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sheay2016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6452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太平轮”沉没80年:宁波“船王”自沉最后一船抵御日寇

已有 668 次阅读2019-7-2 02:00 分享到微信

80年前(1939年)的6月28日傍晚,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县(现镇海区)上空,弥漫着战争带来的恐惧气息,随风飘来的阵阵的火药味仿佛侵入到每个人的细胞中。这一晚,镇海县的人们都聚集在镇海港,送别一艘大型货轮出港。此前,侵华日军已对镇海一带进行了三天三夜的轰炸。

临行前船主嘱咐:旗杆上一定要挂旗,到达指定位置后,将船头对着家乡方向。出港几分钟后,沉闷的爆炸声和冲天的火光,瞬间包围这艘货轮。在厚重浓烟中,货轮沉入江底——这艘货轮名叫“太平轮”,他的主人是中国有名的船王陈顺通。“太平轮”的自沉阻挡了日本舰队的进攻。直到今天,“太平轮”的故事还在宁波广为流传。

近日,陈顺通的孙子陈经纬,联系到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希望在“太平轮”自沉80周年之际,将它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战争时期,祖父为船起名‘太平’,旨在祈祷太平到来;今天再提‘太平’,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珍惜和平。”陈经纬说。

cbc18c05723bee081e3b9ea66534db98.jpg

▲陈顺通。

宁波走出“中国船王”

宁波,地处东南沿海,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中段。自古以来,宁波就与海密不可分。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朱元璋以“海定则波宁”之意命名为“宁波”,一直沿用至今。

靠海吃海,航运成为千百年来宁波主要的经济命脉,也涌现出一代又一代的船王。陈顺通就是其中之一。

陈经纬告诉上游新闻记者,1897年,祖父陈顺通出生于宁波鄞县(现鄞州区),离开宁波到上海时只有14岁。“祖父是坐船离开的,他到上海后就在十六铺码头做学徒,他的一生也和船紧密相连。”陈经纬说,陈顺通初到上海时住在太平里弄堂,虽然后来搬了很多次家,但陈顺通对太平里仍念念不忘。

1926年的《申报》刊发了一则内容为“浙江南浔巨贾出资成立国民航运公司,聘请沪上航运专才陈顺通”的消息,引起上海商界关注。这位浙江南浔巨贾,就是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的张静江。时年29岁的陈顺通,迈出了成为“中国船王”的第一步。

陈经纬介绍,陈顺通的发迹曾是上海商界的传奇。上世纪三十年代,他家住在上海忆定盘路(现江苏路),当地人都知道这是“船王”陈顺通的家。特别是陈顺通使用的黑色福特车,更是被当地人所熟知。后来,他们举家搬到福熙路(现延安中路)四明村,与徐志摩和陆小曼做过邻居,“最辉煌时,家里有仆人、厨师、花匠,祖父的7个孩子都有各自的奶妈和保姆。”

37fd1388b94219a513bcde26ad31ad73.jpg

▲自沉于宁波镇海的太平轮。

“太平轮”的两层含义

战争是萦绕在每个人心中的痛,对陈顺通也不例外。北伐期间,任职于国民航运公司的陈顺通曾化名陈义,负责安排船只为北伐提供运输军火、粮草以及革命人士到粤等事宜。

北伐战争胜利后,陈顺通被任命为浙江建设厅厅长兼内河招商局局长,后又被任命为轮船招商局上海分局副局长。1930年7月,上海招商局总办赵铁桥被暗杀。始终对官场感到步步惊心的陈顺通选择了弃官从商。

陈顺通的女儿陈爱棣在回忆录中写道:“张静江先生得知我父亲欲独自创业,欲将国民航运公司的‘东丰轮’无偿赠于我父,我父坚决不收。几经讨论,两人达成共识:‘东丰轮’先过户给我父亲,并更名为‘太平轮’,船款按市场价格的50%定于两年后付清。”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地方志中记载:1930年9月1日,“东丰轮”更名为“太平轮”,陈顺通于上海四川路创立个人独资的中威轮船公司,注册资金30万元银元。

陈经纬说:“祖父改名‘太平轮’,一是希望自己的航运事业,能随着拥有的第一艘轮船而太太平平顺利起航;二是不要忘记1924年举家从宁波来上海之时,就是居住在简陋的南市‘太平里’,以此激励自己。”

6841f8e2f54ea3266b29fe396f89b874.jpg

▲当时出版的《宁波大观》详细记载了“太平轮”自沉始末。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阻日寇“源长轮”沉江阴

相关史料记载,抗日战争爆发前,陈顺通的事业如日中天,成为当时名副其实的“船王”。

仅6年时间,成立于1930年的中威轮船公司,就拥有海轮“顺丰轮”(6725吨)、“新太平轮”(5050吨)、江海货轮“太平轮”(3550吨)、“源长轮”(3360吨)等4艘轮船,主要行驶于长江和远洋航线。

陈顺通的女儿陈爱棣在回忆录中称,“顺丰轮”于1933年6月代表中国首航苏联,开辟了中苏航线。 当时,上海《申报》、新加坡《STRAITS TIMES》都对此做了报道。中威轮船公司还代理其它轮船公司的经营业务,成为当时中国四大轮船公司之一。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战况紧迫,“平津告急!华北告急!中华民族告急!”的消息席卷全国。在日军迅猛攻势下,国民政府宣布紧急封锁全国重要江海口,即江阴要塞、黄埔口、闽江口、宁波镇海、海州、珠江口等。据史料记载,当时国民政府征用了大量吨位较大的船舶,用于沉没于江海口的船道上,用于防止日本海军的进攻。

此时,由于陈顺通的“顺丰轮”“新太平轮”已被日本无理扣押,陈顺通便将“太平轮”和“源长轮”交给国民政府,用于抗战。

“仅剩的两艘轮船,几乎是祖父的全部家当。但祖父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只有国强,才能民安。”陈经纬说。

1937年8月,上海、南京一线被日军侵犯,并狂称要在3个月内亡我中国,江浙地区危在旦夕。为防止日本舰队溯江西上进攻南京,8月12日,“源长轮”和其它商船、军舰、民用小船一起,作为军事防御工事自沉于江阴要塞。

据史料记载,这次大规模的自沉事件,是1937年江阴抗日保卫战中的重要一环。

第二日,淞沪会战打响,彻底粉碎了侵华日军“三个月内灭亡中国”妄言。

55a54184f6b4fdc8e88f70fa219689bb.jpg

▲陈经纬(站立者)和父亲陈乾康。受访者供图

“太平轮”自沉宁波一代船王陨落

1938年,随着一些重要港口失手,宁波镇海口成为中国主要的海上对外通道。位于咽喉之地的镇海口一旦失守,后果将不堪设想。

陈顺通的女儿陈爱棣在其回忆录上说,1938年新年过后,陈顺通将“太平轮”停放在了镇江码头,随时准备自沉。“一年时间里,陈家不停接到政府指令,要求我们时刻做好自沉准备。”陈经纬说。

近日,上游新闻记者在上海图书馆,找到1939年6月出版的《宁波大观》一书,上面详细记载了船王陈顺通最后一艘货轮——“太平轮”自沉的始末:

招宝山下那轮船出入口处,是早已布满了许多障碍物的。“八一三”没有多久,新江天轮就跟着许多轮船一起沉下了,都做了封港的障碍物……来往沪甬间的轮船,驶入甬江再到宁波,货物也在这里得到流通的机会。然而靠船的码头那里,却始终停泊着一艘庞大的轮船——“太平轮”。 

在日军企图登陆镇海,并连续出动51架次飞机,对镇海实行新一轮轰炸的第三天,即1939年6月27日,“太平轮”等来了自沉命令。陈顺通在电报中指令船长,沉船时必须挂好旗,必须将“太平轮”的船首指向他家乡的方向。

6月28日晚,已经在镇海口停靠一年多的“太平轮”起航了,拖着它庞大的身子,摇摇晃晃地驶到封锁线附近,沉下去了。

“消息传来的时候,全家人都坐在书房。我父亲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们家是伤在日本人手里了。”陈经纬回忆,上海沦陷后,日军屡次找到陈顺通,希望他出来维持上海航运业,均遭到拒绝,“祖父曾经对父亲和家人说,如果有一天,我外出不能回来,就是不肯为日本人做事遭到了不测。”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此时的上海中威轮船公司因无船经营,早已停办多年。

1948年,陈顺通被当时的交通部授予抗日二等功勋奖章。1949年11月,陈顺通在上海寓所中病故,年仅54岁。

“祖父说,国强则民安,国强则民富,国强则民不遭外人欺。这些话我们一家人始终记得。”陈经纬表示。

12.jpg

▲最高法通报中威轮船公司案,“船王”后人获赔29亿日元。网页截图

“船王”后人获赔29亿日元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内不少民众发起了对日索赔行动。1947年,在获悉“顺丰轮”“新太平轮”已沉没的消息后,尚抱有一线希望的陈顺通致函驻日盟军总司令,希望盟军总司令能同意中威轮船公司取回两艘被扣船只,或是以船龄、吨位相似的同级船只充作替代,并要求日本缴纳租用两艘轮船的租金。

陈爱棣在回忆录中提到,随着战争的全面爆发,航运市场异常繁荣,运费与租金都节节攀升。以一艘3000吨货轮出租为例,1937年每月可收租金4500美元;1941年之后,租金每月高达22500美元。

但当时索赔并未成功。盟军总司令回应,该公司要求的替代船只及缴纳租金等要求,不符合当前的归还指令,打捞要求也被驳回。“祖父离世时,仍对此事耿耿于怀,可以说这是他一生的遗憾。”陈经纬表示,尽管后来日方多次拒绝归还和赔偿“顺丰轮”“新太平轮”,但对于向日索赔事宜,陈家并没有就此停止。经过上海海事法院审理、执行,令陈顺通抱憾终身的“中威船案”终于有了结果。

2014年,最高法院发布通报称:1936年6月16日和10月14日,陈顺通代表中威轮船公司与大同海运株式会社(商船三井株式会社的前身),分别在上海签订两轮定期租船合同,租期均为12个月,合同约定了租金支付方式、还船地点等。合同例外事故条款约定:上述轮船不得被要求进入处于禁运状态的港口或正发生敌对行动的港口,不得装运有害物资,不得进行有可能引起统治者或政府没收、扣留或处罚风险的航行,也不得装运此类货物等。合同签订后,两轮在上海港分别交付给大同海运株式会社使用。1937年8月,两轮在日本大阪和八幡被日本军方扣留,后日本递信省以定期租船契约的形式将两轮委托大同海运株式会社营运。1938年和1944年,两轮分别触礁沉没、被击沉。

中威轮船公司、陈震、陈春向上海海事法院起诉商船三井株式会社(以下称商船三井),主张两轮(即顺丰轮、新太平轮)租金、营运损失及船舶损失等合计约29亿日元。2007年12月7日,上海海事法院作出(1989)沪海法商字第25号民事判决:商船三井向陈震、陈春支付并赔偿两轮的租金、营运损失、船舶损失及孳息共约29亿日元。

由于商船三井未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上海海事法院于2014年4月19日依法对到达浙江省舟山市嵊泗马迹山港的商船三井所有的226434吨“BAOSTEEL EMOTION”轮实施扣押。商船三井于2014年4月23日根据上海海事法院《限期履行通知书》的要求,全面履行了生效判决确定的全部义务。2014年4月24日,上海海事法院裁定解除对“BAOSTEEL EMOTION”轮的扣押。

9594f759f79dec31a096e995dc521600.jpg

▲以陈顺通为原型的话剧《大江东去》首演剧照。

“船王”抗战故事广为流传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直到今天,船王陈顺通自沉“太平轮”抵御日寇的故事,在宁波、浙江当地广为流传。

据宁波日报报道,2019年4月,由宁波出版社出版的《宁波往事》中,陈顺通自沉货轮的抗战故事被收录其中。2017年3月24日首映,由宁波演艺集团编排的原创话剧《大江东去》,即以陈顺通为原型,再次重现了一代船王的一生。陈顺通的小儿子陈乾康,还特意从上海前往宁波,观看了首映式。

此外,在浙江在线201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专题报道中,陈顺通被称为浙江商业的抗日典范被提及。

“今年是太平轮自沉80周年,我希望我家的故事,能唤起人们珍惜和平的信念,正如祖父在战火中祈祷太平一样。”陈经纬说。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