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旅冰山 //www.sinovision.net/?542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要想做一个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就要准备走一条坎坷泥泞弯曲的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苦刑犯(结局)

已有 1597 次阅读2010-2-22 02:55 |个人分类:小说原创|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8

 

刘清太死后林海即林一澜找庄业又长谈一次,为自己给刘清太造成的不幸表示了一点难得的忏悔。

庄业最终没有和林一澜的女儿林依娜结婚。林依娜后来知道了她父亲过去的事儿,她质问庄业:“就因为我父亲过去的事儿,你这样对待我太不公道了。”庄业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公道的事情。”好在林一澜很快就退休回家了,他没再给庄业发挥自己的能力制造障碍。而林依娜呢,她高中毕业参加工作没有文凭,所以就一直干她的速记、笔录,她爸爸也没能再帮上她什么忙。

庄业最后找了个在统战部工作的老婆,这不,这几天她正忙着招待三个台湾人,据说是一个什么爱民党的党魁、副手、秘书长之类的,组织上派他们陪着那三个人玩水千山走遍,临送他们上飞机时才顾得上问他们:“贵党现在宝岛台湾共拥有多少党员呢?”

那党魁不无羞涩地说:“实不相瞒,自从岛内放开报禁、党禁以后,新的报纸像雪片一般层出不穷,新的政党像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出,我们伟大的中华爱民党应运而生,将来一定会有美好的发展前程,虽然眼下算上我本人只有三名党员,但我们都是意志坚定的核心骨干,这位你们知道是副总裁汤振业,这位你们也知道是秘书长林孝男,这是鄙人的名片今后多多联络……还是你们大陆的同志惠眼识珠啊,我们在台湾没人理没人看,老实说连口稀水都喝不上……请放心,你们的恩情我们终身也不会忘的……”

老婆在工作上能够独当一面,无独有偶,庄业在工作上也是一帆风顺的,千僖年到来前36岁年纪就荣升为副院长,他现在的办公室就是林依娜的父亲当年的办公室,现在所坐的位置正是林依娜的父亲当年所坐的位置。

有很多人都替庄业感到高兴,可是,庄业却无论如何高兴不起来。原因正如前面讲过的庄业只要一踏入这个办公室,他就会无缘无故地做起了白日梦,在梦里总是会梦见多年前就死去的老反,老反仿佛一看见庄业就抹眼泪,他哭诉说你不给我个说法儿我就上不了天,他求庄业帮忙给他寻找一张天庭的入场券,闹到最后他硬要庄业领着他到天庭走一遭……说起来就像是现在的电视连续剧一样,在梦里庄业竟然领着刘清太来到了天堂,过后他断断续续地还能够把这个梦给串起来:

两人每到一个关口或者是关键时刻,庄业就会毫不迟疑地介绍说,我证明这个人是为救我的女友而英勇罹难的,我恳请尊贵的你们让这个同样尊贵的灵魂过去吧。

天堂里各单位为欢迎刘清太的到来,他们举行了一场庄严肃穆的欢迎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坐在椅子上围成一圈,这个场所庄业好像在哪本书里看过,对了,是但丁写的名叫《神曲》的书里,他把这个地方叫做什么来着?对,是叫做“幸福者的玫瑰”,就是这个名字。不同肤色的人们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在那个时刻到来前人们互相聊天,他们对刘清太和庄业似乎很尊重。

突然,在众多的尊贵的来宾中间,又来了一位更加尊贵的至尊者,他的头上有一道金黄色的光环,只见他伸出手来挥了挥,算是和刘清太庄业打过了招呼。

“听说你是一个历经过磨难的人,现在我宣告你已经获得了解放。这些在坐的大多都和你一样经过磨难,现在我们大家都想听听你的故事,你这个尊贵的客人今后的伙伴准备好了没有?”

“我、我……”刘清太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他乞求庄业帮忙给他解围,在得到至尊者的允许后,庄业就把刘清太的故事完整地对大家讲了讲。庄业讲的过程中听到一些人的唏嘘声,还听到一些人在小声地哭泣。

听完后,至尊者对刘清太说:“你是否刚知道你所救的人是你仇敌的女儿呢?”

“是的!”刘清太回答。

“你现在感到后悔吗?如果再给你个机会,你会……”

“我还会那样救她!”刘清太话一说完,全场都给他鼓掌。

“对于曾经伤害过你的,我现在赋予你权力,你将如何去惩罚他呢?”至尊者仿佛是认真地说。

“如果他们已经认识到错误,那就饶恕了他们吧!”

“真是天使一般的心肠啊!”至尊者顿了顿又说:“在这儿你能看到几千年来的灵和事,你提到谁的名字他就会出现,并且你能够即时和他交谈,你现在最想见的灵魂是谁呢?”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他们是否有幸来到这里?”

“请你报出他们的名字来。”

“我的父亲是乡土诗人刘金瓜,母亲是家庭妇女李秀娟。”

奇迹就在眼前发生了,刘清太的父亲刘金瓜、母亲李秀娟就像乘着阿拉伯飞毯一样,来到刘清太面前并紧挨着坐在他身边。刘的母亲李秀娟哭出了声:“我的儿呀!你可吃大苦、受大罪了……”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有此遭遇吗?”至尊者又问。

“该不是说人一生出来就有罪……”

“正是如此!所以你一生的磨难,造就了你今天的幸福。”

“不过……请您原谅我的好奇,我认为有些磨难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比如马克思说过人民有权随时罢免不称职的官员,那样的话我的父母亲是不会早早死去的……”

“还是让他自己跟你说去吧。”至尊者话音还没落,马克思也像乘阿拉伯飞毯一样来到,并且也紧挨着坐在刘清太的面前。

“我早说过不要把我的理论写成教科书,如果是写进了教科书的话,那就意味着已经被人利用被人篡改了。”

“马克思先生,你是说过议会制等于清谈馆吗?”

“那是说资本主义的议会制。”

“共产主义有没有议会制呢?可不可以成立多党制呢?”

“我看初级阶段还是可以的嘛!”

“打天下就是为了能坐天下吗?如果是这样华盛顿就不该交出佩剑,丘吉尔应该在二战胜利后废除大选……”

“为什么?”至尊者假装不解地问。

“因为丘吉尔在二战胜利后的大选中失败,记者问有何感想时他说,这说明民主在这里已经实现。”

“是吗?哈哈哈,你说过这样的话吗……”就在刘清太滔滔不绝时华盛顿、丘吉尔也坐在了面前,丘吉尔回至尊者的问话:“我实在是记不得了,因为我们早已经对民主习以为常了。”

华盛顿说:“在民主政治也就是在公共政治下,国家大事是完全透明的不应存在任何阴暗角落。只有专制政体才把政治和私利纠缠在一起,取消竞争及掩人耳目也就是为了好谋一己之私。”

接着,刘清太又谈到那些在生前就立塑像、命街名的“伟大者、不朽者”,奇怪的是没有一个自动到前来的。

“他们为什么不来呢,是不是像报纸上说的还那么忙……”

“啊!你说的是领袖吧,他们确实是很忙,请往我左手所指的左下方看,也就是‘领袖山’上看——”

随着至尊者左手指的方向,那个被称作领袖山的小山头,尖尖的顶部正好和人们的视线拉平,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许多熟悉的脸:中国的有秦始皇、唐宗宋祖等,外国有拿破仑、列宁、斯大林,甚至还有齐奥塞斯库等等,他们正在推着一个巨大的铁球,从山底下往山上用力推呢,他们推着、推着一不小心,就被那滚落下来的铁球压扁了,其他的人像吹气球似的,不一会儿,就把压扁的人又给吹起来了,然后接着从山底往山上推球,庄业知道,这是文学里西西弗斯神话所描写的场景,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呢?是不是这些领袖们生前爱折磨别人,所以死后不得安生也得受尽折磨?因为按照西西弗斯神话的安排,他们永远也别想把球推上山顶,这不仅是一项漫长的无尽的劳役,这些曾是风光无限、至尊体面的人物,比如斯大林,现在工作上只是怠慢一点,就有鞭子揍在背上,或是一脚踹在屁股上,可笑的是,用鞭抽或用脚踹斯大林屁股的,竟然是一个叫做托洛斯基的。

“另外那些伟大的领袖们呢?”

“到底是谁?”

“比如: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袁世凯等等……”

“他们在魔鬼窟里,请你往自己的脚下看,在地层下的下面就是魔鬼窟了。”

庄业这才发现地下是透明的,就像一面巨无霸式的显示屏一样,黑糊糊的地层下是一条暗河,就着少许的一丝光亮可以看到,暗河流到一座山前就消失了,河水一下子跌进一个大洞里去,洞里河水舒缓但阴暗潮湿,有成群的像畜生一样的东西在撕咬、蠕动,他们在洞口张开手臂想抓些什么爬上来,却被肮脏的河水一个个又冲了下去。

“谁是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袁世凯?有人找。”

“解放了……”四个千斤大肥猪模样的东西凑了过来。

“怎么长这么大呀?”幸福者的玫瑰里有人兴趣大增。

“洞里面可能有射线之类的东西!”

“怎么不解放我们呀?”

“谁说要解放你们?有人只是想看看你们……”

“啊——,呀——,哇——”暗河里游过来几条鳄鱼,眼睛里发着幽蓝的光芒,它们咬住四个大肥猪,看样子是防止他们跑掉的,因为鳄鱼并不吃他们,至多吸一下流出来的黑血……

“但丁的书里没写过这……这些呀!”庄业激动得语无伦次。

“不错,这是我新开发的两个景点。”

“我想见一见张志新、遇罗克他们。”刘清太不忍再往下面看了,他向至尊者提出了一个新要求。

“没问题。请你往上看。”

至尊者话落人到,张志新、遇罗克身穿洁白的衣服,各人背后还长着长长的翅膀,他们轻轻落地的姿势,看来让刘清太好生羡慕。刘清太专门把张志新叫到了跟前,他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的脖子,那脖子上的伤已了无痕迹……

张志新对刘清太说:“你就是那位在电影院门前,为救一被坏人猥亵的女子,被小流氓往身上刺了27刀的英雄?”

“我……是……”这回轮到刘清太语无伦次了。

 

“荒唐、简直是太荒唐了!”庄业老被自己这种荒唐的梦折磨着,他不得不拿起笔想把它写下来,去践行他多年前对文学的期盼,小说的题目仍为《影院门前的冉罔让》。

 

1999年12月 头稿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