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王博谈美加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5742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晚舟归来(322):邓安安波特兰“为虎作伥”

已有 186 次阅读2021-12-6 18:21 |系统分类:文学| 奥特雷斯, 全球化, 波特兰, 耐克, 哥伦比亚 分享到微信

从本德回到波特兰,贝益民和邓安安两人直接去到了一个小镇WOODBURN

这个旅行目的地也JANET推荐的,因为这里有整个美国西部最大的服装直销中心之一,也是全美国最大的免销售税的OUTLET,中国人喜欢叫它奥特莱斯,也因为这个原因,这个购物中心一直都是俄勒冈州最受欢迎的旅游点,每年接待来自全美和全世界的消费者和观光客。

两人中午过后到达这里,简单吃过午餐就开始了“血拼”。

波特兰WOODBURN OUTLET看上去比西雅图那家PREMIUM OUTLET要大得多,据称这家厂家直销店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就开业了,之后又经历过两次扩张。

因为是平常的工作日,购物中心的人不多。

邓安安很兴奋,列出了一长串的购物清单,她要给贝益民买几件户外旅行用的服装,方便他外出做美食节目,还要给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妇买些时髦的运动套装做礼物,再给自己买些反季的特价品和新一季的夏天用的户外休闲装,当然,送人的“礼物”就更是不必说了。

刚好这家厂家直销店的户外运动和休闲运动的品牌服装店尤其显得多又大,从NIKEADIDAS,从COLUMBIAUNDERARMOUR,从邓安安知道的到邓安安不知道的,熟悉的到不熟悉的,一家挨着一家,鳞次栉比,数不胜数,还有那些特价和打折的广告牌,更是目不暇给,惊喜连连。

当她终于“满载而归”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

两人决定赶回波特兰,在那里住一晚,第二天再北上,回西雅图。

车上,邓安安迫不及待地翻看着她的“战利品”,一会说东西怎么好,一会说价格怎么便宜,每看到一件货物就想着“又省了多少钱”,而不是“又花了多少钱”,享受着强烈的“赢了”的莫名兴奋。

突然,邓安安有点惊讶地问道:诶,PETER,老约翰不是告诉我们,NIKECOLUMBIA这些公司总部就在波特兰吗?怎么这些衣服还是都产自中国?

贝益民笑一笑说:不要说这些服装了,连美国人用的苹果手机不也都是中国产的吗?你昨天跟老约翰和梅琳达聊这些服装的时候,小约翰告诉我说,波特兰的服装制造行业经历了跟底特律汽车行业一样的悲剧,波特兰曾经是世界运动服装品牌之都和美国的服装制造业之都,不仅NIKECOLUMBIA以及UNDERARMOUR这些顶级的运动和户外品牌都诞生在这里,而且像ADIDAS这样的欧洲运动品牌,它们的美国总部也都在这里,但是现在这些品牌的生产厂都转移到中国去了,只剩下空壳“总部”在这里。

晚上,两人从宾馆出来,来到波特兰当地最有名的商业街,第23街。

这条街很长,主要的商业区域在第23街的西北街这一段,上面有两家JANET强烈推介的最具有波特兰特色的美食店,一家叫“SALT AND STRAW”,是一家冰淇淋专门店,一家叫“VOODOO DONUTS”,是一家甜甜圈专门店。

两家店的门外都站满了排队的年轻人。

冰淇淋和甜甜圈都很好吃,邓安安很喜欢“SALT AND STRAW”这家店的“SEA SALT”,海盐味的冰淇淋,而“VOODOO DONUTS”这家店的甜甜圈则让人有些“晕头转向”,因为品种实在是太多,没有几十年的甜甜圈粉丝经验,根本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明白。

两人在看上去有上百种的千奇百怪的甜甜圈中,挑选了七八种品种,但是基本特征就是一个字“甜”,等把那七八个甜甜圈塞进肚子里,两人简直就被甜给 “齁” 死了。

于是他们决定找一家中餐馆,吃点辣的,中和一下这堆齁甜齁甜的东西。

贝益民在谷歌上搜索了一下,告诉邓安安,原来波特兰也有一个唐人街,沿着现在这条街,一直往北走就到,那里应该会有中餐馆。

于是两人开始沿着街道往北的方向走,贝益民说:据说波特兰是美国“最白”的城市,从这里的人爱吃甜食可见一斑了。

邓安安说:这个地方虽然白人占了绝大多数,但是城市的街道却更像美国版的广州上下九路,街道两边尽是低档的小餐厅和饮食店。

贝益民点头说:的确是像,而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觉得即使是广州的上下九路,街道上也没见这么密集的餐厅。

邓安安问:波特兰是不是跟广州一样,也是“美食之都”?

贝益民说: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JANET在给我们做介绍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这一点。

邓安安问: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呢?

贝益民说:我猜想是就业状况不佳的原因,你看看,在温哥华,餐厅最密集的地方就是列治文和北温,因为这两个地方的不仅就业机会少,而且就业的多样性很差。

邓安安说:如果是这样,做餐饮也不赖,毕竟也是一种就业方式嘛。

贝益民摇摇头说:其实,餐饮业只是最低级的一种就业方式,因为它不仅非常不稳定,而且平均雇佣的人数不多,产生的附加值也很低,只有制造业才是国民经济的“脊梁”,因为制造业是“生产性”的,没有了它,只有添加“附加值”的第三产业,经济就变成了“无源之水”,长久不了的。

贝益民接着说:你注意到没有,我们刚才停车的时候,把车停在这条主商业街道旁边的小街道里,那里全都是些很破旧的老房子,一看就是常年“失修”的,花园也基本上没有怎么打理,比当初我们住在新西敏的时候,那个皇后公园区还要差的多,照说,像23街这么繁荣的老商业街道,如果是在广州,比如是上下九路或者是北京路,这附近的地产还不早就升到天上去了?即使有房子留下来,也绝不至于是这种破败的景象。

邓安安点点头,想一想,又说:但是,我们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这里呀,刚才在那家冰淇淋店和甜甜圈店,满满的都是年轻人呢。

贝益民说:你问得这个问题,那天晚上小约翰刚好和我谈到了。

邓安安问:你们为什么会讲到这个问题?

贝益民说:小约翰开小龙虾啤酒店的打算不是在本德,而是在波特兰,毕竟波特兰这个地方要比本德大得多,而且他告诉我,波特兰这个地方住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闲散”的年轻人,比例可能是全美最高的。

邓安安好奇地问:为什么呢?他们来这里又能干什么?

贝益民说:波特兰这个地方有三个很独特的条件,吸引了全美各地的年轻人,一是这个地方曾经是服装之都,衰落之后,留下了很多“空置”的公寓,如今的租金极其低,同时这个地方也有很多废弃的旧工厂旧厂房,一些年轻人利用这些地方做艺术工作室,或者低价重新装修一下,开“啤酒屋”之类,这也是为什么小约翰看中波特兰,他打算也这么干,找一间废弃的工厂或者旧仓库,改造之后,做他的餐厅,二是波特兰政府推崇社会主义,这里的福利政策非常好,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只要你愿意,政府会有各种贷款支持你搞艺术,或者上学读书,至于钱什么时候还,或者怎么还,没有人催你,三是波特兰是全美出了名的“嬉皮”城市,这里有很浓厚的“嬉皮”文化,大家对“闲散”人员态度都很友好“尊重”,反正“彼此彼此”嘛。

说话间,贝益民指着不远处,之前两人吃“VOODOO DONUTS”的地方,说:看见没,那里有个很大的标语口号“KEEP PORTLAND WIERD”。

邓安安看着标语念了一遍,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她又指着另外一个地方,说:你看,在前面另一个地方,墙上也写着这句话呢,听你这么说,我怎么就突然想起了加州的流浪汉了呢?加州有那么多的流浪汉,不也是因为那里有“热烈欢迎”流浪汉的好天气和保障流浪汉过得快快活活的福利政策吗?

贝益民也笑了起来,说:是的,现在全美国各地的年轻人,都有这么一种“生活风气”,不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除了国家的福利政策这个原因以外,其实也跟中国有很大的关系。

邓安安好奇地扭头看着贝益民,惊讶地问道:真的吗?为什么?

贝益民说:美国社会在制造业大量流失以后,其实已经产生了大量的贫困人口,但是有意思的是,你从表面上看,很多人似乎还是生活得挺好,“衣食无忧”,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农业发达,而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从中国进口的日用品太便宜,在加上美国的年轻人本来就没有“没房子”的习惯,既然吃不愁,穿不愁,当然也就显得“生活无忧”了。

贝益民接着说:现在美国每年跟中国的贸易逆差超过了5000亿美元,换来的是中国的便宜日用品,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平均算起来,每个普通的美国老百姓人均损失3000-4000美元,这个损失,从沃尔玛的便宜货中,是绝对“节省”不回来的,更不要说,美国大量的工人阶级,就像小约翰那样,在工厂卖命了几乎一辈子,最后还失去了工作机会。

邓安安问:美国政府是傻瓜吗,为什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来?

贝益民说:这不是“傻不傻”的问题,这是因为资本家没有人性的问题,美国政府的背后,运作它的终极力量都是资本,工厂迁移出美国,虽然工人阶级吃亏了,但是全球化的国际化大企业和华尔街金融集团,他们大赚特赚了呀,比如说你今天买的这些衣服,同样的东西,同样的销售价格,放到中国去生产,成本比美国低那么多,资本家不就翻了倍的赚了嘛,同样,这些企业到中国发展,或者中国企业到美国上市,资金谁提供?金融服务谁在帮它做?肯定是像高盛这样的投资银行嘛,马克思说“工人阶级没有祖国”,其实这句话也可以说“资本家没有祖国”啊。

邓安安听完贝益民的这番话,沉默了好一阵子,最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诶,听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自己刚才在直销店买了那么多的衣服了,我这是不是在“为虎作伥”啊。

贝益民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这个你倒是不必担心。

邓安安问:为什么?

贝益民说:资本主义从“区域化”,发展到“全国化”,再走向“全球化”,这是生产关系发展的必然,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没有这个过程,怎么会有人类“大同”的那一天呢?马克思不仅说过“无产阶级没有祖国”,他还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嘛,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他们是一个矛盾统一体的两个方面,资本主义在扩张,同样工人阶级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得到锻炼和提高,你看小约翰,他经受了失业的打击,他就对社会有的新的更深刻的认识,经历苦难才能有进步,美国工人阶级的不断觉醒,一定会推动这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走向更美好的未来。(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