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丹奇 //www.sinovision.net/?6497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好浪尖上舞蹈,喜荆棘中漫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丹奇】 悲愤的陈老师

热度 16已有 3179 次阅读2012-7-10 21:15 |个人分类:他乡故事|系统分类:文学| 分享到微信

 悲愤的陈老师


丹奇
 

早期投票开始三天了,我上午与其他义工一起把十几个老人接送到投票点投完票后,回到竞选总部。开始接着电话拜票。接到高老先生的电话,说要介绍一位卖水的老大妈给我认识。她有一桩冤案打了三年没有结局,需要我找议员协助解决。于是约好下午4点半来办公室见面。
 
我把手里的工作整理好。4点半时,门被推开,进来一位60开外的老大妈。手里拎着一个公文袋,里面装着厚厚的文件。老人谦虚地打着招呼,由于个子比我矮小,我俯身请她坐下,她不时又紧张地站立起来,站的笔直,准备“汇报”情况。我把椅子拉到她的身边,“强行”请她入座,扶她坐下。不一会,高伯伯和James 都到办公室来了。James 在中国当过律师,现在在美国经营房地产业务,目前帮助我竞选。
 
老人于是打开陈旧的公文包,从几个硕大的塑料袋里掏出厚厚的文件。先给我看一封她手写的信件。笔迹非常工整。从信中的陈述,我了解到她以前是杭州某中学的高级教师,教高中数学。难怪笔迹如此娟秀。她姓陈。为叙述方便,且仍称呼其为“陈老师”。
 
陈老师很明事理地说“我知道你很忙,就简单说说我的案子的情况吧。”陈老师的江浙口音很重,每说一句话都似乎很费力。我和James也费力地听着。听了半天,也没听的太明白,只是一个大概:
 
2004 年12月4日,一个越裔,开车把她撞了,挤迫在车与柱子之间,导致双腿骨碎,住院治疗20多天。期间肇事司机积极配合苦主治疗,到医院看望数次都有送礼。 后来事情就发生了180度的转变。老人住院期间,花去17万多美元的治疗费。肇事司机只有2万四千美金的个人伤害险。陈老师住院期间请的律师为她索赔了8千美元。律师收取8千,医院8千。老人不服,退回8千美元。换律师继续申诉。然后,结果不如人意。法庭判老人输了。老人继续治疗仍然在发生费用。医院账单 继续往她那里寄。她经营者一间小小的水店,受伤期间生意无继。无力承担庞大的医疗费。面对这个不公正的判决。老人开始了漫长的官司之旅。中途换了15个律 师。每一个律师都给她断言,她的案子没有人会再接,也赢不了。老人怀疑肇事者律师用500美金贿赂了法官,案子从113法庭给移到了334法庭。这里有猫 腻。肇事者律师与法官联合造假。这是她的最后结论。
 
我翻阅着法庭判决的文件,每一页都被老人细心地编了号,然而却都不相连。然后发现,所有的文件全被老人打散了,进行重新组合。这给我增加了阅读的难度。律师的信和法官的判决书混为一谈。没有几个月时间无法理清这数百页文件的关系。我震撼:老人不懂英语,她凭的是啥依据如此把文件排序?
 
带着不理解,我细心观察着老人的言谈举止。她很努力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但是又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的心开始累,有点感觉我在试图按牛头喝水。老人的手不断地触摸着颈下的锁骨处,大概是用力过猛,锁骨处已是一片泛红。我的心开始疼。
 
对案件大概知情,但条理仍然不清。我感觉很绝望。我当过PARALEGAL。根据经验,仅凭眼前的信息,我预料老人翻案无望。我问陈老师,你今天找我,是希 望我帮你找 一个好律师重新打官司吗?“不,我要让议员知道法官和律师串通做假。”“可是我看到的法庭判决书都是很正式的文件啊。”我疑惑着。“那是他们伪造的。 我不在乎钱,我要让议员知道法官造假”。

“这是他们造假的。我根本没有去过334法庭”。“他们的律师还打电话威胁我,说不许我把案子说出去,不然,就杀了我。”老人言之凿凿。“我今天来找你,你要替我保密啊。”
 
凭我对美国法律体系的了解,法官和律师是绝不可能为了这500元“贿赂”(她估计把法庭费当贿赂了)而联合造假的。除非他们都是“疯子”。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莫非?
 
我突然明白过来。老人可能有强迫妄想症。于是,我心里的一团乱麻开始找到头绪。我站起身,扶起老人。“陈妈妈,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不服判决,要讨回一个公道。对吗?”
 
“对!”老人眼里突然发出一种奇异的亮光,回答得很干脆,很坚定,很大声。
“那好,你回家后,把整个案子写一个简单的陈述,我转交给议员。”这个可以做到。“但可能要等待很长时间,也许不能达到你想要的结果。”我不能乱许诺。
 
“太好了!我回去就写!用英文写!”“我只希望议员知道,在美国这个人权社会,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老人充满了希望,满眼喜悦。我内心交战着:要先给她希望,尽快从对4年前的案子里解脱出来。对方的保险额太低,官司无利可图,没有律师会再接这个案子。毕竟案子的申诉有效期已经超过两年,无法再诉了。就是交给议员,也是回天乏力。但是,为了老人不再沉浸在这乱麻一团的案子里,我必须先转移她的注意力。
 
“大妈,你不是要保密吗。我建议你回家后,赶紧把手里的资料保存好,别再带出来,容易遗失”(我是想让她暂别这些东西,不再触景生情)。老人狡诘地笑着说“我复印了三套!”(天啊,4百多页的文件,三套!她要花多少钱来复印?
 
“从现在开始,学会忘记过去,开阔心胸,把水店经营好。”我希望她能把注意力转移过来,心理回复健康后,继续往前走。
“我是基督徒,我向神祈祷,他 就给我希望”老人仰天抚胸。
“我也是基督徒,老妈妈。我求神保佑您,不再有伤痛,早日从这个案子的阴影中走出来。忘掉痛苦和愤懑。你的心就会重新开始充满喜乐。”我真心地祈祷着。
 
帮助老人收拾好散了一桌的文件,送她走到门口,我问她,“您有几个孩子?”“三个。都是医生。”“一个小的和我最早的律师是好朋友,我让儿子继续与他做朋友,不要为了妈妈的案子断交。律师也是个好人。只是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不要连累儿子。”“我现在一年中除了中秋和过年,与儿子团聚,其他时间我不让他 们来看我。不想被人发现他们。他们要杀我,我要保护家人不被伤害。”

 
我无限悲哀。心里开始揪紧,告诉老人“没有人会来杀你,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老人眼里泪光泛起。一边走出门,一边回头“谢谢,谢谢”。

我一扭头,泪水夺眶而出:“可怜的老人!”
 
我真有力量保护你吗?我问自己,我没有答案。





(2009年10月20日)
 









鸡蛋
1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2 个评论)

回复 光头 2012-7-13 23:32
弱势群体,无奈啊。拜读分享!
回复 ludi 2012-7-12 17:40
丹奇: 当时的情形,很混乱的思维,我费了半天功夫才理顺她的意思。她的问题可能不是账单问题,我也没看到账单,全是法庭文件。

对她的病症我也只是推测,不敢 ...
如果能确切地知道什么在困扰她,就比较容易对症下药。

如果是账单,可以设法通过民政机构与医院协商,减免医疗费。(其实是政府买单)
如果是有疾病,得通知她家属。(尽管她不愿意)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2-7-12 12:30
丹奇: 经常接触这一类的患者,还真是需要一点定力呢。我经常是看着他们受苦,心里难受。
可爱的天使。
回复 theLinmingda 2012-7-12 04:52
丹奇: 只是她已经很偏执了。老是疑心律师要杀他。
心不堅強,現在晚了。 致敬
回复 丹奇 2012-7-11 19:00
mrasiandragon: 为了助人,希望妳不会被传染了。
经常接触这一类的患者,还真是需要一点定力呢。我经常是看着他们受苦,心里难受。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9
sihua: 三个做医生的儿子,没人管,可怜的老人!!
不知老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就是儿子们的责任了。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9
maomao1: 有关官司的部分俺一个外人很难评论其中的真假,可根据后面老人的表述,很像老年痴呆的早期症状,说她糊涂也不全糊涂,说她正常有的话以及说话时的神态比常人出格 ...
正是如此,才让我费劲了半天才明白。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8
theLinmingda: 把不幸換為有幸:我還得好好活下去!
只是她已经很偏执了。老是疑心律师要杀他。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8
鐡手: 很为老人担忧……
不知现在如何了。几年前的事情。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7
dawn: 这是个病人。可怜之处是她儿子们都不管她。
是很奇怪的事情。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7
ludi: 丹奇,跟你说,陈老师的问题不难解决。分开几种几种情况:
1. 陈老师是否真有17万的未付账单。
2. 陈老师的医生是否认为陈老师有强迫妄想症。

然后是确定陈老师 ...
当时的情形,很混乱的思维,我费了半天功夫才理顺她的意思。她的问题可能不是账单问题,我也没看到账单,全是法庭文件。

对她的病症我也只是推测,不敢随便提醒她的。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5
雾里看花:    有这样忍心接待这样‘悲愤的人’,不容易!
本来以为可以帮忙的,没想到。。。。
回复 丹奇 2012-7-11 18:55
中间偏左:    你做了你该做的能做的。。。
谢谢左兄认可!
回复 mrasiandragon 2012-7-11 13:43
为了助人,希望妳不会被传染了。
回复 sihua 2012-7-11 11:44
三个做医生的儿子,没人管,可怜的老人!!
回复 maomao1 2012-7-11 08:06
有关官司的部分俺一个外人很难评论其中的真假,可根据后面老人的表述,很像老年痴呆的早期症状,说她糊涂也不全糊涂,说她正常有的话以及说话时的神态比常人出格
回复 theLinmingda 2012-7-11 08:04
把不幸換為有幸:我還得好好活下去!
回复 鐡手 2012-7-11 00:38
很为老人担忧……
回复 dawn 2012-7-10 22:28
这是个病人。可怜之处是她儿子们都不管她。
回复 ludi 2012-7-10 22:05
丹奇,跟你说,陈老师的问题不难解决。分开几种几种情况:
1. 陈老师是否真有17万的未付账单。
2. 陈老师的医生是否认为陈老师有强迫妄想症。

然后是确定陈老师想解决什么问题。是17万的账单,还是要告发法官。呵呵。

都有途径解决。美国就是这点可爱。呵呵。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