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李树身狼头长啸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549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读温伯陵的《零容忍》影评之遐思

已有 195 次阅读2022-1-24 05:34 |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今天,署名“温伯陵的烟火人间”的网友,发表《看完<零容忍>,我发现了三个严重的问题》一文,笔者读罢,对其中的观点,感同身受。

而且,在摘录转发该文“三个严重的问题”的同时,笔者还禁不住要插入夹叙夹议的个人观点,与网友分享。

该文作者温伯陵,在文章的开篇,就毋庸讳言地摆明了自己观点:“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如何打破历史周期律。"

该文中“三个严重的问题”摘录如下。

第一个严重的问题

在反腐高压的环境下,周江勇照样敢贪污腐败,要是这样的环境松懈甚至消失了,以周江勇为代表的一批干部,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现在是每隔几年就要审查一遍,如果五年后或者十年后,审查的力度减弱了、次数减少了,腐败问题会不会重新严重起来?

当年商鞅变法成功,秦国逐渐强盛起来;清朝的雍正皇帝,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这两个历史故事很典型,对比周江勇的案件,应该引以为鉴,找到一条长久的制度化道路。

第二个严重的问题

随着周江勇落网的商人也说了,周健勇算什么,他只是一个渠道而已,钱是通过周健勇送给周江勇的。这个问题比贪污腐败更严重。

因为当周江勇以权谋利、周健勇以利助权的时候,周氏兄弟就会在政商两条路上同共进退,最后的结果便是地方政商家族崛起。

虽然每个人出头之后,都想带起一个家族,但每个壮大的家族,其实都是国家进步的绊脚石。

第三个严重的问题

既然要经手巨额资金,那就要在客观制度上设置防火墙,阻断工作人员捞钱的渠道,不在这方面下功夫,单纯指望工作人员的主观理想,是不是有些避重就轻了?

我想说的是,很多事情的关键点,不能简单地用理想信念涵盖。人性是本恶的,人性是自私的,坚定的理想信念少部分人才有,大部分人是善变的。要是把所有事情都寄托在理想信念上,不出问题才怪。

这个监委工作人员的表述,是不对的。我觉得张雨杰案暴露出来最严重的问题,其实是张雨杰是九五后。

******************

“当年商鞅变法成功,秦国逐渐强盛起来,开函谷关雄视诸侯,但是秦惠文王继位便车裂商鞅,不过好在保留了商鞅的法令,没有影响秦国的走向。而清朝的雍正皇帝,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包括整顿吏治、肃清腐败、火耗归公、士绅一体纳粮当差等等,但是乾隆继位以后,为了邀买人心,废除雍正的大部分严厉的法令。用不了多少年,乾隆朝便回到康熙朝的样子。”

笔者认为,该文例举的上述这两个历史故事的确很典型:“对比周江勇的案件,我们应该引以为鉴,找到一条长久的制度化道路。”

笔者认为,“找到一条长久的制度化道路”这个论点的依据,也是来自温伯陵的“所有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如何打破历史周期律"这个观点。

于是,笔者便想到自己在2009年买下的藏书,即由“当年明月”写作的那部长篇巨著畅销书《明朝那些事儿》,其中不也长篇累牍地讲到过,明太祖(洪武大帝)朱元璋极力反腐败、杀贪官的旷古绝伦,但官场反而“前腐后继”的历史故事吗?

在《明朝那些事儿》一书中,主要讲述的是从1344年到1644年这300年间关于明朝的一些事情。由于,在写作《明朝那些事儿》时,其故事中的人物塑造和情节描述,都是作者“当年明月”取材于近百本(或篇)历史资料,因而对朱元璋在执政长达近半个世纪中的“为什么杀不尽贪官”之“天问”,也作出了“与政治体制有关”的这一答案。

该书洪武大帝第一部中,在《第十八章-扫除一切腐败者》的147页上,有以下这段可算作是追根溯源的话:“在所有的恶行中,朱元璋最憎恶贪污。每当他想起那本该发给自己父母的赈灾粮食被官吏贪污、导致父母饿死的情景,就会忍不住咬牙切齿地说,这些人个个该杀!”

接下来,作者又写道:“他要创造一个真正纯净的王朝,一个官员们人人清廉、百姓安居乐业的王朝。所以他尽了一切努力去实现这个梦想。可是梦想不一定会成为现实。”

而且在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还对大臣们说过这样动情的话:“从前我当老百姓时,见到贪官污吏对民间疾苦丝毫不理,心里恨透他们。今后要立法严禁,遇到有贪官敢于危害百姓的,决不宽恕!”

说到做到,朱元璋颁布了有史上最为严厉的肃贪法令:“贪污六十两以上银子者,立杀!”即使在开国之初,六十两银子并不是大数目,但却表明了朱元璋肃贪的决心。而且为了增加震慑力度,他还设置了一项骇人听闻的政策。

之所以说这一项政策骇人听闻,是夜里将贪官送进各地都有的土地祠,行刑人员用刀剥下贪官身上的皮,然后在皮内塞上稻草,做成稻草人并挂于公座之旁,供民众参观。意思是说,这稻草人不是用来吓唬鸟的,而是用来威慑贪官的。

朱元璋还设有刑法,规定限于笞、杖、徒、流、死五种。但他是个不按规矩出牌的人,所以在对付贪官污吏和反对他的大臣时,又突破刑法对判处死刑的官员实施惨无人道的凌迟;把人绑在柱子上一刀一刀地慢慢割死,据说最高纪录是割了三千刀,把肉割完了人还没有死。

据《明史》记载,朱元璋时期,从肃贪到空印案、郭桓案,杀了很多官员,有些是该杀的,有些则是错杀、冤杀的;一直杀到全国各地许多衙门都没有官员上班办公了。

而更可笑并更有趣的事儿,是有些地方的府衙,连法堂上位坐着审案的官员,自已还戴着脚镣手铐。跪在法堂下的犯罪嫌疑人,仰头窥望,心中顿时一惊一喜:“他,他不就是不久前,被我升堂审判过的同僚吗?”

如此严厉的肃贪王法,都没能止住明朝官场的“前腐后继”,那么这就难怪刚满古稀之年的朱元璋,在临死时会哀叹般地天问:“我为什么杀不尽贪官污吏啊?”

据说,朱元璋生前也对他施行的政体产生过怀疑,但人死了几百年,谁都无法验证。

读温伯陵的《零容忍》影评之遐思_图1-1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