勇的意图,急甩开窦志勇和苏雨婷而向吴天宇他们逃走的方向再次追去。

  “不行,孩子们走得慢,敌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追上的!”窦志勇望着吴天宇他们逃离的方向不无担忧地说。

  “是啊,那怎么办呢?”苏雨婷也担忧。

  “哎,雨婷,你说敌人都来这里追我们了,他们家里的人还会多吗?”窦志勇突然很兴奋的神情看着苏雨婷。

  “你是说咱去捣他们的老巢?”苏雨婷亦面带欢色。

  “对,咱趁他老巢空虚干脆上山把他捣毁,这样也可以把敌人调回来,咱就可以趁机逃脱。”

  “好主意!敌人不会想到这一点,咱这叫出其不意!”

  “走!上山!”

  两个人依然是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通往山上的入口处。

  “你们是干什么的?”卫兵问。

  由于先前在山上好多佣兵都看到过窦志勇,所以这次是苏雨婷在前,窦志勇在后且低着头。

  “哦,我们是来……来搬救兵的。”苏雨婷故意粗着嗓子回答。

  “谁让你们来的?”卫兵继续问。

  “哦,波刚,是波刚。”

  “有手令吗?”

  “手令?”

  “就是波刚队长写的字条,这是老板与几个队长商定的联络方式。”

  “哦,有,在我这。”窦志勇担心苏雨婷应对不了,便再次装作掏纸条,低着头向卫兵走去。

  与此同时,苏雨婷也明白了窦志勇的用意,急向另一个卫兵靠去。

  当窦志勇走近那卫兵刚一抬头,那卫兵便认出了窦志勇:

  “你是窦志……”

  还没等那卫兵说完,窦志勇铁钳子般的五指瞬间便掐住了卫兵的喉咙,只一用力,卫兵便倒地气绝身亡。另一个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苏雨婷的匕首插进了心脏。警卫室里还有三个佣兵,听到外面的动静后,急出来想看个究竟,被窦志勇迎面飞来的飞镖击中两个,最后一个由于被前面的卫兵挡着,没有中镖,扭头便往山上跑,且边跑边喊:

  “不好了——窦志勇又回……”

  同样是还未喊完,旁边苏雨婷的弓弩便射出了弓箭,正中逃跑卫兵的后脑勺,卫兵应声倒地。

  半山腰警卫站点的卫兵隐隐听到了喊声,便警觉地全都站在了路边持枪守卫。

  由于有了先前窦志勇攻山的教训,所以他们现在警惕性很高。

  不一会儿,便看到两个手持武器的佣兵由山下走了上来。

  “站住!把手举起来!”最外边两个卫兵持枪命令道。

  “我们是自己人。”同样是闷着嗓子说话的苏雨婷回答。

  “把手举起来!”卫兵依然很严厉。

  “那好吧!”苏雨婷和窦志勇无奈的、很缓慢的把手举了起来。

  趁此举手之机,窦志勇在身后悄悄叮嘱苏雨婷:

  “一会儿你闪开,准备好抢,等我干掉这两个你就开枪。”

  “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跑到山上来?”卫兵问。

  “我们是来搬救兵的,山下打得激烈,人手不够。”苏雨婷答。

  “刚才山下谁在喊?喊什么?”卫兵继续问。

  “哦,是我喊的,让他等等我。”苏雨婷指着身后的窦志勇说。

  “不对,刚才我们好像听到有人在喊窦志勇什么的。”

  “你听错了,我那是在喊:你真能,走得这么快!”

  “后面那个大个为何一直低着头?把头抬起来!”

  “好,我抬头让你看看我……”窦志勇边说边向卫兵走去。

  “站住!不准向前走!”卫兵喝住了窦志勇。

  见此情景,危急中的苏雨婷突然灵机一动,冲着山上的方向大喊:

  “哎,队长,你怎么在这里?”

  众佣兵不知就里,以为是山上下来人了,急转头向山上的方向看去。而这边的窦志勇说时迟那时快,飞身近前,一刀一个,结果了两个还未转回头来的卫兵。与此同时,后边苏雨婷的枪也响了,站在路边剩余的三个卫兵瞬间便被苏雨婷报销。

  “枪声一定会惊动山上的,我们得快速冲上山去!”窦志勇提醒苏雨婷。

  “嗯。”

  于是,两个人便拿出了百米决赛的速度向山上冲去。

  正如窦志勇判断的一样,山上的敌人听到枪声以后,也立即警觉起来,他们迅速集结起兵力,将通上山的路口封了起来,且还派出一队佣兵向山下袭来。

  就在窦志勇和苏雨婷即将冲上山的时候,迎面碰到了正向山下冲来的敌人,二人立即散开,一个靠右,一个靠左,两人齐心协力的向敌人猛烈扫去。由于敌人的目标太集中,伤亡惨重,很快,敌人便招架不住了。敌人撤到了山上,依托工事的掩护,开始疯狂地向窦志勇和苏雨婷扫射,且打得窦志勇和苏雨婷抬不起头来。

  情急之下,窦志勇想到了枪榴弹,窦志勇赶忙装上榴弹,分别向两个火力密集的射击点射去,并趁爆炸形成的烟雾掩护,迅速攻到了山上。然,山上的射击点更多,火力更猛,尤其山头那挺重机枪直接锁住了前进的道路。窦志勇在苏雨婷的火力掩护下,赶忙匍匐到附近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并利用石头的掩护,且校准了方位,只一枚榴弹发射出去,山顶那挺重机枪便立时成为了哑巴。而此时,窦志勇和苏雨婷的后路也被敌人封死,敌人集中火力将窦、苏二人逼到了山洞西边的一个死角。万幸的是,这里还有一个掩体可用。

  正在手足无措之际,苏雨婷突然看见了右前方四五十米处停放着的那架直升机。

  “快看窦大哥。”苏雨婷朝飞机那边摆了一下头示意窦志勇。

  “哇!太好了,如果能把这架飞机搞到手那我们就可以快速回国了。”窦志勇甚是高兴。

  “可……你看看那边。”

  顺着苏雨婷摆头的方向,窦志勇看到了飞机左前方正在朝这边喷着火舌的射击点。

  “得想办法干掉那个火力点!”窦志勇边还击着敌人边说道。

  突然,窦志勇看到了旁边的一个空油桶躺在那里。

  “有了!从这里到飞机火力点那里正好有点下坡,你在这里掩护我,我钻进那个大油桶滚着向那火力点靠近。”

  “行吗?”苏雨婷不放心。

  “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准备好,我先投个手榴弹作掩护,然后你就猛烈开枪。”

  “好。”

  只见窦志勇趴在掩体里尽最大力气向敌方甩出了两颗手榴弹,并趁手榴弹爆炸烟雾的掩护快速爬向了油桶。这边的苏雨婷也几乎在同一时刻向敌人开了火。

  趁敌方火力暂时弱了一点,窦志勇迅速钻进油桶并快速向飞机旁边的火力点滚去。大约距离火力点尚有十来米的时候,窦志勇向火力点投出了手榴弹,火力点的枪声顿时哑了。趁此机会,窦志勇飞身一跃,跳进了火力点掩体,然后迅速取出枪榴弹,并大喊苏雨婷过来。几乎是在向敌人射出榴弹的同时,苏雨婷也跃出了她那里的掩体,并边向敌人扫射,边向窦志勇这边赶来。这边窦志勇为了掩护苏雨婷,也即刻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去。就在苏雨婷即将进入窦志勇这边的掩体时,敌人的火力又扫了过来,窦志勇急喊苏雨婷趴下,并同时伸手去拉苏雨婷,不想一颗子弹打中了窦志勇的左臂,窦志勇趔趄了一下,又赶忙卧在了掩体里。与此同时,苏雨婷也匍匐着爬进了掩体。

  “你受伤了?”苏雨婷看到窦志勇左臂上流出了血。

  “没关系,没伤着骨头,不碍事。”窦志勇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紧接着,只听“刺啦”一声,苏雨婷从自身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布条将窦志勇的伤口包扎了起来。

  “还是刚才的办法,你在这里顶住敌人,我去发动飞机。”窦志勇叮嘱苏雨婷。

  “你自己小心!”苏雨婷嘱咐窦志勇。

  窦志勇先向敌人甩出了两颗手榴弹,并趁着烟雾,挎着轻机枪,边向敌人扫射,边向飞机靠拢。这边的苏雨婷为了掩护窦志勇,也向敌人投出了手榴弹。乘着苏雨婷的掩护,窦志勇爬上了飞机并启动了引擎。

  “快!雨婷!快上飞机!”

  飞机发动起以后,窦志勇又来到舱门,将剩下的两颗榴弹都射向了敌人。苏雨婷也很机敏,乘着榴弹爆炸的掩护,一溜小跑就奔到了飞机跟前。而窦志勇机枪的火舌则始终压着敌人的火力以掩护着苏雨婷。

  看到苏雨婷登上了飞机,窦志勇立即拨动拉升装置以使飞机缓缓升起。苏雨婷则取跪姿在舱门口不停的向敌人扫射……

  看到直升机升空,敌人也急了眼,急忙集中火力向直升机射击,一时间,直升机身上“噼里啪啦”被子弹射中发出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很遗憾,直升机的油箱被一颗子弹射中,而窦志勇当时却并未发觉。好在油箱上的弹孔不大,机油流出的速度不是很快。

  这是一架携有火箭自动发射器的具有攻击能力的直升机。窦志勇决定在撤回中国之前,先把丁伦的“家底”摧毁掉。

  由于窦志勇的直升机驾驶技术只学到了皮毛,因而不敢贸然的大幅度飞行。窦志勇驾驶着直升机先在山上盘旋了两圈,以图复习和熟练,然后才选准角度,分别向山洞和几个主要据点发射了火箭。待把这里解决完以后,窦志勇又驾机飞向了波刚控制的匪巢,又把那里夷为了平地。最后,窦志勇驾机来到了正在与丁伦展开激战的丛林战场,将机上搭载的火箭全都射向了丁伦部队的人群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