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一老樵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4692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钓 鱼

热度 7已有 2276 次阅读2018-7-8 03:15 |个人分类:心情|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钓 鱼

 

      我的钓鱼历史最初是从1959年开始的。那时候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期间,农村缺粮,有几个亲戚来我家“躲饥荒”,导致我家口粮不充裕,常常忍饿,成天光想着到哪里能够搞到可以吃的东西。

      同学中有个叫王茂来的,比我大一岁,自说会钓鱼。逢到值日,我们帮助老师抱作业本送办公室,乘机偷几根大头针回来。我们准备了两枝小竹子,王茂来把大头针弯成鱼钩,拴上棉线,用高粱秸的芯子做浮标。寻到水塘,在鱼钩上安上一节蚯蚓,便开始垂钓。他的水平很稀,极少能够钓到像样的鱼。我是他的学徒,当然水平更稀,几乎一条鱼也没有钓到过。有一次我钓到一只老鳖,用力一拉,“鱼钩”直了,老鳖“扑通”一下跌落到水塘里。

      王茂来骂道:“你狗日的真笨熊,好不容易钓个大家伙,你叫它淹死了!”我也骂他是“狗日的”,是“笨熊”。他翻了脸,仗着个头大于我,把我推倒,骑到我身上,我们厮打了起来。最后,大家都流着鼻血回家了,钓鱼事业上的合作由此终结。

      王茂来的母亲和几个弟弟、妹妹都在农村。1962年春荒的时候,家里没有吃的,他辞了学,到瓦埠湖里摸蛤蜊,不幸遇上深水里的暗流,被冲走溺死了。


      1968年“上山下乡”以后,在农村雨天的时候不必出工,于是我又开始钓鱼,并花钱买了正规的鱼钩、鱼线,技术得到了提高,时常甚有收获。

       所在生产队附近有个原来的地主圩子,叫“薛家小圩子”。“镇反”的时候,老地主被枪毙了,其他男子都被抓走以后也没有了下落。地主婆把家中未成年的小孩子一个一个扔到圩沟里淹死,最后自己也跳了下去。她们的尸体据说在那里泡了许多年,附近的农民谁也不敢到那里捕鱼、钓鱼,说她们的冤魂常常在那里哭泣。有个当地青年用打赌的办法挑唆我去。我去了,结果半天功夫钓了20多斤大鲫鱼,成了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战绩”。

      以后回城工作,工友们曾经邀约钓鱼。大家先是一切都说的好好的:约齐的时候不许迟到,离市区较近的地方被别人钓空了,一定要走远一些,到达既定的目的地才开始垂钓。第二天出发,不是这个迟到了半个多小时,就是那个修了一个小时的自行车,临到蹬车上路,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将近两个小时。大家骑着自行车鱼贯而行,出城不久,有的人一看见水塘就坚决不肯走了,一个劲儿地嚷嚷:“有水就有鱼,干什么非要跑那么远?就在这里钓,还不是一个鸟样!”

      大家为了友情,只好依了这个家伙。结果是,半天过去,所有的人谁也没有钓上一个鱼孙子来。中午的时候,一个过路的老农告诉我们:这个水塘是村子里取塘泥做肥料的塘,一直是个干塘,半个月前才放上水。别说是鱼,就连一只水鳖虫都不会有。

      我从此牢牢地记住了:闲着没事的时候,宁可看蚂蚁上树,也绝不和干起哄的家伙们一起钓鱼了!

 

      1980年进入机关工作以后,工余之外的时间我除了看书、学习、写文章、爬山,就是钓鱼。这时,鱼竿、鱼线不断提高质量,我的钓鱼技术也在实践中逐渐走向炉火纯青。我们淮南的渔民养鱼,有的人把成车的大粪直接倒进鱼塘给鱼吃。我与老伴亲眼见过,曾发誓这一辈子不吃人工养殖的鱼,当然也就绝对不会到人工养殖的鱼塘去求钓。我钓鱼,唯一的地方就是“淝水之战”的发生地,东淝河的东津渡一带。那里水草丰茂,水质优良,鱼虾的滋味特别美好。

      钓鱼是一种娱乐活动,参与者颇多,当然是形态各异,有趣的人和事不少不少。

      一种人是牛B钓鱼:总是吹嘘自己曾经钓过多大多大的鱼,天花乱坠,战绩辉煌。

      一种人是急脾气钓鱼:这里撒上一把米,鱼钩丢下去,十分种没见鱼来吃饵,立即又到那里撒米去了。行家们笑道,他不是钓鱼的,是来喂鱼的。有个家伙撒米最舍得,一大把一大把地望河里撒,大家给他加了一个“粮食站长”的美誉,意思是他家的米都是公家的,没要他自己花钱买。

      一种人是没品钓鱼:过来以后把别人的鱼篓一个一个看个遍,总是说“你们怎么钓的都这么小?这河里有大的吗?”自己的鱼篓总是准备的特大特大。钓了半天,不见鱼来上钩,便骂骂咧咧地提溜着大包小包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还有一种人叫“腐败钓鱼”:开着小车,带着厚颜无耻的女人,打情骂俏、唧唧喳喳,把河滩的安静破坏无余,大吃东西,乱丢垃圾,使得所有的钓者都愤怒地咒骂。某人要拍某领导马屁,有时也“邀请”他们钓鱼。一般都是到人工养殖的鱼塘去钓。领导乘着公家的小车,带着家人、亲信,或是“小蜜”,浩浩荡荡,开到鱼塘,钓到多少用秤量一下,然后由拍马屁的一方付钱。其价格,比市场上卖的还要贵。原来在淮南钢铁厂,有好几个家伙就是靠这一套被提拔当了“干部”。


      在大亚湾核电站的时候,我成了那里最为有名的淡水钓鱼高手。

      大亚湾的当地人不吃淡水鱼,因此那里的水系淡水鱼极多。在崇山峻岭之中,分布着大大小小许多水库,有的是上世纪50年代修的小型的,有的是建立核电站以后修的大型的。在一核和二核之间,深山里有一座老水库,里面有很多鲤鱼,个头很大。

      鲤鱼很滑,不好钓,很多人去钓多是空手而归,唯独我每去总是满载而归。鲤鱼喜欢在清晨的时候觅食,雨后情况更好。我总是午夜时分过去,把自行车留在山下,然后向上攀登,走山间小路。有时会遇上野猪、大蟒,或是“过山风”、“眼镜王”等毒蛇。我有一把儿子送给我的锋利藏刀,还有一根竹棍,依靠这些东西,一直没有遭遇危险。

      天麻花亮的时候到达目的地,投下饵料就只管等鱼上钩了。

      我的饵料是用丁香、山奈、阿魏、白芷等好几味中药泡高粱酒,然后用这种酒浸泡碎米。我的挂钩料是用玉米粉、麦面粉、蜂蜜、袋装的武汉出的“魔力狂鲤”颗粒混合撮成柔软(中间还要蒸馏一下)的面团。

      老伴每每看到我制作这些劳什子的时候,总会说:“哎呀,费这么大的事!”

      我就说:“这是鱼儿的‘最后的晚餐’——人家把性命都交给你了,还不让人家吃好一点么?咱们不能干这没良心的事。”

      一核和二核之间的这座老水库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那里几年,我总计钓到的鱼不少于1000公斤。由于年代久远,水里也隐藏着一些庞大的家伙。它们吞钩以后,往往是一秒钟不要就砰地一下把鱼竿拉断了,我带去的几个河南籍的钓友都吃了这样的亏。为了保护鱼竿,我总是把鱼线配的细一些,因为被大鱼拉断鱼线,损失是微乎其微的。






上一篇: 老樵说猴:皈依佛门
下一篇: 太  监





鲜花
6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asdrtv 2018-8-29 19:33
人有的时候真的不容易
回复 一老樵 2018-7-16 03:50
馗神王: 草菅人命,罪恶滔天。
劫难从“土改”开始,到“太阳”落下去!
回复 馗神王 2018-7-15 20:19
一老樵: 所谓“大网弥天”,那年月,网中物何止一人?!
草菅人命,罪恶滔天。
回复 一老樵 2018-7-13 19:22
馗神王: 读此文对于“薛圩子悲剧”总是萦绕于心。他们究竟何罪之有而惨遭灭门!!
所谓“大网弥天”,那年月,网中物何止一人?!
回复 馗神王 2018-7-13 09:09
一老樵: 下放那个地方,民间叫“青草混子”,是最干净的鱼。
读此文对于“薛圩子悲剧”总是萦绕于心。他们究竟何罪之有而惨遭灭门!!
回复 一老樵 2018-7-13 03:15
馗神王: 据说大青鱼吃水草,不吃粪便。鲫鱼、鲢鱼、鲤鱼会吃粪便。本人爱吃青鱼,青鱼小刺较少。老家人说“吃鱼吃混子”,混子就是大青鱼吧。 ...
下放那个地方,民间叫“青草混子”,是最干净的鱼。
回复 馗神王 2018-7-12 08:11
据说大青鱼吃水草,不吃粪便。鲫鱼、鲢鱼、鲤鱼会吃粪便。本人爱吃青鱼,青鱼小刺较少。老家人说“吃鱼吃混子”,混子就是大青鱼吧。
回复 一老樵 2018-7-11 04:47
吉名: 釣魚本來就是想要嘗鮮吃魚肉,其次就是消消遣。有時,釣魚還是會釣出不少甜香苦辣的故事來呢!
贫困者钓鱼是为了生活,富裕者钓鱼是为了消遣,现在“钓鱼协会”的人都是小康生活水平,您说是吗?
感谢好友的加评!
回复 吉名 2018-7-10 12:00
釣魚本來就是想要嘗鮮吃魚肉,其次就是消消遣。有時,釣魚還是會釣出不少甜香苦辣的故事來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