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一老樵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69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犟驴、画匠与仙人掌

热度 8已有 2606 次阅读2018-3-3 20:16 |个人分类:我的文学分享到微信


 

                犟驴、画匠与仙人掌



        

 

            那是大跃进即将开始的时候,我才五、六岁。老人们常说,七、八岁的男孩子讨人嫌,踢死蛤蟆玩死猴。我还没到那个年龄,却已经格外地,敢爬到几十米高的大烟囱上去,敢骑牛、骑马(大孩子们把我抽上牛背或马背,然后任由牛、马狂奔,把我从牛背或马背上颠下来,摔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我却不怕疼痛,只管乐此不彼)。

            有一次乡下亲戚牵了一头驴来,说是一头犟驴,不听使唤,准备卖了它。犟驴栓在门口,大人们都在屋里说话呢,我凑空惹这个家伙去了。这个家伙的确不是凡角,我刚刚走到它脸前,它便身子一旋掉了个,将圆圆的大屁股对着我。没等我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它的后半身早已弹起。我只看到驴蹄子在我眼前一闪,脑门上象是被砸了一铁锤似的铛!地一下,雪白的星光一闪即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来.大人们把我抱到医院里,费了老大的工夫才把我从鬼门关里抢救过来。犟驴的下场比我更惨,它付出了致命的代价——被宰掉了,卖驴肉的钱勉强够我的医疗费。从此,白贴了一头驴的亲戚一看见我就破口大骂,说我捣蛋透顶、狗都不吃。从此,我的淘气当然也出了名,大人们躲着我,谁家的孩子和我一起玩,回家保准挨他爸妈训斥:

             “你怎么敢和这小子一起玩?!

            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当名人的痛苦。

            当时我家住在街上,在街的一角,有一座木制的小屋,大小与一台轿子差不多,屋内面积只有三、四平方米。屋里铺了一张两尺宽的小床,放了一张条桌。小屋朝街的一面白天总是开着窗户,里面总是坐着一个脸黑体瘦的中年人,大人们说他曾经做过教书先生(此乃教师的旧称,当时解放未久,一些中年以上的人还是习惯于旧称),因为什么什么丢了饭碗。他姓韩,街坊都叫他画匠,谁家老人殁了,便来找他给画一张像。那时老百姓百有九九不识字,也有人请他写个家书、喜帖或是诉状什么的。

            然而,我对所有的这一切都漠不关心,感兴趣的是他经常丢在门口的纸头。那时学生们的书本、写字簿都是稻草纸,发黄不好看,铅笔一触即烂,而画匠的这种纸特别白、特别硬,摸在手里特别舒服。其次感兴趣的是他窗台上的一盆奇怪的东西,象一片红薯干,却是绿绿的,上面长了许多刺,过一段时间,大红薯干上又会长出小红薯干,显得更加青翠可爱。

            我经常去拣那些纸头,去看那个怪怪的红薯干

            画匠的生意不是太好,时常枯坐在那里无所事事。每当我过去捡纸头、看红薯干的时候,他总会友善地冲我笑笑,或对我打招呼,叫我小朋友。我那时很无知,不明白小朋友是什么东西,但从心底里却能感觉到他的温和。在一次他轻轻地摸了我的头以后,我便大着胆子问他红薯干到底是什么劳什子。他告诉我它叫仙人掌,是热带植物。我当然更不明白 热带植物又是什么劳什子,但是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后来,我成家、自立门户后,家里始终栽着一盆仙人掌,历40多年,直到搬了新家。)

            就这样一天天熟识起来,他不再把纸头丢在门外地上,而是把它们订成一个比火柴盒还要小一点的本本,待我过去,他就把这小本本送给我,教我画画儿,有时画美国大鼻子的各种丑态。时下抗美援朝刚刚取得伟大胜利,全国的报纸、刊物和各地的墙壁上都有美国大鼻子的漫画,表示的内容不外乎就是美帝国主义被打败了、可耻地投降了,要不了多久就要彻底灭亡了。有时他还教我写字,每教一个汉字,他总会把这个字的结构、涵义给我仔细地拆解一遍,再列举使用、实用的情况,叫我再也不能忘记(由于韩老师最初的启迪,我在七八岁的时候对汉文字的兴趣就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虚龄十岁的时候读小学三年级已经能够流畅地朗读《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封神演义》等书,被自己的父亲讶称为奇才)。

            渐渐地,我对他产生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搁在平时,只有和父亲在一起时,我才会产生这种感觉。于是在他的面前我开始变的驯良起来,每当我正在与其他孩子殊死战斗的时候,只要看见他走过来,我就会立即收敛自己。他也明白其中的意思,总是用他瘦得露骨的手轻轻地帮我理理头发,叫我别跟人家打了。虽然我不懂,但是他总会这样说:君子尚智不尚勇,尚勇而斗狠者,匹夫也。

            我的头上有一络毛总是高高地翘着,街坊郭大妈叫它叫犟毛,还说头上长这种毛的孩子最不听话、最难整治。害得我对自己的这络头发深以为耻,总想哪天拔光它,而且永远不要再长出来。

            那是我报名上学以后的某一天。放学后走过小木屋,发现屋门口拥了许多人,肥肥胖胖的郭大妈晃动着她那伟岸的身躯,象个领袖人物似地站在大家中间,正在那里一边指天划地,一边扯开嗓门嚷嚷着什么,直嚷得嘴角边尽是白沫子。我挤在大人们的屁股之间听了一听,原来她是在骂人,骂的是画匠老韩。

            大人们说,郭大妈是个乡村集市上的女街痞子,好吃懒做、勾搭光棍男人,名声狼藉。在土改那阵子,乘着提倡婚姻自由的时机踹了原来的老公,跑来到城里另找了一个。这个新老公是个锻石磨的石匠,为人极其老实,前几天因为实在受不了她的窝囊气,把老鼠药兑在酒里喝掉,死了。一条街的市民都在暗地里指责这个女人是个扫帚星、白虎星。郭大妈心里明白,却要表演表演,以便封住大家的嘴。实际上,她刚到四十岁,当然还要嫁人的,名声太难听了,肯定要破坏她的计划。因此她在办丧事的时候得塌天倒地、声震云霄,大人们背地里说她那是嚎给众人看的。她又叫画匠给她老公画像,说是留做纪念,还说花再多的钱都不会心疼。这会儿画像出来了,她又说画匠给她的亡夫画得一点都不像,扔在地上都没人拾,竟然还敢要钱!

            画匠坐在小木屋里,脸黑得像锅底,低着头一声不吭。我的母亲知道画匠平时待我很好,便走上前劝劝郭大妈,说画匠实在可怜,每天只吃一、两个馒头,挣的钱都不够糊口的,多少给一点就是了。

            郭大妈本来是个十足的鬼不缠,就连居委会的人都算上,满街衕没有任何人敢招惹她。她使劲搡了我的母亲一把,超高音地嚷嚷道:你的阶级立场可要注意!我们家从我爷爷起三代老贫农精卵子穷光蛋!他算什么东西?右派分子、牛鬼蛇神,白糟蹋粮食的畜生!毛主席要不宽大,这种东西早就该做砍头鬼了——呸!

            我更加不明白右派分子是什么东西,也不明白“砍头鬼”是什么鬼、有什么了不起。然而,画匠竟然一点儿也没能扛住郭大妈的这句话,当天夜里,他也服毒自杀了










鲜花
4

握手
4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一老樵 2018-3-8 09:19
馗神王: 说鹿是宝马,好像全都鹿马不分,全都说鹿是匹千里马。    
何止是“指鹿为马”?诬良为盗、黑白混淆、善恶倒置!
回复 馗神王 2018-3-8 08:20
一老樵: 刻意制造各种矛盾,再从中挑拨离间,不断兴起不同形式的“斗争”,使得各方力量都两败俱伤!
说鹿是宝马,好像全都鹿马不分,全都说鹿是匹千里马。   
回复 一老樵 2018-3-8 04:08
馗神王: 用流氓手段维稳的确高,不断地跳动各个层次的人互相斗、互相咬的一嘴毛一嘴血,谁都不会注意到头号的吸血鬼,魔鬼就安安稳稳地安享伟大了。 ...
刻意制造各种矛盾,再从中挑拨离间,不断兴起不同形式的“斗争”,使得各方力量都两败俱伤!
回复 馗神王 2018-3-8 00:07
一老樵: 所谓“成份”,就是为“阶级斗争”而设,所谓“阶级斗争”,乃是分裂民族、戢害人民的手段!
用流氓手段维稳的确高,不断地跳动各个层次的人互相斗、互相咬的一嘴毛一嘴血,谁都不会注意到头号的吸血鬼,魔鬼就安安稳稳地安享伟大了。
回复 一老樵 2018-3-7 20:17
馗神王:    贫下中农出生还是有着一定优待的。偷吃被发现仅仅只是被暴打一顿也就了事啦。我的一小伙伴偷吃玉米种子被发现不仅被打,还被罚跪一夜。他出身中农。 ...
所谓“成份”,就是为“阶级斗争”而设,所谓“阶级斗争”,乃是分裂民族、戢害人民的手段!
回复 馗神王 2018-3-7 10:00
一老樵: 生产队的某种人“警惕”心特别高,您家若果“成分”高,那可就要定性为“阶级斗争”啦!刘文学抓“地主”偷辣椒,就说是“仇恨社会主义”、故意“破坏”集体利益 ...
   贫下中农出生还是有着一定优待的。偷吃被发现仅仅只是被暴打一顿也就了事啦。我的一小伙伴偷吃玉米种子被发现不仅被打,还被罚跪一夜。他出身中农。
回复 一老樵 2018-3-6 21:04
馗神王:    那时不知哪来那么大的胆子,为着搞到口吃的冒着挨打风险,黑夜里摸到一片坟地偷扒芋头,连附近有死小孩都不知害怕。那时只有八、九岁,夜里饿的睡不着, ...
生产队的某种人“警惕”心特别高,您家若果“成分”高,那可就要定性为“阶级斗争”啦!刘文学抓“地主”偷辣椒,就说是“仇恨社会主义”、故意“破坏”集体利益!
回复 馗神王 2018-3-6 13:13
一老樵: 此所谓“阶级斗争”的最重要点,参与者是愚民,带着贪欲与歹毒的心态整人害人,“前仆后继”,致愚至死!   ...
   那时不知哪来那么大的胆子,为着搞到口吃的冒着挨打风险,黑夜里摸到一片坟地偷扒芋头,连附近有死小孩都不知害怕。那时只有八、九岁,夜里饿的睡不着,用手刨开芋头垄仅获得个鸡蛋大的小芋头,还没啃上一口就被逮住了,遭到了一阵耳掴。
回复 一老樵 2018-3-6 08:54
馗神王: 那些“积极分子”下场都很悲惨,大多在59冬被饿死,还有部分幸存下来的基层小干部到了61、62年“整五风运动”遭批斗被打的死去活来,所有的都得到了恶报,没几年 ...
此所谓“阶级斗争”的最重要点,参与者是愚民,带着贪欲与歹毒的心态整人害人,“前仆后继”,致愚至死!
回复 馗神王 2018-3-6 06:33
一老樵: 所谓“痞子运动”,到“土改”、“反右”、“文革”利用到了极致,地痞流氓们每次“运动”都要出出风头,主要是充当打手、整人害人。 ...
那些“积极分子”下场都很悲惨,大多在59冬被饿死,还有部分幸存下来的基层小干部到了61、62年“整五风运动”遭批斗被打的死去活来,所有的都得到了恶报,没几年就悲惨死去。那些年人们都斗红了眼,互相摧残互相迫害。
回复 一老樵 2018-3-6 05:19
馗神王: 回忆起耳闻目睹的那个年头社会,乡间地痞流氓们的确翻身风光了好几年。秃子麻子瞎子二流子小赌棍好吃懒做光棍汉们个个扬眉吐气。有的背上长枪,有的当上了这长那 ...
所谓“痞子运动”,到“土改”、“反右”、“文革”利用到了极致,地痞流氓们每次“运动”都要出出风头,主要是充当打手、整人害人。
回复 馗神王 2018-3-5 13:18
一老樵: 那个时代,斯文扫地、传统道德摧毁殆尽,人性的贪婪、自私、无耻与恶劣发挥到极致!
回忆起耳闻目睹的那个年头社会,乡间地痞流氓们的确翻身风光了好几年。秃子麻子瞎子二流子小赌棍好吃懒做光棍汉们个个扬眉吐气。有的背上长枪,有的当上了这长那长,所有的目不识丁都纷纷别上支钢笔,几乎人人都可称的上斗地主打击右派大打出手的积极分子。不过,他们基本上好景不长,到了59冬60春几乎都被饿死了。
回复 一老樵 2018-3-4 04:24
woodyonge: 那是一个充分挖掘、激发人性恶的一面的年代,也是很多好人遭殃的年代,越混蛋,越流氓,越下三滥,越心黑手狠的人,往往越受重用,越有地位。 ...
那个时代,斯文扫地、传统道德摧毁殆尽,人性的贪婪、自私、无耻与恶劣发挥到极致!
回复 woodyonge 2018-3-4 01:46
那是一个充分挖掘、激发人性恶的一面的年代,也是很多好人遭殃的年代,越混蛋,越流氓,越下三滥,越心黑手狠的人,往往越受重用,越有地位。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