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鲍伟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680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个人文学原创,欢迎各位老师文友指导交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青果(五百零四)

已有 47 次阅读2022-7-24 09:51 |系统分类:文学分享到微信

  青果(五百零四)

          --鲍伟--

  一听祝长福关心起他二叔,马三春立刻说道:“唉,这肃反弄得鸡飞狗跳的,也不知道冤死了多少好人?这一拨还没完呢?不知怎么接着再来一拨三反五反。这是要赶尽杀绝的套路呀?你想想,咱二叔那是谁都不买账的臭脾气,赶到这风头上,能不有人暗地里告他的黑状?所以,俺在知道了这些风声之后,因为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也就没敢惊动恁的大驾。俺想着先去乡里看看啥动静再说,可咱也不能空着手去吧?于是,俺就用了一招空手套白狼的妙计,让那些想当官的傻逼们,每人拿出自己家最好的东西来,有俺替他们给当官的去送礼。在走得时候,俺想着这大过年的,也不能让姐夫没肉吃呀?所以,就把那些野兔子野鸡的私自留下几只,就算那些傻逼们孝敬姐夫过年的贺礼了。剩下的俺挑了两箩筐,走到乡里就看见二叔被五花大绑在大树下晒太阳,那些审问二叔的人在一边拿着皮鞭预备对他动刑呢?俺一看这阵势,立刻高喊一声‘刀下留人’。那些审问的人就瞪着眼珠子问俺,你是干什么的?赶集买菜怎么跑到乡政府来了。俺说俺是来慰问工作队的,因为乡长说你们工作辛苦了。这是俺家里的一点过年的土特产,俺舍不得吃,就都给你们送来了。他们又问,乡长和你是什么关系?你怎么这么听他的话。俺说,乡长是俺姐夫的亲二叔,也就是俺的二叔了。俺二叔是乡长,代表着政府,俺听二叔的话,就是听政府的话。听政府的话,就不用什么关系了。俺这一弯弯绕,就把他们都惹笑了。他们说,你一个乡下人,怎么说话跟说书似的?虽然俺不知道你来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拿着东西来慰问咱们,那就是咱们的革命好群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这顿皮鞭就给他免了。但是,这反革命小集团的事情不能免。因为这是上级布置的政治任务,谁完不成,谁就是对抗组织。本来,俺是想问问,他和谁是一伙的呢。既然你来了,看来就是他的手下了。还有恁姐夫是干什么的?他身边的人又是谁?这样把你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你们就是一个反革命小集团了。本来你们的反革命罪行是要被枪毙的,但看在你送东西的份上,你们的死罪就给你们免了。但黑名单一定还是要上的。如果你们在下边不老老实实改造到洗心革面,那就数罪并罚,立马枪毙好了。俺一听这阵仗,怎么能让人白欺负呢?俺就说,俺二叔是解放这里的最大功臣。俺姐夫是解放这里的第二功臣。如今你们要杀功臣,那就是俗话说得卸磨杀驴,过河拆桥。如果这样的事情被人传出去,谁还赞成你们的为人?谁知工作组的人却说,现在把咱们打成反革命集团,是政治需要。只是把咱们拉进黑名单,就是看在咱们都是功臣的份上。如果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军官,早就给枪毙几十回了。现在要不是看在你送礼的份上,就凭刚才那些话,就能送到监狱吃上几年牢饭了。等到俺回来的时候,二叔是反革命的事情,全乡的老百姓都知道了呢?以后咱们还是先加起尾巴做人吧?免得万一被人举报了,就会真的被赶尽杀绝呢?”。

等到马三春一口气说完这些胡编乱造的话语之后,祝老二开始习惯性地摸摸腰间的驳壳枪,开始黯然地一声叹息说道:“唉,现在不是当年在黑风寨地时候了。现在咱就是人家切菜刀下的一条死鱼,人家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只要能把小命保住,其余的都是不在话下了。”。

   --2022--7--24--  





上一篇: 怎能安然
下一篇: 对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