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晨文 //www.sinovision.net/?8642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纽约晨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所谓爱情

热度 6已有 2025 次阅读2012-11-9 17:06 |系统分类:女性世界| 爱情 分享到微信

爱情可以淡淡或者热烈的存活在任何没有物质的基础中,
十八九岁,二十出头的年纪,
血管里流淌着的是可以点燃心房的石油,
无论是被人点了,还是点了别人,
都会出现各种不可收拾的局面。
各种的不负责,
各种的你情我愿。
但被点的还是点了人的,
最后都有一个归宿,
大江奔去,
各自漂流。

很多人的爱情,
就像是天生残疾但外表看不出来的种子,
埋进土里,
浇上各自的热情,
灌溉激情,
扔进无数时间精力,
各种的酸甜苦辣,
但很多,
到最后都会死的不明不白。

对于这样的结果,
有人暗自神伤,
有人泫然欲泣,
有人神清气爽,
有人自残身躯。

无论哪种,
无论是爱过还是恨过,
最后都会放过!

 

19-26岁,整整7年。
一共有7个男人向我表白过,

我向第八个男人表白过一次,
但被无情拒绝了!

目前归宿是第一个向我表白的男人,
原想重拾旧爱,会敢于牺牲,
但老天毕竟待我不薄。

我那沉默的有点自闭的娃他爹,
跑到我家,
说,你知道吗?
当年你给我挖了个坑就跑了,
7
年了,我一直在坑里蹲着等着你。
除了我,
感动了我全家人。

以至于我老爹老娘,
最后帮我定好了婚宴酒席,
确没有通知我

 

 

第一个是娃他爹。
我第一次见到他,
应该不是见到人,
是见到他的名字,
是在一个画展上他画的几张画上。

当时我们的导师正在给我们讲解这几张画,
当时我记得,
最后这几张画卖了5万块,
那应该是在2000年的时候,
但是一毛钱我男人都没拿到。

这几张画,
他卖给了他的老师,
就换了一张去敦煌的火车票。
据说一共是一千来块钱。。

机遇巧合,
我去学习的地方,
正是他所在的工作室。

第一次见到他,
他正在工作室里做画架,
拿着锯子在锯木头,
知道我们进来,
头都没抬一下。

我当时心想,
哪里来的农民工?

后来他和我说,
他当时已经看到我了,
第一个念头是,
这女的真难看

 

 

娃她爹家是真穷,
我那公婆,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穷的理直气壮,
穷的趾高气扬。

唯一的儿子,
读高中读大学都是没钱给学费的,
当然也是没有生活费的。
他能赚上点钱,
还要给他那对被人四处逼债的父母汇点。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正读大二,98年吧。
在他老师的工作室打工。
老师也不给钱,
就管三顿饭,
每顿3个大馒头,带点咸干菜。
除了上课,每天就在工作室里画画,
每次画到凌晨2点,
放下画笔,到学校操场开始跑步,
400
米标准跑道,跑十圈,
跑好继续回来画,
每天吃馒头吃咸干菜画画跑步,
不和任何人交流,
任由肉体受惊折磨,
精神确闲庭信步,
是学校里出了名的神经病。

我在工作室待了半年,
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确切的是他视我们如空气。

所以当他向我表白的时候,
我绝对是被闪电闪到,全身骨架惨白的闪三闪。
难道我出门没看黄历,
还是哪路神仙我没拜码头啊

 

 

他表白很简单,
某天晚上我在网吧刷夜到天亮,
想着无事先去工作室点名吧,
点好了再回去补眠。

当时应该是早上6点,
工作室除了他这个神经病,
连个鬼都么有。

我喊了声大师兄,
然后心里一阵腹诽,
被摘了脑蛋白的疯子,
难道不需要睡觉的么。

就见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当时我就有点受宠若惊,
哇塞,半年了,
您大爷总算赏我个正脸了。

他看了看我,
说:你叫啥?

你妹啊~~~
半年了,同个工作室里,
连老娘叫啥都不知道

 

 

我翻了个白眼,
报上我的大名,
然后他噢了一声,继续忽略我。

算了,和神经病吵架不是我能PK的了的,
找出点名册,签上自己的大名,
回去继续补眠。

过了段时间,
期末的作品要开始了,
可是我基本上都把时间奉送给了网吧,
根本连主题都没选,
当时我沉溺网游无法自拔。
最后连我的狐朋狗友们都开始小团体合作的时候,
我才发现一切都晚了。

要是大课再被当,
我来年补考的钱,
可能要卖血才能凑齐了。

也不知道亡羊补牢的行不行,
总之我买了几包泡面,
打了2壶开水,
准备一天一夜通宵赶作业。

可是,功力毕竟不够,
等神经病大师兄凌晨3点准备去跑步的时候,
发现居然还有我这号活口,
流着哈喇子已经睡死在地上的画板上了。
如果当时他要是欲行不轨啥的,
搞不好我还能配合,绝对的睡的不省人事。。

等我第二天睡到太阳照屁股醒来的时候,
发现自己睡在水泥地的报纸上,身上还盖着面国旗,
那红闪闪黄亮亮的五星红旗啊,
当场把我吓得肝胆俱裂。
啥待遇啊这是。

神经病大师兄已经不在了,
我立刻跳起来,
准备最后再改改,
发现我的作业已经完成了,
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的浆糊,
难道我昨天晚上已经画好了?
难道我游戏打多了,脑残了?

也想不了那么多,签上我的大名,
扛上作业就往老师办公室冲,
总算最后交上了作业。。
当下一片轻松,
唱着小歌欢乐的回到寝室,
颇有一点死后重生的感觉。

 

 

最后我那张作业,
居然罕见的得了高分,
当时我那群狐朋狗友看我的眼神,
绝对是以为我被画神上身了。
导师对我那一通表扬啊,
连画坛新秀这种大帽子都快扣我脑门了,
一整天我都云里雾里,
难道我梦游了?
还是我真被啥上身了?
想到身上盖得那面五星红旗,
就一阵恶寒。。
还是我真的有那爆发的潜力?!

事实告诉我,
神马也没有,
接下来的作业依然是鬼画符,
所以当老师翻着白眼看着我的时候,
我真不由自主的一阵心安,
还好还好,正常的。。

当然我不是傻子,
找了个时间,
壮了胆,
去问了神经病大师兄,
人家没否认,
说没错,
我帮你画完的,
用左手!

我默~~~
那红旗......

我帮你盖得!

尼玛,为啥啊神经病啊脑残?!

你睡我画板上了,
我踢你你不起来,
我要用,就把你扔地上了,
走的时候我看你睡地上不好意思,好像很冷,
就把旗盖你身上了,
怎么了?!

真是透心凉的石化成碎碎片啊,
外太空生物体啊,
你是怎么来到地球的?

 

 

因为年代比较久远,
除了几件实在忘不掉的事情,
其他我就刷过了。。

就这样,神经病大师兄偶尔犯病,
会来指导我做作业,
让我成绩突飞猛进,
直接从奥拓往奥迪的档位飞奔,
甚至还卖掉了一张小品,
老娘赚了回晃绳命里的第一笔钱,

当然,绝对是放不过夜的,
一群蝗虫一顿饭连吃带唱的我还倒贴了一百多,
我还请了神经病大师兄,
人家很赏脸的来了。
回到工作室,
神经病大师兄突然和我说,你要不做我女朋友吧。
我当场就被惊雷了,
第一次被表白啊,惊雷绝对大过惊喜。
尼玛你今天吃我喝我唱我,
还要提这种要求,
我要不要答应啊,
好吧,我考虑下。。

到底做不来那扭捏的人,
想了两天我就答应了。
然后~~~~~~~~~~~~~~~~~~~~~~~~~~~
过了没几天吧,
我发誓真的没超过2星期,
神经病大师兄突然和说,
我们先订婚吧。
我和我爸说一下,
让他去你家和你爸妈商量下。

卧槽啊,
还让人活么?
我老娘要是知道我谈恋爱,也就算了,
尼玛现在要订婚,
她肯定先把我弄死。

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抽风了。。

交往了半年,
除了我的成绩突飞猛进以外,
没有一点可喜的改变。
然后我的交换期到了,
要回到我自己的学校,
神经病大师兄还有一年毕业,
他老师要求他继续求学,
以后做职业画家。

神经病大师兄当时都已经答应了,
但他爹不愿意了,
说你要毕业了,
不马上找工作赚钱养我们,
做什么画家,
还要往里面贴钱,
坚决不肯,
甚至跑到学校里来找他,
最后他没办法,
只好回了老家,
又没神马关系后门啥的,
一个只会画画的,
除了老师好像也没什么好当的了。

当然,他可定是没后门的,
于是他的师兄请他到自己的公司做个啥玩意的总监,
当时月薪2千块。
真不少了。。

当时他的画其实已经可以卖钱了,
但也仅够他自己用,
如果真要做职业画家,
至少熬上十几年那是肯定的。
他的大大师兄现在已经很有名了,
一张画卖个百来万的没问题。
不过已经四十多岁了,
前面十几年,基本都是靠老婆养的

 

 

我们几个交换生回到自己学校,
当年我有一个叫PP机的召唤兽,
神经病大师兄一天能召唤我N次,
我记得有一天活活打完我一张挨劈卡。
寝室里还有一只叫小P的神兽,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
我以前写过的,
我那大学时代草泥马的同学,
就是她。

去外地会网友,
把我的召唤兽借走了,
神经病大师兄召唤了好几天都没人回复,
在某日突然光临我们学校。
搞笑的是,人家没有第一时间来找我,
而是去了我们班的工作室,
一个人在里面开画,
因为是周末,
工作室都没人,
据说人家中午12点就到了,
然后一个人在工作室画到晚上9点,
最后到我们寝室让宿管给我们寝室打电话。

我当时都要被他传染到神经病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很正常,
但比起他来,我比谁都正常。
绝对的的精神病人思维广,弱智儿童欢乐多

 

 

那时候我早就想分手了,
别拍我,真的。
一个来学校看你,
到了不是第一时间来找你的,
拖到老娘都要碎了突然出现。

来的时候送给我2个桔子,220厘米的甘蔗,
一个桔子还烂了。
跟他聊天我就像个不断电的复读机,
我说十句,他嗯一下,
我说一百句,他还是嗯一下,
真的,老娘当年太年轻了,
这样的不分手除非我是圣母。

过了没多久,
我写了分手信,
他挽留了很久,
我也装了很久的B
假装自己也很桑心。
最后还是分了

 

 

过了几个月吧,
我们班来了一只神兽,
这位神兽,
开学注册第一天,
去打球,
蹦的太高,
下来左脚踩别人脚上,直接那脆弱的小骨头就断了,
他爹妈把他活蹦乱跳的送来,
还没喘口气,
就横着带回去了。。

所以我们都没见过这只,
所以看到那只神兽超级阳光的,晃着大白牙齿,
在教室里介绍自己,
目测,全身上下,
一套衣服和鞋子,
不会低于三千块。

事实也证明,
就是一败家玩意。

神兽绝对称得上校园王子,
院草系草算不上,但班草肯定是没问题的。
这神兽专业成绩还不如个初中生,
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院长私生子,
不然他怎么能考得上我们学校。

这哥们绝对不是来读书的,
他是来打球的,
真的,
和神经病大师兄一样,
对画画有种变态的爱恋,
这只神兽,
对打球那是一种变性的缠绵。
真的绝对是没日没夜的打球,
不知道还以为他要去NBA为国争光。
国家队不要他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大一结束,
神兽毋庸置疑的当掉了除了体育以外所有的课。
也绝对是不容易的,人才啊。

神兽那种打球的变态瘾,
班上本来人就少,
JB
男勉强能凑个篮球队,外加两只鸡仔一样的替补。
一只G,还有一只异装癖

 

 

学艺术,大概都有点神经质,
神兽已经算是最正常的了。
他很大方,
因为班里人少,
能陪着跟他打球到半夜的都不是正常人,
所以夜宵他都请了,
班里大概有10个男生,
不好意思我忘了。。
都叫他大哥,
绝对都是有吃就是爹的,
除了一个,
我们的高帅富,
开个奔驰跑车上学放学走读的,
和我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基本不和班上任何人来往,
我们还乐呵呵的不知羞耻的花着父母血汗钱的时候,
人家已经每天计算汇率和股市行情了。

我想想,我为什么会喜欢上神兽的,
难道是少女情怀么?!
反正我就去表白了,
嗯,
很没面子。

我在教室外面走廊上对他说的,
我相信除了聋子之外,
没有人会听不到我的表白,
神兽确装痴呆状,
回了我一句你说什么?

尼玛,老娘当场就爆了,
你就算噢一声也算是个态度吧。
我立刻说,没什么,看,UFO
我人生的第一次表白,
就这样去世了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5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读不懂 2012-11-9 17:19
酸甜苦辣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