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美国中文网首页 博客首页 美食专栏

梦想正义 //www.sinovision.net/?2841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首让我再无法唱响的“红歌”

已有 2053 次阅读2011-7-29 13:02 |个人分类:历史、良心|系统分类:杂谈分享到微信

“麦苗青来菜花黄,

毛主席来到咱农庄,

千家万户齐欢笑呀,

好像那春雷响四方……”

在我四五岁就可以熟练唱出的十多首红歌里,最爱唱的一拨里就有这首《毛主席来到咱农庄》,这歌由张士燮作词、金砂作曲,流传、红火了许多年。我爱唱此歌的原因一点不特殊,只因为受父亲熏陶,父亲爱唱我就跟着爱唱。我不但爱唱这首歌,还从父亲口中得知,这歌里唱的“麦苗青来菜花黄”的景致就是遥远南方四川春天时田野的景象,略微被歌曲陶醉的我一点也没想到自己后来会到四川去生活,在这块土地上一待就是四十四年之多,而且还要继续待下去,让我再待上四十四年我也不嫌多。

越南吃紧、中苏对抗到严重时的1965年,父亲作为毛泽东所说的“好枪好炮上三线”中的首批人员支援“重中之重项目”到了了四川,再后来我们全家六口都来到了四川。我到达四川的那一年正是1967年的二月底,记得连绵雨下了很长时间――“蜀犬吠日”的典故很可能就是在这样漫长的飘雨日子产生的,很多天都没见着太阳,所有的东西都潮湿得一塌糊涂,麦苗是在雨中绿的,菜花也是在雨中黄了的。

即使那年雨水多到烦人,绿色的麦苗和金黄的菜花还是若油画一样的厚重感染着我对春天的认识,间或一两个短暂的阳光灿烂日子,那“麦苗青来菜花黄”之间就可看到许多蜜蜂和蝴蝶舞蹈在散发着有些醉人的花香间,情景很是迷人。到了后来的年份,再不像67年的春天那么多雨,每到春天,铺天盖地的金黄色油菜花和翠绿的麦苗总会相伴而来,站在工厂多个山头远望北面、西面旷野,那无边无际铺向远方的青青麦苗和金黄菜花就把整个世界拼凑成了一幅巨大的油画,那时候空气清新透明度极高,一眼可以看到一二十里外“遥远”的景致,那样极致的美丽现在花巨款也难欣赏到了。

在北方时,姐姐八分钱买回来一根竹笛,于是略识简谱的我就用这竹笛吹会唱的每一首歌,到了后来学习音乐,几十年来逐渐购回三毛钱、五毛钱、一元三角钱、二十元一根的笛子、三元钱的固定调口琴、三十七元的半音阶口琴、七元五的秦琴、一百八十二元的手风琴、九百六十元的卡西欧电子琴、借别人的单簧管、中阮……再后来在20世纪末七千元购回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早年赠送重庆政府被重庆的败家子卖到民间的三角钢琴,凡曾经与我为伴的每一种乐器都无数回演奏过《毛主席来到咱农庄》这首歌好听的旋律,很多时还会伴随我“美声民族化”音色的歌唱。

与《毛主席来到咱农庄》最亲密接触还在后来的“文革”,我初中毕业后,由于已经“创作”数十首歌曲,打动了爸爸的下级和二十多年好友――工人诗人陈玉忠叔叔,陈叔叔动用他和金砂先生的私谊,我差一点点儿就成为落难在故乡铜梁乡村的金砂先生的弟子,这真有点似乎是天意,可惜我没抓住那个机会,我遗憾了好几十年。

随着岁月流逝,过去的许多黑幕揭开、朦胧散去,我们知晓、看清了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曾经遭受的苦难、痛苦和黑暗,进一步震撼万分地得知《毛主席来到咱农庄》所歌唱的那个疯狂至极的大跃进五彩缤纷下掩盖着的无耻和罪恶,况且毛泽东所去的那个“村庄”所在地四川郫县红光公社――自古以来天府之国富饶、美丽的核心地带竟然是那场大饥荒的重灾区,就在在那场疯狂恶搞中,千万四川人罹难于人为制造的大饥荒中。自此,我的心长时间沦陷在极度的痛苦中,痛苦让我无法再唱响、奏响这首几乎和我的生命和我的灵魂紧紧交织、扭结在一起我曾经那样热爱过的歌曲。

以下是引发了金砂创作激情的那个“农庄”在毛泽东当年“来到”之后,所刺激出来的吹牛“大跃进”疯狂写照:

7月底,双季稻早稻收割,红光社首次放出一颗亩产3752斤的‘卫星’”。《四川日报》的报道说:“这块高产田位于毛主席走过的田坎旁,这里的干部下定决心,一定要它长出好庄稼,才放出了这颗卫星。”
   
85日夜晚,郫县县长高义禄宣布,全县早稻平均亩产1030斤,比去年增加一倍,获全省冠军。全省目前出现的三千斤以上的早稻‘卫星’都出在郫县。高县长说:‘这是毛主席来郫县后照出来的红光!是人民冲天干劲开出的鲜花!’”“接下来是紧锣密鼓的放卫星比赛,各公社放出了一颗比一颗更大的高产卫星。”
   
说实话,我一万个希望“大跃进”没那么糟糕,大饥荒压根没发生过,饿死一千万或者数千万人的消息都是假的、是别有用心的阶级敌人编造、散布的谣言,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给毛泽东时代的栽诬和诽谤……可那些确确实实都是真的,让我无法不相信我亲耳聆听的亲历者的口述和出处可靠、清晰的数据。当我无论在川西、川北、川东、川南都听说了令人发指饿死大量人口直至吃人饥荒故事的时候,我再唱不出那首我曾经挚爱过的顶尖级的“红歌”《毛主席来到咱农庄》了。

对《毛主席来到咱农庄》的喑哑,丝毫不影响我对金砂先生的敬重,他毕竟在自己也蒙受许多苦难和冤屈的生涯,为这个世界留着《牧羊姑娘》《江姐》(合作)《蔚蓝色的旋律》、《椰岛之恋》、《木棉花开》等歌曲和歌剧作品,其中不乏好听的歌,如果金砂先生不是在“文革”被打入人间最底层,不知还要为我们创作出多少美丽的歌,从他对旋律的把握,可知道他的音乐才能。

金砂先生还有一首与张士燮、羊鸣合作的军旅歌曲《白杨林》,这是很少为人所知的一首歌曲,还算好听却没有被唱红,估计和那个青黄不接的时代有关,这歌曲发表于大饥荒的高潮年1961年建军节那个月,难耐的饥荒苦难导致人们只关心窝头儿而冷落了这首红歌。

“文革”的苦难岁月,我偶然遇到这首不算很红甚至还洋溢着几分“小资情调”的军旅歌曲时,特喜欢起伏别致的音乐旋律和散发着些许静谧和温馨的歌词,时而唱唱此歌的日子也有好几年。不过时过境迁,今天再唱这首歌总觉得有几分别扭。歌词如下:

“西边天上挂彩云,映红房后白杨林,白杨林,战士傍晚林中走,三三两两来谈心,来谈心。

肩靠着肩来心连着心,阶级兄弟情谊深,情谊深,满腔热情换红心,话又头来情无尽,情无尽。

将军走进杨树林,问寒问暖胜双亲,胜双亲,白杨林变成了谈心林,一片笑声一片春,一片春……”

说了这么多,算对故去的金砂先生的悼念吧,经历了那么多苦难的金砂先生如果在世,未必赞赏今天“红歌”式的疯狂!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wjs424 2011-8-1 02:47
To: 红袖 你曾经说:
哈哈!有时再聪明的人要识别伪装很好的骗子很难。所以说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但人往往难有如此胸襟认识并感恩说真话的苦心。
确实如此!
回复 红袖 2011-7-30 10:13
To: wjs424 你曾经说:
没错!我倒是很想恶狠狠地咒骂那些弄虚作假的骗子的,实际毛泽东也被他们骗了,但不能说他没有错。如果能民主一点,听听不同意见,不给那些骗子好脸子使,结果可能不会有那么严重,只要撤几个弄虚作假的高官,骗子们或许就不敢那么猖狂了!
哈哈!有时再聪明的人要识别伪装很好的骗子很难。所以说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但人往往难有如此胸襟认识并感恩说真话的苦心。
回复 wjs424 2011-7-30 09:51
To: 红袖 你曾经说:
即便毛主席来到咱农庄,大概当时唱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把这首歌定在四川那个公社,而是将这看成是毛主席的亲民爱民感情。
没错!我倒是很想恶狠狠地咒骂那些弄虚作假的骗子的,实际毛泽东也被他们骗了,但不能说他没有错。如果能民主一点,听听不同意见,不给那些骗子好脸子使,结果可能不会有那么严重,只要撤几个弄虚作假的高官,骗子们或许就不敢那么猖狂了!
回复 今又是 2011-7-30 07:40
拜读欣赏了
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经历了太多的“荒唐,只有曾经身临其境过的,才知道得最真切。文革最大的罪孽是会了文化。。。。。。。。
回复 红袖 2011-7-30 05:26
即便毛主席来到咱农庄,大概当时唱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把这首歌定在四川那个公社,而是将这看成是毛主席的亲民爱民感情。
回复 红袖 2011-7-30 05:22
To: wjs424 你曾经说:
谢谢!确实如此,有些歌自己唱依然温馨,因为有自己的记忆在其中,硬要唱给他人听,逼着人家也唱就不对了。
主要是宣传导向。全社会小年青跟风港台唱通俗歌时大人们虽不喜欢,但也哼几句了,现在都唱红歌,社会价值观回到积极意义上来,你唱他唱我也肯定唱了。
回复 wjs424 2011-7-30 05:11
To: 红袖 你曾经说:
每个时代的歌都有这个历史阶段的政治烙印。
谢谢!确实如此,有些歌自己唱依然温馨,因为有自己的记忆在其中,硬要唱给他人听,逼着人家也唱就不对了。
回复 红袖 2011-7-29 16:02
每个时代的歌都有这个历史阶段的政治烙印。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留言请遵守道德与有关法律,请勿发表与本文章无关的内容(包括告状信、上访信、广告等)。
 所有留言均为网友自行发布,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网观点。

关于我们| 节目信息| 反馈意见 |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返回手机版| 美国中文网

©2022  美国中文网 Sinovision,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OP

回顶部