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旅冰山 //www.sinovision.net/?542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要想做一个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就要准备走一条坎坷泥泞弯曲的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为司马迁等人声辩

已有 1651 次阅读2010-2-23 06:16 |个人分类:文艺评论|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2009-07-09 22:39 | 阅读(3468) | 标签: 司马迁 | 字号:  

诗人臧克家在他那首著名的诗里表达过这样的意思:有的人活着,可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可他却仍然活着。这首曾影响几代人的诗歌,为我们传递了某种人生理念,即人活得之所以像个人样,在作家看来主要是活精神的,若套用他这种格式或理念反观今日文坛,不难看出有的作家虽然活着,可他的作品早已经死了,有的作家虽然早就死了,可他的作品却仍然活着——活得滋你让人百看不厌……

近日,《中华读书报》“看法”栏目有篇文章,题目是“身为文人——轻蔑文人”,说的是现在还正常地活着的老作家李国文,他在他的《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一书里,把包括司马迁在内的古代文人,把他们一个个都给骂了个狗血喷头。我至今没读过正常活着的老作家李国文的任何书,因为我把作家分为四类:第一是连出版的机会都不给的,第二是作品比名气大的,第三是名气比作品大的,第四是作品和名气都不大的,按照我个人总结的这种标准,看来正常活着的老李,应归第三类——名气比作品大!尽管他这部《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现在虽说已经有了点名气,但还是勾不起我强烈的阅读欲望,我是宁愿读第一、二类也不愿读第三、四类书,所以,若作者蒋峰的引文没出错的话(想来中华读书报的编辑应该校对过),我也不妨转引几句让大家见识、见识,如果是转引错了或者是被误解了,反正老作家李国文还很正常地活着,总比你冲人家非正常死亡早已作古的人骂强,连给人家一个纠正你错误的机会都不给……

在《司马迁之死》一文中,对敢说真话的司马迁老李用幸灾乐祸的口吻说:“司马迁被‘宫’后,肯定下体溃败,阴部朽坏,脓血弥漫,恶臭糜烂。”这还不够,老李继续卖弄道:“司马迁读书多了,有点呆气,他为什么不想想,同姓司马,那个司马相如被欣然接受,这个司马迁却被断然拒绝呢?难道还不足以总结出一点经验,学一点乖吗?这就不妨打油一首了:‘彼马善拍马,吃香又喝辣,此马讲真话,只有割××’为那张按捺不住的嘴,付出××被劁的代价,真是太不划算了。”

读了上面两段别人引用的文字,我心说这李国文未免太会作践人了,是什么深仇大恨让老李去跟一个古人,而且是和历史早有定论的古人过不去呢,我是个俗人所以第一直觉就是突发俗想,司马迁死前是否非礼过老李家先人?若不是(事实是司马迁为一姓李的开脱而惹祸上身),那我就一点也解释不通了,依老李那年纪说是作秀吧着实秀不起来,看人家王朔作秀瞄准的都是大活人,什么金庸金大侠啦、张艺谋啦,这小子唯批鲁迅马失前蹄惹了众怒,说他和一个逝人过不去弄得灰溜溜的,有此先例想那老李应该汲取教训,要“臭”要“朽”就找一个呲牙咧嘴的,去“踢一只死狗”算啥能耐,即使学王朔找个老实人秀一下,说不定广大读者也会买你的帐;可是你却不敢把矛头对准今人,更不敢对世俗政治权力说半个不字,你冲人家司马迁发什么脾气呢?人家司马迁咋说也有一部《史记》垫枕头,你李大作家有什么给你垫枕头呢?再说了,人家司马迁鸡巴被劁碍你啥事了?你的鸡巴倒是没有被劁,可你比人家鸡巴被劁的强到哪?有道是:“世间自有公道,付出就有回报。”至少在我们后人看来,人家太史公有胆量付出被劁的后果,你不是觉得“太不划算了”吗,可司马迁和我们大家都觉得很划算,当然,太史公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让我替他老人家反驳小李几句吧:我司马迁的鸡巴是一支铁矛,真真戳穿了阴柔专制者的嘴脸,知道我的存在让他很难受就行,小李你不愧是孔孟的徒子徒孙,护着专制统治者像护秃子一样,小李你的小鸡鸡是干啥用的呢——就知道用这玩意儿打炮可不行呀!看你点头哈腰的总护得那么严实,真乖,难怪你劝别人也和你一样学乖呢!都一大把年纪了能否硬起来还是两可,看你实际上跟阳痿差不多吧?就这还小心翼翼生怕让人家给劁了,我看你分明是羡慕我的名声,但又没胆子去冒或者担当这个险,哈哈,像你这种人俺见识得多了,不看俺是谁懂得不多还咋写《史记》?

行文至此,我不禁又要套用诗人的格式了:有人虽长着鸡巴可作用早已不能发挥了,有的人虽然鸡巴早被割了,可他的鸡巴却比谁都雄壮——你只有仰视才能看清它的全貌!确实如此,精神上的被阉是最可怕的,因为形而下的被阉一看便知,有些人比如李国文,形而上地被阉了却不自知,即便知道也还要进行这样或那样的掩饰。过去我一直私下认为,中国向来不乏评价历史的英雄,现在看来此话不假——作家李国文堪称这样的英雄!他是通过作贱司马迁变成的英雄,但是说穿了这不算什么本事,在中国人中,随便拉出来那么一个,都要比老李的这种观点活泛得多。中国所缺乏的,正是像司马迁那种书写历史的英雄,可如今却是狗熊逞能的时代,任何狗熊都能够把英雄推翻在地。实际情况如何呢?在我看来,形而下被阉的司马迁,他不仅没有丝毫的耻辱,反而让我们看到了他人格的伟大,像李国文这种形而上被阉的阉人,让我们看到的却是他人格的卑琐。

若李国文此文是骂没有骨气的文人,或有一点反讽中国专制者残暴的意思,那么作为一个普通读者我也就认了,可他找错对象了,因为司马迁不是没有骨气,事实恰恰是他太有骨气了,你怎么能够对一个有骨气的文人恨其不幸、怒其不争呢?你恨他、怒他不像没有骨气的一样混世……。反正,我从李文的引文中看不到任何价值,更别说是和封建专制作不妥协的斗争了,听他的口气分明就是公然地为虎作伥,像这样的伥鬼在中国传统文人中比比皆是,分得了一点点的骨头或者肉汤填肚子,就感激涕零恨不能把自己亲孩儿,做成佳肴煲成汤孝敬到专制统治面前,这种把残忍和毫无人性当盛宴来把玩的鸟人,这种把文人视为草芥拍皇权马屁的作派,结果是一直拍得皇朝昏昏然大喘粗气为止,无原则地奉上、媚上导致了中华民族的衰落。秉公直书历史的太史公被上头拒绝并不重要,因为千百年来他并没有被下面的人拒绝,就凭你李国文一个人能把司马迁骂倒那才怪呢!其实,李国文并不是空对古人发一番牢骚,虽然是写古代的文章实际那是给今人看的,要知道你这种乖戾的表现不是轻蔑文人,而是拒绝实事求是和社会的进步——从骨子里透射出人文的缺失和人性的寒冷。

在《李卓吾之死》一文中,李国文感慨说:“中国的士大夫,无论其为主流,抑或异端,都好名,尤好身后之名;追求所谓的不朽,几成一种病态。”依我看“好名”没有什么可指责的,老李一不缺吃二不少穿三不好名你写书干什么呢?人生的意义不就是能在生活这个大舞台上表演一遭吗?但表演的层次大不一样有的优秀有的拙劣,现在我看你李国文的表演就够糟糕透顶。历史只记住那些推动了社会进步的人……

在《金圣叹之死》一文中,老李不屑一顾地说:“这些文人,在握有权杖的统治者眼里,算东西,又不算东西。用得着的时候,是东西;用不着的时候,也就不是东西。”此言差矣!并不是所有握有权杖的统治者都这样看,这样看人的总是那些最无能的专制者,因为他们都是依赖性强的投机分子,这种过分依赖别人的投机分子到处都有,河北省政府秘书长李真不就感叹吗:过去那些认为是朋友的人,现在一个个都不见了惟恐避之不及。实际上这句话就是:当初用得着你的时候,因你手里有权所以你就是个东西;现在你没权了用不着你了,所以你也就不是什么东西了。能够造就这么多不是东西的东西,特重历史理性和现实理性的儒家文化功不可没,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在我们中国,永远都不要担心找不到市场,反而那些能够重视原则、注重法律,追求科学、民主、自由、平等等精神,有着独立人格能够担当起社会重任的人,在封建专制者和李国文先生眼里,很可能永远都将不会是什么“东西”。

在《李斯、陆机之死》一文中,老李对陆机拥有的名气、才分、金钱、权势这“四大绝对优势”表示了艳羡之后说:“我遍数当代作家,兼备者简直找不到,不是有才无名,就是有名无才,不是有钱有势而无才无名,就是有名有才而无钱无势,当然,勉勉强强,降低条件,也不是不能挑出几个,可不是地瓜,就是土豆,不是獐头鼠目,就是歪鼻斜眼,真有黄鼠狼下豆鼠子,一代不如一代之憾,让人扫兴得很。”我读了以上文字,突然觉得老李太脱离人民了,老百姓对那些贪婪者是咋说的呢?“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西方老百姓也总结说:“富人想进天堂比骆驼从针眼穿过还难”;有才无名的人肯定是被埋没了,有名无才的人是华而不实不会长久的,有钱有势但却无才无名这很正常,就象有名有才而无钱无势也很正常一样,这有什么可奇怪可求全责备的呢?如果说文中老李是在夸陆机,让吾辈读起来不如说是有自夸之嫌:我就是那个获得第一届茅盾文学奖的李国文呀,国文、国文,我的《春天里的秋天》一书,那可是代表一个国家文字的水平呀!可能老李自认为他在名气、才分、金钱、权势这“四大绝对优势”中都占全了,遗憾的是“豆鼠子”们宁愿买“美女”、“美男”的帐,都不愿意买“黄鼠狼”他爹的帐——李国文是谁呀?不知道!难怪老李发出“一代不如一代”的呜呼唉哉声了。

蒋峰先生倒是非常客气地认为,老李文章的目的在于证明:那些为气节连命都不要的“酸儒”,一个个都是地地道道的傻帽儿!因为老李在《司马迁之死》的末尾总结说:“生在哪年,是不重要的,死在哪年,也是不重要的;活着,才是人生的全部目的。”我倒是认为,活有各种各样的活法儿,即“活着”是有水平、是有姿态的,李国文的生存姿态是什么呢?他骂来骂去其实就是要向大家说一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其哲学基础就是中国人的历史理性和现实理性,与这条警句相仿的还有很多,如“识实务者为俊杰”,“人在屋檐下怎可不低头”,“胳膊扭不过大腿”,“别拿鸡蛋往人家石头上碰”,其实,外国也有不过没有咱们精辟,比如“人家打你左脸就给他右脸”,这是在中世纪人们的信条,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早已是信息时代了,谁比谁傻?再这样骗人鬼才相信呢……

再这样说下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因为大家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或平面上理论,如果按照马斯洛关于人的需要理论,老李谆谆教导应满足第一层次需要,至多撑死了是第二层次的需要,可那些愚不可及的“酸儒”却热衷第五层。我更加相信了,老李是被专制统治吓破胆子的伥鬼,他的眼光连一座小山都超越不了,就这样的市侩逻辑还能够教导谁呢?所以,让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读他这样的书肯定遗害无穷。因为,在老李看来真理有什么可坚持的,既然作为坚持真理的人,你们这些傻帽儿连生命都没了能享受个啥?谁记得你哪年生哪年死,即使记得又有啥用真是傻得不开窍。

若真的如此我实在不可以想象,历史上如果没有这些傻帽儿们的抗争,我们今天的中国社会将会是什么样子,不说八国联军和清政府的统治,单就日本人1937年的侵华事件说来,如果没有中国广大民众浴血奋战的话,都像这种保命哲学所倡导的那样,中国人包括李老作家现在岂不都正在说日语穿和服吗……

我们学习过历史的人都知道,正是有了中国人的不屈不挠,日本人滚出了我们中国领土;正是有了中国文人宁折不弯的典范作用,中国多起了支撑民族大厦之将倾的脊梁支柱。请问李国文先生这有什么不好呢?难道做一个独立知识分子,仅仅就是为了追求一个虚名吗?徒有虚名的人难道会长久吗?相信李国文的文章不仅伤害了我一个,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会苟同他的说法的。我这不是搞所谓的大批判,现在民主了谁都可以说话了,我可以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更何况老李的观点当权者一定爱听,可当权者一定爱听不一定老百姓都爱听,即使说大多数老百姓都爱听,都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放之中国而皆准,可毕竟还有个放之世界的问题,现在都知道西方比中国强盛,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地说,那是由“非正常死亡的文人”推动的结果,相比之下,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这样的文人还不够多,多的是苍蝇一样歌功颂德的文人在拍马屁,他们和以家天下为己任的专制者组成了共谋,那就是以牺牲人民的利益和社会进步为代价,换来一己之私的满足和腐朽统治的苟延残喘,让人学乖(不仅仅是文人)所付出的代价,是公道不存在良心让狗吃,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尊严扫地啊,想老李在文革中一定不会受冲击的……

我的这些话,老李及其代言人肯定不愿听,现在民主了谁都可以说话了,你们虽然可以不赞同我的观点,但你要誓死捍卫我说话的权利,咱们彼此、彼此!

“四人帮”的时候没有人敢讲真话,所以很多人都说他们大搞法西斯专制,重获自由的巴金老人反思后写了随笔,专门辑成了名为《真话集》的集子,从他得到人们一致赞扬可看到社会的进步,但有的人太抬举巴金老人了,抬举得让我们读者都感到不好意思了,是不是害怕他把真话一直讲下去呢?恕我直言,一个人到了八、九十岁才学会讲真话,不仅不应该表扬而且真应该批评了,好在现在有很多小孩子都慢慢开始敢于讲真话了,比如山东的王开岭、福建的谢有顺还有四川的余杰,介于巴老带了个好头故不批评也罢,但也不能无限度地拔高呀!痛定思痛,巴老首倡的文革博物馆毕竟没建起来,如果要建起来的话不知有多少大人物,要被敢于讲真话的人耻笑:“你怎么什么也没穿呀?”

会不会出现新的司马迁或张志新呢?无论是××被劁或者是喉管被割,这都是十分残忍的反人道、反人类行径,不可想象如此残忍得令人发指的事件,如果发生在西方社会将出现什么后果呢?在共和政体下,权力者对一个人的凌辱,那就是对全体成员的凌辱,反抗暴政是每个人的义务;在民主社会里,不法之徒对一个人的犯罪,那就是对全社会的冒犯,没有比失去公道更让人揪心的事了。相比之下,我们只是低级地复制着人口,因为谁都不愿当露头椽子,谁都不愿做出头鸟被枪打。社会的知识者尚且如此,更别说那些普普通通的人了。这是急不得的,西方社会两百年前就完成了痛苦的蜕变,以致于后来让马克思响亮地喊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这决非是一个偶然。这和我们习惯把人看成是草芥或猪狗,甚至是连猪狗都不如的蚂蚁大不相同,若西人也像我们对自己的同类那样冷漠的话,他们不妨也早就打油了,因为像李大作家的打油谁不会:“彼马善拍马,吃香又喝辣,此马讲真话,只有割××”,可他们那里为啥没有人和李大作家一样呢?难道他们就不知道什么划算什么不划算吗?

真是咄咄怪事!二十一世纪都过了恁么多年了,不想还有人贩卖这破玩意儿,甚至连大多老百姓的觉悟都达不到。“好死不如赖活”其实就是奴隶哲学,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听任摆布吧,“明白了吗?”、“学乖了吗?”要知道“好赖活着”、“赖好活着”就是福呀,不能不说这种“酱缸文化”影响至深,如果再由“酱缸”里浸泡多年的长尾巴老蛆,在那里周五正王地现身说法演示一番,不容否定还真是那么个理儿呢!河北省那个把省委书记程维高给告倒的人,之前不是被当作政治犯判了几年劳动教养吗,想来李大作家根本就看不起这种人物,但对于这些以自己的生命维护了社会公正和人民利益的人——真对不起我连他的名字都没能够记住——可他图的又是什么呢?我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主子之腹,我觉得应该给像他这样维护社会利益的人树碑立传。

 

于2003年12月7日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