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绩往开来 //www.sinovision.net/?882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语言、语境、语体和文体

已有 11035 次阅读2010-7-27 16:38 分享到微信

语言的使用要得体,正所谓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明朝赵南垦在《笑赞》中讲到一个秀才买柴的故事:一秀才买柴,曰:"荷薪者过来。"卖柴者因明白“过来”二字,担到面前。秀才问道:“其价几何?” 卖柴者因“价”字明白,说了价钱。秀才说:“外实而内虚,烟多而焰少,请损之。”卖柴者不知说的是什么,担着柴走了。  

明末清初时的文学家张岱在《陶庵梦忆》中记载:有一天他到一个书生家里做客,天黑时,便要告辞回家,主人挽留他说:“等看了‘少焉’再走吧!”张岱不明白‘少焉’是什么意思,主人解释说:“我们这儿有位官宦先生喜欢掉书袋,因为苏东坡的《赤辟赋》里面有‘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的句子,于是就把月亮叫做‘少焉’。刚才我讲的‘少焉’,就是指月亮。” 从此,人们就用“掉书袋”比喻那些引经据典、卖弄学问的人。

这两则故事说明了同样一个道理,就是使用语言要得体,要符合当时的环境,符合说话人和听话人的身份和语言习惯,其实,就是要符合说话当时的语境。一个语言使用得体的人往往能够自由地,无意识地选择最恰当的词汇和语句来适应语境,秀才的“请损之”和读书人的“少焉”正是忽视了这个语境。

那么,什么是语境?语境是言语行为所涉及到的客观条件和背景,包括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空间、特定的情景、特定的人物等。我们在交际过程中受到语境因素的制约,必须选择某种语言变体,即:语体。任何一种语言都有不同的语体。

我们可以把语言分为普通语言(Language for General purposes)和专业语言(Language for Specific purposes)两类。前者是没有任何严格专业界限的日常用语,后者是用于专门专业目的的语言。

什么是语体? 从写作的角度来看,是指写作的方式,亦即使用文字表达思想、感情的方式,就是从写作的观点探讨作品的谴词和造句;从语言的功能来说,语体则是语言交际场合中,使用者的沟通方式;而从语言的本质的角度出发,语体可以说是一部作品(或称之为文本或语篇)的一切内、外在结构和因素,包括词汇、句法、篇章修辞,以及社会、历史、文化因素、读者的反应等等。

    我们这里谈的语体,不同于文艺批评中所使用的文体、文风、风格概念。人们一般从文学创作或写作艺术的角度谈文体、文风、风格(程雨民,1989)。作家在创作过程中,基于美学的标准,赋予作品某种特定的结构特征,这便是文体风格。英国作家王尔德(Oscar Wilde)的文体风格长于俏皮与轻浮,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惯用渲染和夸张,而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又擅长于辛辣的讽刺。马克吐温(Mark Twin)的文体风格被认为是大众化的,非常贴近大众语言,语句短小,诙谐幽默,日常用语和土语比比皆是,甚至为了取得某种效果不惜使用错词。美国另一位作家,艾德加爱伦坡(Edgar Elen Poe)是美国著名的短篇小说家、诗人、评论家和散文家,尤以短篇小说及批评理论闻名于世。他的创作风格与马克吐温迥异。他的作品内容奇特而怪诞,形式精美,结构紧凑,语句优雅,辞藻华丽,音韵工整,所以评论家们说坡是个唯美主义者。坡追求作品的形式美,来源于他的艺术主张。坡主张写纯小说纯诗歌。他认为艺术就是创造美,认为美是艺术的基调和本质,认为艺术的本源是人类对美的渴望。

下面比较两个片断的文体风格,第一篇选自马克吐温的《哈克贝利分历险记》(The 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第二篇选自艾德加爱伦坡的《厄舍古厦的倒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Usher)。

片断1

He was most fifty, and he looked it. His hair was long and tangled and greasy, and hung down, and you could see his eyes shining through like he was behind vines. It was all black, no gray; so was his long, mixed-up whiskers. There warn't no color in his face, where his face showed; it was white; not like another man's white, but a white to make a body sick, a white to make a body's flesh crawl -- a tree-toad white, a fish-belly white. As for his clothes -- just rags, that was all. He had one ankle resting on t'other knee; the boot on that foot was busted, and two of his toes stuck through, and he worked them now and then. His hat was laying on the floor -- an old black slouch with the top caved in, like a lid. (The 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 Chapter V)(他差不多五十了,论样子也象这么个年纪。头发长长的,乱糟糟,油腻腻,往下披。你只见他的眼光一闪一闪,就象他正躲在青藤后面。只见一片黑色,不是灰色的。他那长长的乱糟糟的胡子也这样。他脸上则尽是一片白色。从脸上露出的部分看尽是白色。不是一般人的白色,是叫人见了十分难受的那种白色,叫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那种白色――象树蛙的那种白色,象鱼肚白那种白色。衣服呢――穿得破破烂烂,那就不用说了。他一条腿搁在另一只膝盖上,那只脚上的靴子张开了口,两只脚趾露了出来,他还把两只脚趾不时动几下子。他的帽子给扔在地下,是顶黑色的旧垂边帽子,帽顶陷了进去。

片断二:

Shaking off from my spirit what must have been a dream, I scanned more narrowly the real aspect of the building. Its principal feature seemed to be that of an excessive antiquity. The discoloration of ages had been great. Minute fungi overspread the whole exterior, hanging in a fine tangled web-work from the eaves. Yet all this was apart from any extraordinary dilapidation. No portion of the masonry had fallen; and there appeared to be a wild inconsistency between its still perfect adaptation of parts, and the crumbling condition of the individual stones. In this there was much that reminded me of the specious totality of old wood-work which has rotted for long years in some neglected vault, with no disturbance from the breath of the external air. Beyond this indication of extensive decay, however, the fabric gave little token of instability. Perhaps the eye of a scrutinising observer might have discovered a barely perceptible fissure, which, extending from the roof of the building in front, made its way down the wall in a zigzag direction, until it became lost in the sullen waters of the tarn.(The Fall of the House Usher, ) (我努力摆脱这种恍如做梦的感觉,更为仔细地一点点观看古厦的真实面貌。它看上去极为古旧。由于年代久远,房子的色泽消褪得厉害。古厦的外表生满了苔藓,屋檐上蛛网密布。然而房子并没有严重损坏,没有一处坍塌。它的各部分仍然十分完好,不过古厦上的每一块石头似乎都要粉碎。整体的完好与局部的败落,这二者看上去极不协调。这一点使我不由地想起那些长年无人问津的地窖中的外强中干的木器,它们多年未接触过外面的空气,看上去是好好的,里头其实早已朽烂不堪。然而,这座古厦除了这种广泛的败落迹象外,在结构上却没有什么不稳定的朕兆。仔细观察,也许会发现一道难以辨识的裂缝,从房子正面的屋顶开始,呈锯齿形沿墙而下,一直通入池塘的死水之中。)

马克吐温语句短小,言语之中充满了日常用语和土语,随处可见一个没有上过学的流浪少年哈克贝利分的童真,甚至使用错词来表现一位贫民父亲的外貌特征。寥寥数语,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父亲形象跃然纸上。

艾德加爱伦坡描写的是一幢厄舍古厦,文中语句结构工整,形式精美,用词讲究,具有散文诗般的优美韵律,充分体现了坡的唯美主义写作特征。

如果说文体风格张扬了作者的个性,体现了作者独特的创作特征的话,那么,语体是某个特定语言社群中人们共同接受并使用的客观语言形式。因此,语体是指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形成的具有一定的表达特点、风格和语感的语言体系,是人们在长期语言运用的过程中,对语言运用与语境之间的选择关系类型化的结果。现实生活中交际语境的类型化,为语言运用的类型化提供了客观的基础。这种类型化不是一时完成的,而是经历了一个由不确定态到范模化的历时沉淀过程, 是具体的、个人的话语(discourse)或语篇(text)经反复运用所形成的为特定语言社群全体成员所共识并遵守的约定俗成的语用范式。

就语言的传播方式来讲, 又有口语语体和书面语语体两种。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口语语体与普通概念的口语不同。普通概念的口语是凭借语音来作为信息载体形式的,也就是用嘴说出来的。其实,用书面形式写下来的,也有口语语体的,例如书信演讲报告就属于口语语体。书面语体与普通概念的书面语也不同。普通概念的书面语是凭借文字符号来作为信息载体形式的,也就是用笔写下来的,然而,有用口语形式表达出来的书面语体的,如电影中的解说词、电台播音员的每日新闻广播等等。

口语语体是适应面谈的交际需要而形成的,所以也叫谈话语体。口语语体的主要特点是:平易、自然,不事雕琢,有跳跃性。书面语体是适应书面交际的需要,在口语的基础上经过加工而形成的。书面语体的主要特点是:结构完整,讲究条理性,具有规范性。 

就语言的表达内容和功能来分的话, 又有新闻语体、政论语体、事务语体、广告语体、文艺语体和科技语体等。不同语体的行文风格不同。下面我们拿常见的文艺语体(包括散文体、韵文体、戏剧体)和科技语体作一说明。

    文艺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反映在文学家头脑中的产物,它通过文艺家的主观感受去反映人类社会的各种关系;科学则是关于客观自然的知识体系,它以客观的方式直接揭示自然界活动的规律。由于科学与文艺反映世界的对象与方式不同,科学的语言与文艺的语言情趣各异,两者在语体风格上各自形成了鲜明的特点。文艺语体主要是借助形象思维,通过语言描绘塑造艺术形象,科学是借助周密的逻辑思维,通过实验论证来揭示客观世界。文艺语体讲究生动形象,含蓄蕴藉,使用比喻和夸张等修辞格追求各种艺术效果,传达作者的思想和情感,给读者以美学震撼;科技语体要求用词准确,语句平白,结构严谨,数据精确,旁征博引,直接用语言向读者传递信息、说明道理。作为艺术家的莎士比亚是这样描写人的:

What a piece of work is a man! How noble in reason! How infinite in faculty! In form and moving how express and admirable! In cation how like an angel! In apprehension how like a god! The beauty of the world! The paragon of animals!William ShakespeareHamlet, II, ii(人类是个多么美妙的杰作, 它拥有着崇高的理智,也有无限的能力与优美可钦的仪表。 其举止就如天使, 灵性可媲神仙。 它是天之骄子, 也是万物之灵。)

但是,二十世纪初期英国生物学家L. A. Borradaile在给“人”下定义的时候,它使用的完全是另一套语言:

Man is metazoon, triploblastic, chordale, vertebrate, pentadactyle, mammalian, eutherian, primate... .The main outlines of each of his principal system of organs may be traced back, like those of other mammals, to the fishes. (L.A. Borradaile) (人属于后生动物,系五趾、三胚层高级动物,属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哺乳纲,真兽亚纲,灵长... ...象其他哺乳动物一样,他的每一个器官系统的轮廓可以追溯到鱼类的器官系统。)

科技英语基本词汇虽然属于英语的共核部分,但是,它具有大量的高度专业化的科技词汇(包括准技术词汇和专业词汇),以及大量运用术语、符号、公式和图表。科技词汇意义单一,概念准确,无明显的歧义现象。科技英语的句子结构和语法也很有特色,例如:大量使用被动句和无主句等。

掌握了语体规则便掌握了语言应用的精髓,可以使语言使用者在不同的语境里使用不同的得体的语言,通俗地说就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该大白话的大白话,该文诌诌的文诌诌,可谓语言应用游刃有余。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