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老牛卧残阳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062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希望通过交流能取长补短提高自己。更希望通过贵人提携,自己的作品能有幸向影视作品、音乐作品发展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八

已有 2885 次阅读2015-7-25 04:45 |系统分类:军事| 原创小说, 喋血丛林, 连载 分享到微信

【原创】长篇影视小说《喋血丛林》(第二部)连载八_图1-1



第八章  魂断卡班桥


  吴天宇和小安徽这边则打得非常艰难。吴天宇背上背着小龙,左手牵着小虎,右手端着冲锋枪,边打边撤。小安徽则主要负责掩护,哪里有敌人,他就去哪里阻挡。

  好不容易甩掉了后面的敌人,右边的敌人又冲了过来,而且人数众多,且子弹和手榴弹都向这边飞了过来。

  “不行天宇,这样我们都走不了。”小安徽看着四周围上来的敌人,不无忧虑地说。

  “是啊,我也觉得得想个办法。”吴天宇也有同感。

  “要不这样,咱也学着窦大哥的做法,你带孩子边打边撤,我到后面去牵制敌人。”

  “也只能这样了。”吴天宇无可奈何地点头。

  正说着,一枚手榴弹突然向吴天宇袭来,小安徽眼尖,还未等手榴弹落地便一脚踢了出去,只听爆炸声中夹杂着一声惨叫,手榴弹在十米开外的敌群里爆炸了。

  “你赶紧带孩子走,我想办法去拖住他们。”

  “那好。——走,小虎,跟紧我,别离开。”吴天宇拉住小虎的手,瞬间便隐入了丛林。

  丛林作战对弱势一方也有好处:在遮天蔽日的丛林掩盖下,敌人不容易发觉,也不便于敌人大规模作战。但对弱势一方的单兵游击战却非常有利。

  看到吴天宇已带着孩子离开,小安徽便急速向相反的方向遁去。途中也时常会遇到敌人,但都因为穿着一样的衣服,扛着一样的枪而蒙混过去。小安徽也很精明:遇到敌人多时,他就装作搜索;遇到单兵,他就乘其不备用刀刺死;等深入到敌人后方以后,他便朝敌人的屁股后面扔手榴弹;等把敌人搅得晕头转向以后,他再去追赶吴天宇;途中若再遇到搜索的佣兵时,他还会误导佣兵向吴天宇离去的相反方向追击,从而为吴天宇带着孩子逃离争取了时间。

  根据时间推算,吴天宇就在前面不远。为避免错过,小安徽向吴天宇发出了“咕咕咕咕”的接头信号。很快,在小安徽的右前方,传来了同样的布谷鸟叫声,小安徽循声赶去,却发现吴天宇站在那里木头桩子似的不敢动。

  “怎么了?”小安徽莫名的看着吴天宇。

  “我踩着地雷了。”

  “啊?踩着地雷了?”小安徽吃惊的看着吴天宇。

  稍停,小安徽轻轻走近了吴天宇,并伏身趴到了吴天宇的脚下,试探着用匕首一点一点的挖雷。当大半个地雷露出以后,小安徽笑了:

  “我前些天刚在江边埋过这种地雷,所以比较熟悉。”

  小安徽继续用刀挖雷,直至露出踩踏机关。小安徽将事先削好的细竹签轻轻插入保险栓的插孔,以阻止触发装置弹起。待这一切都顺利完成以后,小安徽站了起来,并拍了拍手上的污泥:

  “好了,你轻轻挪开脚就行了。”

  吴天宇这才从死神那里逃了回来。

  “谢谢你好兄弟!”吴天宇感激的眼神看着小安徽。

  “难兄难弟,应该的!”小安徽顺手拍了一下吴天宇。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丛林上空传来了“嗡嗡嗡”的飞机马达声。

  “不好,是丁伦的飞机,咱得快离开!”小安徽提醒着吴天宇。

  两人急忙来到小龙和小虎的藏身处抱起孩子就跑。但奇怪的是飞机没理他们,而是直奔后面敌人的方向飞去。不一会儿,便听到敌人那边传来了“轰轰轰”的爆炸声,同时还夹杂着敌人的哭爹喊娘声。

  “奇怪,他们怎么自己炸自己呢?”小安徽疑惑。

  突然,飞机上传来了窦志勇的声音:

  “丁伦,你的老巢,和你那些害人的毒品加工厂,还有你的武器库,都被我炸了,现在,该轮到送你回老家了!”

  紧接着,又是一通山崩地裂的爆炸声。

  从飞机上往下看,火箭在丛林中,在丁伦的队伍里爆炸所升起的蘑菇云此起彼伏、甚为壮观,就连停在山脚下的丁伦“座驾”,也被窦志勇炸上了天。

  而在直升机舱门口,苏雨婷那居高临下、吐着火舌的机枪扫射就一直没有停止。

  “混蛋——窦志勇你这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丁伦被气得七窍生烟。

  紧接着,丁伦又歇斯底里的对佣兵大喊:

  “弟兄们——给我听好了——谁若打死窦志勇——赏金三十万——谁若活捉窦志勇——赏金五十万——不——赏金一百万——”

  这是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更是一个垂死挣扎的声音,这声音竟伴着隆隆的枪炮声传到了前方正在浴血奋战的吴天宇、小安徽、以及两个惊恐万状的孩童耳朵里。

  “是窦大哥!”

  “是窦叔叔!”

  “他把丁伦打败了!他把丁伦打败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几个人相拥而抱,并喜极而泣!

  不一会儿,吴天宇和小安徽又突然听到直升机由远而近的向他们这边飞来,他们更高兴了。尤其是两个孩子,竟高兴地拍手跳高:

  “我们能坐飞机了!我们可以坐飞机回家了!”

  随着飞机在左前方那片相对没有大树木的空地上徐徐降落,窦志勇与苏雨婷从飞机上跳了下来。吴天宇和小安徽急忙带着两个孩子向那直升机奔去。

  “快!赶紧带孩子跑!敌人马上就追过来了!”窦志勇迎着前来坐飞机的吴天宇和小安徽催促道。

  “我们不是有飞机吗?”小安徽和吴天宇不解的看着窦志勇。

  “飞机漏油了,不能飞了!”苏雨婷代替窦志勇回答了他们俩。

  “不能飞了!”两个人刚才还笑着的脸立时变了颜色。两个孩子更是由衷的失望。

  正在这时,后面又传来了“哗哗啦啦”追兵裤脚磨损灌木和杂草的声音。几个人的精神又立马紧张了起来。

  “老二老三快带孩子跑,我和小安徽断后。”窦志勇再次命令道。

  “好。”

  这边话音刚落,突然,窦志勇和小安徽身后的灌木林中,有四五个彪形大汉冲了过来,且他们没有端枪,只把钢刀握在手中——他们这是要捉活的,以图赢得巨额赏金。

  见有持刀佣兵扑来,窦志勇毫无惧色,先闪身躲过了一个佣兵,继而又用肘部撞翻了一个,第三个还没近身便被窦志勇一刀刺死,第四个看到情形不妙刚要转身逃跑,却被窦志勇俯身一个扫堂腿扫翻在地,接着窦志勇的短刀便插入了其心脏。而小安徽那里由于没有防备,虽躲过了对方刺来的刀,却被对方死死抱住倒在了地上,二人打在了一起。先前攻击窦志勇的两个倒地佣兵则被闻声赶来的吴天宇先用枪托砸死一个,又用尖刀刺死一个。最后剩下的那个还在抱着小安徽扭打的佣兵则被窦志勇扭断了脖子。

  “赶快夺枪补充我们的弹药!”

  在窦志勇的提醒下,几个人赶紧将刚杀死的佣兵的武器摘了下来,背到了身上。

  “快走!”窦志勇命令道。

  依然是吴天宇背着一个,苏雨婷领着一个,窦志勇和小安徽则在后面保护。几个人只管向北拼命地跑。

  正跑着,左前方又看到了佣兵的身影。紧接着,后面又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我们被包围了。”小安徽急喊给窦志勇听。

  “别管那么多了,开枪打就是!”窦志勇边打边命令小安徽。

  于是,两个人边打边撤……

  很快,他们发现敌人越聚越多,且已经把他俩分割包围。

  小安徽由于撤退的速度相对较慢,位置相对滞后,小安徽已经被敌人包围得越来越紧。

  吴天宇看到小安徽陷入了重围,急想前去解救,却看到有几个佣兵正向苏雨婷围去,无奈,吴天宇只得调转枪口赶去为苏雨婷和孩子解围。

  窦志勇这里的佣兵更多,但好在窦志勇能飞刀飞签,敌人的包围圈很快便被撕开了口子,窦志勇趁机刚要去解救小安徽,却见自己的右边又涌出了敌人……

  面对着周围虎狼一般的敌人,小安徽自知大事不好。小安徽正要拼命突围,突然,一颗子弹打在了小安徽的膝盖上,小安徽的左腿已经不能走路了……小安徽绝望的喊着窦志勇:

  “窦大哥——快救我——”

  待窦志勇杀死两个扑上来的敌人正准备突围去救小安徽的时候,却看到一群佣兵群起举刀一齐刺向了小安徽……

  “小安徽——我的好兄弟——”

  “小安徽——”

  “小安徽——”

  窦志勇、吴天宇、苏雨婷,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约而同的大喊着小安徽的名字……

  窦志勇发疯般的抡起枪托便向敌人砸去。很快,几个佣兵的尸体又倒在了窦志勇的脚下。窦志勇终于撕开了口子,持枪边扫射边向吴天宇和苏雨婷靠去。

  “快带孩子跑!前面不远就是卡班桥了,过了卡班桥就是中国了,我们就安全了。”窦志勇催促苏雨婷和吴天宇。

  然而,就在窦志勇与苏雨婷、吴天宇带上孩子正欲赶往卡板桥的时候,从他们的左前方又涌出了一群佣兵,领头的恰是那个叫波刚的队长。

  “哈哈!窦志勇,你也有今天!我让你害的好苦哟!今天,我非把你弄死不可!其他人别动手,我要亲手弄死他!”

  说着,这波刚举刀就直向窦志勇的咽喉而来,窦志勇闪身躲过。紧接着,波刚又虚晃一刀,却暗地用飞脚直向窦志勇的外膝踢来,窦志勇一跃而起,又闪身躲过。

  要说这波刚也是有两下子的,他原来也当过兵,而且是侦察兵,搏击格斗也学过一些,正常情况下对付三四个人也是没有问题的。

  波刚两招过后竟没有伤到窦志勇的毫毛,波刚开始生出了急躁。只见他凝神运气,气沉丹田,将一只凝聚了力量的手掌,直向窦志勇的面门劈来,窦志勇本能的将头后仰,意欲躲闪,却不想将胸口暴露给了波刚,波刚迅即瞅准机会,只一拳,便将窦志勇打了个趔趄,窦志勇本能的后退了几步。波刚很得意,又顺势近前出拳,意图再次猛击窦志勇面门,窦志勇看得清楚,急旋身让过拳头,并趁波刚扑空失去重心之际,窦志勇一个反手,急绕到其身后,犹如铁钳子般的五指,迅即掐住了波刚的喉咙,波刚几近绝气,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快让你的部下放下武器!不然的话,我就捏碎你的喉咙!”窦志勇厉声命令波刚。

  波刚被卡的说不出话来,只得挥手示意,让佣兵放下了武器。

  “老二老三,多背几支枪,还有手榴弹。给我也来两支,挂在我肩上。”

  吴天宇和苏雨婷急忙上前,从佣兵身上取下子弹、手榴弹等挂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又从地上拾了几支枪,分别背到了自己身上和窦志勇身上。

  “你得陪我们去卡班桥,不老实你就得死。”窦志勇命令并警告波刚说。

  波刚无奈,只得认同。

  窦志勇持枪押着波刚在前,苏雨婷带着孩子居中,吴天宇持枪断后,很快,他们便看到了中缅边界线上的卡班桥。

  “咦,不对呀!怎么丁伦会带人守卫在桥头上?这里应该是缅甸政府军守卫才对呀!”吴天宇非常不解的看着桥头。

  “怎么回事?”窦志勇很严厉的压低声音问波刚。

  “为了防止你们过江,老板沿着江边全都埋设了地雷。这里是政府军的地盘,无法埋雷,可又担心你们从这里通过,所以老板索性将这里的政府军收买,然后穿上他们的衣服来堵截你们。”

  “好一个丁伦,你可真够下血本的!”窦志勇恨得咬牙彻齿。

  紧接着,窦志勇又提醒并催促波刚:

  “你只要保证我们顺利过桥,我保证你的生命安全。走吧!”

  波刚点头。

  大约在距离桥头还有不足二百米的地方,丁伦头戴白色缅式礼帽,身着白色长袖衬衫,下身配一暗红色筒裙,鼻子上还挂着一副墨镜,正坐在一把藤椅上幸灾乐祸的等着窦志勇他们。

  “欢迎你前来送死窦志勇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这里又是你的一个坟墓。看在我们已经是老熟人的份上,只要你乖乖束手就擒,我可以留你一具全尸。”丁伦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你少得意丁伦!你制贩毒品、贩卖军火、残害弱小、你死有余辜!今天我没有把你炸死算你命大,但像你这样的丧尽天良之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窦志勇针锋相对。

  “好啊,那就看看我们俩今天谁能活着离开这座死亡之桥吧!来人!马上把他们的枪下了,我要活剥了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人!”

  “等等!你难道就没看见你的人在我手上?你如敢轻举妄动,我立即就会杀死他!”

  “啥?我的人在你手上?在那里?他是谁?”

  “这可是你的得力干将波刚,你如果不让开一条路放我们走,我立即就打碎他的脑袋!”

  “噢——你是说他呀!”丁伦轻蔑地用手指了指波刚,然后起身,“来,让我看看。”

  说着,丁伦突然从旁边一个卫兵的手里夺过手枪,对准波刚的胸口“啪啪”就是两枪,波刚顿时血如泉涌、绝命倒地。

  窦志勇一时傻了眼,他没想到丁伦会如此的心地歹毒。但很快,窦志勇便平复了过来,他意识到了他们所面临的生命绝境!

  “准备动手,老三你带好孩子!”窦志勇低声提示吴天宇和苏雨婷。

  “快来人,赶紧把这几个中国人捆了,我要活的!”丁伦命令他的佣兵们。

  几个佣兵听到丁伦的吩咐以后,立即拿着绳子,分别向窦志勇、吴天宇和苏雨婷走来。

  窦志勇也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两臂置于胸前,做出任其捆绑的样子以麻痹敌人。

  待两个佣兵拿着绳子走到窦志勇跟前欲行捆绑时,窦志勇突然出其不意,两只胳膊死死夹住两个佣兵的脖子,并用力向后一折,只听“咔咔”两声,两个佣兵的脖子即刻被折断。紧接着,窦志勇又以闪电般的速度,飞身向丁伦的方向甩出了飞镖,两个卫兵立即倒地毙命。丁伦虽未中镖,但左耳却被飞镖割开一道大口子,吓得丁伦赶紧抱头鼠窜到一颗大树后面去躲避。

  还多亏丁伦下令捉活的,所以那些佣兵们只拿着刺刀,并不敢开枪。这倒给窦志勇他们提供了机会,三支自动步枪不停的吐着火舌,霎时间,十几个佣兵立时倒地毙命。窦志勇与吴天宇一前一后的拼命扫射,苏雨婷则边射击边护着孩子们前行。眼看着窦志勇他们就要踏上了卡班桥,躲在远处大树后的丁伦急喊:

  “开枪!快开枪!别让他们跑了!死的也有赏金!”

  有了丁伦的命令,众匪徒哪里还敢怠慢?为了丰厚的赏金,佣兵们简直不要命了。只见窦志勇他们的周围,子弹就像狂风暴雨般的密集,手榴弹更是不时的在身边爆炸。苏雨婷的左肩挨了一枪,吴天宇的右腿被打断,吴天宇只能一瘸一拐的拖着一条腿边打边撤。

  好不容易撤到了桥上,吴天宇的左腿又被弹片击中,吴天宇站不起来了……

  无奈,窦志勇只得弓着腰,一只手抓住吴天宇的后衣领在地上拖着走,一只手持枪继续向敌人射击。而吴天宇在被拖着的同时,也还在面向敌人不停的扫射。

  敌人越来越近,包围圈越来越小,敌人的火力也越来越集中。而窦志勇他们的子弹和手榴弹已所剩无几,窦志勇的腹部也中了枪,且血流不止。

  “不行啊老大,你快放下我吧,这样的话我们谁也逃不脱的!”吴天宇哀求窦志勇。

  “不行!我们是同生死的兄弟,我不能抛下你!”窦志勇边射击边拒绝吴天宇。

  “那你就忍心让两个孩子,还有咱们漂亮的妹妹跟着一起死吗?”

  “我……”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吴天宇力推窦志勇快走。

  “不行!要死咱一起死!”窦志勇继续拖着吴天宇射击。

  “来不及了!快走!再不走……你再不走我就开枪自杀!”吴天宇真的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可你……”

  正说着,那边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经踏上了桥头,子弹也随之“呼呼”的袭来。

  见此情景,吴天宇一把推开了窦志勇,然后边向敌人扫射边喊:

  “我掩护——你快带他们走——好好待雨婷——我把她还给你——我和她一直是兄妹相处的——”

  吴天宇的喊声,如同滔滔江水的轰鸣声,震荡着整个丛林的上空……

  “好兄弟——我的好兄弟——我们永远是兄弟——”窦志勇也是满含热泪的边喊边向敌人投出了两颗手榴弹,然后同样是边打边撤……

  由于桥上地方狭窄,再加上吴天宇的一枪“当关”,很快桥上便堆满了敌人的尸体。恼怒的敌人最终还是向吴天宇射来了枪榴弹……

  “阻力”没了,敌人前进的路顺了,很快,敌人便蜂拥而至,所有的枪口全都对准了窦志勇和苏雨婷。

  “你快带孩子向边境站跑,我来掩护你!”窦志勇再次催促苏雨婷。

  “那你小心啊!我把枪留给你!我在那边等着你!”

  这边正说着,敌人那边却传来了丁伦那声嘶力竭的喊叫声:

  “快开枪打死他们!别让他们越过边境线跑了!”

  听到敌人的喊声,窦志勇赶忙持枪回身反击,且边射击边催促苏雨婷:

  “快跑——”

  看到窦志勇即将越过国境线,丁伦像急红了眼的恶狼,竟亲自上阵持枪射击。在丁伦的监督下,剩余的佣兵也都亡命徒般的扑了上来。

  窦志勇的腿中弹了,左胳膊也被打折了,只能一只手持枪,一瘸一拐的边打边撤。

  见此情景,苏雨婷发疯般的撇下孩子就要向窦志勇跑来!

  “快走——救孩子要紧——别管我——”

  无奈,苏雨婷只得边哭边回身带着孩子向中国边境哨所跑去……

  “窦志勇——快点跑——你是真正的战士——好样的——”

  边境哨所那边传来了赵春明的喊声。

  紧接着,边境哨所那边再次传来了惊天动地的集体呼喊:

  “窦志勇,好样的!窦志勇,好样的!窦志勇,好样的……”

  国境线近在咫尺,但对于窦志勇来说,却如同是十万八千里,因为窦志勇的两条腿都被打断了,背上又中了两枪,现在窦志勇只能在地上艰难地向祖国这边爬……

  看到此情此景,已经回到祖国的苏雨婷痛不欲生,而陪在她身边的赵春明更是怒不可遏。只见赵春明突然从旁边边境特警手中夺过冲锋枪就要向桥上冲去,却被特警队长一把拉住了:

  “千万不可赵副队长!你是国家公职人员,持枪越过国界会引起国际纠纷的!”

  “那我也不能眼看着救人的英雄就这样被敌人打死呀!”赵春明捶胸顿足的边掉眼泪边说。

  “我不是国家公职人员,我去!”苏雨婷一把夺过赵春明手中的冲锋枪就要冲去。

  “你也不行!只要子弹落入了国境线以外,就要惹出麻烦的!”苏雨婷同样被特警队长制止了。

  “那窦大哥他……呜——呜——”苏雨婷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

  敌人又冲上来了,敌人只剩下了七个人,且还包括丁伦在内。

  看到窦志勇已经没有了威胁,佣兵们也不再开枪了,而是悄悄逼近窦志勇企图活捉。

  就在敌人距离窦志勇尚有十多米的时候,窦志勇向敌人投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炸死了四个佣兵,另有两个被炸伤,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丁伦因走在最后逃过了一劫,但也被弹片击中,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

  距离国境线已不到三十米了。看着窦志勇蜗牛般的爬行,丁伦放心了。丁伦提着手枪正准备上前将窦志勇拖回,中国边防哨所那边响起了警告的枪声,同时也响起了中国军人的威严警告声:

  “警告!警告!你已经靠近了中国国土,必须立即返回!必须立即返回!否则将被视为侵略,我方必将采取行动!我方必将采取行动!”

  看到对面中国边防哨所那黑压压的一片随时都能吐出火舌的枪口,丁伦胆怯了……丁伦犹豫了一会儿便欲转身返回,但回身没走几步又停下了,随即,便看到丁伦突然回身举枪,对着距离边境线还有不足三十米的窦志勇说:

  “怎么样窦志勇,你输了吧!现在还不到国境线,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丁伦如此嚣张,窦志勇强忍伤痛、手扶栏杆、倚坐到桥边,一副蔑视的目光看着丁伦:

  “你赢了吗?看看给你留下的这一堆堆尸体吧,你赢得了吗?”

  “可我活着,你死了!”丁伦已是歇斯底里。

  “放心吧,会有人代表正义处决你的!”窦志勇面带微笑。

  “好吧,那我就先送你上西天!”

  ……枪响了……窦志勇依然是面带微笑,昂首面向着前方……

  与此同时,对面中国边防哨所那边也响起了枪声,但是朝天开的,且还夹杂着赵春明、苏雨婷、以及现场那些中国钢铁军人对英雄逝去的悲愤的哭喊声……

  此时已是傍晚,太阳已经西下,那鱼鳞般的白云在太阳余光的映射下变得鲜红。战火的硝烟散去了,枪炮声也遁熄了,但威严屹立的卡班桥却勇敢地托起了一个不朽的灵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