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碧云山房 //www.sinovision.net/?5709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吴湖帆:一生阅尽千帆 归去光风霁月

已有 245 次阅读2023-8-6 23:32 |系统分类:艺术分享到微信

吴湖帆:一生阅尽千帆 归去光风霁月
通堂 2023-08-05 08:46 发表于北京

他出生于苏州显赫世家,一生书画创作之丰,收藏书画、碑帖、古籍之多,门人弟子之众,雅道师友交游之广,“一只眼”鉴赏之能,均堪称海上画坛传奇。

图片

  吴湖帆(1894年~1968年),初名翼燕,后更多万,又名倩、倩庵,字遹骏,东庄,别署丑簃,书画署名湖帆。

  真正的贵族子弟

  在20世纪上半叶中国画坛中,吴湖帆地位首屈一指,既是画坛盟主,也是收藏达人。吴湖帆的家族集官宦、文艺于一体。他自幼就进入当时的主流文化精英圈,从艺伊始即受正统文人画学思想之影响,优渥的家境,也为其提供了直面古人真迹的机会,而其与生俱来的末世贵族气质,亦始终贯穿并影响其一生的鉴藏与创作。

  吴湖帆的祖父是吴大澂,外公是沈树镛,岳伯父是潘祖荫,他是一位真正的贵族子弟,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官三代”,看吴湖帆的文物收藏,那是几大家族、几代人财力、智力的结晶。

  东吴金石收藏世家

  吴大澂是甲午主战名将,在经历了甲午海战战败后,宦海浮沉失意的吴大澂回到人文荟萃名贤流寓的家乡苏州,着手整理著作和金石书画鉴藏,其晚号愙斋,是东南一带金石书画界执牛耳的人物。

  吴湖帆的父亲吴本善是他的启蒙老师,而苏州怡园主人顾麟士发起的“怡园画集”,则是他从艺生涯的启蒙地。“怡园画集”聚集了包括担任会长的吴大澂、海派大家吴昌硕以及陆恢、费念慈等在内的众多名家,成员们每月聚3次,”研讨六法,切磋艺事”。

图片吴大澂(1835~1902)

  作为自幼被家族寄予厚望的吴湖帆,自然而然就成为此一道的继承者,吴府在吴湖帆六岁时就安排他随幕僚陆恢摹习花果。

  吴湖帆8岁那年,与二姐吴惠菁合照,他便于筒中拔笔书其背面:“二姐十岁我八岁。”那时的吴大澂已中风卧床,看到吴湖帆书而惊叹道:“此子他日当有所成。”于是就将其家藏财物分而为二,一份分给女儿,而将平生所藏字画、青铜彝鼎尽归吴湖帆,并于床前亲授家藏文物之名目及来龙去脉, 次年吴大澂卒。

  吴湖帆极喜爱吴大澂遗留下来的周代邢钟和克鼎,名其室为“邢克山房”,吴大澂生前特别爱的古印40余方、官印50余方、将军印28方,后亦为吴湖帆收藏。

  外祖父的收藏“甲于江南”

  吴湖帆的外公沈树镛官至内阁中书,生平收藏书画、秘籍、金石,尤对碑帖考订精辟,而且著述也十分宏富。以致同时代的学者俞樾都久怀慕蔺地说:“沈家收藏金石之富,甲于江南。”并且沈树镛以收藏董其昌而闻名,额其书斋为“宝董阁”,留给吴湖帆的藏品有董其昌的《烟江叠嶂图》等。

图片

董其昌《烟江叠嶂图》(局部)吴湖帆旧藏

  沈树镛的另一大收藏则是碑帖,其所藏碑帖,质量甚高,沈所藏的一件隋《常丑奴墓志》乃是一件名物,此墓志原为金冬心的旧藏,后来沈将此墓志送给了吴大澂,而大澂又传给了孙子吴湖帆,所以吴湖帆又给自己起了另外一个堂号,名叫“丑簃”。

  图片

  吴潘合璧,富贵双全

  王己千曾形容吴湖帆是“光风霁月”,一派文人公子哥的气度。21岁,吴湖帆被家里安排与出身显赫的潘静淑结婚,可谓是“富”、“贵”的联合。

  潘静淑曾祖潘世恩为清道光时宰相,伯父潘祖荫为清光绪时军机大臣、工部尚书,其攀古楼所藏文物富敌东南,潘静淑过门时陪嫁虽然不多,但是件件都是精品。

图片

     潘静淑30岁时,岁逢辛酉,与南宋孤本《梅花喜神谱》干支相合,父亲潘祖年以《梅花喜神谱》相赠庆生,吴湖帆于是额其寓曰“梅景书屋”,梅景书屋是吴湖帆游艺、书画自娱的场所,同时亦是他传统中国画师资传授的大学堂,他培养了诸多弟子,诸如王季迁、徐邦达、俞子才、陆抑非、张守成、朱梅村等。《梅花喜神谱》,是吴湖帆“吴湖帆文物四宝”之一和“梅景书屋镇宝”。

图片

  后来“景”、“影”二字在吴湖帆 的题跋、日记等各种文字记载中交替使用,且用“景”字之处更多,但吴湖帆的孙子吴元京清楚地记得,吴湖帆晚年时在书房与学生们聊天,言语之中从来读作“梅 景(yǐnɡ)书屋”。吴元京觉得,“影”字包含有“爷爷奶奶形影不离”之意。

  提及吴湖帆、潘静淑夫妇,还有一个趣事:两人皆是出名的“猫奴”,尤其是潘静淑从小就爱猫。吴湖帆曾说:“夫人之爱猫入骨,自小即如此,其性喜也。”梅景书屋中曾养有金银眼小猫二只,白狮猫一只等名种猫。吴、潘除了养猫、爱猫外,两人还收藏有古今画猫作品约三十余件,其中有传为后梁人李霭之、元人杜本、明人周之冕、孙克弘、清人恽寿平、潘恭寿、童钰、沈铨、改琦、今人任预、徐悲鸿、汪亚尘等之作。

图片恽寿平作《秋花猫蝶图》》吴湖帆旧藏

  收藏趣味清秀文雅

  吴湖帆自己的收藏,主要都围绕着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据正统地位的文人画展开。从董源、巨然,到赵孟頫,再到元四家、明代吴门四家及董其昌、清初“四王”及吴历、恽南田的作品可以看到清晰的脉络。在这些主流画家之外,他会重视收集与吴门风土人情以及吴氏家族相关的古代书画。吴湖帆多次提到“吾吴”,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而“吾吴”正是历史上正统文人画的核心地域。

  吴湖帆在上海时住在嵩山路,冯超然、梅兰芳、盖叫天都住附近,常有往来。吴家最宝贝的是字画,不少都藏在汇丰银行保险箱里,黄良起(金石碑刻家)记得父亲叮嘱过,去吴家千万不能动字画,动了便闯大祸,倾家荡产都赔不起。

图片米芾《多景楼诗册》局部 吴湖帆旧藏

  相较之下,吴家不当回事的则是黄金,一根金条十两重,一捆一捆墨墨黑的,用火漆烫过,家里随处摆放。陆抑非(花鸟画家)说,抗战时,大家都逃难,只有吴湖帆拿着几十根金条去换米芾的《多景楼诗册》。

  他还千方百计搜罗清代的状元写扇。有的出高价收买,有的用极珍贵的藏品与人交换,历20年之久,获得75柄,形成他的收藏特色之一。

  善本收藏,不输书画

  除了《梅花喜神谱》外,吴湖帆的家中还藏有不少善本,可惜他的藏画名声之盛掩盖了他在这方面的收藏。

  前几年,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了梁颖编校的《吴湖帆文稿》,该文稿的前半部分即是吴湖帆的《丑簃日记》,此日记起于1931年,止于1939年,应该是他日记中的一部分,而该日记的第一则即是:“晨访吴瞿安于双林巷,乞题正德陆元大刻《花间集》、毛钞(影宋)《梅屋诗余》、《石屏长短句》,题就即携归。谈及京中友人来信,有厉樊榭手钞稼轩词集,长沙叶焕邠旧藏者,余即托瞿安到京时物色之。”

  1931年4月14日这一天,吴湖帆到双林巷吴梅家去看书,吴湖帆带去了自己藏的元刻本以及毛钞,他请吴梅写跋语。在聊天时,吴湖帆还听说北京有人见到了厉鹗手抄的《稼轩词集》乃是叶德辉旧藏,吴湖帆也想得到此书,于是他委托吴梅找人帮其买下。

  从日记中还可以看到,吴湖帆交往的朋友有不少的藏书家,比如他跟密韵楼主人蒋汝藻的儿子蒋榖孙的交往就颇为密切,他在1932年1月12日到蒋榖孙那里观看宋刻孤本《草窗韵语》,同时他还看了另外两本宋版书。《草窗韵语》乃是书界的名物,而今该书不知下落,通过吴湖帆的这则日记,可以得到一个新的信息,那就是:蒋汝藻生意失败之后,并没有将此书卖出,而是传给了他的儿子蒋榖孙。

  图片《醉灵轩诗存》十卷,民国十七年上海聚珍仿宋印书局排印本,吴湖帆题签

  在同一年的5月16日,吴湖帆还在蒋榖孙处看到了另一部著名的宋刻本:“又见宋刻《东都事略》,宋印本,陈仲鱼家旧物。据钱遵王《读书敏求记》云,此书乃牧翁心醉而生平未得者也。计一百卅卷,都廿册。榖孙殊鸣得意。”由这段记载可知,吴湖帆对目录版本之学颇为熟悉,为此,他也用自己的藏书跟蒋榖孙换字画,他在6月14日写到:“晚在恭甫处饭。得榖孙信,以戴文节画易余元刻《资治通鉴》全部。”元刻本的《资治通鉴》可是个大部头,而吴湖帆竟然藏有此书,也由此可以说明,他的藏书是何等的丰富,可惜他没有书目流传下来,今日难以知道他究竟藏有哪些善本。

  碑帖收藏,既“美”且“丑”

  吴湖帆的另一大收藏是碑帖。吴湖帆所藏最著名的四件碑帖,就是《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和《温彦博碑》,这四件碑帖均为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的作品,为此吴湖帆给自己起了一个著名的堂号——“四欧堂”,而这“四欧”中的前三欧,都是潘静淑的陪嫁品。除此之外,吴湖帆藏的另外两件宋拓孤本——《许真人井铭》和《萧敷、王氏墓志铭》,也同样是潘静淑带来的。

  图片宋拓《化度寺塔铭》

  “四欧”中最受后世看重者,则为《化度寺塔铭》。此塔铭据说是欧阳询传世作品中最为精湛的一件,著名碑帖专家王壮弘在其专著《艺林杂谈》中说:“楷书至唐精美至极。初唐四家欧、虞、褚、薛各擅胜场,而欧、虞为先。虞书传世仅《夫子庙堂碑》为可信,然存石已非原刻。唯欧阳询得天独厚,遗迹所存犹多,正书碑刻如《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虞恭公温彦博碑》、《化度寺邕禅师舍利塔铭》,皆称精美。其中,唯《化度寺塔铭》静穆浑厚,严密秀腴,能兼诸碑之长。”看来,王壮弘也认为《化度寺塔铭》乃是欧阳询书法中最精彩的作品。

  潘静淑所陪嫁来的碑帖,还有一件珍品乃是极具名气的《董美人墓志》,吴湖帆珍爱之至,平时将此碑帖随身携带,须臾不离,有时睡觉也挟册入衾,并曰“与美人同梦”,他爱碑入迷,竟以碑为“妻”,还沿用祖父曾用的“宝董阁”为自己的斋名之一。前面提到吴湖帆藏有《常丑奴墓志》,如今他又得到这《董美人墓志》,美与丑同归一人,于是吴湖帆特意请著名篆刻家陈巨来给他刻了方闲章——“既丑且美”。

 图片隋《董美人墓志铭》吴湖帆旧藏

  吴湖帆和他强大的“朋友圈”

  围绕着梅景书屋的收藏,主要有三类人物,一是像庞元济、周湘云、狄平子、谭敬、蒋榖孙、张葱玉、孙伯渊、孙邦瑞等收藏界名人,不时出现在吴湖帆日常活动的记载里。其次,在那些把酒迎送、品鉴交往、古董流通之余,尚可发现他身边一些像沈尹默、叶恭绰、张大千、冯超然、沈剑知等书画界人士,间或也会发表一些对于收藏观念、时尚风向的看法。再有就是像古玩商吴宾臣、汲古阁主人曹友卿、装裱师刘定之、周桂生……这三类人大体上构成了梅景收藏圈子的核心与外围主力:吴湖帆从他们当中获取信息、探索行情、确定优劣、积聚实力、实现交易,不断丰富和完备自己系统的中国艺术品收藏。

 图片1946年12月吴湖帆与友人摄于黄山艺苑(右起郑午昌、张充仁、张大千、吴湖帆、许士骐、汪亚尘、颜文樑)

  俗称具有三力亦即“财力、精力、功力”者,方可为收藏家之基础。与一掷万金的富豪张葱玉、大资本家庞元济等藏家相比,梅景书屋的购藏经费其实拮据得多。吴氏虽有家财,但主要依赖出租苏州房产、田亩等,斥资数百、数千尚能承受,一旦索价万元,往往只能“浩叹而已”。

  吴湖帆更多是依靠祖传以及自己的全副身心扑在收藏这条道上执着前行,因此他离不开像沈尹默、叶恭绰、张大千、冯超然这样的书画名家辅助左右,日夜切磋,以他的精力和艺术功力不懈地去粗取精、剔伪存真,积蓄自己的私家收藏。张大千是吴湖帆最为看重的友人之一,吴湖帆似贵公子,张大千似江湖游侠,两人情同兄弟,不仅经常交换自己的藏品,而且还相互为对方的藏品友情题跋。或称“南张北溥”或称“南吴北溥”,或合而誉之,称“山水三鼎甲”,可见当时吴湖帆与张大千艺术上的旗鼓相当。

  颇具传统士大夫色彩的吴湖帆,能终成沪上重要藏家之一,除以金钱直接购买外,所采用的其他方式,无疑也体现了20世纪上半叶书画交易之风气。

图片郑思肖《兰花图》吴湖帆旧藏

  第一种是以物换画。吴、潘皆出身大族,祖传文物数量众多、门类广泛,碑帖、善本、青铜器、瓷器、古印、玉器、古琴等无所不有。出于对古书画之偏爱,吴湖帆往往以金银首饰、家藏古物等,或变卖蓄资,或直接进行交易。

  第二是以藏养藏,吴湖帆于1934年将郑思肖《兰花图》卷售于庞元济,获5700元,第二天,即花费1700元购入恽寿平《为陶诞仙补照图》卷。循环周转中,时有同一作品失而复得的情况,比如吴家旧藏文征明《虎山桥图》卷,此画本是吴大澂祖传,1927年被吴湖帆换给他人,1938年又换回,诚如吴氏自叹,“昔日以易画而出,今复以易书而入”。

  第三是以画养藏,在当时上海,吴湖帆的作品润例已经是最高的价格,凭借丰富的藏品和深厚的国学修养,其在上海以画养画的立身方式,与西式美术学院所培养出来的单纯以“艺术家”身份来立身的方式大为不同。

图片“山水三鼎甲”合作作品

  “一只眼”的美称并非浪得虚名

  吴湖帆幼年学画,又耳濡目染,鉴定功力自然不凡,一般收藏家,多请其鉴别真赝。尤其古画,经他一览,立辨真伪,解放前吴湖帆曾任故宫博物院评审委员(1934年),解放后历任上海市文联(二届)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副主席、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也是通过当故宫书画审查委员,吴湖帆见到了诸多深藏故宫多年的宋元明清各大家真迹,尤其是难得一见的宋画,被认为是继溥儒之后,第二个得见故宫藏宋元绘画原作的画家。在此之后,吴湖帆的书风和画风以及鉴藏方向发生重大转移。

  吴湖帆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有鉴定“一只眼”的美称,足以想象他在鉴定界的权威性。他对自己的鉴定水平也相当自信。

  吴湖帆在鉴赏方面最为著名的故事,要数发现《富春山居图》残卷。

图片 吴湖帆在《古今半月刊》上发表《元黄大痴(富春山居图卷)烬余本》

  一天,“汲古阁”古董店老板曹友卿前来看望他,随身带了一张刚购买到的破旧的画请他鉴赏。吴湖帆一看不得了,只见画面雄放秀逸、山峦苍茫、神韵非凡。画上无款,仅书“山居图卷”4字。

  吴湖帆捧画品鉴良久,从画风、笔意、火烧痕迹等处反复研究,断定这就是黄公望的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的前一部分,不由得脱口而出:“乱世出奇迹,真没想到300年后又能见到大痴道人的‘火中之宝’。”

  曹友卿一听,知道这幅画是宝贝,不肯转手了。几番交涉之后,吴湖帆拿出家中珍藏的商周古铜器,将这个残卷换了下来。

  然后,湖帆先生从画风、笔致、材料、骑缝印、火烧痕等多方面反复核查,确定为黄公望失踪已久的《富春山居图》残卷。

  图片1954年 吴湖帆作《富山春居图》手卷

  此图是元代著名的山水画家黄公望的代表作,曾经明代著名画家沈周、董其昌收藏。此后又传到吴冏卿手中,吴冏卿对此画视如生命,临终前,竟然点了一盆火,要把这幅旷世名作烧掉为自己殉葬。就在火苗无情地吞噬名画时,其侄子吴静安看到吴冏卿闭上了眼睛,于是立刻从火盆中将已经着火的《富春山居图》抢出。然而前半部分已经被火烧去几尺,一幅长卷变成了两段。后面的一大段,流入了清宫,而前面的一小段则不知去向。

  吴湖帆换来的画作只是残卷中的残卷,连题跋也没有。后来,由曹友卿再到原卖主处寻找,终于在废纸篓中找到了题跋,恢复了画作原貌。至此,《剩山图》归入吴湖帆的“梅景书屋”。

  收到《剩山卷》后,吴湖帆极为自豪,在写给陈子清的一封信中说道:“邹虎臣云:‘画中大痴乃书中右军也,大痴《富春山居图》乃右军之《兰亭》也。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只要此数语,已足以自豪矣。虽老庞亦奈我不了了。”老庞即庞元济。

  1930年代末,吴湖帆将《剩山图》原迹与《无用师卷》影印本合裱为一卷,这是《富春山居图》被焚为两段后,首次合二为一。1954年,吴湖帆又将《富春山居图》全本临摹,做到了《富春山居图》的全图合璧。

  最终,这卷黄公望《剩山图》由沙孟海委托谢稚柳在1957年从吴湖帆手中购入浙江省博物馆。

图片购得剩山图后,吴湖帆写给陈子清的信

  有趣的是,该手稿是吴湖帆用铅笔写作,现今我们无从得知其原因,但是吴对于入藏《剩山图》的喜悦之情跃然纸上,吴湖帆或许认为,在收藏《剩山图》之后,他应该是“海上第一收藏家”,足以笑傲收藏界群雄了。

  这件事,也证明他 “一只眼”的称号并非是浪得虚名。

  他还在破画堆中发现了一幅题款“大痴道人平阳黄公望画于云间客舍时年八秩有一”字样的山水画,既无前人的收藏印章,也未见过著录,但经他考证,这画竟是大痴的晚年真笔。他即以重金购得,精心装裱,抢救保护了珍贵书画。

  真正的文人画家

  吴湖帆的书画和他的收藏眼光一样,正气、正统。这跟他的出身有关系,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封建正统的儒家教育。中国传统的人文和文化精神,不管是儒家的“温良恭俭让”、道家的“柔弱胜刚强”,还是佛家的“仁”,其主流和最高境界都是化阳刚为阴柔,也就是含蓄, 这是一种富贵、平和的自然状态。

  吴湖帆工山水,亦擅松、竹、芙蕖。初从清初“四王”入手,继对明末董其昌下过一番工夫,深受宋代董源,巨然、郭熙等大家影响,画风不变,骨法用笔,渐趋凝重。画风秀丽丰腴,清隽雅逸,设色深具烟云飘渺,泉石洗荡之致。吴湖帆山水画最有特色,当他挥毫时,先用一枝大笔,洒水纸上,稍干之后,再用普通笔蘸着淡墨,略加渲染,一经装裱,观之似出岫延绵,不可方物。有时画鸟、画牛,更以稀见为贵。有一幅《五牛图》长卷,牛或仰或俯,或回顾或正立,非常得势。线条又复刚柔相济,确是精构而成。

  图片《锦绣奇峰》吴湖帆作

  早在1918年,吴湖帆已经开始制定标准卖画,一时名动乡里。1920年,吴湖帆在《申报》上刊登润例,救济东北难民;1931年在《海潮》美术月刊第3期亦刊登润例;1945年在《申报》上刊登合作润例等。

  除了书画,吴湖帆在诗词上也卓有建树,先后编辑出版有《连珠集》《袭美集》《佞宋词痕》《梅景书屋词集》等,在当时的画家里面,真正有诗词传世的只有北方的溥心畲和南方的吴湖帆。

  图片《佞宋词痕》吴湖帆著

  吴湖帆平时和潘静淑也常有诗词唱和之乐。吴湖帆工词,擅书画,忘筌于晋唐宋元明清诸家;夫人擅词,于绘事,则以花鸟揽徐熙黄筌之矩。夫妇敬庄之美,不亚梁孟之举案齐眉;丹青韵事,不减赵管之翰墨风流。时有吴湖帆丁卯年为潘静淑所书集元张承旨《蜕岩词》句联悬于梅景书屋,可窥唱和之雅事,云:“水阁云窻湖光十里,唱予和汝春色三分”。可惜1939年6月29日,潘静淑突患腹疾,遽然不治,三日而殁。1942年,吴湖帆将潘静淑生前的使女顾抱真收房为续弦。  图片《桃花流水图》潘静淑作

  1953年,吴湖帆与毛泽东的一段诗词书画的神交,让人看到了作为诗人毛泽东的情怀。1954年,吴湖帆将自己的诗词自己书写,影印成书,再转呈给毛主席。毛主席也很快将自己诗词手稿的影印本转赠给吴湖帆。1956年,吴湖帆草桥中学老师袁俶畬去北京面谒毛主席,曾托吴湖帆作扇面一帧为礼物。毛主席询问了吴湖帆的情况,当即请来人带回“一口钟”大衣,作为礼物回赠吴湖帆,继而又派人送来了500元作为润格。但是没想到这段和毛主席情深意切的来往,会成为吴湖帆文革时被迫害的理由之一。

  这段交往在1956年12月18日,黄炎培致吴湖帆信中提及:“湖帆三弟!袁俶老曾以弟作品呈毛主席,现主席托赠五百元,并说明此是主席收到稿费项下的。附汇票。收到盼复。黄炎培,一九五六,十二,十八。”

图片黄炎培致吴湖帆的信

  鲜花着锦终有尽 图片1941年梅景书屋师生合影,居中坐者为吴湖帆,站者右六为徐邦达,左六为王己千

  1963年8月20日,吴湖帆七十寿辰,吕贞白有词寿序(《重订佞宋词痕序言》)及五十八位亲朋送来贺礼,吴湖帆一一为记。其中两份祝寿礼单长久隐藏于《清代诗文集汇编》之抄本《愙斋文集》(现藏上海图书馆)内,从吴湖帆亲笔书写的礼单看,冯超然之子冯佩方和冯让先有赠谢淞洲《溪山静对图》为礼。张大千从巴西寄来《泼墨荷花图》、学生王己千从美国寄来他收藏的北宋武宗元《朝元仙杖图卷》精印本、俞子才等赠吴湖帆所爱的雪茄……此次盛大燕集,可谓吴湖帆在梅景书屋里的最后一次了。

图片吴湖帆七十大寿礼单

  在上海中国画院筹备委员会院长的提名风波和“反右”运动之后,吴湖帆经历了此后十年的政治浩劫。

  1957年,64岁的吴湖帆且因阶级出身、与国外的张大千通信和汪精卫等曾有来往,甚至为毛主席作画收润格,被定“敲诈领袖”等一系列罪名。吴湖帆次子吴述欧代父写检查,划成“右派”。

  1966年,“文革”开始,吴湖帆遭受迫害,家藏文物被抄没一空,他的藏品被悉数搬走,装了17卡车,吴湖帆由此身心崩溃。

  落寞离世

  1968年7月7日(农历六月十二),吴湖帆逝世于嵩山路88号二楼家中,享年75岁。

  过去的很长时间,对吴湖帆之死总是有很多带有悲壮色彩的、以讹传讹的误读,有说:“一九六八年八月十一日,在上海华东医院,弥留之际的吴湖帆,鼓起最后的余勇拔下了插于喉头的导管,自尽了。”

  但是吴湖帆晚年弟子陆一飞在1984年10月所写的证明材料,足以确证:吴湖帆在1968年7月7日(旧历六月十二日)因脑溢血死于嵩山路88号二楼家中,而非死于上海华东医院。 图片钱希同《吴湖帆像》(1947年作)

  当天下午,陆一飞和华东政法学院学生徐某某到了吴家,见顾抱真坐在房门前,人已近昏迷状态。梅景书屋经过了多次抄家,早已四壁空空。吴湖帆的遗体放在一个类似于医院的活动小病床上,身上穿一套白色短衫衣裤,赤脚无袜,食道上还插着一根通流汁的导管。陆一飞联系火葬场,火葬场却不肯来车子运遗体,说是有问题的人(牛鬼蛇神)他们不管。陆一飞再三要求说,天气炎热,遗体放在家里不好。最后总算来了一辆三轮运尸车。陆一飞和保姆顾凤仙将插在吴湖帆食道上的管子拔去(因为要还给华东医院),然后陆一飞为吴湖帆扣好两粒纽扣,又替他系好裤带,见床边有一双灰色的袜子想为吴湖帆穿上,但火葬场的人显得不耐烦了,就问陆是死者什么人,为什么还不划清界限!他们不由分说就用白布一裹将遗体扛走了。

图片 陆一飞对吴湖帆之死的回忆

  吴湖帆的骨灰后来没有保存下来,不知所终。一年之后,倍受折磨、煎熬和屈辱的顾抱真因脑溢血也含冤去世,终年五十四岁,她的骨灰也没有保存下来。多年以后,她的侄女顾白萍为她在家乡江苏吴县横泾公墓一区修筑了一个衣冠冢,墓碑上镌刻“画家吴湖帆夫人顾抱真之墓”。

  “文革” 结束后,除部分藏品退还外,其余大量书画由国家出资以16万元的价格向吴家购买,藏于上海博物馆。吴湖帆大量的古籍、日记则藏于上海图书馆。图书馆4062 册古籍,每一本古籍都要写明来源、作者、内容、年代,上面的签条都是他自己签的。600多件书画上面都有他的题跋,而且不是简单题跋,需要调查研究、胸有成竹才下笔,付出的精力是一般人所不能企及的。

  这样的人物,今后还会有吗?

图片《梅景书屋图》吴湖帆 1929年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3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