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一老樵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69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悼念百岁黄埔老人王锦石

热度 3已有 3427 次阅读2018-1-22 19:43 |个人分类:采风|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悼念百岁黄埔老人王锦石

 

 悼念百岁黄埔老人王锦石_图1-1

 

        老人于2013年去世,终年104岁,迄今为止,为淮南市第一人瑞(当时传说凤台县一女性106岁,但其子女最高龄60来岁,藉此楚樵不予采信)。老人健在时,楚樵曾于2009年、2010年、2011年采访老人,发表专文进行报道后,又与电视台拍摄了老人的专辑。老人的事迹经电视节目公著于社会后,常务副市长王诚代表市委、市政府看望、慰问了老人,增加了一些相关待遇。

 

            百岁黄埔老人王锦石

             (此文发表于2011年)

   王锦石,原名王积珣。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出生,家族世居安徽省凤台县王圩村(今属淮南市潘集区平圩乡),属当地名门望族。曾祖父王者香为清封云骑尉,家族世袭,伯父王庆云为清代武秀才、袭爵。(樵注:云骑尉一职,起于隋文帝时期,唐朝为正七品,明朝为正六品,清朝为世袭爵位,属朝廷待用武官,满人称拖沙喇哈番,汉人则称云骑尉,上一级武官为骑都尉。)迄今在王锦石家中,依然保存着前清时期所立的“上马石”,这种物品只有武官家居才允许设置。还有体积庞大的门楼石鼓,显示出官宦人家的尊贵身份。另有一块门楣刻石,上面篆刻着“农家流香”四字,标明出于丁亥年,当是1887年,正值清代光绪年间,距今已有130多年。

        王锦石自幼读过私塾,具有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强盗大举侵华,造成中原动荡,引起全民抗日。就在这一年,被爱国热情激励的王锦石与许多淮南子弟一道,抱着一腔热血,决定舍家从军,投入抗日战场。当时,经过凤台县政府考核合格后,王锦石被送到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二军服役,同去的还有王姓家族中的王家峰、王积米、王家凯等人。由于作战勇敢,表现突出,王锦石被提升为班长、排长。19383月,黄埔军校在山西开办第七分校军官培训班,王锦石由部队长官推荐参加军校学习,经过一年的培训,以优异的成绩成为黄埔军校第十五期毕业生,分配到国民革命军暂编十五师。该师师长刘宗宽是陕西人,黄埔第五期毕业生,曾任山西第七分校总队长,与同是黄埔出身的王锦石有师生之谊,因此对王锦石特别器重。王锦石在该部先任连副,不久升为连长。

        暂编十五师部队所处位置在山西中条山抗日战场。中条山是中原屏障,军事位置特别重要。王锦石所在部队在这一地区和当时的八路军互相配合,联合抗击日军。此时的日寇武装到了牙齿,占有飞机、坦克、大炮的机械优势,而我方装备低劣,加之军事长官指挥不当,因此中条山之战中国军民伤亡惨重。王锦石却在这场战役中,由于作战勇敢、功勋卓越,刘宗宽曾授予他50 0 0大洋的奖金。

        中条山战败之后部队南撤,在洛阳进行整编,王锦石所在部队被编入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战斗序列。

        1944年4月,为了打通从中国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日本侵略军又发起了豫、湘、桂战役。日酋冈村宁次集中了华北方面军共计约97000人分三路进攻豫中。日本强盗在战场上屡屡得手,遂于5月4日渡过伊河,直逼洛阳龙门。遭到中国军队的奋力抗击,日军又从华北、华中抽调兵力,并由空军进行支援,组织洛阳会战。日方投入洛阳战场的总兵力超过了50000人。我方驻守洛阳地区的国民党十四军、十五军的新6师、第83师、85师等部队,与凶悍的强敌展开了激战。于是,保卫洛阳的战役拉开了序幕。

        激战在北邙、后洞、龙门山、兴隆寨、瞿家屯、上清宫、老城一带展开,装备落后的中国军人与装备精良的强敌殊死搏斗,战况异常惨烈。在龙门战斗中,双方曾在龙门东山展开白刃战。在保卫军部的邙岭后洞战斗中,中国军队的连长韩昆曾生擒日寇大队长藤本。日军蜂拥来抢,混战中,韩昆急忙刺死藤本,自己也壮烈牺牲。韩昆的副连长贾乐民抱着8枚手榴弹冲入敌群,与50多名日寇同归于尽。日军坦克部队强渡洛河,六十四师的下级军官李军义率全排战士以集束手榴弹炸毁敌坦克5辆,毙敌30多人,迫使敌人退回洛南,全排官兵无一生还。上清宫保卫战打了4天4夜,我方将士多次挫败强敌,使日寇遗尸遍地。最后,敌军用高音喇叭劝我方投降,守军不予理睬,洛阳百姓冒着炮火送粮,鼓励自己的保卫者继续抗战。洛阳城破,抗日键儿坚持巷战,给侵略者造成了8000余人的死伤。25日下午,洛阳陷入日寇魔爪。全部战役历时21天,发生大小战斗百余次。中国守军打死、打伤日军近万人,炸毁敌人坦克60多辆,总算重创了顽敌。当然,我方伤亡也非常惨重,成功突围的官兵仅有2400多人,16000名民族英雄用自己血肉和生命为抗击敌人写下了慷慨、悲壮的一页!

       王锦石在这场战斗中可谓血染征衣、九死一生!日军的炮弹落在他的身边,震破了他的耳膜,给他的一只耳朵留下了永远的伤残。突围后,王锦石随残部继续南撤。这之后,他的所在部队于19465月改编为整编15师,1948年恢复了军级编制,仍称国民革命军第15军。是年8月,刘平代理军长,不久实任,副军长廖剑文,参谋长廖传枢。廖传枢也是淮南人,上任该军后对王锦石这个同乡特别关注,遂将王锦石提升为营长。19491224日,该军在四川宣布起义。195010月,王锦石荣誉退伍,回到故乡王圩村。

        返乡后,已届中年的王锦石退去戎装换农装,拥戴政府、遵守法令,一直勤恳务农、劳动养家。进入老年阶段以后,王锦石性格温和,为人和善,一向友爱乡邻,从不与人纷争。王圩村村民们咸称其德,有口皆碑。现在,王锦石家中人丁兴旺,四世同堂,儿子、媳妇十分孝顺,孙辈、曾孙承欢膝下,一家人其乐融融。

        在我们淮南,有这样一个曾经为国家、为民族流血流汗的老前辈、世纪老人,是淮南人民的光荣与骄傲!如今进入2011年,王锦石老人已是虚龄102岁,淮南有此人瑞,更是淮南人民的福祉之星!

 

           本文涉及重要人物简介

        廖传枢(19101987):曾用名廖百亨,淮南市廖家湾人。1929年黄埔第6期炮科毕业,后历任连长、参谋、团长、少将参谋长。参加抗日战争,获颁胜利勋章。1948年兼任辽宁省营口市市长,获颁四等云麾勋章。1949年任15军参谋长,同年12月在四川彭县与军长刘平等人成功发动起义。解放后历任武汉市政府参事、政协常委、武汉市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民革武汉市委员顾问等职,1987年病逝。

        刘宗宽(19051992):历任国民党第38军少将高级参谋、陕西省军管区参谋长、中央军校第七分校总队长、暂编第15师师长、陆军大学将官班少将副主任,1943年,加入中华民族解放行动委员会,为中共秘密工作。解放后曾任全国政协委员,1992年病逝,1993年被追认为中共党员。

        刘平(19081962):湖南湘潭人。黄埔军校第4期步科毕业,历任团长、旅长、52195师副师长、276师师长,19468月代理整编第15师师长,19488月任第15军代理军长,9月任第15军中将军长,19491224日在四川郫县率部起义。以后曾任、武汉市民政局副局长、湖北省政协副主席等职。1962年在北京病逝。

        本文涉及重要部队、军校简介

        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二军:国民党重要军事主力,成立于1937年,抗战初期参与台儿庄战役、第一次长沙会战等战役。后调防云南南部,防止日军攻击滇南。接受美援后,成为半美械部队。抗战胜利后,由滇南驻地赴越南北部接受日军投降,后从海防由美军船运秦皇岛,一路沿北宁铁路经长城攻入东北,参加内战,曾击败林彪所部接收沈阳、南下进攻营口。后经海路全师而退至葫芦岛,乘船运至江南整修补充。在上海战役期间给共军造成重大损失,最后撤到舟山,由澎湖再到台湾。

   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在中央军校西北军官训练班的基础上建立。19381月奉命筹办,329日在陕西凤翔正式成立。抗战胜利后并入成都本校,成为陆军军官学校西安督训处,仍办军官训练班。从十五期至二十一期共计培养毕业生25569人。第十五期学生计四总队,即第二、三、四、五总队。学生依据文化程度分编为甲、乙两级;甲级生受训一年,乙级生和甲级生中选编为特科者培养一年半。

       第十五军:该军原来是刘镇华的镇嵩军,1926年底接受冯玉祥的委任,1930年改编成第十五军。抗战开始时,军长是刘茂恩。193910月武庭麟接任军长。先后参加1939年冬季攻势作战、中条山会战、豫中会战和豫西鄂北会战,尤其在洛阳保卫战中给日军以重创。19465月残部整编为第15师,在豫中中曾与解放军交战,师长被俘。1948年恢复军级编制。










鲜花
2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发表评论 评论 (36 个评论)

回复 一老樵 2018-1-25 10:13
馗神王: 通过一曾在内部的战友了解到,网井支队也分片警监控片区,被视为监控对象的就会受到严密监视。阻断外来博友进入,也阻止与外部被视为xx的关系人联系。本机器线路 ...
国家花高价养活一帮人,他们总得有所表示!
回复 馗神王 2018-1-25 09:58
一老樵: 奸商从老百姓手里坑蒙搜刮钱财,然后养贪官养走狗,做自己的保护伞!
通过一曾在内部的战友了解到,网井支队也分片警监控片区,被视为监控对象的就会受到严密监视。阻断外来博友进入,也阻止与外部被视为xx的关系人联系。本机器线路有可能被列入重点监视对象,每天只允许让1/20喜爱花鸟虫鱼风景美食的网友来访。连喜好天文物理的都被他们拒之门外了。
回复 Lmd 2018-1-25 09:56
一老樵: 兵荒马乱,生灵涂炭!
唉!
回复 一老樵 2018-1-25 06:36
馗神王:    连当地的看网的都效忠黑恶势力。涉及那事就控制搜狗不让打字,可见这伙祸害百姓的东西势力如何。
奸商从老百姓手里坑蒙搜刮钱财,然后养贪官养走狗,做自己的保护伞!
回复 馗神王 2018-1-25 06:32
一老樵: 在现在的形势下,黑帮组织应该有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之感!
   连当地的看网的都效忠黑恶势力。涉及那事就控制搜狗不让打字,可见这伙祸害百姓的东西势力如何。
回复 一老樵 2018-1-25 03:46
Lmd: 当年也够乱的
兵荒马乱,生灵涂炭!
回复 Lmd 2018-1-25 01:29
一老樵: 冯玉祥一路“反”上去,直至“委员长”,不过,治军严厉,与民无害,倒算是一个好人。
当年也够乱的
回复 一老樵 2018-1-24 21:05
馗神王: 今晚新闻还见到李政府部署打黑。如果媒体能够曝光这个惊天黑幕,很有可能会引起老赵重视派人下来查处。
在现在的形势下,黑帮组织应该有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之感!
回复 一老樵 2018-1-24 21:02
馗神王: 省农大就是在西郊濉溪路南段的那座学校吧?工大位置在哪没曾到过。在那段打的最热闹时曾在合肥叔家住过几天,但没亲临目睹武斗现场,只是听说打的惨烈。据说实力 ...
淮南的武斗组织最多,专业的不下十余家,有“猴子兵团”、“十四兵团”、“飞虎队”等等,愚弟参加的是“飞虎队”。
回复 馗神王 2018-1-24 11:28
一老樵: 现在中央依然奉行“打黑”政策,相信此类东西没有出路。但是,垂死挣扎在所不免!
今晚新闻还见到李政府部署打黑。如果媒体能够曝光这个惊天黑幕,很有可能会引起老赵重视派人下来查处。
回复 馗神王 2018-1-24 11:20
一老樵: 十八岗农垦学校是安徽省直属学校,故与省属其他学校相互交通信息。安徽工大是中央直属,但在安徽本省内算大学之首,因此,由其制造的“八二七事件”波及甚远,我 ...
省农大就是在西郊濉溪路南段的那座学校吧?工大位置在哪没曾到过。在那段打的最热闹时曾在合肥叔家住过几天,但没亲临目睹武斗现场,只是听说打的惨烈。据说实力最大的是“夜老虎兵团”。
回复 一老樵 2018-1-24 10:01
Lmd:   
刘宗宽考过保定军校第一名,受冯玉祥器重。
冯玉祥一路“反”上去,直至“委员长”,不过,治军严厉,与民无害,倒算是一个好人。
回复 Lmd 2018-1-24 09:52
一老樵: 最终,说明上当了,悔之晚矣!

刘宗宽考过保定军校第一名,受冯玉祥器重。
回复 一老樵 2018-1-24 09:19
馗神王: 这个黑团伙敢于无视国法鱼肉民众,当地衙门又如此孝顺扶竹竿不扶井绳,所仗的保护伞有可能会是那个副牲鸡。副牲鸡的保护伞自然是那位副锅鸡。当然,保护伞的保护 ...
现在中央依然奉行“打黑”政策,相信此类东西没有出路。但是,垂死挣扎在所不免!
回复 一老樵 2018-1-24 09:14
Lmd: 看图的啥
最终,说明上当了,悔之晚矣!
回复 一老樵 2018-1-24 09:13
馗神王:    那时身居穷乡僻壤,仅见到些许传单,连“咯命组织”的边儿也挨不上。69年初到了部队才有幸参加支左3个月,等于没咯命。 ...
十八岗农垦学校是安徽省直属学校,故与省属其他学校相互交通信息。安徽工大是中央直属,但在安徽本省内算大学之首,因此,由其制造的“八二七事件”波及甚远,我们的“八二七革命造反兵团”是安徽工大的下级。
回复 馗神王 2018-1-24 06:42
一老樵: 神奇计谋的制造者不可能有这样的胆量,让官司对方消失,不过,仁兄注意安全为好。
这个黑团伙敢于无视国法鱼肉民众,当地衙门又如此孝顺扶竹竿不扶井绳,所仗的保护伞有可能会是那个副牲鸡。副牲鸡的保护伞自然是那位副锅鸡。当然,保护伞的保护伞很可能不会知道这么个小妖精。本人想要回自己的钱虽然冒的风险很大,但又如何逆来顺受甘做缩头乌龟不去抗争?万不得已只能是鱼死网破。
回复 Lmd 2018-1-24 06:24
一老樵: 做统战工作时,许以“保留原来职位”,以诱骗心怀二意之徒上当。
看图的啥
回复 馗神王 2018-1-24 06:02
一老樵: 愚弟早先在农校参加的“八二七革命造反兵团”,回淮南后又参加“红司洪流造反团”,属于P派。
   那时身居穷乡僻壤,仅见到些许传单,连“咯命组织”的边儿也挨不上。69年初到了部队才有幸参加支左3个月,等于没咯命。
回复 馗神王 2018-1-24 06:01
一老樵: 愚弟早先在农校参加的“八二七革命造反兵团”,回淮南后又参加“红司洪流造反团”,属于P派。
   那时身居穷乡僻壤,仅见到些许传单,连“咯命组织”的边儿也挨不上。69年初到了部队才有幸参加支左3个月,等于没咯命。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