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旅冰山 //www.sinovision.net/?542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要想做一个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就要准备走一条坎坷泥泞弯曲的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小说:苦刑犯(7)

已有 1090 次阅读2010-2-21 05:30 |个人分类:小说原创|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7

庄业怎么也忘不掉两个月前的那场经历,即他和刘清太去看望了汤其宗的遗孀。那一次尽管有主人家的盛情相邀,可他们怎么好意思留下来吃饭呢?倒是临走时,刘清太充分施展了他这个前中国共产主义劳动党党魁的魅力,他把他五分、一角地卖瓜子挣得的辛苦钱,竟一下子掏出20元塞给了汤其宗的遗孀。

庄业和刘清太去看望汤其宗遗孀的事情,回来后没能够瞒得过林依娜,因为刘清太在市中院门口等庄业时,以及两个人后来交头接耳的情况,早已被站在楼上办公室窗后的林依娜逮了个正着。

庄业本来以为自己的工人家庭出身,会成为他和林依娜两人之间交往的障碍,没想到下基层不经意所认识的刘清太,竟成了他和林依娜感情交流的绊脚石。庄业和刘清太搅在一起已经成林依娜的一块心病,她说是为庄业好并叫他答应永远不理刘清太。

为此,区法院的张主任还专程跑来劝过庄业,他先抱怨庄业你小老弟真不够意思,当上了林院长、林书记的乘龙快婿,也不给老兄言一声真有你的。然后,他从各个方面给庄业分析了利害关系,说和刘清太继续交往下去是自毁前程,那家伙没准儿还会偷偷成立个什么组织,到时候打着你的名义出了事儿后悔晚矣!庄业听后不以为然,他反驳说刘清太会打我什么名义呢?

接着,就是林依娜的父亲——林副院长、林书记接见庄业,那是庄业第一次走进这间办公室,林海对庄业说的第一句话是:“年轻人,我很欣赏你!”

然后他就接着说:“咱们中院都知道,你是政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但是,你也不能太自以为是,如果没有你和我女儿的这层关系,我才懒得搭理你的事儿呢!听说你爱和刘清太搅浑在一起?”

庄业否定说:“这是哪里的事儿呀!我只是想把事情落实清楚。”

“这件事情早已经有定论了,我看没这个必要吧!你是没到过监狱里走一走,被关在里面的人几乎人人喊冤,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工作的话,我认为不仅真正冤屈的伸不了冤,那些本来就不冤屈他的,还会变成漏网之鱼遛掉的!”

“您可能对这件事儿还不太清楚……”

“你不要再解释了,没有人比我对这件事更清楚的!”

“那么说,您是不是认识林一澜?”

“我就是当年的林一澜!”

“不会吧,我只是想问问您和林是不是老乡,或者是其他别的什么关系,比如远房兄弟……”

“你可以肯定了我就是林一澜。现在你有什么疑问就请问吧,我会满足你所有的好奇心的。”

“依娜她知道吗?”

“不知道!”

“刘清太知道吗?”

“不知他知道,还是不知道。你不要小看这个人,他的能量大着呢,如果让他搞下去……”

“你一开始就是去卧底的吗?”

“不是,我是被他拉下水的,后来才幡然醒悟过来,我跟组织上一汇报,就派我去当卧底了。”

“刘清太说在最后的阶段,大家都垂头丧气的,可是你却积极起来,很多事情都是你让他干的,比如他已经不想成立党了,可你这时候热情高涨,鼓动他一鼓作气要干就大干。”

“若是不这样他的本质,能充分地暴露出来吗?”

“当时他那么年轻,这样不是把他往火炕里推吗?”

“什么是政治?你认为政治是谈情说爱?”

“但也不是一点情义都不讲呀。”

“年轻人,你还太年轻啊!还不懂得政治的残酷……”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情有义,而不是什么残酷。”

“毛泽东是什么呢?他还是一个伟人呢!不说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了,就说他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你知道都死了多少人吗?什么镇反、什么三反五反、什么反右、什么反高反彭反刘等等,如果是真正的敌人反也就反了,可是有的是他的亲密战友啊,是出生入死的亲密战友啊,你给我说说有什么情有什么义?政治说透了只有两条,一个是欺骗另一个是服气,你明知是欺骗你也得服气,如果你不服气他就要整治你。如果你表面上服气而心里不服气,这是更让他生气的理由之一,因为人们都需要不断地否定自己,不管这种力量是来自哪里,我发现包括毛泽东也莫不是如此,也都是为了寻找强有力的对手,可是毛泽东最后彻底地失望了,他失望是因为他寻找不到真正的对手!正是现实的冷酷无情使我悟出了一个道理,政治实际上是一种力量较量的游戏,按照当时的条件我们能够战胜他们吗?不能,如果不能战胜他们那么就应该和他们一起干!在接下来的文革中我差一点儿倒大霉,如果是紧跟快转得慢一点或者慢半拍儿,我今天也许就不会坐在这个位置上了。由于政治是一种力量较量的游戏,所以政治从来就是不讲情义的,有时候它连最起码的原则也不讲。刘清太在文革前还力挺刘少奇,文革后形势大变毛主席声誉大增,我曾到劳改场看他并告诫他说,你如果想保住脑袋的话,那就紧紧地闭上你的嘴巴,只要自己不说谁也不咋样你。难道我这就不算重情义了吗?”

“他可没说你去看过他呀!”

“他说不说没关系,算了不谈这个了。我今天找你……主要意思就是,既然你决定和依娜谈了,那你们俩就好好地谈,依娜是我的小女儿,也是我最疼爱的女儿,本来我对你们俩是否合适……是有看法的,没想到依娜……对你那么痴情,我对她那么好也没见她……她现在学习织毛线,就是要给你织毛衣的。”说到这里,林院长的眼睛里闪着泪花:“你可要对得起她呀!……再过两年我就要退休了,我是有意要栽培你的,这话本来是不想明说的,但现在我对你说出来了,就是希望你知道珍惜!”

“我……、我……”庄业本来想说自己也觉得和林依娜不合适,但是话到嘴边却始终没有能说出口来,他觉得这话跟林海说有点不合适,想想觉得还是留着去跟林依娜说吧。

就是这次谈话后的第二天晚上,林依娜约了庄业去看电影,庄业也正想约她出来谈话,即既然你父亲都觉得咱俩不合适,那就算了你还是找个门当户对的吧。这天,庄业家正好临时有点儿事要办,他就回到父母家里办事去了,看电影的事儿结果就推迟了。等他匆匆忙忙赶到电影院时,就见电影院门前围了一大群人,这里好像刚刚闹过什么事儿一样,庄业拨开人群往里面一看,见是刘清太手捂胸口倒在地上,他人整个儿变成一个血人了,挨着还躺了一个头发散乱的女的,庄业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女朋友林依娜,据说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昏了过去……

庄业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一把提起浑身正冒血水的刘清太,气呼呼地对他说了句:“你这到底是干什么呀你?”他以为刘清太知道了什么,所以就故意报复林一澜的女儿。

“哦,我、我,对不起……”刘清太说罢也昏过去了。

庄业放下刘清太,又一把抱起林依娜摇了摇,她就像一个植物人一样没有丝毫感觉。

庄业听周围的群众说,是一群小流氓来调戏这个女的,他们对她动手动脚的,刘清太前来制止小流氓们,结果却惹恼了这群小流氓,他们从怀里掏出来刀乱砍乱刺,没过多大一会儿,就把这两个人打倒在血泊里了。

看来,庄业是误会刘清太了。

林依娜的伤势不重到医院就被抢救过来了,可刘清太的身上却被扎了整整二十七刀,即使是再高明的医生看了刘清太的伤势,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回天之力。刘清太——这个历尽苦难者弥留之际是这样说的:“千万不要把我看成是英雄,但也不要把我判定是坏蛋,我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

据说,刘清太死得很安详,他临死也不知道他所救的女子,就是出卖他的那个人——林一澜的掌上明珠……

本来,报社记者还想把刘清太的事迹大书特书一番,等他真正了解刘清太那不简单的经历后,慎重起见就向报社领导认真做了请示,其结果是对刘清太这个人物应该低调处理,事实证明了刘清太本人的担心纯属多余。

 

请看8(结局)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5666f24b3e718032





上一篇: 初识朱可
下一篇: 小说:苦刑犯(6)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