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旅冰山 //www.sinovision.net/?542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要想做一个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就要准备走一条坎坷泥泞弯曲的路!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Iceberg:望故乡(8)

已有 1492 次阅读2010-3-1 05:07 分享到微信

Iceberg:望故乡(8)_图1-1 
 
 

正月十六  昨夜下的“盐疙瘩”结成了溜冰。真没想到会下雪,“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按照这种说法儿,去年八月十五的夜晚,月亮一定是被云层给遮住了。

圉城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通常人们过十五才可以干活,其实庄大爷家早就巴望出摊了。记得除夕时,他们还叫我写了一副对子,我按他们早拟好的内容写道:“调和五味供甘旨,掇拾群芳补太和”,上联为“宾客盈门”,被他们当宝贝似的贴在门框上。

昨天可说是庄大爷家最忙的一天,因为每月的阴历十五是圉城的庙会,所以我被叫去帮了他们一天的忙。就在晚上收拾摊子时,我听见大大和庄大爷神秘兮兮地议论着什么,好象是在说“出五服了没有”,我一凑过去他们就不往下说了……

今天一大早,集市上又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的,我想咋还有这么多的人起早赶集呀?后来仔细一想,正月十五是个大会所以顺延一天,难怪有这么多人起早来抢占好的摊位。

我远远地就看见庄大爷一家子都在忙呼着招待客人,还有我家门口悬挂着的那根大木拍子也很显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根普通的大棒槌呢,知道的话就会感觉十分的可笑与滑稽——你挂什么不好非要挂这种玩意儿。我给庄大爷打了声招呼就进屋子里去了,庄大爷吩咐小红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胡辣汤,还有一串由竹蔑子串起来的油馍片子。我见小红站在我跟前不走,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她什么也不说,就让她到外边给她爹帮忙去了。

我本不想出去和人们打照面,就在这时却听见外面吵吵闹闹的,出门一看见是个傻子在抢油馍头吃,那家伙满身都脏兮兮的尤其是头发锈成了团,仿佛至少有二十年没洗过澡一样。

客观地讲,这傻子饿了想吃东西时不是硬抢,而是偷偷来到人家放食物的桌子跟前,他趁人不备时就朝人家的饭碗和油馍上吐唾沫,经他吐过唾沫的食物有谁还吃得下去呢?人们随手就把食物给扔了,然后转身再向庄大爷要,这样,庄大爷的生意就赚不到钱了,家里总是小心提防着可还是防不胜防。

只见庄大爷一边不停地高声叫骂,一边挥舞起老拳朝那傻子的背上砸去,接着又朝傻子的屁股上踹了两脚,大概是嫌还不解气吧,就端起一碗胡辣汤泼向傻子。傻子一点儿也不恼,还是乐呵呵地对众人傻笑,要不圉城人怎么都说傻子有福呢。

傻子一手牢牢地抓着别人扔在地上的油馍,一边走一边用舌头叭叭地发出响声,不停地舔着满身的胡辣汤……

有一个像是外地模样的顾客感叹道:看来祖国处处有傻鸟啊!不过,为了几个油馍头和一碗胡辣汤,这么冷的天你浇人家傻子一身,圉城人未免也太那个、那个的了!

正在掌勺的大大接上那人的话茬说:您外地人不懂,别看上去他像个傻子,其实他一点儿都不傻,他若真傻就不会知道往油馍上吐唾沫!就这还是圉城里的头面人物呢——真丢他娘的人!

外地人可能不知道,大憨家过去可有钱了,圉城里半条街的商铺都是他家开的。生在这种家庭的韩休很聪明,可惜他生得不是时候,考上清华才上了两年就成了右派,回到圉城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提起韩修被打成右派既必然又偶然,必然的是他家成分不好,偶然的是他当初正在研究单轨火车,恰逢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号召,要大家学会两条腿走路——仅冲这一条他就够条件!

我问大大,刚才那个傻子就是韩休(外号大憨)?

大大说:不就是大憨吗?不是他能会是谁呢?

我想起来小时候大憨被人揪到宣传车上游斗的情景,我们小孩子不知道究竟整天就会跟着他笑骂,因为大憨整天神经兮兮的嘴里不停地唱:“天地人、天地人,整来整去整住好人”。那时候,好像他还没有疯成目前这个样子呢。

大大见我陷入了沉思不再说话,就问我昨天晚上睡觉咋样?

我本来想对她说瞎话即自己睡得满好,但一转念觉得大大平时老拿我当傻瓜,我干吗不实话实说白给她这个面子呢?于是,我就声称您别提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害得我一宿没睡好觉,呱呱嗒嗒的像是有老鼠钻进了风箱里,又像是有人手里掂着两块骨头在那里不住劲儿地敲。我躺在床上越睡不着觉就越胡思乱想,越胡思乱想就越睡不着觉。

大大感兴趣地问我有啥好想的,莫非是想媳妇了吧!

我说若真是想媳妇那就好了,想的尽是人吊死后到底是啥模样的问题,再联想到小时候听来的鬼故事,吊死鬼的舌头往外伸出有一尺长,我总感觉有好长好长的舌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您说怪不怪,我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呢!

就在我正描述得起劲的时候,正在埋头喝胡辣汤的中年汉子说这不是大头吗?多咋回来了?我感到十分尴尬,回他话吧不是不理他吧也不是。这时大大替我答了腔:过年回来的,开学就到咱完中教书了。那人又说,人家都是想法设法往外冲,就这还不一定冲出去呢,你倒好总算跑出去了却又回来了。

大大见那人不识趣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就还按照刚才鬼的话题好奇地问我了几句,不等我回话喝胡辣汤的中年汉子说,现在好一些了过去圉城的邪气才大呢!接着那中年汉子说他听爷爷讲,过去圉城有个看瓜老汉睡在瓜棚里,半夜时分天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借着电闪雷鸣只见有几个黑影蹿进瓜棚避雨,他心想你避雨就避吧谁还没个难处?可是那些人连声招呼都不打就钻进了他的被窝,还把腿故意压在他的胸口使他难受得喘不过气来,那看瓜的也够老实了这才不得不用手使劲推,一抓那些人的腿怎么到处都是毛哄哄的,他心里恍然大悟过来知道是遇见鬼了,为了给自己壮壮胆他就骇唬那些鬼们说,走不走你们不走我就浸到尿罐里捂死你们(传说鬼害怕尿)。那几个鬼也够胆大的他们不仅不走反而说:嘿嘿,你这个主可真厉害呀,敢捂死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想捂死谁呢?其余那几个鬼也附声说:对,咱们上去捂死他、捂死他!

喝胡辣汤的中年汉子顿了顿又说,看瓜的老汉一听知道这回可遇上麻烦了,就将脑袋一下子缩进了大衫袖子里,顺势往床底下一扑,倒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大鬼小鬼们拉着他的衣服怎么拽他都不起来,他们围着看瓜的就是找不到他的嘴在哪里。后来,看瓜老汉头钻进大衫袖子里蹩得实在难受,忍不住放了个连珠炮一样的响屁,鬼们听见了异口同声地说嘴在这儿呢,这老家伙正在这边打哼哼呢!于是,鬼们把从外面抓的满把的臭青泥,一齐上去全都糊在了看瓜老汉的屁眼上。

大家一听全都乐得哈哈大笑起来,那讲故事的中年汉子也洋洋自得地说,怎么样?过去咱们圉城可够玄呼的吧?

我没有跟着众人一起笑,而是在想圉城人怎么老是停在幼儿园水平上,他们不是拿某某人的生理缺陷开玩笑,就是拿普通人都有的生理现象出丑。我又怀疑起他们的健忘症是不是装出来的,你比如说对以上这些事情他们记得比谁都要牢,还有对历史上的一些事件也念念不忘,而且时间越久就记得越清楚。我心里想着嘴里边就小声地嘟哝着,这是我大学时期就留下的失语症,这时不经意的小发作使得大大非常惊奇。

她一连说了几声我都没太在意,大大以为我是被鬼魂附住体了,她一直说到我听见为止。

大大说我真应该娶媳妇了,圉城和我一样大的人孩子都有两、仨了。

我说才刚过二十四周岁,还不满二十五岁呢!

大大说就这也算是二十五岁了。照咱们圉城的规矩应该是二十六岁才对呢——在娘胎里那一年也得给算上。俺记得清清楚楚你比小红和庄有都是大五岁,小红今年若能出嫁接着就给庄有完婚。

这就叫我有点儿不理解了,心想我怎么会比庄有和小红他们俩都大五岁呢?我直截了当地问大大:他俩又不是双胞胎,我怎么会比庄有和小红他们俩都大五岁呢?

大大说怎么就不会同岁呢,小红是正月十三生,有儿是腊八过的生。你说这不是同岁是什么?我无言以对。

刚才那个喝胡辣汤的中年汉子用手拍了拍屁股转身离开时,也许是觉得不说白不说吧,就凑趣地说:“这有啥奇怪的呢?常言道猫三狗四猪五羊六,俺家那个老花猫一年就下四窝崽,若是兔子的话一年十二个月,保准月月都能下一窝小兔崽子”。

正在埋头吃饭的顾客们都大声地笑了起来,大大恼羞成怒地骂那个人是王八蛋。

我觉得跟这些乡下人在一起真有意思,但早饭后我还得往学校赶呢,因为今天正是学校开学的头一天,于是我丢下饭碗便慌慌然奔向学校。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