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顾绍骅的个人空间 //www.sinovision.net/?992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

已有 129 次阅读2022-9-3 21:32 |个人分类:顾绍骅艺术观点与作品|系统分类:艺术分享到微信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


【编者按】世界上任何一种艺术,无不是文化的产物。首先是文化、思想(文学),然后才是艺术(技艺)。中国书画是中国人文情思里最为深重的沉淀。中国画的文化蕴藉又远在绘画之外,实际上,是一部中国思想史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后来又讲了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其他三个自信的基础。文化可以渗透到一个人的心里,渗透到一个人的血液里,是深层次的,是不容易改变的。

我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面对:当前,无论是中国画展览,艺术市场上,还是书画课堂等等,能够见到的中国画,基本是没有题画诗的“白板”。当下不少画家以西方绘画作为中国画创作的参照,以此倡导所谓融合中西绘画以加强“视觉冲击”和写实效果。其结果造成了中国画的发展不但失去了中国文化的民族性,也一度出现了极其萧条的现象,在这种外来文化意识决定下会将中国画引入末路;因此,我们不能舍本求末,尤其是当前中国处在国际文化交流日益频繁和实现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的情况下,更应该加强民族文化观念,“诗情画意”应该是中国画艺术发展的大趋势。顾绍骅怀着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与社会责任感,面对当前美术界的西化现状,提出中国画的发展必须走适合自身发展的路:中国画最大特点是思想性,人格艺术,养心,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厚积薄发!即:中国民族文化的中国画,是具有“诗、书、画、印”等民族文化特征,这是中国画的根本;其最高境界就是“诗情画意”。“在弘扬民族文化这个事上,我们都应该做铮铮铁骨的好汉,不能卑躬屈膝!生存世界上,得有思想,负责任,要无愧于这个时代,没有文化是不行的!”“顾绍骅的诗情画意”(中国画的诗情画意),经过数十载的探求,主张应该从《中国画评价标准》。我撰写了以古为证 汲取精粹 发展创新 面向未来等等论文来阐述------。

历史上中国画审美、品评标准的发展沿袭考:顾恺之 《女史箴图》箴文,卷末的 “顾恺之”名款,梁元帝 萧绎《职贡图》为例:“楷书榜题,疏注国名及其山川、风俗、历史及历代交往情况、纳贡物品等”从此开创书法与绘画一体“中国画题跋”的样式唐代时期的绘画成就,超过了以前各代,影响到当时的东方各国,成为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个高峰。王维开创诗与画的结合——的萌芽。宋代绘画是中国绘画艺术发展的又一高峰,画家云集、各有特色,可谓是光耀璀璨。两宋时期整个宋朝占世界的GDP的65%,还有80%的说法,是中国历史最富有的朝代,(宋代是“中国的第一次文艺复兴”早于西方绘画“文艺复兴”的十四~十六世纪,大几百年。)宋徽宗在书法、绘画、诗词等方面的艺术成就却是不可否认的,有“书画皇帝”和“丹青皇帝”的称号。亲创粗笔水墨花鸟,更加主流和严谨,特别是创立了“中国画的诗情画意”标准形式——集诗书画于一体(这样的形式犹如“声光电+SanDisk效果”的电影,其艺术效果好;若是缺少题画诗,就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或,“便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一样难以表达作品中的思想、情怀!),自此成为了中国文人永恒的精神追求。元代绘画在继承唐、五代、宋绘画传统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发展,标志就是“文人画”的盛行,绘画的文学性和对于笔墨的强调超过了以前的所有朝代,书法趣味被进一步引申到绘画的表现和鉴赏之中,诗、书、画进一步结合起来,体现了中国画的又一次创造性的发展。明代绘画传承宋元精华并演变发展,特别是随着社会政治经济逐渐稳定,绘画艺术出现了以地区为中心的名家与流派,呈现出流派纷繁、各成体系、百花齐放和各画科全面发展的局面。总的说来,元四家的影响在初期犹存,前期以仿宋“院体”为主;中期以后,以吴门各家为代表,回到继承元代水墨画法的文人画派,占据画坛主流。文化典故成为绘画内容,以谢环、王绂、李在、仇英等为代表;《杏园雅集图》明·谢环,《山亭文会图》明 王绂,《琴高乘鲤图》《圯上授书图》明 李在,《松下论道图》明 仇英等等。中国画的诗情画意得到传承!如王履、郭诩、沈周、文徵明、唐寅等等,诗书画样样精到;如《琵琶行图》明 郭诩,《庐山高图》明·沈周,《雪山行旅图轴》明 文徵明,《落霞孤鹜》明 唐寅等等。


王彀祥(150l-1568),字禄之,号酉室,江苏苏州人。嘉靖八年进士,官吏部员外郎。擅绘事,精研花卉,长于写生,渲染重法度,枝叶俱有生色。其人品画格为士人所重,中年后绝少落笔,流传颇多赝作。传世作品有《水仙图》、《翠竹黄花图》、《花卉图》、《桂石图》。

《翠竹黄花图》明 王彀祥立轴,纸本,水墨,纵68.1厘米,横34.1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此图以墨彩写竹、菊二君。勾花点叶以成菊、浓墨撇写以成竹。师法文徵明,笔墨潇洒,如大匠运斤,随手成形,风姿绰约。画面清韵悠长,意境高远。

题识:翠竹间黄花,秋空女粟里;欲问主人谁?应是陶傲士。彀祥

《玉兰图》明 王彀祥 立轴,纸本 水墨 纵57.5厘米 横29厘米。(美)乐艺斋藏。

此图写在金粟山藏经纸上。墨笔写折枝玉兰花,或初绽,或怒放,或含苞,布局错落有致,似觉暗香浮动。用笔削劲,墨色灿然。该图构图虽简,但并不单薄,线条也不怯弱,将玉兰花的挺立向上,婀娜生姿的风韵表现了出来。愚以为这幅画的更可贵处是诸家题跋,画上共计有周天球、陆师道、文嘉、彭年、张凤翼、袁尊尼七人题字。自题:“皎皎玉兰花,不受缁鹿垢,莫谤比辛夷,白贲谁能偶 。彀祥”书法绘画交相辉映,互为生色。此图中央钤一印、印文为“金粟山藏经纸”, 另有“梅景书屋秘笈”印,证明该图曾经吴湖帆先生收藏。

题跋:

1. 昭华宫里三珠树,后土祠前四照花。彷佛明妆出西子,不将皓质点铅华。周天球。钤印:天球(白)

2. 蓝田种香草,不采已千年。化作云中树,乔柯吐白莲。师道。钤印:师道(朱)

3. 色与玉同洁,香将兰共芳。宁知璚树上,别有白云妆。文嘉。钤印:肇赐余以嘉名(白)

4. 风前白玉佩,月下蕊珠冠。自然仙格在,不服九华丹。彭年。钤印:孔嘉(朱) 另印残(白)

5. 弱质御铅华,幽香度碧纱。回风疑作雪,却是玉兰花。张凤翼。钤印:伯起(朱)

6. 皎洁真如玉,幽贞最似兰。春风何处剧,还向谢家看。袁尊尼。钤印:袁氏鲁望(朱)

7. 周公瑕、陆子传两题,字俱曾被蠹伤。“周”字印及“天球”印,陆师道之“师”字一印,文休承之印,及下方彭孔嘉之印,皆仅半存而已。画法之古,题字之精,应不以少损而贬声价,是名迹也。湖帆题。钤印:吴湖帆(朱白)

8. 图中题诗者七家,不著何人所画,又见白纸一本,设色画与此相似。王禄之题曰:嘉靖癸丑四月,榖祥戏写。可知此画出禄之笔矣。甲戌(1934年)五月,吴湖帆又识。钤印:丑簃词境(白)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1

  《春雏得饲图》明 王榖祥 纸本水墨 100cmx27.8cm 藏于天津博物馆

   此图画四只雏鸟在竹枝上等待喂哺,它们张着嘴,相互拥挤着,都想最早吃到食物,一旁的鸟妈妈正衔着虫子飞来。禽鸟刻画细致生动、动态十足,展现画师高超的技艺,并伴有作者自题诗一首。

引首题识:向曾摹宋李迪鸡雏待饲图并题句以喻政在养民诚当保赤因镌石颁赐用勖司牧之吏兹览王谷祥此图老雀归飞含虫欲饲雏者色喜迎承恐后一段殷情神貌欲活与李迪待饲之意同而予絜矩之志触目即廑民艰虽新正下诏展赈加恩行之五十馀年犹未能户庆盈宁水旱常有彼向隅者岂尽免腹枵之叹哉仍命摹泐以示良有司俾各发天良勉与我共治者    庚戌新正上游御题(爱新觉罗·弘历)

题识:1、啅啅林间雀,衔虫欲哺雏;可怜禽鸟意,得食朝相呼。榖祥 2、雨余竹色明,风恬鸟声乐;睡起北窗深,斜易在高阁。文嘉 3、春寒稻梁寡,黄口正嗷嗷;啄得枝头虫,归来哺尔曹。文彭 4、老雀含虫归故枝,群雏待哺意堪悲。观图不觉生怜悯,合共思哉良有司。庚戌新正御题(弘历)

《玉兔》明 王榖祥 立轴 设色纸本 110×30cm

此图所绘:皎皎明月、桂花老树,月印新枝、花开沁人,或等吴刚、酿出新酒,白兔歇爬、疑待嫦娥?正是:夜月色可掬,倚楼聊解颜。未能分寇盗,徒欲满关山。背冷金蟾滑,毛寒玉兔顽。姮娥谩偷药,长寡老中闲。

款识:万里清光不可思,添愁益恨绕天涯,谁人陇外久征戍,何处庭前新别离。失宠故姬归院夜,没蕃老将上楼时。照他几许人肠断,玉兔银蟾远不知。王榖祥。

说明 王榖祥,字禄之,号酉室,长洲人。嘉靖八年(一五二九)进士,官吏部员外郎。善写生,渲染有法度,意致独到,即一枝一叶,亦有生色。为士林所重。中年绝不肯落笔,凡人间所传者,皆赝本也。书仿晋人,不随羲之献之之风,篆籀八体及摹印,并臻妙品。卒年六十八。王榖祥书法为画名所掩,他的书法主要受吴门书家影响,笔法苍劲有力,结体张弛有致,整幅作品上下呼应,左右映带,血脉相通,气贯神溢。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2

《仿夏森画》册页(诗画页13) 明 王穀祥  尺寸:13.3×22.6 公分

此为王穀祥(1501-1568)临仿夏森(约活动于十三世纪前半)画册之作。夏森为南宋重要画家夏珪(约活动于1180-1230前后)之子,画艺精湛,然作品存世甚少。王穀祥书法为画名所掩,他的书法主要受吴门书家影响,笔法苍劲有力,结体张弛有致,整幅作品上下呼应,左右映带,血脉相通,气贯神溢。爱新觉罗·弘历在十三幅作品上方题识(题诗)。

题识:

册页一

溪桥策杖:  先生旧与白云游,何事支筇野彴头。疑是翻然到吴郡,返因兴罢肯迟留。

绣壁开云: 过云锦绣似云披,纂组丹黄更陆离。石壁漫言无巧样,天孙机架此曾支。

册页二

沙津舣舟: 舣舟沙岸携童子,囊橐相随拟问津。鸡黍孔门犹致议,寄言作者又何人。

江岸归渔:  西若东瀼随泛宅,蓬头跣足共浮家。银鳞网得入渔市,持换香醪不用赊。

册页三

烟波钓艇:  烟波万顷澹迷离,七尺青竿一丈丝。不有元真苕霅趣,何殊樵子在山时。

江深草阁: 镜水屏山翠欲交,虚明向远入江郊。恰如老杜新题句,背郭堂成荫白茅。

册页四

春风余语  翠柳丝丝蘸碧潭,黄莺恰恰弄音酣。空林且喜无人听,谩举陈言艳酒柑。

渔浦秋深  来去湖天总不期,鲤鱼风拂绿蓑披。请看孤鹜齐飞处,正是绛州作记时。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3

 册页五

一竿静趣:  倚树持竿俯碧泠,钩无饵岂为鱼鯹。画家不著伊谁氏,恐似严光钓客星。

飞泉清听:  踑踞科头聊放浪,临流坐石足清真。诚然乐处多名教,何碍容兼此辈人。

册页六

临流寄逸:  含贞养素许巢俦,濯足惟应万里流。横遍九州竖千古,几人当得看青眸。

风雪归人:  风雪漫天野渡滨,柴门不见夜归人。藉知小夏法无匹(王谷祥本模夏森笔法见册后自识语),更忆长卿句有神。

册页七

疏柳寒鸦:  几丝苍柳染霜轻,鸦背飞翻夕照明。风物报人寒近矣,授衣时节最关情。

平皋清唳:  疏林霁色满平皋,唳出仙喉调自高。举似华亭寄清怨,不知为陆抑为陶。

册页八

水宿相呼:  溪鸟无名有匹随,苇丛命侣意熙怡。问谁识得相呼趣,子美当年水宿时。

风蒲凫浴:  湿蒲垂露复含风,浴浪群凫出绿丛。烟雨潇湘浑一致,佳名何独让冥鸿。

册页九

春江水暖:  诗禅谁占最高乘,小杜髯苏句可徵。梅径馀寒蝶未耳,春江已暖鸭先曾。

会心鱼鸟:  鸟集芦枝鱼泳波,亲人乐处会心多。水天空阔供俯仰,濠濮奚当较若何。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4

  册页十

桑陌占时:  季春月令降于桑,织妇耕夫一例忙。何必谈奇辨鹯鹞,端知缀景胜鸳鸯。

响荅樵柯:  樵柯不见入山深,却听丁丁出碧林。抑笑士乎抑求友,同诠宵雅渴贤心。

册页十一

原上飞鸣:  在原水鸟曰雍渠,行摇(去声)飞鸣急难如。比似鸱鸮同物类,唐宫作颂岂虚誉。

在梁兴咏:  或降于飞或在梁,相关乐意水云乡。诗人寓义分明会,上下情亲福禄长。

册页十二

饮啄自如:  溪梁栖鸟不知名,饮啄悠然适性情。万物散殊欣职殖,好生天地有何营。

荷塘飞鹜:  晚来微雨过荷塘,水面风轻溪阁凉。野鹜闯然忽飞起,掠空犹带满身香。

册页十三

芦汀霜信:  蒹葭采采不成丛,白露为霜肃碧空。清怨问谁能写出,试听二十五弦桐。

秋水清标:  毵毵独立发垂丝,酉室中人想似之。写物浑成自写照,宁誇优孟效前为。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5

乾隆皇帝于乾隆二十八年(1763)的题跋提到当时已无夏森的粉本,因此王穀祥的仿作弥足珍贵。另提到曾将此册携于行箧中,閒暇时一再临放。如此册一类逸笔草草的风格,正是乾隆皇帝最喜好临仿的对象。此册很可能即为纪录中他在乾隆二十七年(1762)第三次南巡时放在行李箱中的「王穀祥画册」。 

《四季花卉图卷》明 王穀祥 绢本设色 24.cm x 545.cm  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藏

以春夏秋冬四景花卉为主题,草长莺飞,春意盎然,设色清雅,笔致灵秀,点缀于花卉折枝间。整个长卷中,墨兰花叶、水墨芍药,枇杷、夏莲、蜻蜓、柑萱、“东离逸趣”(菊花),水仙花、梅竹、青竹齐融合,清净典雅;画家将大写意的湖石,勾皴点染,意笔上升为抽象的设色,似又不似地表现红色蔷薇花和芙蓉花,使这件作品更添几分文人秀气。

《大梅盈枝图》明 王穀祥 绢本设色 29.85×323.22cm。美国明尼阿波利美术馆。

花宜称 凡二十六条:   为澹阴,为晓日,为薄寒,为细雨,为轻烟,为佳月,为夕阳,为微雪,为晚霞,为珍禽,为孤鹤,为清溪,为小桥,为竹边,为松下,为明窗,为疏篱,为苍崖,为绿苔,为铜瓶,为纸帐,为林间吹笛,为膝上横琴,为石枰下棋,为扫雪煎茶,为美人澹妆篸戴。——宋·张功甫《梅品》

梅,以韵胜,以格高,故以横斜疏瘦与老枝怪奇者为贵。——宋·范大成《范村梅谱·后序》

梅具四德,初生蕊为元,开花为亨,结子为利,成熟为贞;梅有四贵,贵稀不贵繁,贵老不贵嫩,贵瘦不贵肥,贵含不贵开——明·陈仁锡《潜确居类书》

题识:大梅梅熟已盈枝,微笑拈来总是梅;花下香风翻目擎,蒲团哭破水田衣;钱干水心玉洞仙,扶疏伴寉(古同“鹤”)向贤前;步虚綦畔春堆雪,-----------------(图片中字迹无)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6

《花卉图轴》明 王谷祥 纸本水墨 纵107.cm,横31.5cm

此图绘灵芝几株,湖石挺立,桂花盛开。浓墨点苔,桂花树和灵芝刻画细腻,墨色渲染浓淡相间,富于变化,表现出桂花繁茂盛开的层次感。本幅笔法精谨,布局严整,明显受到了文徵明画法的影响。本幅自题诗一首,款署:“嘉靖己酉秋,谷祥写意并题,奉赠芝室解元先生用为左券云。”钤“酉室”朱文、“谷”“祥”朱文联珠印。另有文徵明题诗一则。鉴藏印有“蛰菴”朱文、“忠实传家”白文印两方。“己酉”为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作者时年49岁。

从本幅作者和文徵明的题诗可知,此图是为庆贺“芝室”先生秋闱(音围,指科举考试)之喜而作。当时文人图绘桂花祝贺“折桂”之人的做法很流行。本幅的巧妙之处在于作者绘的灵芝和山石正好与受画者的字号“芝室”谐音,再加之刻意描绘恣肆怒放的折枝桂花,使全幅生动地传达出“芝室折桂”的蕴意和对芝室“最是先枝君折取”的贺喜。

《海棠玉兰》轴 明 陆治、王谷祥合笔

明代画家陆治留下了多件描绘春分时节花信的图画,其与王谷祥合笔的《海棠玉兰》轴即是一例。此外,明代画家陈淳之子陈栝也有《海棠》轴传世。玉兰,因其“色白微碧、香味似兰”而得名。明代文徵明曾专门以“玉兰”为题赋诗一首,开篇便是“绰约新妆玉有辉,素娥千队雪成围。”诗词之外,明代亦不乏描绘玉兰的名家画作,如沈周写生册中的《玉兰》清淡雅致,富有书法趣味;周之冕 《百花图》卷中的玉兰明快清雅,反映出文人画家淡泊不羁的胸臆;陆治的《玉兰》轴自题有“不随红紫逞鲜秾,偏留一种庄严相”之句……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7

明代诗情画意 以典故入画的画家   王彀祥_图1-8



顾绍骅于二〇二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星期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